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怎麼辦?這兩隻風豺不好對付呀……」唐絲絲語氣有些擔憂的道。

「它們已經受了傷……之前被我的風力震傷了。」其實葯魂知道不是他的風之力震傷了兩獸,而是火晶鳥吐出的火焰將兩獸燒傷,所以這最後的兩隻風豺的實力已經下降到淬體境九重巔峰。

想要殺它們不是難事。

「真的嗎?」唐絲絲有些不相信,那兩隻風豺王看上去好生生的,怎麼都不像受傷的樣子。

「你們幫我牽制一下,我來斬殺它們。」

唐絲絲三人會意,成三角之勢將那兩隻風豺包圍,各種攻擊如雨後春筍般的落在兩隻風豺王身上。

那兩隻風豺見胡龍最為虛弱,竟一齊向胡龍跳了過去。

「找死!劍刃。」

一百道劍氣凝為一把實質劍刃,轟然飛向體形較小的風豺王。

劍刃撕裂空氣的聲音充斥林間。兩隻風豺身子在空中輕輕一扭想要躲過去。

沒想到那亮如劍尖的劍氣在空中陡然一轉,依然射向那隻體形較小的風豺王。

哧——

如劍捅入腦腔的聲音傳盪出來,一隻風豺王轟然落地,腦腔里流出紅白之物。

「魂哥!」胡龍胸口被另一隻風豺王抓傷,胸口沁出三道鮮血。

「再來,弧形劍刃。」

那風豺不敢再進攻,身子一轉躲開那可以在空中陡然變向的弧形劍刃的攻擊。

轟——

一道白色風罡如小型旋風向前刮進,直接從落地的風豺王身子中穿出。

而後那隻風豺裂成兩半,裂開的身子抽搐兩下,再也動彈不得。風罡碎開,葯魂從那風罡里鑽了出來。

外界。

葯剛的眼中布滿深深的震驚,身入風罡,剛才他只看見一團罡風向前飛射,並沒有看到葯魂在哪裡,直到葯魂從那風罡里鑽出來的時他才意識到葯魂已經將風之力領悟到了身入風罡的境界。

其他幾個葯會長老皆是笑著點點頭,對葯魂的表現很是滿意,他們雖然不會御風劍術,不過對葯魂的劍術達到的階段還是了解一二,以葯魂目前對風之力的掌握,如果繼續研習御風劍術,將來這無極大陸之上又會多一名劍術名家。

「死了?」胡龍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地上那兩隻被殺的風豺王,這兩隻風豺不是先天境三重的妖獸嗎?怎麼這麼容易就被殺了。

胸口傳來的疼痛告訴胡龍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他望了望葯魂,葯魂此刻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環顧四周,似乎是在找其他的獵物。

經過大戰的唐絲絲極其疲倦,看到葯魂目光搜索四周的樣子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他們這幫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和幾百隻絕性風豺交手,不就是為了她么?

那個想要誘導葯魂和胡龍進入山洞裡人還沒有出現,就算他們現在想要離開只怕也只痴人說夢。

那人費盡心機做了那麼多的事現在會讓他們安然離開。只要稍微有些腦子的人也可以想出那是不可能的。

葯菲兒和胡龍也發現林間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葯魂沒有離開的意思,似乎是在等其他人出現。

十數息后,林內沒有任何動靜。葯魂回頭望著唐絲絲,沖她眨了眨眼:「絲絲,喊兩句,讓五里地內的人都聽得見。」

唐絲絲點點頭,白色可見的音紋從她嘴裡冒出:「如果你們再不出來,我們可要走了。」

話音未落,一行二十餘人從茂密的樹林里走了出來,葯同身在其中。

「走?我搞了這麼多事就是讓你們安然離開的嗎?」

葯魂赫然發現這領頭說話的人是他們見過的葯百草。

「你想怎麼樣?」葯魂眼中不可遏制的湧出一抹殺意。

「怎麼樣?當然是讓你們滾出這幻界了,就憑你們幾個旁系也想混入最後的前十之列。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這些闖進廝殺區的嫡系出去之後可真是要被外面的人嘲笑了。」葯百草轉了轉手中的劍,目光輕佻的在唐絲絲和葯菲兒身上望了一下。

