Blog

「小子,你不知死活。」

「竟然知道了黑魔公子的身份,還敢如此囂張,你死定了。」

「還想徵收魔船,讓黑魔公子跪下賠罪,自斷雙臂,你異想天開啊。」

他們紛紛怒叫,同時,邁步而出,要殺向江寂塵。

而臉色最難看的,無疑就是黑魔公子。

「好膽,小子,我必讓你知道什麼叫以卵碰石。」

「你們,去將她們全部擒來,我要以這小子的屍體,製成魔船之旗。」

黑魔公子大怒下令道。

這個時候,這裡一幕,已吸引了很多的圍觀者。

一艘艘虛空飛船停下,看向這裡。

何況,這裡將有大戰,虛空飛船暫時也無法過來。 對於虛空通道,暫時無法通行,眾修自然是敢怒不敢言了。

畢竟,對於大名鼎鼎的黑魔公子,只要是仙魔星辰的人,又有哪個不知?

「必定是黑魔公子,又在欺負人了。」

「被欺負的人,不死即殘,這次不知道是哪個小子要倒霉。」

「在虛空通道上,殺幾個人,也沒有人能管到黑魔公子,這次,看他的火氣似乎很大,那小子只怕難逃一死。」

「那有,那四個絕色美人,只怕要淪為黑魔公子的玩物了。」

……

眾修發生出議論之音!

大多數人,不喜黑魔公子,了解他的性格。

所以,他們認定江寂塵這一行人這次有難,無人能救他,因為,他們已經被黑魔公子盯上了。

只是,讓圍觀眾修意外的是,那外來的小菜鳥,似乎很強勢,敢與黑魔公子針鋒對麥芒。

「勇氣可嘉,但結果可悲。」

眾修如此評價,已經認定了結局。

在他們看來,面對黑魔公子,江寂塵一行人,沒有任何一絲反抗之力。

此時,虛空仙船上,江寂塵站立在虛空船尾,看著一群魔人和仙人修者向他殺來。

江寂塵沒有打算出手之意,他淡淡地道:「沈三,是他們先動的手,可以通通殺光,不必留情。」

來之前,江寂塵自然了解了仙魔城的這一規則,知道,若是對方先動手,便可反擊,對方死活,皆可以不負責任。

所以,江寂塵才會直接對沈三下此命令,殺光來犯者。

這些人,真當自己好欺負,那就讓他們看看誰才是好欺負的存在。

沈三得令,閃身殺出,攔在那些修魔和修仙者面前。

「不知死活的老頭,敢擋我們路,找死!」

看到沈三殺出,他們冷笑一聲,直接對沈三下死手。

沈三此時沒有顯現出自己的真實修為,所以,這些人看不出他的修為。

表面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弱小的老頭。

噗,噗,噗!

只是,這些對沈三出手的修魔和修仙者,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全被沈三隨手摘下了腦袋,丟到一邊。

出手的五名魔人和仙人公子,瞬間屍首分離,血染虛空。

這一幕,震撼全場,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還有如此強大的手下。

「老頭,好大的狗膽,你所殺這些,都是仙魔城大勢力的公子。」

有人臉色大變地叫道。

沈三淡漠地回應道:「公子要我殺光你們,那老奴要做的,就是殺光你們。」

「至於你們是什麼身份,這一切都不重要。」

說罷,他已經一步邁出,竟然要直接殺上黑魔公子的魔船。

「這……」

「竟然敢殺上黑魔公子的魔船,膽子也太大了吧?」

「嘿,這次,黑魔公子踢到了鐵板了。」

眾修見此,有人發出如此的聲音。

「攔住,莫要讓他上船。」

這時候,黑魔公子魔船上的修士驚呼道。

同時,有老魔人閃身殺出,要阻沈三。

這些老魔人很不簡單,修為強大,最弱也是魔君初境,最強達至了魔君中期境了。

共出現四人,要攔下沈三,將其擊殺於黑魔公子的魔船之外。

「沈三,將那勞什麼子的黑魔公子給我帶過來吧。」

江寂塵站在虛空船尾上,淡淡地吩咐道。

「是,老大!」

沈三回應道,卻根本無視四名老魔人殺來。

「竟然敢無視我們,殺!」

四名老魔人看到沈三如此囂張,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憤怒極點,凝出絕殺攻擊,要滅掉沈三。

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沈三有多強?

