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少族長,梨青死了,我老來得女,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她卻橫死在了天狐部落的那個魔女的手中。少族長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李長老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他自認也是黑麒麟部落長老級的人物,在天雍城裡,也算是跺一跺腳,整個城都要抖三抖,哪裡知道,這一次卻是陰溝裡翻船,被天狐部落的一個不知名的小輩給害死了女兒。

不僅如此,副族長獨孤休還將女兒的屍首丟到了荒郊野外,他連去收屍的機會都沒有。

「什麼,輸給了天狐部落?是狐玲瓏做的?」黑琳琳的面色,那叫一個精彩。

在她眼中,她從未將羸弱的天狐部落看在眼中。

在她看來,天狐部落唯一能夠登得上檯面的,應該只有狐玲瓏一人才對。

「不是,是輸給一個叫做雲笙的賤種天狐。」李長老字字含恨,報出了殺女仇人的名字。

雲笙——

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時,旁人都覺得有幾分耳生,大陸上,什麼時候出了一個叫做雲笙的年輕高手了。

「閉嘴,這件事我們從長計議。」本還一臉惱恨的黑琳琳在聽到那兩個字時,花容失色。

雲笙,居然是雲笙,這個陰魂不散的名字。

她險些忘掉了,雲笙那個賤種,就是天狐。

黑琳琳不知道,夜北溟有沒有聽到那個名字。

也罷,聽到了又怎麼樣,雲笙,你竟然敢來八荒大陸,甚至還來參加八荒族比。

想起了上一次和雲笙比試時的情形,黑琳琳還一陣牙痒痒。

不過,數年過去了,黑琳琳深信,再遇雲笙,對方必定不是她的對手。

「幾位祭司,真是不好意思,讓諸位見笑了,麒麟宮內,我已經命人收拾妥當,接下來的幾日,還請在麒麟宮內好好休息,核心賽的事,我會親自安排。」黑琳琳強顏歡笑著。

獸神壇的人進入了麒麟宮后,黑琳琳的神情變了變。

「獨孤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雲笙那個賤人會在天狐部落?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竟然一直瞞著我?」一想到雲笙居然在自己的地盤上,而自己卻被蒙在了鼓裡,黑琳琳就恨得緊。

該死的獨孤休,他早就知道了雲笙在天狐部落,所以他才會假公濟私,將天狐部落的人安排在獨孤府。

若非是今日李長老來哭訴,恐怕她要一直到核心賽才會知道這件事。

「黑琳琳,這句話該我問你才對。夜北溟怎麼會和獸神壇的人在一起,而且,他還要代表獸神壇出賽?這件事,若是父親大人知道了,只怕是……」獨孤休冷笑著。

黑琳琳也猶豫了起來,若是父親知道了,夜北溟決心背叛黑麒麟部落,代替獸神壇出戰,他必定會用盡一切法子,將他擊殺。

「獨孤休,我知道你一直視夜北溟為眼中釘,但是你休想在這時候動手。哼,在核心賽之前,你不準對他下手,我也不會對姓雲的那個小賤人下手。」黑琳琳權衡了一番后,決定,暫且和獨孤休講和,他們要一起阻止,雲笙和夜北溟見面。 “飛鷹堂主!當初我們的戰書已經說明,明天才是我們與黑鷹幫的開戰之日,可是昨晚我們先是遭到黑鷹幫的幫衆偷襲,而且今天飛鷹堂主又是親自帶着幫衆與我們對戰,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一直以來都以爲飛鷹堂主是信守承諾之人,如今看來還真是誤信謠傳,沒有想到飛鷹堂主是如此的卑鄙小人!現在還將老人和小孩當做人質,真是不知道你們黑鷹幫還做過多少這樣見不得人的勾當!”黃虎越衆而出,看着在對方站立的飛鷹,不由先興師問罪起來,這樣也能使龍魂佔據正義的一面。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打仗的時候都還要找一個理由,讓自己看起來像是正義之師,也算是出師有名吧!

