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的們,今日就是那玉帝老兒要封我仙職的日子了,你們覺得是要受封還是把下凡的仙人殺了?」

猴子身邊的老猿當即開口:「大聖,我們雖然打敗了天庭,但這一番大戰下來,我們也損兵折將了不少,既然天庭誠心招安,我覺得可以順意而為。」

「嘿嘿,咱們大聖可是齊天大聖,看那玉帝老兒給個什麼仙職給我們的大聖,若是不能讓大聖滿意再殺也不遲。」

「我聽說凡人那邊有一字並肩王,擁有與皇帝比肩的地位,玉帝老兒怎麼說也得給個這樣的官職吧。」

一群大妖興高采烈的討論這,不時放聲高笑。

【呵呵,你們可勁想,你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猴王上了天只是做一個弼馬溫,也就是養馬的。】

聽到聲音的猴王愣住了,旋即大怒。

「好大的膽子,究竟是誰,鬼鬼祟祟的!」

自己上天之後只是做一個弼馬溫,給天庭養馬?

用屁股想也知道絕對不可能!

「大聖?!」

「大聖,怎麼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大妖惶恐不已,如臨大敵,居然真的有敵人潛藏在暗處,連他們都沒有發現!

猴王目光在妖群中不斷的掃蕩,一群妖怪都是膽顫心驚,唯獨江塵神色淡然,猴王當即死死的盯着江塵。

「一定是他!」

猴子篤定。

【卧槽,這猴子怎麼一直看着我啊?】

【難道猴子能偷聽我的心聲,這不可能啊,就是猴子的師傅須菩提也做不到啊!】

【卧槽,卧槽,卧槽,這猴子是不是看我不爽啊!】

發現猴子盯着自己看,江塵臉上淡定,內心慌得一批。 入職第一天的晚上。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張凱只感覺渾身精疲力盡。

他拿着兩瓶啤酒去了陽台,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一邊喝酒,一邊欣賞夜景。

沒過一會,富豪即將成年的女兒也來了,還帶着一個年齡相仿的男孩。

兩人沒注意到角落的張凱,彼此手牽着手,舉止親昵,站到了欄桿前。

就在他倆越挨越近,眼看快親上的時候。

「咳咳。」

張凱實在忍不住了,只得咳嗽了兩聲,告訴他們這裏還有一個人。

「啊!」

女孩被嚇了一跳。

男孩轉過頭,瞧見角落有個陌生男人後,頓時不知所措,愣在了當場。

「你們演電影呢?」

張凱調侃了一句,臉上帶着些許惡趣味的笑容。

「額。」

被人撞破好事,男孩有些慌亂,不知該作何回應。

「走,我們去別處。」

還是女孩有膽量些,拉着男孩走了。

望着兩人的背影,張凱笑了笑,舉起啤酒瓶,往嘴裏灌了一口酒。

……

新的一天到了。

對於自己的新工作,張凱漸漸熟悉了起來,逐漸融入了富豪的生活節奏當中。

接下來的一段鏡頭,展示了他一天的工作。

早晨起來,他靠在窗戶邊,目光盯着樓下正在打電話的女秘書看個不停。

上午,給富豪做身體復健。

不過,他工作時並不怎麼專註,認真一會後便開始分心兩用,一隻手拿着手機,另一隻手按摩。

好在富豪閉着眼睛,身體也沒有感受,不知道他在偷懶。

下午,他幫富豪處理電腦上的郵件。

有用的就移入對應的分類中去,沒用的就刪除。

晚餐的時候,他需要給富豪喂飯。

本來還好好的,但是突然進來的女秘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張凱將目光移到女秘書窈窕有致的背影上,疏忽了喂飯的事情。

「小心點,喂,誒誒誒!」

富豪眼看着喂飯的勺子離自己的鼻子越來越近,最後都杵到臉上了,不得不出聲提醒。

「哦哦哦,不好意思。」

張凱這才回過神,趕忙拿紙給富豪擦臉。

晚上,富豪看書,張凱坐在一旁安靜玩着手機。

因為富豪的手不能動,所以看書方法是把書放在面前的架子上,嘴裏咬着一根木棍,需要翻頁時就用木棍來代替手。

「嗡嗡」。

富豪的手機震動起來。

「給你。」

張凱隨手拿起,遞了過去,目光依舊盯着手裏的手機屏幕。

他倒是隨意了,可富豪的手又不能動,嘴裏有東西也說不出話來,只能幹着急,從鼻子裏發出「嗯嗯」的聲音來提醒他。

聽見聲音,張凱抬起頭,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踏馬的,我老是忘記。」

他嘟囔了一句,連忙站起身,把手機遞到富豪的耳邊。

「嗯,嗯。」

富豪還在哼哼,並晃動了幾下嘴裏咬着的木棍,畢竟咬着這玩意兒,他可沒辦法說話。

「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

張凱這才反應過來,一邊道歉,一邊幫他拿掉木棍。

這段劇情笑點十足,觀眾們看得也很是開心,不時就哈哈大笑一陣。

首映現場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

新的一天到了,上午。

富豪需要出門,於是張凱便充當了司機。

可是當兩人來到車庫,看到那輛麵包車后,張凱皺起了眉。

因為富豪行動不便,無論去哪都需要坐着輪椅,所以他的出行方式比較特殊,需要連人帶輪椅一起坐進經過改造的麵包車後備箱。

張凱看了看後備箱,又看了看富豪,搖頭道:「我不想把你抱進這後備箱裏,即使你是我的老闆,那樣做對你太不尊重了。」

富豪看着他,眼中有些驚奇,像是沒想到這麼貼心的話能從他嘴裏說出來一樣。

「我們試試別的方法吧,對了,這是什麼好東西?」

說着,張凱掀開了旁邊一輛車的車罩。

沒有了車罩的遮擋,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華跑車顯露了出來。

鏡頭給了車身一個全景,又給車標來了個靠近的特寫,這是植入的廣告之一。

豪車的廣告放在這裏並不會顯得突兀,反倒恰如其分,畢竟富豪住着這麼大一個豪宅,就得開豪車才像話嘛。

張凱對這輛跑車來了興趣,勸說富豪改坐這輛車出行。

富豪略微想了想,然後同意了。

把富豪抱上副駕駛,張凱興緻勃勃的坐上了駕駛位。

「嗚呼!」

引擎轟鳴的聲音,讓兩人都有些興奮。

正要出門,張凱卻發現豪宅的大門口被一輛越野車給擋住了。

富豪解釋道,因為自己平時很少出門,鄰居便把門口的位置當成了停車場。

「我靠,豈有此理!」

聽完,張凱扔下一句話,怒氣沖沖的下了車。

正巧,越野車駕駛位上坐着一個男人,正在打電話。

張凱這暴脾氣,哪管你那麼多,直接走過去敲了敲車窗玻璃。

男人降下車窗,「有什麼事嗎?」

張凱一把拉開車門,拽著男人的衣領就把人拉下了車。

「來,過來,看這是什麼,認不認識這幾個字?」

男人被嚇壞了,望着牆上的「禁止停車」標誌,顫顫巍巍的念道:「私,私人車位,禁止停車。」

「知道你還敢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