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心。」李秋菊背對著陳誠父親,而舒蕾蕾面對著李秋菊,她抬眼就看見陳誠父親持刀砍了過來,伸手連連阻止道,「陳先生,你要冷靜啊,別亂來。」舒蕾蕾話沒說話,一刀就朝著她看了過來。

(本章完) 「你特么還是校長,什麼垃圾學校。」陳誠父親手中刀不停,就朝著舒蕾蕾砍了過去,她連忙伸手去擋,「陳先生,你不要亂來啊,快放下刀。」

啊!

舒蕾蕾只覺的手一疼,伸出的左手五指,頓時就被刀削掉了一截。

舒蕾蕾頓時因為巨疼,尖叫了起來。

「垃圾學校,垃圾校長,你特么也有份逼勞資兒子去死,你也給勞資去死!」陳誠父親揮刀砍斷了舒蕾蕾左手幾根手指之後,並沒有罷休,反而揮舞著刀就朝著舒蕾蕾劈頭蓋臉的砍了過去,舒蕾蕾捂著手直喊疼,而刀就那麼斜砍在了舒蕾蕾的臉上,頓時就在舒蕾蕾的臉上砍出了一道十幾厘米的血痕。

「槽!」

他一把抓住舒蕾蕾的頭,刀子順勢就朝著舒蕾蕾的小腹捅了過去。

「啊……」

陳誠父親突然拿著刀子砍人捅人,頓時就嚇了教務處何主任、保衛科主任以及李秋菊等人一跳,下意識的避開同陳誠父親拉開一段距離,旋即見到他砍了舒蕾蕾臉上一刀,而後抓著舒蕾蕾的頭,一刀順勢就捅進了舒蕾蕾的小腹,幾人頓時就是一驚。

「住手。」

「你幹什麼?」

「還不快放下刀,你這是犯法的你知道么?」

斗羅之通靈卷軸 ……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一邊防備著陳誠父親,一邊呵斥著他。而周圍圍觀的人,見到動刀子捅人了,紛紛四散了開來。

「啊……」舒蕾蕾被陳誠父親捅了一刀,下意識的捂著肚子,不可置信的凝視著陳誠父親。

「你特么開的什麼垃圾學校,媽賣批的,都是些什麼垃圾老師,槽。」陳誠父親完全失去了理智,刀子抽了出去,頓時就朝著舒蕾蕾的小腹捅了進去。

噗嗤之聲,不絕於耳。

舒蕾蕾瞪大了眼睛,眼中儘是恐懼。

連續被捅了兩刀,舒蕾蕾渾身疼得都沒了力氣,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去死吧你。」陳誠父親狀若瘋狂,捅了舒蕾蕾一刀又一刀,恐怕連肚子裡面的腸子都被他完全扎斷了。舒蕾蕾疼的早就沒了力氣,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你別亂來啊,快放開舒校長。」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沖著陳誠父親爆吼道。

但陳誠父親完全失去了理智,紅著眼。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大急,試探性的向著陳誠父親靠近著,想要救下舒蕾蕾。

「滾開。」

「不然勞資殺了你們。」

陳誠父親完全紅了眼,手中刀子就朝著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揮舞著,兩人那裡硬碰刀子,連連後退著,眼中一片焦急。

「啊。」

「殺人了。」

「他殺人了!」

李秋菊見到陳誠父親這麼瘋狂,頓時嚇得腿都軟了,後退的時候一不小心就跌坐在了地上。

「還有你!」

陳誠父親捅了舒蕾蕾幾刀之後,就聽見了李秋菊的聲音。

「還有你!」

他雙手染滿了血,紅著眼,凶神惡煞的拿著刀子指著李秋菊。

「你別亂來啊,殺人是要犯法的。」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街主任見到這個情況,連忙站到李秋菊身邊,沖著陳誠父親吼道。

「滾開,不然勞資連你們一起殺。」

陳誠父親已經瘋了,揮舞著刀子就朝著兩人胡亂揮舞著。

「快走。」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一邊伸手抓著李秋菊的衣服,一邊警惕著陳誠父親。