“誰說本堂主答應了戰書上的要求!?嗯!?這場事端本來就是因爲你們而起,要不是你們幫主的搗亂,我們幫主的婚事早就已經成了!哼!沒有當時就將你們龍魂覆滅,就已經算是對你們的恩德!黃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底細,在我的嚴重你不過也就是混混頭子而已,竟然還敢妄想成爲一幫之主。現在又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一個毛頭小子來代你受過,要不是這楚冰還有一些手段,恐怕早就被妖姬給懲治了吧!嘿!嘿!要是那樣的話,楚冰被重罰,而你黃虎又能繼續做你的一幫之主,算盤打的是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哈!哈!哈!……”飛鷹看着黃虎,雙眼微微眯起,嘴角還帶着一絲嘲諷,在他看來黃虎就是一個跳樑小醜而已,換做以前黃虎哪裏敢和自己如此說話,現在也不過是狗仗人勢,可惜被當做是保護傘的楚冰也是奄奄一息。

“飛鷹!你可別胡說!這種挑撥離間的計量,對我們幫主來說完全沒用!幫主對我們來說,完全是心服口服,幫主做的任何事情,我們都是會全力支持!飛鷹你竟然派人刺殺我們幫主,實在是太卑鄙了!今天就是跟你算總賬的時候,兄弟們不要被飛鷹的話所迷惑,我們一定要爲幫主報昨日之仇,幫主可是還看着我們呢!”黃虎看到龍魂幫衆投來的目光,知道他們也是被飛鷹的話弄的有些動搖,同時黃虎也是意識到,楚冰的威望完全的在龍魂之中建立了起來。黃虎明白,以後的龍魂幫主只有一個,那就是楚冰,別的人不管是誰也是不好使,黃虎能夠明白這些幫衆們的想法,楚冰畢竟給了他們變強的可能,已經完全足夠了!

“對啊!給幫主報仇!將這個卑鄙小人抓起來,衝啊!殺啊!……”黃虎的話立刻激起了龍魂幫衆的戰意,那種要爲楚冰報仇的心,激起了無窮的鬥志,所謂,哀兵必勝,就是這個道理。楚冰當初裝傷,除了爲了欺騙飛鷹之外,還有的就是楚冰想看看龍魂在經過他這麼多天的訓練到底如何,是真的成功的蛻變,還是依然像當初那樣是一盤散沙,經過他受傷能夠激起鬥志,或者讓龍魂潰不成軍。楚冰一直以來都沒有相信黃虎會如此輕易的將幫主之位讓出,對於現在飛鷹的話,楚冰沒有絲毫的在意,反而對龍魂幫衆的表現非常的滿意,唯一露出的那那雙眼睛可以看出,楚冰是多麼的滿意。

“爺爺!楚冰哥哥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我能感覺得到,楚冰哥哥在看我們的時候,那種眼神是讓我們安心的等待,他一定會過來救我們的!一定會的!”楊曉英此時表現了不一般的鎮靜,不僅沒有叫喊,反而開始安慰起楊鐵膽。楊曉英從剛纔飛鷹的話,就已經非常的震驚,等到她反應過來之後,就密切的注意着楚冰,而當與楚冰對視的時候,分明楚冰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這點楊曉英非常的能夠確認。

“曉英!你也聽到了!這個年輕人對我們也是不懷好心,肯定和黑鷹幫差不多,當初黑鷹幫爲了得到我們家的配方,竟然對你的父母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不過也罷!這次要是這個叫楚冰的年輕人,能夠爲你的父母報仇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將酒坊交給他,曉英你還年輕,對這個世界還不太瞭解!人心隔肚皮,做事兩不知!千萬不要被表面所迷惑,以後你的路還很長,而爺爺陪你的時間也不是太多了!”楊鐵膽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楊曉英的小腦袋,他也很是驚奇楊曉英爲何會如此信任楚冰,不過,小孩的直覺往往都是很準,儘管小孩會輕易相信別人,可是楊曉英與楚冰的接觸只有一次,究其原因也只能說是楊曉英的直覺了!

