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師弟,一定很疼吧?」師兄一臉心疼的問道。

師弟搖搖頭,說道:「張靈巧打的是真疼,尊者的倒是還好,不過從這裡面應該就能看出,尊者的實力應該沒有張靈巧強。」

「這又能說明什麼?」師兄疑惑的問道。

師弟將掀開的衣衫合攏,一邊整理一邊說道:「當然能說明問題了!既然尊者的實力不超過武師一重境,那我們為什麼要聽他的話?不如回宗門待著,宗主雖然在閉關,但若是尊者跑上來尋麻煩,我想宗主肯定是不會坐視不理的,到時候直接一掌斃掉尊者,我們不就安全了?」

「若是他不上宗門尋麻煩呢?」師兄不動聲色地問道。

「那就更好了!等到長老帶領師兄們回來,師兄你只需要找兩位武師境界的師兄一同上萬葬山,直接找尊者麻煩便是!」師弟得意地說道,他這個想法簡直就是天衣無縫。

師兄聞言,陷入了沉思……

「而且師兄,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師弟突然湊了上去,低聲喚醒沉思中的師兄。

師兄回神,疑惑的問道:「什麼事?」

師弟轉頭指向萬葬山,神神叨叨的說道:「他們門派所處的地方,可是萬葬山!下個月十五月圓之夜,他們就該消失了……」

師兄看向對面的這座荒涼的萬葬山,默默不語。

萬葬山的傳說……

「不行!」師兄搖搖頭。

「不行?」師弟疑惑的問道,他覺得自己這個方案很合適啊!

不管是躲在禁神宗等待江落陽上山來找麻煩,還是後面的糾集宗門弟子上靈山派,亦或者是最後的終極必殺技『萬葬山的傳說』,都是上上之策。

「唉!」師兄輕嘆了口氣,轉頭看向師弟,語重心長地說道:「師弟,我們明天必須去攻打靈山派。」

「為什麼?」師弟不太理解。

「你聽是不聽?」師兄皺著眉頭呵斥。

「聽!」師弟連忙點頭,不過又問:「可是師兄,宗門沒有師兄們在啊!怎麼攻打靈山派?」

禁神宗門派弟子早在幾個月前就被長老們帶去下山歷練,如今偌大的禁神宗除了他們師兄弟二人就剩下一直在閉關的宗主了,根本就無法糾集人手攻打靈山派。

「去附近的村鎮徵兵。」師兄想了想,說道。

「徵兵?」師弟有點沒明白。

「不錯,去徵兵,花錢雇傭一些武者來充當我們宗門弟子,這樣一來問題就解決了。」師兄眼睛一亮,這個辦法非常好。

「這樣可以嗎?」師弟有些擔憂的說道。

百川宗門聯盟條例裡面有規定,門派戰爭是不可以有第三方參與的,這第三方可不止的是勢力,一概與該門派無關的人員亦是如此。

若是征武者充當禁神宗門派弟子然後對靈山派開啟門派戰爭的話,萬一到時候被百川宗門聯盟知道,可是要受到非常嚴厲的懲罰,甚至很有可能直接被『降星』(調低宗門等級)。

而禁神宗本就是一星宗門,如果再降的話就是直接取消宗門了……

「藏器庫裡面有一批去年宗門淘汰下來的外門弟子服以及武器,可以讓他們配上;另外招人盡量招一些冒險者,他們嘴嚴實;再說了,張靈巧又沒有見過我們禁神宗的弟子,怎麼就不可以?」師兄絲毫不在意,百川宗門聯盟條例那是針對有名氣的宗門,像他們這種一星宗門在百川國何止上萬?每天都有無數一星宗門被滅,百川宗門聯盟哪裡管得過來。

只要不讓張靈巧看出端倪,那便萬無一失。

「就這麼說定了,回宗門拿金子,然後去徵兵!」師兄一錘定音,背起手朝禁神山上走去。

「師兄,那我們要征多少啊!」師弟追了上去。

「三千吧!」師兄的聲音遠遠傳來。

「會不會有點多?」

「不多,兵家有雲,以勢奪人,而不戰屈人之兵。師弟,要多讀書。」

「好吧師兄。不過師兄,尊者和她不是一個門派的嗎?為什麼要讓我們滅了她。」

「可能是想上位吧……」

聲音已經遠去,師兄弟的身影逐漸被茂密的樹木給遮擋,消失在禁神山上。

「上?上什麼?」張靈巧蹦蹦跳跳的跑回來,剛好聽到師兄弟的這最後一句,美眸盯著禁神山,疑惑的想道。 入夜,大殿內,燈火通明。

張靈巧坐在首位上,面露嚴肅,眼神中透露著淡淡地威嚴,隨手間已經頗有一派掌門之風。

江落陽坐在下首,面無表情的看著大殿外,眼神裡面透露著幾分無奈。

今晚,是第二屆靈山派高層會議……

會議主題:建設門派發展初始階段規劃。

會議內容:還沒說……

「江長老,本掌門今天想了一天,覺得如今我們靈山派已經初建,正值百廢俱興之時,所以我們必須緊張起來,為壯大我們靈山派做出努力。」張靈巧一臉嚴肅的看著江落陽,說道。

江落陽:啥意思?

