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幸好用那隻殭屍緩衝了一下,不然我現在這個速度絕對躲不開,殭屍老弟,你在天之靈別生氣,要報仇找那隻狼,我把這隻狼弄死給你報仇。」

火魔狼見捨命一擊被夏侯雲用這種方式破解了,直接傻在了原地,很顯然,它這一生沒遇到過這麼無恥的殭屍。夏侯雲加入戰場后,已經是強弩之末的火魔狼自然無法抵擋,很快就成為了一具屍體。

「叮,擊殺LV3火魔狼,獲得200經驗。」

距離三級還差一些,夏侯雲將目光看向這幾隻殭屍,連半血都沒有,隨即…..沖了上去。

「叮,共擊殺并吞噬四隻殭屍(七隻,其中一隻被火魔狼火球殺死,兩隻因為被火魔狼火焰燒死,無法吞噬)已經全部吞噬,獲得220經驗,力量+2。」(有一隻2級殭屍,經驗較高,有兩隻殭屍吞噬后只獲得了經驗,因為吞噬不是百分百獲得屬性點)

「恭喜升級,目前等級:LV3。」

「獲得五點屬性點。」

「那就三點敏捷,兩點力量。」打完這一仗,夏侯雲也是深知敏捷的重要,撿起了掉落的10枚銅幣,看向火魔狼的屍體,他知道這才是重頭戲。居然爆了一件裝備,是一雙鞋子。

「白色裝備,火焰靴,敏捷+2,體質+1,火防+1,裝備等級:3」

裝備好鞋子,夏侯雲開始吞噬火魔狼的屍體,很快,屍體就消失不見。

「叮,吞噬一隻火魔狼,獲得200經驗值,力量+1,敏捷+1,獲得技能——火焰附加,使下一次攻擊附帶火焰傷害,燃燒時長10秒,每秒造成2滴血傷害,可通過特殊手段滅火,冷卻CD:2分鐘,耗藍:10。」 一聽到夫妻對拜,雲婉兒是十分的高興,只要夫妻對拜完,她們就是真的夫妻了!

司儀一喊完,江慕羽就和雲婉兒面對面,兩人正欲低頭交拜。

「等一下!」突然,那外面傳來一陣冷喝聲!

聽到雲若月的聲音,鑼鼓聲戛然而止,現場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抬眸一看,就看到雲若月和雲清氣勢懾人地走進來。

雲若月走進來后,忙喊道:「江大人,這堂不能拜!」

「為什麼?璃王妃,發生什麼事了?」江慕羽忙道。

「因為新娘子被人調包了!現在的新娘子根本不是靈兒!」雲若月說着,突然走到雲婉兒面前。

然後,她伸手冷地一扯,就將雲婉兒頭上的紅蓋頭給扯了下來。

蓋頭被扯下來的一瞬間,雲婉兒嚇得「啊」地尖叫一聲,然後用雙手捂住臉,是一臉的羞愧。

眾人趕緊看過去,發現站在這裏的新娘果然不是雲若靈,而是雲婉兒。

現場一片嘩然,江慕羽看到站在面前的是雲婉兒,氣得臉色鐵青,一臉盛怒。

他走過去,一把扣住雲婉兒的手腕,咬牙切齒地道:「雲婉兒,怎麼是你?靈兒呢,靈兒哪裏去了?」

「我,我……」雲婉兒羞愧得無地自容。

「慕羽,我在這裏。」這時,雲若靈突然從人群後方走出來。

一看到她,江慕羽忙朝她走過去,他欣喜若狂地拉住她的手,道:「靈兒,你來了,太好了!她們是怎麼把你換掉的?」

「是雲婉兒用藥把我迷暈,她又把我綁到了床底下,然後她就穿了我的喜服上了花轎。幸虧月兒姐姐發現不對勁,她跑來房間檢查時才救了我。」雲若靈后怕道。

「原來如此。」江慕羽說着,怒瞪向雲婉兒,「雲婉兒,我沒想到你這麼過分,竟然這樣對靈兒,幸好我沒有和你交拜。」

江寧和江夫人也起身,兩人憤怒地看着雲清,江寧盛怒拂袖,道:「雲相,今日之事,你必須給我江家一個交代!」

雲清黑著臉道:「親家,你放心,是這個孽女的錯,本官一定讓她向你們道歉。」

說完,他看向雲婉兒,鐵青著臉道:「孽女,你竟敢迷暈靈兒,冒充成新娘來江家拜堂,是誰給你的膽子?」

看到雲清生氣的樣子,雲婉兒忙道:「爹,江慕羽明明是我的未婚夫,憑什麼他要娶靈兒?我不甘心,他要娶也只能娶我。」

江慕羽氣得指著雲婉兒,「雲婉兒,你我早已退婚,你不甘心又有何用?」

江夫人也道:「雲三小姐,當初是你看不起我們家慕羽,硬要和他退婚。現在看他當官你就後悔了,這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雲婉兒發現自己丟盡顏面,索性破罐子破摔,道:「你們說他和我退婚,那退婚書呢?有本事叫他把退婚書拿出來,他要是拿不出來,我就不承認。」