「滾開。」

陳誠父親滿手都是血的揮舞著刀子,朝著李秋菊沖了過去。

「你敢。」

「你別亂來啊。」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一邊拉著李秋菊一邊吼著陳誠父親。

但陳誠父親已經瘋了,滿手是血的刀子胡亂揮舞著。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連連避讓著揮舞過來的刀子,一隻手根本就拉不動嚇的癱軟在地上的李秋菊,手一滑,兩人就連連往後踉蹌著。

「啊。」

「你別殺我。」

「你別殺我。」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陳誠父親一下子就衝到了李秋菊身前。

他沖著李秋菊就是一腳猛踹,手中刀子就朝著李秋菊砍了過去。

「怎麼辦?」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驚慌失措的看著陳誠父親像瘋子一樣蹲在李秋菊的身邊,就是一陣亂砍。

「住手。」

「快住手!」

這個時候,才有醫院大門口的保安沖了過來。

兩人也是被這個情況嚇了一跳,但空著手怎麼敢去對付瘋子一般的陳誠父親呢。

兩人一個衝進保安亭裡面,槽起了一根板凳。一人直接從醫院門口的小販的手中搶過扁擔就朝著陳誠父親沖了過去。

兩人拿著扁擔凳子,這才廝打著陳誠父親,把他給逼開。

「舒校長。」教務處何主任見事不可違,就不由跑到了被捅的舒蕾蕾一邊。 飄雪之國 秦海見陳誠父親放了舒蕾蕾后,立刻拖著舒蕾蕾離開。幾人七手八腳的把舒蕾蕾拖進了急診室裡面。

舒蕾蕾捂著肚子,雙眼一片茫然。

彷彿巨疼都不能讓她有絲毫的痛苦一般。

「快快。」

「通知手術室,叫普外科主任過來準備進行手術。」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秦海一邊剪開舒蕾蕾肚子被鮮血染紅的衣服,一邊拿著紗布按著舒蕾蕾肚子上的傷口。其他的助理護士和實習醫生,也連忙替舒蕾蕾掛上生理鹽水。

「舒校長,你會沒事的。」秦海一邊按著舒蕾蕾的傷口,一邊鼓勵著舒蕾蕾,「你要挺住,有華老弟在呢,你不會有事的,華老弟醫術通天,你是知道的。」秦海安慰著鼓勵著舒蕾蕾,心中卻還是焦急。畢竟華新此刻正在進行手術,根本不知道舒蕾蕾的事。

「快,手術室已經安排好了,黃主任也趕過去消毒了。」急診科護士沖著秦海說道。

「快,送進手術室。」秦海同急診科護士說道,隨後幾人就推著舒蕾蕾向著手術室而去。此刻的舒蕾蕾因為失血的緣故,眼睛直冒星星,求生的本能讓她感到恐懼,「我要死了嗎?我不想死,我的馨雨,鑫辰都還是孩子,華新華新呢,華新怎麼沒來?」

感謝【書友1955677894?投了2票】,【書友11****?投了2票】的月票支持,小甲子愛你們,么么噠!

(本章完) 「舒校長,華老弟馬上就來了。」秦海安慰著舒蕾蕾,「我們先送你去手術室。」

「我的馨雨,鑫辰都是孩子,我還看見他們成家立業,我不能沒了他們。」舒蕾蕾眼睛裡面迸射出強烈的求生慾望,伸手抓著秦海道,「華新呢,讓他救我。」

「好好,我會的。」秦海安慰著舒蕾蕾,一行人旋即就把舒蕾蕾送進了手術室裡面。人已經送到了手術室里,但是手術室卻沒人。

等了將近十幾分鐘,器械護士,助理護士,麻醉師才匆匆忙忙消完了毒,穿上了手術服,然後準備著相關的手術器械,檢查相關的醫療儀器,麻醉師也坐在了麻醉儀器前,準備配置麻醉藥劑,隨後普外科黃主任才匆匆忙忙趕了過來。

