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知道吃!」東方瑾萱見左右沒人,便俯下身子,一臉奸笑地問道,「老實交待,你房間里的那個手掌印是怎麼回事?」

東方修哲一愣,眼珠一轉,一副無辜的神情道:「什麼手掌印,我不知道!」

「還和二姐來這套么?鐵證如山,等回去之後比一下,看你還怎麼狡辯?」

心中如此想著,東方瑾萱便也沒有再說什麼。

終於到了家,來到東方修哲的房間,然而東方瑾萱卻是傻在了那裡。

「手掌印在哪呢?」東方修哲問。

「明明在這裡的,怎麼沒了呢?」東方瑾萱一臉的茫然。

東方修哲在一旁偷笑不語……(真是一個好弟弟!) 時間一晃過去了數日。

百奇魔武學院,今天的氣氛似乎不同往日。

東方玉兒和舒婉兩人相互挽著手臂,順著寬敞的石鋪路,有說有笑地走來。

正行走間,前方不遠處的人群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他們做什麼呢?」

那是一個靠近路邊的公告欄,此時正圍滿了人,大家指指點點好像在議論著什麼。

「舒婉,我們也過去瞧瞧去!」

東方玉兒本就是一個比較喜歡熱鬧的人,現在見到大家圍在一起像是在討論著什麼有意思的話題,自然是不會放過,拉著舒婉便向人群中走去。

隨著兩人越來越近,人群里的議論聲也逐漸清晰地飄進了兩人的耳中。

「真沒有想到啊,咱們學院里竟然有人能夠被校聯協會會長選為弟子,我怎麼就沒有那麼好運呢!」

「得了吧,人家選弟子只選水系魔法師,你我都是斗師,這種好事根本就連邊都挨不上。」

「我聽說那日在『演武大廳』里,校聯協會會長親自挑選,那可是三星魔皇啊,說句實話,我以前在『奪旗對抗賽』也只是遠遠見過一次!」

其中一位男生一副嫉妒恨的表情,繼續道,「哎,也不知是誰家祖墳冒青煙,竟然被三星魔皇選中,這下飛黃騰達指日可待嘍!」

「我現在比較好奇這個被選中的小孩到底是誰,竟然要貼出公告來尋找,你們不覺得這件事很奇怪么?」

「是啊,我也很好奇啊!你們看這公告上開出的條件,有誰會不心動,要是我知道點線索,嘿嘿!」其中一位有些自我陶醉地說道。

不只是他,所有人之所以聚集在這裡遲遲未走,就是被公告上所列出的這些獎勵吸引住的。

凡是能夠提供線索找到公告中所描述的小孩,將可獲得二十萬金幣和三十學分的獎勵,並且准許到「特優訓練館」訓練,免去兩年學雜費。

如果說這些條件還不夠吸引人,那麼最後一條絕對會讓很多人為之瘋狂:保舉推薦到「皇家魔武學院」進修。

「人家吃肉,咱們喝湯也行啊,要是能夠找到這個小孩的下落,就可以到『皇家魔武學院』去進修,那個地方我可是聽說過,無論是師資還是設施,都是頂級的,能夠從那裡畢業的人,都能出人頭地!」

這個話題一開頭,又是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聽說了么,各班的老師全都發動了,要找到這個八歲小女孩呢,真不知這個小女孩是誰,竟然有這麼大面子?」

「……」

傾聽著這些議論,東方玉兒立時想起了幾日前在「演武大廳」里測試的事情來,那日的自己發揮失常,事後還受到了老師的批評。

正因為如此,她一直沒有關心這件事後面的進展,更是不知道是誰被選中了。

「八歲的小女孩,這麼小,難道是這一屆的新生?」

東方玉兒心中有些好奇,尤其這些人所議論的話題,好似這個小女孩還很神秘。

更是被這些人口中所說的「獎勵」、「尋人啟示」弄得一頭霧水。

「玉兒,你快來看!」

擠在前面的舒婉像是發現了什麼,一下子把東方玉兒的手拽向自己,力道相當得猛。

「這上面貼著的竟然是『尋人啟示』,要找尋一位八歲左右的小孩,咦?」

正說著,舒婉的身體明顯一僵。

「怎麼了?」

雖然很努力地向人群中擠,但因為力氣太小,東方玉兒並沒有立刻看到公告欄上所貼著的「尋人啟示」。

「玉兒你快看,這上面所描述的人,怎麼……怎麼和你的弟弟一模一樣?」

舒婉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回頭張望。

也多虧如此,東方玉兒總算藉機擠進了人群。

「年齡八歲,身穿一身淡灰色長袍,留有一個長長的馬尾辮,身高……」

看著啟示上所列描述,東方玉兒也是一愣,還確實與她的弟弟東方修哲很像。

感覺到眾人目光的火熱,東方玉兒忙尷尬著說道:「舒婉,你別開玩笑了,這怎麼可能是我弟弟,人家找的可是女孩子,再說了我弟弟又不是這學院里的學生,怎麼可能是他!」

聽她這麼一說,眾人的視線才總算移開!