「孽女!」雲清見狀,突然走過去,一巴掌打在雲婉兒臉上,「你和慕羽退婚一事,本官和你娘,還有璃王及璃王妃都親眼所見。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你真是太讓本官失望了!」

江慕羽道:「岳父大人,之前三小姐逼小婿寫的退婚書,不知何故被人偷了!然後三小姐就來找小婿,非要小婿對她負責,小婿心裏只有靈兒,早已和三小姐再無瓜葛,還請岳父明鑒!」

「我知道!」雲清說着,怒瞪向雲婉兒,「婉兒,你真是太令為父失望了!你今天丟盡雲府的臉面,來人,把三小姐送去尼姑庵。」

「老爺,不要啊!」就在這時,二夫人領着雲飛燕迅速沖了進來。

她們才跑到外面,就聽到雲清的話,二夫人心疼雲婉兒,趕緊跑進來,一把抱住雲婉兒。

看到二夫人和雲飛燕,雲清厲聲道:「你們兩個來得正好,含嫣,這就是你教的好女兒,她竟然做出這種恬不知恥的事。本官想,此事也與你脫不了干係吧?」

劉氏的全名是劉含嫣。

二夫人怕丟臉,忙勸道:「老爺息怒,妾身知錯了!老爺,這裏人多,有什麼事咱們回家去說,好嗎?」

雲飛燕也怕此事鬧大,影響她的名譽,道:「是呀爹,免得誤了江公子的吉時。」

雲清此時氣得心絞痛,他冷聲道:「事到如今,你們倒是怕丟臉了?你們也不想想,如今婉兒鬧成這樣,她以後該怎麼辦?她還怎麼嫁人?」

二夫人轉了轉眼珠,突然道:「老爺,反正婉兒都過來了,要不咱們將錯就錯,讓婉兒嫁給江公子做妾。婉兒是真心喜歡江公子,這一來可以遂了她的心愿;二來,這件事鬧得這麼大,如果江公子不娶她的話,恐怕沒有人願意娶她,那她怎麼辦啊!」

二夫人說着,難受地抹起淚來。

雲若靈聽到這話,氣得渾身發抖,她正要說話,江慕羽已經堅定地開口,「不可能!我絕對不會納雲婉兒為妾,我愛的只有靈兒,請你們死了這條心!」

江夫人也生氣道:「我們江家只要靈兒這種溫柔善良的媳婦,不要那種心術不正之人。二夫人,還請你不要妄想!」

「這……」二夫人被說得臉色漲紅,根本說不出話。

雲清見狀,厲色道:「行了,你們還嫌不夠丟人?全部先回家,不要打擾慕羽和靈兒拜堂。」

說着,他又盯着雲婉兒,對外面的家丁們吩咐,「來人,把這個孽女給本官捆起來,本官要從重處置!」

雲清說完,就有家丁來捆雲婉兒。

這時,媒婆道:「江夫人,要不要把她身上的喜服脫下來?」

「不用了,被她穿過了的,我們靈兒不要!」江夫人說着,上前握住雲若靈的手,道,「靈兒,你放心,我那裏還有一套備用的喜服。來人,快帶少夫人進去換喜服。」

「是,夫人。」丫鬟說着,趕緊帶雲若靈去新房換喜服。

雲清則向江寧拱手,「親家,我馬上把這個孽女帶回去處置。她和慕羽早就沒有關係,你們放心,我絕不會讓她再騷擾慕羽。吉時快過了,先讓孩子們拜堂,本官就先走一步!」 對方愣了幾秒鐘后,掛了電話。

徐葉心說道,「從剛剛的錄音聽起來,應該是榮成的聲音,我們曾經合作過,我還救過他,我和他很熟,我和你們一起去,走吧,去鳳嶺。」

「好。」龍夜擎急匆匆走出農家樂。

謝黎墨在後面跟着,楚瀾追了過去,「黎墨哥,明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你一定要去嗎?有龍夜擎和秦牧、萬沉曄他們……」

謝黎墨停住腳步,回頭看着她,「我必須去,楚瀾,等我回來,如果明天我不能趕回來,就取消婚禮,等我回來一定為你補辦一場更大的婚禮,好不好?」

楚瀾明白了,在謝黎墨心目中,喬安夏永遠都是不可取代的,她很失望,也很失落,「我和你一起去。」

謝黎墨抓住她雙肩,「你別去了,回去等我消息,相信我,我會儘快趕回來的。」

「黎墨哥,你愛我嗎?」

龍夜擎他們已經上車,這個時候,謝黎墨沒心思跟她談情說愛,「是,我愛你!我走了,照顧好自己。」

這話說的有些敷衍,楚瀾鼻子發酸,胸口很痛,她也想去救喬安夏,「黎墨哥,我和你一起去……」

她的話還沒說完,謝黎墨已經上了車,把車門關上,他走的很匆忙,快到沒時間和她告別,楚瀾並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喬安夏的失蹤她有一定的責任,喬安夏又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當然希望喬安夏能好好的回來,如果可以,她哪怕是拼了命也會去救喬安夏,可謝黎墨這麼做,讓她很心痛。

謝黎墨是愛過喬安夏的,也許現在依然還在愛着,可他是不是忘了,她才是要跟他結婚的那個人,馬上就是婚禮了,他真能趕回來嗎?

