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算之前那常山候比他都要強多了。「

「哈哈哈……風王,被你這麼一說,他豈不是還要感謝我大哥了?」

張慕白自豪地笑了起來。

莫宇辰在旁邊聞言,無奈地搖了搖頭。

事實上,他也不想殺人,只是那些候級強者自以為是,想要自尋死路而已。

「凌霄候的實力,放在帝央秘境或許還算可以。」

「可是與仙院的那些人比起來,估計也只能算是一個平庸之輩而已。」

風滄溟再次說道。

「不是吧,仙院那些天才都這麼厲害嗎?」

張慕白聞言,忍不住砸了砸舌。

https://www.fcc.gov/fcc-bin/bye?https://tw.95zongcai.com/zc/39027/ 風滄溟點著頭說道:「沒錯,仙院的競爭力大,不像那些隱世家族,有著豐富的資源。」

「每一個進入仙院的人,他想要得到更多的資源培養,唯有拚命努力,將自己的天賦激發到最大化,這樣才能在茫茫人海中綻放光芒,得到仙院高層的重視。」

「對了莫兄,上一次我忘記跟你說了。」

「根據我所知道的消息,這一次禁魔之域,估計還有幾百個隱世家族的子弟進去。」

「他們從一開始就混在我們這些考核天才中,讓仙院的人無法辨別。」

「哦?」莫宇辰聞言,饒有興緻地看著風滄溟,笑著說道:「風兄,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對禁魔之域很是熟悉,比付王和刑王他們都還要熟悉?」

莫宇辰的話音剛落,風滄溟的臉色劇變。

不過很快,他又反應過來,苦笑著說道:「莫兄,實話告訴你把。」

「其實我是隱世家族的人,當初帶我一起去倉木帝域的那人並不是我的父親。」

莫宇辰與張慕白、蛟炎三人聞言,瞬間愣了一下。

他們萬萬沒想到,風滄溟竟然是來自隱世家族,這可是比仙院都不弱的勢力啊。

「風兄,不知道你是來自哪一個隱世家族的人?」

莫宇辰好奇地問道。

風滄溟搖了搖頭說道:「不好意思莫兄,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

「因為這件事對家族的牽扯實在太大了,如果被仙院的人發現的話,我也肯定也活不成了。」

「所以,關於我身份的事,你千萬要替我保密啊。」

話音剛落,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朝著莫宇辰比劃一下后,一干而凈。

莫宇辰點地點頭,滿臉凝重地看了身邊兩位義弟一眼。

蛟炎與張慕白兩人見狀,紛紛朝著莫宇辰點了點頭,領會了他眼神中的意思。

「風王,你放心吧!」

「不管怎麼樣,我們三兄弟絕對不會讓你的身份透露出去的。」

莫宇辰回敬對方一杯,嚴肅地說道。

聽到眼前三人的保證,風滄溟也開心地笑了起來。

接下來,他們四人不再繼續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盡情地狂飲起來。

第二天,莫宇辰找蛟炎了解了一下那件須彌界寶物的情況后,便直接離開風王城。

而這一次,蛟炎與張慕白想要跟著,被他果斷的拒絕了。

畢竟禁魔之域的強者太多了,他們兩人去了的話,太過危險,莫宇辰怕到時候照顧不了他們。

所以,他也就沒讓蛟炎與張慕白跟著。

……

三天後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里,無數噬靈蝠在到處尋找著武者的蹤跡,帝央秘境的天才少年們,早早已經各自隱藏好自己的身影,完全沒有了一開始的慌張。

整個帝央秘境只有一個不斷冒著黑氣的影子,依舊在高速疾馳,一點都不怕虛空中那些噬靈蝠。

而這個冒著黑氣的影子不是別人,正是莫宇辰。

此時,他釋放出自己的噬魂之體,讓周圍那些噬靈蝠不敢對他有所非分之心。

所以,他才能如此肆無忌憚的高速疾馳。

「嘿嘿,有了這個噬魂之體后真方便,再也不用怕這些噬靈蝠了。」

莫宇辰一邊趕路,一邊美滋滋地想道。

在以前,即便他擁有雷電之力這些有驅邪效果的能量也對這些噬靈蝠很頭疼。

可是現在不同了,這些噬靈蝠完全將他當成是自己人,一點冒犯之心都不敢有。

如此一來,他連晚上也可以持續趕路,將抵達邵王城時間也足足縮短了一半。

「呼,終於到了!」

莫宇辰看著眼前的邵王城,重重地呼出一口氣。

此時的邵王城空空如也,到處都是濃郁的魔氣,如果不是曾經來過這裡,莫宇辰恐怕都會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個魔窟。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邵王城。」

「現在這裡是付王與羅王接手的地盤,不想死的趕緊滾。」

……

陡然間,城裡傳出幾個怒吼聲。

而莫宇辰聞言,卻是一點都不在意,直接朝著城裡須彌界的方向衝去。

「放肆!」

「大膽!」

城裡面的人見到莫宇辰不將他們的話放在眼裡,頓時再次咆哮一聲。

緊接著,躲在暗處的他們紛紛對莫宇辰出手。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

「就算你們羅王與付王見到本公子也得客客氣氣的,你們算老幾。」

漢皇劉備 莫宇辰冷哼一聲,直接朝著那幾人拍出一掌。

頃刻之間,天地靈氣炸響,一股剛猛的氣息從莫宇辰的手掌之中呼嘯而出,將那幾人籠罩在內。

「金剛伏魔掌!」

轟隆!