「不過確實很像啊!」

又看了看那尋人啟示,舒婉心中嘀咕了幾句。

而東方玉兒也和她有著一樣的感覺,那上面所描述的人真的和她弟弟很像,如果不是性別上的不同,她甚至真得會以為是自己的弟弟。

但是,這怎麼可能!

她的弟弟東方修哲,八竿子也不可能會與校聯協會會長有交集。

別人也許不知道,但東方玉兒很清楚,他這個弟弟只來過這個學院一次,僅會的那麼一點皮毛魔法,還是在一個叫作「草根」的啟蒙學校里瞎學的,根本就不可能成為校聯協會會長看中的弟子!

可能性,可以說無限接近於零!

※※※※※※※※※※※※※※※※※※※※※※※※※※

要問「百奇魔武學院」里哪個建築最高,那就要數校長辦公室了。

此時的慕榮派,正在校長辦公室里走來走去,神情極為焦躁,整個人好像消瘦了許多。

這都幾天過去了,關於那個小孩的下落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有。

「為什麼老天要對我開這樣一個玩笑,既然讓我遇到了,為什麼又偏偏不讓我找到??」

慕榮派這幾日可謂是茶不思飯不想,每天都魂不守舍,為了能夠再見到那個讓他欣喜若狂的小朋友,他這幾天一直住在「百奇魔武學院」。

甚至不惜張貼尋人啟示,以豐厚的獎勵調動全校人幫著一同尋找!

可結果,卻如石沉大海,一點回報都沒有!

「難道說我見到的那個小孩是幽靈不成?」

慕榮派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無論花多大代價,他都要找到那個小孩,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慕榮家族,以及整個鐵秦帝國。

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視線無疑間瞥見牆壁上的畫框,一道靈光在腦中閃現。

「對了,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還有這個辦法!」

慕榮派那原本有些憔悴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興奮的神采來。

※※※※※※※※※※※※※※※※※※※※※※※※※※

房間內,東方修哲從調息中醒轉過來,身上的汗珠又一次浸濕了他的衣服。

視線停留在眼前懸浮著的一枚碧綠色寵獸蛋上,稚嫩的小臉上揚起一抹似有似無的弧度來。

「你還真是神奇啊,一遍又一遍地提純我體內的真元力!」

寵獸蛋極有頻率地閃爍著綠光,像是在回應東方修哲的話。

「也不知你是只什麼寵獸,我現在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你了!」東方修哲一臉的期待。

別看這枚寵獸蛋體積不大,但對能量的汲取卻是非常驚人!

這麼多天,它不斷地從東方修哲身上吸取真元力,這如果換作是尋常的寵獸蛋,估計早就爆蛋了!

有時候東方修哲都感到擔心,如果這枚寵獸蛋真的孵化了,自己的實力是否能夠鎮壓住這隻寵獸?

光是現在都如此變態,誰能想到出來以後又會是個怎麼利害?

「看來自己的實力還要不斷提升才行!」

將這枚寵獸蛋從新收回到納戒中,東方修哲給自己換衣服的時候,視線無意間瞥向了胸口處的圖騰。

「這東西好像和剛開始有些不一樣了,難道它自己還能夠變化不成?」

眉頭皺了皺,一直以來,東方修哲都無法弄明白這圖騰到底是怎麼來的?

總覺得不似與那枚寵獸蛋有關,難道是與自己先天「陰陽絕脈」的體質有關?

對於心中的猜測,東方修哲一直很迷茫。

不過好在,這圖騰紋案除了讓自己莫名其妙地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外,並未給自己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應該可以理解為是一種奇遇!

剛剛穿好衣服,東方修哲便是感覺到他的二姐東方瑾萱,又一次鬼鬼祟祟地來到了窗邊,試圖打算偷瞧裡面的玄機。

東方修哲練功時都會在四周布置結界,就算是有人突然從外面闖進來,也不會有什麼發現。

不過對於他二姐這種鬼鬼祟祟的行為,東方修哲總是感到頭疼。

他很清楚,二姐對他起了疑心。

和前幾天一樣,東方瑾萱在沒有任何收穫后,悻悻地離開了。

「這個小五,還真看不出來,竟然將自己隱藏得滴水不露,不過我總有一天會找出你的秘密!」

東方瑾萱雖然感覺出她這個弟弟很神秘,但對於隱藏了什麼事,她也猜不出。

「辰月和辰星那兩個丫頭竟然也能守口如瓶,真不知小五是怎麼調教的?」

東方瑾萱十分鬱悶地坐在一棵大樹底下。

這幾天,她可謂是想盡了各種辦法,甚至不惜利用糖衣炮彈,先對與東方修哲最親密的辰月兩姐妹下手,但是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得到。

「可惡,難道我堂堂一個傭兵,竟然連小孩子都擺平不了?」

對空攥了個拳頭,東方瑾萱心中暗暗提醒自己,絕不能就這樣放棄。

驀然間,她瞥見李二牛抱著一大堆雜物由遠處走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東方瑾萱將李二牛叫到身邊,先是一番聲東擊西的閑聊,然後漸漸步入正題,詢問起有關她的弟弟,東方修哲的相關事情來。

李二牛自然不會想到東方瑾萱是在套他的話,聽到要了解東方修哲,立時來了精神。

在李二牛的內心裡,一直仰慕著比他小好幾歲的東方修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