「黃主任,傷者是張市長的夫人,蓉城七中的舒蕾蕾校長,這個手術你務必要認真。」秦海交代了一聲舒蕾蕾的身份,普外科黃主任眉頭緊鄒,鄭重的點了點頭。

「準備好了嗎?」普外科黃主任半抬著雙手,環視著整個手術室裡面的助理護士,器械護士以及麻醉師等等。

「準備好了。」器械護士、助理護士、麻醉師等人連連說道。

「病人是市長夫人,知名高中校長,大家認真一點。」普外科黃主任叮囑了眾人一聲,旋即看向已經昏迷過去的舒蕾蕾,「手術開始,麻醉師實施麻醉。」

「麻醉藥劑就位,注射麻醉藥劑。」麻醉師說道。

「ok。」

「現在開始手術。」

旋即,就有助理護士拿走了舒蕾蕾肚子上的止血紗布,用酒精棉清理出了傷口的位置。

「手術開始。」

普外科黃主任叮囑了一聲。

當利用酒精棉清理了舒蕾蕾肚子上的傷口時,頓時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在了普外科黃主任的眼中。肉眼可見,舒蕾蕾至少中了五六刀之多,傷口主要集中在小腹位置。

普外科黃主任旋即開始下刀,切開了舒蕾蕾小腹位置的皮膚。

當切開了舒蕾蕾的小腹之後,小腹之中的情況頓時就映入了他的眼帘之中。裡面到處都溢出了鮮血,根本看不清楚具體的傷口位置,旋即便有助理護士抽掉舒蕾蕾小腹中積滿的血液,器械護士夾著手術棉吸收掉裡面殘餘的血跡。

於是,舒蕾蕾體內的情況頓時映入了黃主任的眼中。

只見,小腹裡面的腸道已經被扎破,扎斷。還有的刀傷位於腎臟位置,甚至脾臟位置。黃主任立刻就感覺到了手術的壓力,於此同時,剛剛才抽了滲出的鮮血,舒蕾蕾小腹中的鮮血以肉眼可見的度累積了起來。

「不好,傷到了大動脈。」

普外科黃主任立刻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邊普外科黃主任在替舒蕾蕾進行手術,另外一邊華新替陳誠進行著手術。

門診大廳之中,陳誠父親已經被保安給控制了起來,李秋菊也被送進了手術室裡面。

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兩人焦頭爛額,隨後不久,便有警察趕了過來。

因為涉及市長夫人被砍,被捅,刑偵隊長穆英英同市局孫浩同時趕到了市一醫院。

「舒校長什麼情況?」市局孫浩同張正一家關係甚好,兩人是老同學,一來就緊張的追問道。

「已經送進了手術室。」教務處何主任道。

「華醫生呢,讓華醫生替舒校長進行手術。」市局孫浩這個時候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華新的身上。

「華醫生正在進行另外一場手術。」教務處何主任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

「具體情況是這樣的。」教務處何主任這才慢慢的同孫浩講了起來。

孫浩聞言,臉色一陣凝重。

而手術室裡面,普外科黃主任見到舒蕾蕾的傷勢,頓時感覺壓力巨大。舒蕾蕾的傷勢太嚴重,尤其是腸道,腎臟,脾臟,多處臟器器官受到嚴重的刀傷。

「快,讓其他外科醫生過來,一同進行手術。」

這麼多出傷勢,普外科黃主任一個人根本處理不了。

時間耽誤的越久,舒蕾蕾的生命越危險。

只是,隨著普外科其他外科醫生趕來的時候,幾人同時進行手術,也倍感壓力巨大。

滴滴滴滴!

手術進行的過程之中,舒蕾蕾的血壓和心跳,都驟然極下降,出了警報的聲音。

「不好。」

普外科黃主任驚叫,整個手術室裡面驚慌失措著。

「滴滴滴,滴滴滴。」

「傷者失血性休克,心跳停了。」

普外科黃主任連忙說道:「心臟除顫器,3oo充電。」

旋即便有器械護士準備去了。

「快快。」

普外科黃主任同普外科科室的其他外科醫生都一陣緊張。

舒蕾蕾畢竟是市長夫人,還是蓉城七中的校長,身份斐然。

普外科黃主任可不敢輕視,連忙吼道:「傷者情況危機,快通知華醫生。」

秦海把舒蕾蕾送進了手術室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市局局長孫浩,刑偵隊長穆英英,蓉城七中教務處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都守候在手術室門外。

「砰!」

一名助理護士就推開了手術室門走了出來。

「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