江落陽的心情突然沉重了起來,他突然感覺到張靈巧這句話意有所指啊!

莫非,她發現了本尊背地裡的小動作?

張靈巧見江落陽不說話,便從乾坤布袋裡面拿出一張草紙,放在案上,說道:「這是本掌門剛才寫的一些門派發展規劃,本掌門認為,門派若是要發展起來,首先門面要足,什麼叫門面呢?門面就是基本的門派建築,你看我們靈山派如今只有這麼一座主殿,像什麼藏書閣、藏器庫、練功房、境界評測柱、廚房、房舍這些都沒有,作為一家蒸蒸日上的門派,這些沒有就是不合格的。」

江落陽依舊是面無表情,這事跟他又沒有關係。

「所以本掌門決定,任命江長老你為靈山派首席工匠大師,建造門派基礎建築的重任就全權交與你了!」張靈巧大手一拍,拿起案上的草紙走到江落陽面前,把紙遞給他。

江落陽低頭看了看草紙,又看了看張靈巧,有些不敢置信地問道:「你讓本尊去當木匠?」

「誒!」張靈巧擺擺手,一副你這話不對的表情,說道:「這不是木匠,是靈山派首席工匠大師,整個靈山派上下,除了本掌門,任何人都任憑你差遣,你看權利多大!」

江落陽:「……」

神經病!

江落陽起身就要走,靈山派總共就兩個人,權力大個屁啊!

「誒誒誒……」

張靈巧見江落陽要走,連忙將其攔住,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說道:「江長老你別生氣嘛!我這也是沒辦法的啊!你看咱們靈山派現在上上下下總共就兩人,你不做,那總不能是我來做吧?」

「而且江長老工匠手藝這麼好,你看這座大殿不就是你的傑作嗎?正所謂能者多勞,藝者多閃耀,你想想到時候整個靈山派的建築都是出自江長老你之手,那該是一種多大的成就啊!」張靈巧說的有聲有色,又開始給江落陽洗腦。

江落陽哪裡會什麼工匠手藝,這座大殿來的頗有些蹊蹺,而且肯定是跟那張『大殿建設圖紙』有關係,若是沒有那張紙,現在他們住的應該是狗屋。

正要拒絕,不過江落陽突然瞥到不知道何時張靈巧的青鋼劍已經握在手中……呸!應該是想到明天過後一切都會塵埃落定,現在答應她又何妨?

「知道了。」江落陽應了一聲,也是算是答應下來。

張靈巧臉色一喜,不過繼而又不好意思,兩隻手背在後面用食指互相勾著,說道:「江長老,門派內資金緊缺你是知道的,所以這一次依舊是要麻煩你一個人完成門派基礎建築建造了。」

「嗯。」江落陽根本不在意,朝自己房間里走去。

「江長老,你果真是身負門派責任心之人,本掌門沒有看錯你!」張靈巧在後面誇讚道。

江落陽頓了頓,沒入後殿拐角處。

……

這一晚註定是難以入眠的,江落陽躺在自己的床上,外面寂靜無聲,只有房間里的燭台時不時地微微作響。

這蠟燭,用料太差!

江落陽手中拿著的是張靈巧剛才給他的草紙,粗略看了一眼,上面寫的都是一些門派所需要的基礎建築,並且還對其進行了輕重緩急的標註。

比如比較著急的就是廚房,房舍,茅廁這些日常生活所需要用到的東西,張靈巧在下面畫了個圈圈。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然後藏書閣、藏器庫之類的畫了個叉叉叉叉,標註這個最後。

還有練功房、境界評測柱之類的打了個勾勾,示意這個可以在中間環節進行建造。

除此之外,上面還寫了一些張靈巧對於未來門派的一些粗略規劃,比如門派升級至幾星之後,門派又需要建造什麼建築,設置護山大陣之類的,林林總總一大頁。

足以可見,張靈巧的用心程度。

「唉……」江落陽一聲輕嘆,放下手中的草紙,雙目無神的看著頭頂的房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江落陽回過神來,從枕頭底下拿出那本『邪惡之書』。

前面幾頁已經全部變成枯黃色,只有最新一個引起禁神宗和靈山派之間的矛盾,然後促使禁神宗對靈山派發起門派戰爭的任務還在。

江落陽看了一眼上面的任務,心情也是十分複雜。

「當初選擇的如果是幫助,也許會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吧?」

不得不說,張靈巧對門派的堅持與努力讓江落陽內心產生了一些波動,甚至開始有了動搖。

隨手翻開下一頁,邪惡之書上面已然是一片空白,在上一個任務完成之前,按照邪惡之書最開始的說法是不可能會出現第二個任務的。

輕輕地合上邪惡之書,將邪惡之書重新放回枕頭底下,江落陽緩緩地躺了下去,目光微閉,精亮的眸子透露眼帘看向房梁。

「若是本尊能重回巔峰,定補償你一個靈山派,讓它屹立幻想之顛!」

「……」

翌日清晨,旭日普照蒼茫大地。

「噠噠噠~」

萬葬山下傳來喧鬧的聲音,張靈巧從大殿內跑出來,一臉疑惑:「發生什麼事情了?」

江落陽跟在後面,負手而立,一臉淡定。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重回巔峰,就在今日。」