旁邊幾人輕笑起來,葯同現在望著葯魂幾人的目光之中全然沒有曾共在一隊歷練的情分,而只有漠然。

這一次倒不是他想要對會葯魂,而是葯百草,他的表弟。葯百草在葯族之中罕逢敵手,煉丹武技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奈何葯魂在葯族大比之上大出風頭。

他這個表弟什麼都好,就是容不下別人比他強。所以他們也只是按照大比前計劃好的方法來對付葯魂。

絕性風豺王,那都是事先就已經打聽好的,連這裡的山洞都可以打聽出來。

所以葯魂在開始大比之前就註定要走到這個山洞前和幾百隻絕性風豺作戰。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葯魂竟然可以無傷堅持到最後。

葯同望向葯魂多了一絲畏懼,這人可是殺了兩隻先天境三重絕性岡豺和一隻先天境四重黃金蟒的存在。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他那能聚出風罡的狂風擊中。

那種狂風可是一擊就能殺掉一隻先天境三重妖獸的存在。

「哼。」葯百草輕哼一聲,「你還真是有些辦法,竟能殺掉幾百隻絕性風豺,不過你現在體內的消耗也很大吧。葯林,葯廣,卻試試我物人大英雄葯魂還有多少能耐。」

「是!」葯林葯廣對葯百草的話深信不疑,和幾百隻淬體境七重修為以上的的絕性風豺戰鬥下來如果體內還有很多元氣根本就不可能。

他們現在推脫根本就是和葯百草翻臉而且也放棄了如此一個絕佳表現自己的機會。這兩人當然不會放棄。

之前葯魂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因此葯菲兒等人體內還留有不少元氣。

「菲兒,絲絲,這次就你們兩個上吧。胡龍受了傷,讓他養一會兒。」說著葯魂朝胡龍走去,打算利用武魂替胡龍養傷。

葯菲兒和唐絲絲兩二話不說直接朝葯林葯廣走去。

轟——

啪啪兩聲后,葯林葯廣倒飛趺地。葯魂收好武魂,還不等那兩人戰起,兩道如同流光般的血元氣直接爆射至葯林和葯廣腦上。

葯百草再想出手已經來不及了,那兩道血元氣轟碎了兩人腦袋,二人的身體也碎成光點消逝。

「殺!」葯百草一聲怒喝,率先沖了出去。葯魂在他眼皮子底下殺了他的左膀右臂,怎麼可能讓他不暴怒。

轟隆隆——

颶風和閃電充斥林間。在眾人還沒有衝到四人面前時,一股狂風將衝過來二十餘人卷到空中。

一道紫色身影閃電般的衝到空中,手中長劍轟出一道道綠蛇般的電流。

哧拉……

葯魂落回地面,胡龍在人走到他身邊。

天空掉下一個個或被電焦或被斬首的身體,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有一人躲過了葯魂的攻擊。他難以置信的望著地面之前還活生生在說話的人現在他們都已被葯魂廝殺出了幻界。

並且在離開之前感受了一次死亡。

幻界不會讓人死,但那種痛感和現實中面臨的痛感無異。

「你竟然還保留了那麼多的元氣?」葯百草氣結,他原以為葯林和葯廣兩個淬體境九重巔峰出手就能滅掉葯魂四人。

但現在……除了他其他人全在幻界里隕落。

唐絲絲和葯菲兒之前出手已耗盡元氣,現在感覺到葯百草身體里散射出來的怒意和威壓,都是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此時的她們和砧板上的魚肉無異,只要葯百草出手,隨手就能滅了她們,而他們也不會想去感受那種死亡之前的痛苦。

葯百草微微移步,把目光放到了唐絲絲和葯菲兒身上。

「你還沒有見識到我元氣罩的威力呢……」葯魂走堵在兩位女生身前,擋住了葯百草的進攻路線。

「我想要告訴你,你們嫡系不是這廝殺區里的主宰。」葯魂眼底閃過一抹殺意。

「好了……」一個敬老的聲音響了起來。葯海的巨臉浮現在天空。「現在整個廝殺區只剩下你們十五人,只要剩下十人,幻界馬上就要將你們全部驅逐出來。」

「還剩十五人……」唐絲絲聽到一旁有動靜。樹林里走出十人。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我們剛才聽到有一個女生呼喚就走過來看看。」十人中的一個少年出聲道。

