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心。」千星喝道,閃步消失原地。

他們衝擊,遠方也有人察覺到,這邊雖然滅絕,那邊還有人意識到不對已經逃了,沒敢過來,還是他的敵人一方,如今沖向女孩。

女孩也意識到,連續舞動翅膀,倒是躲過一些,但她境界低了,出手那些人中有個道心,女孩還是普通問道實力。

那人想要生擒女孩,接著虛空化作黑暗,羽翼籠罩,千星已經到了。

黑暗中,生死領域冰冷,槍意寒芒,全部滅絕。

女孩翻退,臉色有些發白,跟著黑暗消失,羽翼幻小,一閃接住女孩。

「星帥。」女孩一驚,看到是千星又是一喜,抬頭親了一下千星臉龐,「嘻嘻,我終於找到你了。」

「哎呦我去,龍這脆弱的心靈,怎麼事事都被你小子打擊。」龍劍吟剛從另一邊回來,羨慕嫉妒恨。

「小妹,太漂亮了,你是誰呀,我是龍哥……」

千星摸了摸鼻子,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蝶舞,但這也太熱情了。

好久沒見,丫頭氣質更出色了,身段也出落的更玲瓏有致,千星乾笑一下,放開了她。

******2k閱讀網 「千星,我好想你,你也不去看我。」蝶舞嬌聲說道。

「你怎麼來了?」千星問道。

「我聽說你可能來了這邊,直接過來的,我也很擅長速度,還是趕上了,嘻嘻。」

「這邊多危險你知道嗎?」

「哦。」蝶舞低頭偷笑,喜歡這份關心,很開心的樣子。

千星無奈輕嘆,之前還感慨身邊的不是青羽,是那個龍,現在有些心虛,還好不是,不然不知還出什麼事。

「喂,你們真看不到我嗎?」

「嘻嘻,小龍,我聽說過你。」

「龍哥。」

「小龍!」

「我們先走……」千星說道,接著止步看向遠方,眼神一縮。

「這是聖人?」龍劍吟也嘀咕。

千星掃視,第一時間想退走,但這個威勢就是沖著這方來的,轉瞬即至,已經無處可走。

難道是神域的聖人?

這還是戰場上千星第一次感知到聖人氣息。

「退。」千星說道,拉著蝶舞,三人一起疾退。

即便這樣,還是快不過聖人,聖人的速度是不可估量的。

之前蝶聖的速度他見過,億萬里都無需什麼時間,就算是蝶聖是聖人中的佼佼者,普通聖人差些,速度也不是他們可比。

「哈哈,隱約我都看到了,好樣的,你們退回去,我來。」大笑聲從後面傳來,伏天盟盤王出手。

接著前面就碰撞起來,氣勢滾滾,前所未有。

若非盤王,他們根本逃不出幾步。千星沉默,盤王也是巔峰合道而已。

「伏天盟的高手,他幫我們?」蝶舞弱弱說道。

「是幫我們,和你小丫頭有關嗎。」龍劍吟說道。

「切,小龍。」

很快他們看到盤王一身血跡的翻退出去,十分的凄慘。

「以大欺小,當我伏天盟無人,滾。」一聲暴喝從遠方傳出,伏天盟聖人出現,還真的一招轟翻那人,煞氣滾滾,霸道的很。

千星三個觸目驚心,也沒有停頓,再次潛回後面的洞天。

外面不止兩個聖人,好像還有,很多合道也都殺出去,已經變成巔峰戰場,哪邊都沒有退路。

「兄弟,你們沒事,太好了。」欣喜聲傳來,剛進來又碰到元青幾人。

「你們受傷了?」老刀問道,「是誰,我們一起你打回去。」

「輕傷,敵人已經被我們殺了。」千星笑道,心裡那個鬱悶。

「咦,怎麼還多個女人?她是外人。」老王說道,蝶舞並沒有特殊氣息。

「這個……咳咳,兄弟不要見笑,這是我抓的戰利品,這個女人不錯,是兄弟我喜歡的類型,本想弄個壓寨夫人噹噹的,你們懂得。」千星笑道。

蝶舞俏臉一紅,聰明還很配合,一副我聽話別殺我的表情,千星看得,還真有那麼一下心動。

「兄弟眼光不錯。」元青笑道,「我也抓個,是個一流家族的聖女。」元青說著還指了指身後。

「哦。」千星徹底無語了。本來他還準備很多借口,沒想到這都不是事啊。

「她是南宮嫣然,南宮家族的聖女,我之前隱姓埋名歷練時爭鋒過,當時就看上,發誓一定娶回家。既然不能娶,綁也是一樣的,嘿嘿,本來還不好意思,沒想到劫兄也是我輩中人。」