“轟!轟!轟!……”楚冰將目光從楊曉英爺孫兩人的身上,重新轉移到龍魂幫衆的身上,從始至終楚冰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此時楚冰的座椅也被放在了地上。龍魂幫衆此時完全化作一道洪流向着飛鷹衝了過去,龍魂幫衆總共加起來也就一百多人,這次可以說是傾巢出動,而在衝出去的時候頗有氣勢,動作一致簡直就像是演習一般,看起來極具觀賞性,反觀黑鷹幫可就沒有這麼具有規則,如同一盤散沙一般。其實,飛鷹對於龍魂幫這種軍事化的東西,並不是很看好,畢竟幫派就是幫派,整這麼多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幹嘛!?

“啪!”飛鷹看着衝過來的龍魂幫衆不由打了一個響指,“讓他們殺!當然他們有那個實力的話!全部剷除,過了今天之後,我不想再看到有龍魂的存在!這次也可以說是殺雞儆猴,讓別人知道與我們黑鷹幫作對的下場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飛鷹同時對黑鷹幫衆下了命令,這次是兩幫交戰,只有可能是不死不休,而且飛鷹要讓其他的那些小幫派知道,膽敢反對黑鷹,那就沒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嘭!嘭!嘭!……啊!啊!啊!……噗!噗!噗!……”這次可不是什麼演戲,龍魂幫衆三人一隊,每個人手中都是拿着一根鐵棒,實在是龍魂太窮,根本連刀都是難以買的起。黑鷹幫卻是不同,雖然沒有刀,但是每個人雙手都是帶着鋒利的鐵爪,能夠輕易的劃破人的衣服和皮膚。龍魂在人數上並不佔優勢,而且單個實力與黑鷹幫也是相差甚遠,不過,幾人勉強在配合下只受了一點輕傷,可是這樣下去遲早會落敗。

“嘟!嗚!……”黃虎看着情況不容樂觀,只能吹動哨子,這是開始就做好的暗號,只要哨子聲一響,立刻向貧民窟裏面撤退。貧民窟就是龍魂幫衆的地盤,作爲這裏的地頭蛇,可以充分的利用那裏的地形,何況還有開始佈置的機關,完全可以給這些黑鷹幫衆一個驚喜。龍魂幫衆聽到哨聲之後,迅速的從事先計劃好的線路,迅速的撤離,而飛鷹又是下了死命令,這些黑鷹幫衆根本容不得考慮,也是緊隨其後衝了進去。

“嘖!嘖!嘖!……”飛鷹看着飛快潰逃的龍魂幫衆,不由搖了搖頭,發出嘖嘖聲,似乎認定龍魂已經敗定了!楚冰可不這樣認爲,這只是戰略性撤退而已,並且將傷亡減到最小,現在的龍魂無論是從哪裏看都是非常的弱小,自然需要考慮的東西同樣是非常的多了!

“怎麼!?黃虎沒有想到你這麼的有膽量,竟然敢一個人面對本堂主,不知道你是瘋了呢?還是真的準備犧牲自己呢?不過,在此之前,有一件事必須做,那就是將這個膽敢挑釁我們黑鷹幫的人先剷除再說!”飛鷹看着面前已經變得空空蕩蕩的場地,只留下一個纏着繃帶的楚冰,還有站在那裏的黃虎,飛鷹嘴角一翹,看了一眼左右的兩個手下,這是他的得力助手,相信對付黃虎根本不費什麼力氣! 八荒族比,是八荒大陸上十年一次的比試。

它從表面上看,是幾大獸族為了各自的領地和上、中、下位獸族排位而舉辦的,但是事實上,它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

只要是獲得了八荒族比的前三甲的選手,都將被各自所屬的獸族部落視為未來的族長繼承人。

這一個規則,在過去的上千年間,已經成了墨守成規。

即便是不能成為族長,三甲選手也會成為族落中長老級別的存在,在自己的獸族中,擁有不下於族長的威信。

黑琳琳也正是考慮到了這一點。

一直以來,黑琳琳都對父親將獨孤休帶回八荒大陸,提拔為副族長的事耿耿於懷。

但父親的主意,是不能動搖的,可黑琳琳卻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獨孤休和她一樣,成為族長候選人的角逐者。