楚瀾在原地站了很久,明天就是他們的婚禮,她必須趕回去好好準備,不管怎麼樣,她都會讓婚禮如期舉辦,哪怕是謝黎墨趕不回來!她寧願成為一個笑話,也不願取消自己期盼已久的婚禮。

龍夜擎心中此時只惦記着喬安夏的安危,徐葉心坐在他身旁,想找點話題,「夜擎哥,你的身體沒事了吧?身上的傷還會痛嗎?」

問了幾遍龍夜擎才反應過來,「沒事了,葉心,你說說榮成吧?」

徐葉心說道,「榮成是一個心狠手辣、冷酷無情的人,在戰場上一直都很拚命,而且是一個對上級絕對服從的士兵,我對黑風組織了解的並不多,不過,聽榮成說過,他是黑風組織的人,估計還是個不小的角色,這回抓了安夏,我猜他是為了把你引過去,將你和安夏一併除掉,夜擎哥,你一定要小心哪。」

龍夜擎也想到了這一點,「你說的是,他設了這麼大的圈套,應該不只是為了錢,更是為了把我引過去。」

徐葉心說道,「等見到他一定要小心點,我和你一起去吧,其他人跟着肯定會引起榮成的注意。」

龍夜擎覺得有道理,「不過,你跟着去會有危險,看情況吧,我自己去也可以。」

一直到傍晚才趕到鳳嶺,金老和郭老的老家。

龍夜擎再次接到了榮成的電話,「你們來了太多人,我說過,只允許你自己過來,讓不相干的人都退回城裏去,否則,我沒法保證喬安夏的安全。」

葉心湊過去說道,「榮成,我是葉心,我和龍夜擎一起過來!我們是老朋友了,難道不應該見一面嗎?」 林丹丹臉上的表情差一點就維持不住了,在

看着面前的人一臉冰冷的樣子,她突然有點同情那一個沒有見過面的少女。

不過這一個條件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利大於弊,要知道這一位那完全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而且這一次的合作那可是他們林氏集團最大的一次定單,為了能在這一次的合作裏面取得最大的利益,她可是準備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爭取到最大的利益,現在對方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的多給五個百分點,不接受那就是傻子。

在把對方的協議看了一遍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完全沒有想到對方的佔有慾居然這麼的強大,而且還這麼的小氣。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的買賣絕對不虧,非常痛快的簽字,「好了,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夜楠靈蕪目光沉沉的看着人,「不要讓我看到你。」

林丹丹:「……」

看着人離開的背影,實在忍不住的暴躁了,「果然就是一個神經病,簡直莫名其妙。」

……

白小小在躺了好一會兒,房間的門被人敲了敲,「誰?」

「白小姐,管家讓我給你送吃的。」

「哦,你等一下啊!」

說着從上車慢慢的爬了起來,不過因為腳上有傷所以還是有點費力的。

在把門打開之後,看着門口的少女,對着人露出了一抹笑容,「謝謝你啊,你給我吧。」

說着就要接過來,不過對方根本就沒有要過她的打算,「白小姐,還是我來吧,畢竟你的腳受傷了,還有你快點回去坐着,要不然腳嚴重就不好了。」

白小小:「沒事的,我的腳只不過是出了一點血而已,沒有那麼嚴重的。」

少女看着人這個樣子,頓時在心裏面鬆了一口氣,要知道她剛剛來的時候還以為對方得到了家主的喜愛,性格會非常的囂張跋扈,她看着人這個樣子不由的對着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白小小看着人小臉上那因為笑容而露出的兩個小酒窩,眼睛都是就亮晶晶的,想要伸手摸一下,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在吃完飯之後,看着人把碗筷拿出去之後,直接躺在床上開始發獃,她原本沒有多想,可是因為環境安靜下來之後,那一些事情頓時就不由自主的出現在了腦海裏面。

3491感受到自家宿主的情緒,不由的開口道:「宿主,怎麼了?」

白小小:「3491,我總感覺有什麼地方怪怪的,而且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男主非常的不對勁?」

3491:「沒有啊!而且我感覺男主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還一點都不好搞。」

白小小:「不是,j我認真的想了想,發現男主對我非常的古怪,而且今天下午男主的態度也非常的不好,我有時候總感覺對方看我的眼神非常的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