「呃。」千星還能說什麼呢。

「這個好,本龍也去搶個,等我。」 花開不落,諾不離 龍劍吟說道,他忽然發現做伏天盟的人好像還不錯。

「靈寶閣那大胸女來了沒?」

「大龍兄說的是理,我之前怎麼沒想到。」老刀笑道。

「別鬧了,外面正在顛覆大戰,我們摻合不上。」千星說道。

「誰鬧了,小子,別攔著我,嘿嘿,不用去外面,裡面也有。」

千星也看過去,目光猛然閃爍一下,「我也去,你在這裡等我,聽話。」

蝶舞張了張口,美眸幽幽,我都讓你搶了,還真去啊?

此刻千星心底有著冷意,還有焦急。

外面大戰越來越近,已經逼近裡面,看樣子敵人很多,伏天盟在後退,那是巔峰戰場,而這邊還有道心高手帶著已經殺到裡面,喊殺混亂。

旁邊很多伏天盟的人見狀都也殺上去。

千星看到了一個人,王義,他在呼救,還衝這邊逃竄,有伏天盟高手已經過去救援。

不論是自己的仇,還是此時狀況,此人都不能留。

千星疾沖向戰場,比伏天盟衝出的人還快。

「是你!」對面有人也注意到千星,冷笑攔殺,千星得罪很多大勢力,那些大勢力影響很大,很多高手都與他們有關聯。

千星被阻攔,那邊王義倉皇逃竄,還沒有注意到,已經快要過去。

千星急切,卻也正好,陰風槍冷冽出擊,所向披靡。

不等攔殺的人驚恐,直直殺出一條道路,同時把戰場弄得更加混亂,難以看清。

接而便殺到王義跟前。

「是你,你怎麼是從裡面出來?」王義以為是來了幫手,先是驚喜,接著惶恐。

千星冷漠,一槍滅殺。

呼!下一刻,不遠處出現王義虛影,他還有替死之法。

千星還待殺之,百次也能瞬秒了,然而周圍又有高手殺向他,有人是真把他當成伏天盟的,有的純粹是敵對勢力的人,還沒弄清楚形勢,想要斬草除根。

千星暴起衝殺,陰風呼嘯。

王義看的心驚膽顫,剛剛他沒有任何反抗便被滅殺,如今旁觀,更加震撼,這人能一招殺道心?他到底到了什麼層次?

上次都讓他沒有信心,這才多久,竟然……他覺得世界觀都完全崩塌了。

看到千星又盯住自己,那冰冷的殺意,讓他顫抖。

他想跑,只覺眼前一花,千星又殺到。

「不……饒了我……你從裡面出來,你是伏天盟的?我自己人啊,之前都是誤會……」王義喊道,接著再次被滅殺,這一次無數毒蟻分身都全滅,但還有一個虛影在遠方形成。

王義臉色煞白,大口吐血,這一次他的手段徹底被破,只有這一個生命了,還是半廢狀態。

千星皺眉,閃步再動,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霸道攻擊襲來,那是強橫無比的拳印,這是神域的合道強者。

千星阻擊,邁著沉重的步子後退。

「劫兄,小心。」元青他們都在邊戰邊退,「快退回來啊。」

王義也發瘋的后逃,「救命,救我……」

「王義?」後面有人皺眉,還認識他。

「是我,長老救我,他不是……」王義大喊道,他也看到剛剛元青幾人的反應,竟然把千星當成自己人,雖然此人好像確實有些詭異氣息,但根據他所掌握的,此人絕對不是,生死關頭,他反而想明白很多。