葯百草瞥了葯魂一眼,輕聲道:「葯魂,你想要殺我?」

葯魂沒有說話,只不過眼中的殺意更甚。

「恐怕你會失望了。」話音未落,葯百草周身浮現出一個火紅的元氣罩,他身形陡然一動,而後向一旁的衝出來的十人飛衝過去。

痛叫聲響起。那幫衝出來的嫡系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有四人的頭飛到天上。

「還差一人。」葯百草輕喝一聲,手中長劍一轉,那上面的紅血飛射而出。劍鋒陡然向一個他認識的嫡系頭上砍去。

那嫡系眼中閃現出驚駭之色,分堂時他時常和葯百草有說有笑,沒想到這次和葯百草見面竟然等到了對方的長劍。

他們十人進入廝殺區后就一直呆在一塊,不斷斬殺妖獸和葯族子弟,別人見他們人多也不敢招惹他們,所以他們才能留存到最後。

眼中的長劍越來越大,他想要閉眼,卻是因為恐懼讓他連眼皮都閉不上。

須臾間,他發現那劍突然又離他遠去,他以為有了幻覺,用手使勁搓眼,卻發現不止是那劍連葯百草都在離他遠去。

「以為殺到只剩十人就能安然走出幻界?!」林中響起葯魂的怒喝,而他身上的元氣罩上,赫然出現一隻猙獰的蛇頭。那蛇頭長信吐露,周圍的風罡正源源不斷的湧入它的蛇口之中。

「蛇大開口!」就在葯百草距離葯魂不足一丈時,那元氣罩上的蛇直接張開大口咬中了葯百草。

咕嚕一聲,那蛇直接把葯百草吞了進去。

吞了?

六個少年少女目瞪口呆的望著葯魂,他們發現空中沒有了葯百草,那蛇竟是直接將葯百草給吞了。

為了一次性成功斬殺葯百草,葯魂直接將元氣罩和蛇行九變結合在一起,威力自然大增。

沒有元氣罩相助的蛇行九變可以將先天境四重的黃金蟒殺死,有了元氣罩的蛇行九變的威力又豈是一個區區先天境一重的葯百草可以抗衡的?

殺了葯百草之後。葯魂直接癱軟在地。他體內的元氣早在和那些絕性風豺相鬥時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只是為了迷惑葯百草等從他才裝作淡然無事的樣子,而現在強行開啟元氣罩又用出蛇行九變,讓他體內的元氣消耗一空,甚至連魂力都所剩無幾。 無可置疑,葯百草的消耗策略相當成功,如果他鼓作一氣一定要和葯魂拼個你死我活,現在還不知道是誰留在這個山洞前。※%

只不過葯百草怕了,被葯魂的手段逼怕,被那悍不畏死的氣度震懾,所以他不敢和葯魂親自交手,轉而為了不被廝殺區淘汰而去斬殺突然從林外闖進來的人。

這所謂的天才在葯魂面前一敗塗地。

唐絲絲趕緊把葯魂抱住,生怕他出什麼事。

葯魂雖然元氣耗盡身上沒了一絲力氣,但他的腦子還在一直轉動,現在的他腦中想的是如果將武魂黑洞化成一個蛇頭,那種吸力會有多強。

不過想要實現這一切必須要等到他的境界提升到元氣境後方能達成,因為元氣境才能元氣化形輔助武者攻擊或是防禦。

林中其餘六個少年少女目光獃滯的望著葯魂,在他們進入樹林之前也曾聽到葯海的聲音,廝殺區中只剩下十五人,現在算上藥百草和被他殺掉的四人,林中只剩十人。

也就是說現在他們互相廝殺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幻界即將把他們全部送出去。

「哇嘎嘎,臭小子,沒有想到你就算耗盡體內元氣也要殺了那心狠手辣的葯百草。」火晶鳥的聲音在葯魂腦海中響了起來。「不過看那小子睚眥必報的性子,恐怕你小子出去後會遭殃啰……」

「老子才不怕他,我在這次葯會上展示了實力,我才不相信葯會看不到我的天分……」葯魂費力的傳單道。

「天分是天分,不過這世上還有很多事是讓你意想不到的。」火晶鳥惆悵的說了兩句,而後飛回神龍鼎中。

轟隆隆——

天空烏雲密布,空間被莫名的力量撕扯出一道口子,隨後狂風向那風口中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