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少主以為,黃祖會不行冒險呢?」

一時之間,劉曄亦是徐徐為袁耀講解著這一道道方案。

忽然間,袁耀頓時醒悟,遂道:

「本將明白了。」 躍入奇景之中,一行九人只覺得天旋地轉,哪怕自身已經超凡入聖,但還是抵擋不住空間亂流,只能被打散開來紛紛掉落出通道。

萬幸的是在被打亂之時姬晨的坐騎狻猙獸慌亂之下一嘴咬在金貔獸尾巴上,二人二獸被亂流打到了同一處地方。

頭腦昏昏過後,姬晨清醒過來,看了一眼腳下泥沙,神識發散出去,感覺自己好似處在了一片湖旁,感知之中儘是水氣。

深吸一口氣緩解了一下,后抬頭看天,只見不知多高的天空之上懸浮著一座巨大山峰,隱約可以見到天幕從遠方落下,掩蓋了天地,使得日月星辰退位。又猶如天河決堤,一河成海,肉眼看去無邊無際。

「五嶽硯,晨弟我們這次機會來了,快隨為兄來。」姬明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便是看到天空中的巨大山峰,自然欣喜異常,起身跑向金貔獸準備飛上去查看。

「三哥,還是稍等一下,有點不對勁,太安靜了。」姬晨見姬明欲要上天,趕忙勸住,在神識查看之中這海中這片區域竟然無一隻生靈,從剛才到現在也沒有一絲聲音傳來,連肉眼都不見一絲綠意,只有這滿天灰色海水和身後的黑色群山,心中不由生起一絲恐懼感,太安靜了,更準確說是寂靜。

「還等什麼,看我的。」

只見姬明一拍坐騎金貔,向前跑去。

跑著跑著金貔往上一躍腳下生出金色祥雲往半空而去。

姬晨見狀無法,單獨行動是很危險的,尤其是這片到處都透露著不詳的地方,只能跨上狻猙跟上。

二人一上一下,正不斷往高空中飛去,大概飛了一刻鐘左右,離地萬丈之時姬明好似撞到了什麼,爆發出一團血光,人是過去了但金貔卻被一層浮紋彈飛下界。

姬晨在後面見此一幕,因為離得不遠,只能一下拽緊了韁繩,來了個緊急制動,渾身巨力之下,狻猙獸嘶吼一聲趕忙止住腳步。待到停留下來之時,狻猙鼻頭因為鼻環拉扯之下流出些許金色血液,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在其上方不足三尺處,一陣透明防護正在不停波動,留心之下只見波動之中儘是橫豎交割經緯相排的細線。

姬晨輕撫狻猙頭上獨角安慰,然後掐決喚來一朵白雲,翻身下了坐騎。打開御獸袋將受傷的狻猙收了回去,打算自己前去。

剛才的那一幕一直都在神識感知之中,金貔在靠近波動之時先是被細線直接削掉了一層頭皮,速度衝撞之下半顆頭顱瞬間變成了血光,要不是被姬明一腳踹下,估計全都得化作肉泥。

要知道能作為王族的坐騎,必須是有龍鳳龜麟四獸之一的血脈,這金貔乃是貔貅與西海飛龍之後,一身防禦堪比神甲,尋常神兵砍在上面都只能濺起火花。雖然實力不強也就妖怪層次,但是因為還在年輕,要是再年長一些,一些成年龍獸都不是其對手。

見狀,姬晨先是以頭髮試探一下,發現沒問題之後伸出手觸摸波動,感覺好似碰到水面一樣一下穿了過去,隨即一陣恐怖力量傳來,將整個人瞬間拖了上去。

過了波動姬晨就看見了天空之中漂浮一座巨大建築,好似某種金屬鑄造,看上去烏光閃閃,表面光滑如鏡,隔著好遠都可以清晰看見自己的相貌,比最好的銅鏡都要清晰不少。

飛身過去輕輕敲擊建築,聲音低沉渾厚,正當想要一探究竟之時,一陣嘶吼聲傳來。

姬晨立即架雲往上方一竄,來到建築頂端,只見姬明正與一隻巨獸斗在一起。

巨獸整體像是某種犬類,高十丈有餘,渾身毛髮皮膚褶在一起,骨骼清晰可見,牙齒雖然只有四顆,但好似上好神鐵鑄造,每咬一口都感覺空間在震動。雖然不見玄光妖氣,但純粹的肉身力量也是極其駭人,畢竟體型放在那。