轟!後方大戰激烈,直接把他的喊聲淹沒。

千星竭力阻攔合道,卻還是不敵,英雄不屈。

在後面那些人看來,千星為了救人,力戰合道,奈何王義太差,跑的太慢。

「兄弟,不要管了,快撤。」老刀他們在後面焦急喊道。

他們一起戰鬥過,相信千星所說的,千星兩個都仇恨那些人,很講義氣,救過他們,就像現在一樣,但如今可不同,敵人太多,發起總攻,他們已經接到撤退命令。

王義被餘波吹倒,雙目瘋狂血絲,想要大喊都難,他想告訴那些人,千星不是伏天盟的,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

還有那條龍,他是龍族,怎麼可能是伏天盟。

王義逃跑,千星也在退,後面已經不太遠,很多人都能夠看到,但那又如何。

下一刻,千星被那個合道直直轟翻出去,方向很準確,跟著合道拳印狂暴轟下,把千星籠罩,順帶也把掙扎逃跑的王義籠罩。

鳥爺的悠閒生活 「你……好狠。」王義睚眥欲裂,合道威勢下,他站都站不住,攻勢未至骨頭都碎裂,接著歇斯底里中化作飛灰。

而千星再次被擊退,僅此而已。

千星時刻注意周圍,他時間空間都不多,還好他感應沒錯,之前他那一下,已經滅掉王義底牌,這一次是最後一次,此人徹底滅絕。

幾次都趁亂逃跑,不是此人夠強,是他每次都逃得早,更怕死而已。

這次不甘中滅亡,他九死一生逃到這邊,就是聽說這邊有好機會,只差一步,沒想到死在餘波中。

璇璣圖 早已沒資格是對手。

千星努力咳出一口血,若真不可為,正好還為自己加分,死了還算有些價值。他可是為同伴力拚過的,可惜還是有遺憾。

千星冷笑,極速後退。

很快來到蝶舞身邊,龍劍吟元青他們也都聚攏過來,蝶舞很擔心,也很聰明,知道面對合道幫不上忙,還有這邊伏天盟的人看著,她沒有上去幫忙,她可是搶來的,會引起懷疑的。

「沒事,妞,身份適應的很快,知道關心哥了。」千星揉了揉蝶舞柔順的頭髮,有些惡趣味一笑。

蝶舞氣惱的瞪了瞪眼,表示我還沒適應,她最喜歡自己頭髮,最討厭人家給她弄亂了。

千星也在掃視周圍,各方都是巔峰氣勢,他都感到沉重,難不成還真跟著伏天盟的人跑?

這可不行,千星想要找出方向。

龍劍吟樂呵呵的,到哪裡都能和人自來熟的說笑吹噓,看不出有什麼擔心,彷彿真是自己人,自己都先信了。

他們還在後退,這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都是伏天盟的,千星納悶。

****** 「兄弟不用擔心,我們這就走了,你們和我們一起吧。」元青說道。

「怎麼走?」

「裡面有傳送陣,嘿嘿。」旁邊老刀說道。

千星有些心虛,難不成還傳送到伏天盟老巢,這可真會死人的。

再看外面,有幾家敵人在,或許還有聖人在此,出手更不會留情。

隨波逐流的後退,周圍都有廝殺,千星目光閃爍,拉著蝶舞殺向一側,龍劍吟見狀,也跟著殺過去。

然而很快他們又被合道逼回來,還不是一個。

「劫兄,大龍兄,這邊。」

「馬上來。」龍劍吟喊道,「小子,怎麼辦?」

「退。」千星說道,聖人威都在逼近。

「這下真入狼窩了。」

「丫頭,還笑,你說你幹嘛來這裡,多危險。」

「嘻嘻,跟著你人家不怕嘛。」

說著三人後退,這次是真的受傷,千星兩個都在吐血,蝶舞在後面,倒是好些。

察覺到異樣,千星看向後面,那是一處隱蔽院落,有著奇異的古老晦澀氣息,是一道傳送光門,這東西他不陌生,之前從家鄉來這邊,穿過很多。

那便是虛空傳送門戶,一種奇異的存在。

「兄弟,我們也快走吧。」元青他們倒是很講義氣,沒有撇下三人,還冒險過來幫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