她寧可讓夜北溟成為族長,只可惜,夜北溟天生反骨,父親黑曜和夜北溟也已經決裂,黑曜更揚言,要親自出去夜北溟這個逆子。

若是夜北溟參加了核心賽,在核心賽上一鳴驚人,屆時父親就算是要找夜北溟算賬,也不得不看在獸神壇和其他幾族的面子上作罷。

夜北溟如今是獸神壇大祭司的關門弟子,這層身份,其實也有他的好處。

黑琳琳心中早已打好了如意算盤,若是夜北溟真的位列三甲之列,她就剛好可以借著和夜北溟聯姻的機會,讓黑麒麟部落和獸神壇更近一步。

到時候,黑麒麟部落和獸神壇無疑會稱霸整個八荒大陸。

黑琳琳的心思,獨孤休又怎會不知道,只不過,獨孤休的想法,和黑琳琳亦差不多,兩人都將這一次的八荒族比的核心賽,看得至關重要。

「好,我們就這麼約定了,不過這個約定,只持續到核心賽,核心賽場上,我不會放過那小子。」獨孤休早已決定了,和夜北溟決一死戰。

兩人的恩怨糾葛,持續了這麼多年,也該是時候有個了解了。

「哼,你放心,核心賽上,我也不會放過姓雲的那個賤人。」黑琳琳眸光一冷,拂袖而去。

獨孤休走了幾步。

前方的樹叢里,踱出了一人。

「大祭司?」獨孤休和黑琳琳談話時,都沒有留意到,附近還有人。

「副族長,不用緊張。方才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我不是你的敵人。副族長,我今日來找你,是想找你合作。」大祭司那張罩在了法袍下的面容,讓人很難看清他的容貌。

獨孤休留意了下四周,確定了周圍都是自己的人後,才走向了大祭司。

八荒大陸上,能夠讓獨孤休警惕的人,很少,除了八大獸族的族長外,獸神壇的這位大祭司,算是一人。

不知為何,一靠近這名獸神壇的大祭司,他就會有種,整個人被看穿的錯覺。

這讓一向自負的獨孤休,感覺很不舒服。

況且,大祭司一會兒收夜北溟為關門弟子,一會兒又要與自己合作。

獨孤休對他,很是不信任,更不用說,背叛黑麒麟部落,和他合作了。

「大祭司,我無意和你合作,你應該知道,黑曜是我的生父,我不會背叛他。」獨孤休斷然拒絕了大祭司,他不再多說,準備離開麒麟宮。

他在麒麟宮逗留的夠久了,夜北溟一抵達天雍城,獨孤休就緊張了起來。

「副族長,我可以幫你一個大忙。你是不是一直很想知道,用什麼法子,可以解開上古麒麟的咒語?」大祭司高聲說道。

獨孤休原本打算好,無論大祭司提出什麼條件,他都不為所動,可是大祭司的這句話,卻讓獨孤休停止了步伐。

上古黑麒麟的咒語?

獨孤休的心,重重一震。

「你說什麼?你知道怎麼破解上古麒麟咒語?」對於獨孤休而言,權力和實力是他人生追求的兩大目標。

可若是說,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和那兩樣東西相媲美,那就是女人,那個可以和他比肩,笑傲無極大陸和八荒大陸的女人。

在獨孤休看來,夜北溟並不是阻礙他和雲笙的關鍵,黑麒麟上古咒語才是。

他跟隨黑曜回來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想在黑麒麟部落的典籍中,找到接觸上古禁咒的蛛絲馬跡。

可是,他找遍了所有有記載的書籍,都沒能找到破解之法。

可是即便是如此,獨孤休也已經打定了主意,就算不能破解上古禁咒,他也要將雲笙困在他的身旁,但如今有了破解之法,豈不是更加稱心如意。

「不可能,連黑麒麟部落的史書里,都沒有記載,你又不是黑麒麟部落的人,你怎麼會知道?」獨孤休還有幾分不信。

「副族長,老夫身為獸神壇大祭司,絕不會騙你。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可以告訴你破解之法。」大祭司走上前去,湊在了獨孤休的耳邊,一陣耳語。

聽了大祭司的話后,獨孤休的面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是真的?