而此時姬明心中沒有想那麼多,雖然金貔死了有點傷心,但前提是自己有時間傷心,現在還得專心面對不知道是從哪裡竄出的巨獸。身形在倒退之時不斷壯大變化成三丈巨人,法天象地之法乃是修鍊肉身的,作為專精肉身修鍊的武者自然也會。

手中神劍也化作一丈四尺來長的大劍自上而下一劍劈在巨獸襲來的爪子之上,借力趁著巨獸還沒反應過來之際,憑藉靈活性一躍而起直接將劍插在巨獸下頜部分,感覺刺不進去,手中罡元涌動,一拳打在劍座之上,神劍立即從巨獸頭顱上竄出。

巨獸原本抬起的爪子突然停止,隨後整個身體攤在地上。

恢復原型,姬明拔出神劍,看這巨獸體型一開始還以為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妖,結果自己還沒熱身結束就倒地了,真是掃興。

「晨弟,你也上來了,看三哥我厲害吧,這隻大狗少說也有老妖修為了,被兩下就解決了。」

姬晨聽姬明如此說也不太在意,而是一直盯著後面巨獸乾乾癟癟的身體看去。

巨獸此時的狀態就是皮包骨,估計用刀都刮不出二兩肉,好像是精元被耗盡一樣,突然想到了什麼,仔細感受了一下周圍靈氣,終於察覺到不對勁了。

現在的感覺和當年剛入羅浮之時感覺一樣,根本察覺不到靈氣波動,就連巨獸身上也沒半分妖煞之氣,最多只能算一隻體型大了一點的動物罷了,這是一片絕靈之地。

「三哥,你能感受到靈氣嗎?」

原本姬明正高興,能親手在短短時間內殺死一隻老妖級別的妖獸,這可是一個好兆頭。突然聽到這句話臉色就有點不好了,感覺有點掃興,閉上眼睛仔細感受一下,其後神色變化愈加明顯了。原來不止靈氣,連陰陽之氣都一直未曾察覺,這下問題嚴重了。

「沒事,只要時間差不多,太傅會打開通道的,現在先去拿五嶽硯,我們就能出去了。」

「希望如此吧。」說完,姬晨再次抬頭看了一樣天上的山峰感覺有點壓迫了。

洞天之中一般來說天高九萬丈,三萬丈合計一百里,共計三百里路程,而神山至少在天之上,意味著最少要飛三百里,但這是向上飛,不是橫著飛,完全是兩個概念。

在洞天之中往上飛萬丈是一個坎,象徵著一個修行境界,每上升萬丈,壓迫就強上一層,須得有對應修為。自己是元嬰,可以在六萬丈以下不受影響使用飛行之術,再往上就不行了,雖然不是到不了,但是速度會大大降低,所用時間也是要翻好幾倍的。

思索一會後,姬晨覺得自己雖然能在法力和丹藥耗盡之前飛到上面去,但是姬明不行。

武修本身就不善長飛行之術,估計往上飛個數十里就夠嗆了。要命的是天地之中沒有靈氣,其他五氣也沒有,靠消耗自己的能量的話估計二人身上的所有丹藥加在一起也不夠。

要是坐騎還在,估計還能慢慢搖著上去,節省一點體力,可那隻金貔獸已經死了。

至於自己一人獨自上去,這種想法就不應該出現,自己怎麼能拋棄三哥一人獨自上去,這種事情姬晨覺得自己可做不出來。而且這才剛一萬丈,就出現了問題,要是獨自一人飛上去,有事情連個幫手都沒有。像那隻金貔一樣,要是再突然撞在什麼東西可不敢保證什麼事情都沒有。

顯然很快姬明也發覺了問題所在,沒有坐騎,他是飛不上去的。連飛都飛不上去,更別談取寶貝了,見到姬晨在那看天思考。

「晨弟,你的狻猙還在嗎?要不先借為兄用一下,反正這次只是來試探一下,提前掌握一點消息總比沒有消息好。」

姬晨點頭到:「看來這先天靈寶還真不是好拿的,只能下次再來試試了。不過盡量保持自身力量充足,不然等會洞口出現,沒了法力就不好辦了。」說著姬晨取下御獸袋,準備放出坐騎。

既然只是試探一下,借出去倒也沒事,如果真要取寶,那打死也不敢借出去,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來到棲澤三個月,才打開通道,要是外界出了點問題,沒了怪蟲打不開通道豈不是要呆上好長時間。