那幾個出手的人連吭聲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莫宇辰這一掌轟成碎屑。

莫宇辰的腳步並沒有聽寫,直接衝進城中,消失在須彌界里。

通道中的另一方,莫宇辰感覺自己就像是來到一個魔界中,到處都充斥著濃郁的魔氣。

「嗯?這裡的魔氣果真如同是風滄溟說的那樣,濃於無比。」

「不過,這種魔氣對別人來說,可能是致命的威脅,但對我來說,魔氣卻沒有任何影響。」

莫宇辰眼眸微微一亮,施展出自己的噬魂之體,瘋狂地吸取周圍這些魔氣。

緊接著,他將神念也放出來,仔細打量四周圍的情況。

可是,當他的神念發出來后,卻發現周圍連一個人都沒有。

…… 很快,莫宇辰的神念發現,不遠處的地方,有一股散發著濃郁魂力的波動。

功法修改器 很明顯,這應該是一座傳送陣法。

莫宇辰快步走向,沒過一會,他果真看到了一座古老的傳輸陣法,這座陣法的周圍立著八塊石碑,上面雕刻著密密麻麻的古文,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空間氣息,讓人自然而然地感覺到壓抑。

「嗯?那不是凌霄候嗎?」

「他竟然等到這個時候才進去!」

莫宇辰陡然間眼眸一凝,看到了一個影子在陣中等待著陣法的啟動。

本來,莫宇辰是不認識什麼凌霄候。

可是前幾天,他決定來禁魔之域,所以風滄溟也特意將那些進入禁魔之域的天才畫像給莫宇辰看了一遍。

故此,他才能一眼認出人群中的凌霄候。

陣法中,除了凌霄候之外,還有五個年輕的身影,他們身上無一不是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就算最弱的也有蛟炎那個層次的修為,緊緊比那些候級強者弱上一籌而已。

看來,風滄溟說得沒錯,的確很多人想要進入禁魔之域。

想到這裡,莫宇辰嘴角微微上揚,反手對著傳送陣裡面的凌霄候拍出一掌。

此時,他也不是說想要擊殺對方,主要目的還是要試驗一下,這座陣法到底能抵擋什麼程度的攻擊,否則的話,等到真正進入禁魔之域后,被那麼埋伏的人攻擊可怎麼辦?

「轟隆隆!」

……

陣法感應到莫宇辰那恐怖的掌印,頓時爆發出一陣恐怖的光華,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那澎湃的威勢讓整個空間通道都劇烈晃動起來,讓人感覺到通道要塌下來了。

「糟糕!」

莫宇辰見狀,臉色驟然劇變。

他不曾想到,這座陣法居然這麼狂暴,竟然以十倍的反震力將他那一掌反震回來。

當下,莫宇辰快速的爆退,那恐怖的反震力以橫掃八方之勢,朝著他急劇靠近,將四周圍的靈氣攆得翻滾不休,震蕩不斷。

莫宇辰看著周圍狂暴不已的靈氣波動,心有餘悸地暗嘆:「他娘的,這陣法真可怕,反震之力竟然達到了十倍。」

「不過好在這反震之力雖然速度很快,但是卻持續時間不久,沒一會便自動消散在通道之中。」

試完陣法的威力后,莫宇辰徹底放心了。

紫藤花戀 但是,他暫時還沒有進入傳送陣,而是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凝練自己的劍胎。

反正這裡很少人來,而且莫宇辰如今凝練劍胎的速度很快,連一天時間都不用,所以他在角落裡盤膝閉關。

很快,漆黑的通道中,一個璀璨的劍胎衝天而起,將整個黑氣滾滾的通道照亮。

凌厲的劍氣,無比銳利,散發著一道道耀眼的光輝。

莫宇辰如同一尊劍仙一般,盤膝坐在通道之中,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息。

此時,太祖聖龍決被他催動到了幾隻,全身上下散發出一陣紫金色的光芒,看起來極其莊嚴。

「鏘鏘鏘!」

……

劍胎爆發出高亢的鳴叫聲,彷彿是準備浴火叢生,將通道裡面的空間摧殘得裂縫四起。

此刻,莫宇辰正處在凝練的關鍵期,但是見到自己周邊發生的一切,心中也不由得一驚。

他沒想到,這一次凝練劍胎,竟然造成如此好狂暴的動靜。

好在這裡沒有人,不然的話,一旦被人打斷劍胎凝練,那他就算是不死也要重傷。

不在多想,莫宇辰趕緊收斂自己的心神,繼續凝練劍胎,一點四倍的小世界終於有開始慢慢地縮小,那可怕的力量,被剔除雜質,剩下的精華部分被劍胎吸入其中。

這一刻,莫宇辰一點三倍與常人的劍胎,頃刻之間爆發出一股熾熱的氣息,讓他所在的這方天地劇烈顫抖起來,那可怕的劍氣直衝天穹,散發著一陣陣凌厲的氣息。

「終於突破了。」

莫宇辰緩緩地睜開雙眼,兩道紫金色的劍氣激射而出,撕裂虛空,洞穿天穹。

緊接著,他頭頂上那個璀璨的劍胎緩緩的回到他體內,周圍的紫金之光也慢慢地消失,恢復到往常的平靜。

莫宇辰就這麼坐在原地中,身上的氣息全部內斂,就像是一個平凡人一樣,但是卻有一種大道至簡的感覺,讓人心生壓迫。

「只要將劍胎再凝練一次,估計我的實力又能暴漲一大截。」

「到了那個時候,估計在出竅境中,很少有人能打得過我的吧!」

莫宇辰臉上露出無比自信地光芒,興奮地說道。

這並不是他自以為是,而是現在沒有凝練劍胎,他就已經能擊敗邵玉龍他們,現在不僅是太祖聖龍決突破,就連劍胎也得到進一步的凝練,所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是以前可以比擬的。

咔擦!

轟隆隆!

……

陡然間,天空中風雲變色,一道道可怕的閃電傾瀉而出,通道裡面到處都瀰漫著濃郁的雷電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