「副族長,破解之法是真是假,你大可以去試試。這個法子,老夫只是告訴了你一個人,連夜北溟都還不知道。」大祭司說罷,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獨孤休,大笑著離開了。

獨孤休站在了原地,腦海里不斷地回蕩著大祭司說的那番話,過了良久,獨孤休才倏然轉身,離開了麒麟宮。

獨孤府內,雲笙顯得有些魂不守舍。

這幾日,為了更加方便華族的比試,啵啵暫時搬過去和夜魅女王她們一起住了。

雲笙一個人守著空曠的房間,顯得尤其寂寥。

想起了白日在街道上的情形,雲笙不由嘆了一聲。

「夜狐狸,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為什麼你突然會和獸神壇的人走在一起,還有黑琳琳……」想起了黑琳琳狗皮膏藥似的,黏著夜北溟,雲笙心裡就一陣陣的不是滋味。

該死的夜狐狸,讓她擔驚受怕了好幾個月,若是遇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雲笙氣鼓鼓地想道,就在她熄滅魔法陣,準備睡覺時,一種異樣的感覺,頓時襲來。

「什麼人?」雲笙一個警覺,她拔出了魔法權杖,就在雲笙想要吟唱的時候,一雙手,從了背後襲來,將她緊緊抱住了。

~阿嘞阿嘞,你們覺得會是誰搞夜襲~ “不打過的話,又怎麼會知道呢?我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飛鷹,要是你還用以前的目光看待我,可是會吃虧的!只要有我站在這裏,你就休想近幫主一步!暴怒吧!烈火虎!今天就是讓你們見證我黃虎實力的時候!”黃虎毅然的站立在楚冰的前面,現在也只有黃虎一個人知道楚冰根本就是在裝傷,也正是因爲如此,黃虎更是要在楚冰面前表現自己,讓楚冰看到他的實力。

“不自量力!黃虎你的那點微不足道的實力,也敢來本堂主面前顯擺,本堂主要你死,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這麼簡單!只是難得出來一趟,本堂主還不想這麼早結束,最起碼也要給無聊的生活找一點樂趣才行!獵隼,你去會一會這頭老虎,本堂主倒是要看看,森林之王到底能不能與我們天空之王相比較,還是就像是紙老虎那樣一捅就破!”飛鷹看着黃虎如此大言不慚,嘴角不由撇了撇,似乎對於黃虎的自不量力而感到不屑。飛鷹看了一眼坐在那裏的楚冰,同樣也是坐了下來,完全是看好戲一般,指了一下其中一個手下,吩咐了一下,此人雙目如鷹,看起來頗爲瘦小,只是散發的那種戾氣,顯然不是一般的人物,不愧獵隼之名,整體看來他就是一隻蓄勢待發的獵鷹。

“嘎!……吼!……”一聲從天空而來的鷹戾,將黃虎的目光吸引了過去,黃虎也能理解飛鷹的蔑視,可是今時不同往日,黃虎已經能夠覺察得到,他正在發生一些變化。黃虎看着散發着戾氣的獵隼,心中也是感到非常的驚訝,這種戾氣到底是要殺多少人才能做得到啊!黃虎自然不甘示弱,一聲巨大的吼聲從黃虎的身上傳出,這是百獸之王的吼聲,也只有現在纔開始展現百獸之王應有的姿態。獵隼雙目緊緊地盯着黃虎,他對於打鬥沒有什麼關心的,在他的世界裏只有殺人和被殺,只是飛鷹的吩咐獵隼還是會去做的。

“嘭!滋!滋!滋!……”黃虎與獵隼都是將氣勢急速的升高,一道青色的影子從天而降,直接衝入獵隼的身體,然後在獵隼的臉上形成一個青色的獵鷹紋路,看起來極爲英氣。黃虎看到那青色的紋路,立刻做了相當的戒備,一般的魂獸以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個等級,從低到高排列!同等級情況下魂獸決定了這個人的潛質,已經以後的成長,獵隼的魂獸明顯比黃虎要高兩個等級,而且同是武師的情況下,黃虎的贏面很低,除非是走了狗屎運,不然的話還真沒贏的可能。黃虎與獵隼的氣勢碰撞到一起,憑空好像打個炸雷一般,然後兩人的氣場不斷地相互侵蝕,發出滋滋聲,兩人都是絲毫沒有後退的意思。