剛才查看過沒有半點綠意,也沒有生命,連唯一見到的活物也是骨瘦如柴,自己二人還不是仙神,不能以泥沙為食,加上沒有靈氣補充,時間一長也只有隕落一途。

御獸袋剛一打開,狻猙便鑽了出來,結果只是剛露出獨角,數百道細線憑空出現在建築上方絞殺而來,嚇得狻猙往袋中一退自行躲了回去,只留下化作一節被細線切割成渣的獨角。

「嗯,三哥我看我們還是在這等吧,這地方好像對這些坐騎不太友好。」

「晨弟言之有理,既然如此便查看一下這個古怪建築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也好方便日後接收。」言罷,姬明飛身起來尋找這烏黑梭形建築的入口。不然飛又飛不上去,有寶在上引誘,不找點事情確實難以按耐主激動的心,先天靈寶啊,整個大周三位老祖共用一件就知道珍貴之處了。

姬晨見狀也來幫忙,架雲往外邊飛出數十里,再看建築,整體似一個梭子,通體烏黑宛如天造,長約一千餘丈,寬兩百多丈,中心處好似有一個洞口,不過不深,看樣子應該是巨獸的居住地,不由感嘆究竟是怎麼樣的人能造出如此神奇建築,而且還飼養了一頭如此大的巨獸。

太玄飛仙 第1090章

崑崙之巔,常年積雪。

人跡罕至的地方,連一棵有樹葉的樹都看不見,雪山之巔,一位穿著長袍的老者慢慢走來。

在遠處,是一座宮殿一般的宗門。

即便是在這個已經繁華到極致的年代,依舊有地方信號沒有普及。在宗門內,只有一個座機電話。

平日里,這個電話絕對不能響。

一旦響起,說明有大事要發生。

這時候,一聲清脆的響鈴聲,打破了整個崑崙雪山的安靜。

「喂。」接起來電話的人,是一個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女孩。

「師妹,是我……古劍晨。」古劍晨壓低聲音,說道:「師傅呢,我前一段日子讓他去幫我一個忙,他怎麼還沒來?」

那小師妹說道:「師傅已經下山了,現在還沒回來。具體去哪裡了,我們也不知道。」

記住網址et

古劍晨有些著急了,說:「小師妹,師傅不是去幫我辦事了?」

女生點頭說:「是去幫您辦了。不過,師傅到現在還沒回來,他說在幫你辦事之前,他要先去調查一件事。好像,是和當年陳頂有關的事。」

古劍晨眉頭一簇,一臉難受。

暗帝不幫忙,他禁制沒解開,師傅又在這個時候消失了。

誰來幫他處理這些事?古家復出之前,他可不想讓陳天選還活著,更不能讓他來找麻煩。

「好吧。」古劍晨沒辦法,只好掛了電話。

這一刻。

門外。

突然來了人。

一個人影晃動,古劍晨眉峰極冷。

帶著幾分殺氣。

他能感覺到,來著不對勁。

「什麼人,敢擅闖我們古家。」古劍晨大聲問道。

門口是個女人,淡淡一笑,說道:「古劍晨,我們是來幫你的。」

古劍晨黑著臉,說:「你?」

「你是誰?」

門一推開。

門外站著的女人,是夏荷。

夏荷眉毛畫的漆黑,裝束也是偏向於暗系,說話做事期間都帶著幾分淋漓。

她笑著說:「我,夏荷!不知道古少爺,認識嗎?」

夏荷,古劍晨自然認識。

但他笑了笑,說道:「認識又如何,區區一個夏家,能幫上我古家?」

夏荷點頭,淡笑說:「不管什麼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古少爺,您可能不知道,這個陳天選醫術極高,甚至逆天!他手中的通天卷,集成了陳家大能於一身!」

「而他真正的身份,是太極凰袍!」

「我夏荷,幫不上你!但,鬼醫門呢!你有興趣嗎?」

太極凰袍?

鬼醫門?

兩個詞,同時出現在古劍晨腦海里。

他腦海,差點炸裂。

難怪師傅要去調查陳家。

原來,陳天選是陳家的後人!是太極凰袍!難怪,暗帝不想動手!

而鬼醫門,和陳家做多了數百年! 第1471章

誰說這是直男的?

誰說這男人沒有談過戀愛?

無師自通?

還是天賦異稟?

平平無奇戀愛小天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