不知道為何,江落陽波瀾不驚的內心泛起了點點漣漪,這是對重回巔峰的一種渴望。

「噠噠噠~」

聲音越來越近,張靈巧直接跑到了漢白玉廣場邊緣,看向萬葬山下,臉色漸漸露出驚訝之色。 「呼~」

一陣微風刮過萬葬山,帶起絲絲涼意。

「又是你們!」張靈巧見來人正是前天擅闖萬葬山辱她偷雞的師兄弟,頓時冷眉橫指,手中青鋼劍向前一提,一手搭在上面,『嚓~』,劍出了一截。

「張靈巧!我們禁神宗現在正式對你們靈山派發起門派戰爭,直到你們靈山派覆滅為止!」師弟踏前一步,手中一把精鐵打造的斧子揮的虎虎生風,配上那厲聲的語氣倒是有幾分震懾之意。

「什麼!」張靈巧聞言一驚,有些不敢置信。

禁神宗居然對靈山派發起門派戰爭!

這可是門派之間出現無可調和的矛盾時才會選擇的做法,她張靈巧充其量不過是『買』了禁神宗一隻雞,結果就引來了禁神宗對靈山派的門派戰爭?

至於嘛!

「你們誰是禁神宗宗主!」張靈巧一臉嚴肅的問道,禁神宗雖是一星宗門,但底蘊可不是靈山派這種剛創立的門派可以抗衡的。

首先傳聞禁神宗『外門弟子上百、內門弟子幾十,武師如雲,武者如雨。』,遠不是靈山派兩位光桿司令能夠比擬的;另外更是聽說禁神宗宗主已經步入武王境界,這種實力在方圓百里都可以排的上號了。

按照這種實力差距比,禁神宗若是對靈山派發起門派戰爭,靈山派斷然是沒有任何贏的勝算。

所以,張靈巧覺得這其中應該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我們宗主在閉關,宗門大小事皆由師兄一人處理,有什麼求饒的話就跟師兄說好了。」師弟趾高氣揚的說道,今天他可是威風了,門派戰爭啊!可是第一次參與,那個興奮勁難以言喻。

「師弟,莫要以勢欺人。」師兄搖搖頭,轉頭看向張靈巧,沉聲說道:「張靈巧,我們禁神宗也不想為難你,卸任靈山派掌門之位,便可以離去。」

「宗主在閉關?」張靈巧敏銳的捕捉到這一點,凝重的心情也輕鬆了幾分,只要宗主沒來,那麼今天的門派戰爭到底是誰贏還真不一定。

畢竟……

張靈巧一眼掃過去,加上師兄弟,這次上山的一共只有五人……

「你們禁神宗,未免太小看我靈山派了吧?」張靈巧眯著眼睛說道,師兄弟二人的實力她清楚,一個手下敗將,一個毫無修為,剩下三人雖然長得五大三粗,兩邊太陽穴鼓起,都是武者,但氣息外漏,雙手上滿是老繭,顯然是都沒有踏入武師境界。

在幻想大陸,武者共有九重境,分別是武者、武師、武王、大武王、武皇、武宗、武尊、武帝、武仙。

修鍊至不同境界,武者自身也會發生變化,故又稱:武者聚力、武師磨皮、武王淬骨、大武王凝神、武皇出神、武宗煉神、武尊悟域、武帝破空、武仙長生。

前三個大境界又被稱之為淬鍊己身境,武者通過這三個境界將自身的肉體淬鍊到一種接近完美的程度,然後才能踏入下一個境界。

后三個境界則稱之為神魂境,武者通過這三個境界將自身的神魂修鍊到極致,最終與肉身相輔相成,踏入下一個境界。

至於最後三個境界,張靈巧不懂。

但是武師磨皮這一境界她還是知道的。

既然五人都沒有踏入武師境界的武者,那麼對於張靈巧來說,若是全部上倒是會有一些麻煩,可絕對不會輸。

「張靈巧!我們師兄說了,今日來只是以勢奪人,希望你能夠知難而退,若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禁神宗三千子弟正嚴陣以待,隨時將衝上山來攻打你們靈山派!」師弟一副你靈山派不聽話就註定會滅亡的表情,倒是把張靈巧虎的一愣一愣的。

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有些人忽悠忽悠著,最後連自己都信了。

師兄不動聲色扯了扯師弟的衣角。

「師兄?」師弟轉頭看向師兄,臉上有些疑惑。

師兄努努嘴,師弟順著目光看去,發現在張靈巧後面,江落陽正一臉陰沉的盯著他們。

師弟瞬間禁聲,不敢說話。

「本尊跟他們談談。」江落陽漫步越過張靈巧,直接朝著山下走去。

師兄弟互相看了看,在張靈巧一臉懵圈的表情下跟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