“轟!啊!……”黃虎不愧是擁有百獸之王的獸魂,在等級相差兩階的情況下,依然能夠與獵隼戰個旗鼓相當,兩人的氣場相互摩擦殘生了強大的爆炸,將黃虎整個掀飛了出去。不過,獵隼也不是絲毫沒有動搖,強大的衝擊波讓獵隼也是不斷後退十幾步才勉強停了下來,雙眼之中也是閃過一絲不可思議,似乎也在驚訝黃虎所做的,明明他們的實力相差這麼多,卻能做到這一步,不得不說讓他對黃虎刮目相看!

“哦!?竟然能和獵隼相抗衡,看來他的確有自傲的資本,獵隼可是擁有不次於我的力量,本來以爲這只是一場虐殺而已,看來有一場好戲來看了!”飛鷹略感詫異的看了一眼黃虎,能夠在氣勢的碰撞下不輸於獵隼,確實有值得稱道的地方,可是飛鷹依然對獵隼有着很大的自信。

飛鷹說的沒錯,獵隼擁有着和他相當的實力,只是獵隼爲人低調,而且更像是行走於黑暗之中的人,飛鷹則是精通算計,一明一暗配合起來也是相得益彰。以前,不知道有多少與黑鷹幫爲敵,且與飛鷹爲敵的人,都是靠着兩人全部化解,並且成爲黑鷹幫第二把手,恐怕要是再給他們足夠的時間,整個黑鷹幫都會對飛鷹馬首是瞻吧!只是,飛鷹卻是知道,想要真的想要掌握黑鷹幫,必須在黑鷹幫真正地主人離開或者消失,可惜這兩種可能都是有些異想天開,所以,飛鷹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做着自己份內的事情。

“這是當然,黃虎的資質也是超出我的想象,儘管黃虎融合了一頭先天有着缺陷的魂獸,可是我能夠感覺到,這頭魂獸不斷地在完善進化着。雖然我不知道別人的魂獸是怎麼樣,但是黃虎的魂獸絕對與《融魂決》分裂靈魂所化的魂獸有着異曲同工之妙,也正因爲黃虎的這點原因。我才真正的決定,讓黃虎作爲龍魂的一個主事人,他有這個潛質,不管黃虎當初抱有什麼心態,至少現在他是龍魂的人!”楚冰看着飛鷹驚奇的模樣,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意,可惜此時楚冰的臉完全被繃帶包裹着,什麼人無法看見。楚冰的眼睛不由瞥向一邊的楊鐵膽與楊曉英,他在確認着他們的安全,楚冰必須要確保他們安全之時,才能真正的動手。此時的楚冰,也只是在心中想想,根本就不能表達出來,誰叫他現在完全就是一個木乃伊呢?

“啊!……嘭!……”黃虎看了一眼楚冰,然後飛躍而起,雙拳緊握黃色的戰氣將黃虎的拳頭緊緊地包裹其中,看着獵隼的方向狠狠地打了過去。黃虎本來對實力大增的自己,已經很有信心,可惜在第一次與獵隼的碰撞下,略顯下風,這雖然在黃虎的意料之內,但是黃虎可不會就這麼認輸,再次的用盡全力與獵隼來了個硬碰硬。黃虎的鐵拳被獵隼一隻手給接了下來,黃青兩種氣流不斷地糾纏在一起,緊接着就是一聲巨大的氣爆聲,黃虎與獵隼的身影再次分開,這次在力量上碰撞下獵隼退了半步,明顯是黃虎有着佔優! 難道說房中刺客?

糟糕,方才一時大意,連房中有人都沒有留意,雲笙感覺到異樣時,腦中閃過了個念頭,就要下殺手。

可是下一刻,她的耳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野貓,不要叫,是我。」男人熟悉而又清冽的聲音,猶如暗夜的一盞明燈,讓雲笙緊張的心,一下子落了下去。

許是分開太久了,久到她對這個男人的懷抱都要陌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