所以,他們的想法、做法,一切都是徒勞,沈三隻是隨意與他們擦身而過,四名老魔人便變成了死屍,飄在虛空中。

而沈三,毫不費力的上了黑魔公子的魔船。

「不好,那老傢伙登船了。」

「四位老魔人被他秒殺了,他怎會這麼強?」

魔船上的眾修驚恐地大叫。

此時,就連黑魔公子都臉色大變起來,眼中出現了慌亂之色。

要知道,剛才那四個老魔人,是他精英奴僕,但連沈三一擊也接不下。

「該死的,看來非要我出手。」

黑魔公子畢竟是仙魔城魔人第一青年高手,擁有魔君後期境的修為,戰力驚人的強大。

所以,他有自信擊敗沈三。

只是,江寂塵又豈會止沈三一人?

「姑姑,助沈三,拿下黑魔公子。」

江寂塵繼續說道。

江靈兒早在一邊等候多時了,手心痒痒的。

「塵兒,姑姑早就想將那傢伙的腦袋擰下來?」

江靈兒興奮地叫道,然後一步邁出,便已落入魔船之中。

「不好,他們又來了一人了?」

「一個女人而已,怕什麼?」

「那個老傢伙由黑魔公子對付,這女人,就交給我們…….」

魔船上的其餘者看到江靈兒登船,紛紛大叫道。

同時,撲殺向江靈兒。

在他們看來,江靈兒一個女流之輩,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們臉色驚變,眼中剎那被恐懼充滿。

噗,噗,噗!

只見,江靈兒的手指只是隨手輕點,剛剛囂張大叫的幾個魔人和仙人便已經化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江靈兒殺人,非常有效率。

魔船上的人,一個個被她收割著生命。

還有黑魔公子,與沈三大戰,不相上下。

但是,江靈兒很快就擊殺掉了魔船上其餘的人,最後,與沈三聯手,殺向黑魔公子。

轟!

魔船之上,大戰不休。

但是,哪怕經此大戰,魔船竟然也沒有毀掉,由此可見其堅固程度。

噗!

而黑魔公子同時面對江靈兒和沈三,不到二十息,便已落敗,被沈三禁封修為,像一條死狗一樣,提到江寂塵面前來。

「剛才你所言,非常有道理,我決定徵收你的魔船,同時將你當垃圾一樣處理掉。」

江寂塵看著像死狗一樣趴在甲板上的黑魔公子,淡漠地開口道。

這些,也正是之前,黑魔公子要對江寂塵做的,現在,只不過是反了過來而已。

只是,江寂塵此言一出,震驚四方。

因為,眼前這個陌生小子,竟然要把黑魔公子當垃圾處理掉。 手機閱讀

要知道,黑魔公子乃是天魔門的少主,仙魔城魔人第一青年高手。

現在,竟然如此的不堪,被一個陌生的外來者,視為垃圾,並要處理掉。

處理掉,自然就是殺掉了。

此人,也未免太過膽大包天了,連天魔門都無懼。

眾修可都知道,之前已經有人自報了黑魔公子的身份,也即是說,這個陌生外來青年也是知道他是天魔門的少主。

然而,對方依舊毫不在乎的樣子,其殺伐果斷,讓人驚悚。

黑魔公子此時無力的趴在地上,像一條死狗,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

但是,相比於奇恥大辱,現在更重要的是保命。

因為,江寂塵已經說了,要將他當垃圾一樣處理掉。

對方,絕不是說說而已,而是說到做到,從剛才他手下對他魔船上的人進行趕盡殺絕便可知。

「且慢!」

所以,黑魔公子此時已經顧不了尊嚴,先儘力保命再說。

只要保下命來,回到仙魔城天魔門中,有的是辦法報仇雪恨。

江寂塵冷冷地道:「還有何遺言?」

黑魔公子道:「你不能殺我,殺我會有大麻煩。」

江寂塵道:「我不怕麻煩,若你想抬出什麼天魔門來壓我,那就不必再說了。」

說罷,江寂塵手中已出現一柄仙劍,便要斬向黑魔公子。

「不,饒命啊,我願把魔船給你,賠償撞壞你仙船的損失。」

黑魔公子大叫道。

噗!

然而,黑魔公子話都還沒有說完,江寂塵已經一劍斬下,將他斬殺。

黑魔公子雙眼圓睜,死不瞑目,他恐怕做夢也不會想到,江寂塵會突然出手,毫無徵兆的就將他殺掉。

此時,只聽到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何需你給,殺了你,魔船就是我的了。」

四周眾修呆愣當場,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絕對想不到,黑魔公子這樣就掛了,一切都發生得無比突然,毫無徵兆,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黑魔公子死了,這可是驚天大事。」

「天魔門一怒,風雲變色,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