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怎麼這樣的看著我!我是不是丑了?」

慕容婉兒一邊吃著肉粥,一邊看著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古葬天問道。

古葬天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想著慕容婉兒給了一面鏡子,示意到你自己看。

慕容婉兒快速的衝到古葬天的身邊一把拿過鏡子,直接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

「啊!」

古葬天突然之間被一聲尖銳的喊叫聲直接下了一跳,古葬天算是再一次理解到了容貌對於女孩的重要性了。

平靜下來的慕容婉兒直接回頭看著古葬天說道。

「我這樣子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須對我負責!」

「負責!」

古葬天愣愣的看著慕容婉兒說道。

「噗!什麼負責,是你必須讓我的容貌恢復,不然我和你沒完,我就直接招商你的老婆直接向著她們說你始亂終棄。」

「啊!你這也太毒了吧!你得不到我也不能這樣做吧!」

古葬天也不知道是怎樣想的,直接想和慕容婉兒說道,不過說完之後古葬天有一種想要抽自己的想法。

「什麼?你這個自戀狂!」

慕容婉兒說著直接轉過身子紅著臉頰不敢看古葬天。

「好了!我又辦法!你是不是還有一顆造化丹,你只要把這粒丹藥溶入水中之後把自己的全身洗一遍之後你就會變得更加的迷人的。」

古葬天無所謂的說道。

「什麼那麼珍貴的丹藥,你竟然讓我去洗澡用,你是不是腦子秀逗了。」

慕容婉兒回頭一副看白痴的樣子看著古葬天。

「放心吧!這種丹藥我還有很多的,你就放心的用吧!等件事情完了之後我給你幾個讓你救命用,當然我希望你一直不要用。」

古葬天一邊說著一邊直接跑到鍋面前狠狠得吃了起來。

慕容婉兒看著快速的吃著肉粥的古葬天,也不再想自己的容貌直接跑到鍋面前和古葬天一起吃了起來。 時間就在兩人的瞎胡鬧之中緩慢的流逝了,第二天清晨的潮氣還沒有消散,古葬天直接把山洞之中的火熄滅之後緩慢的走出了山洞,看著將要升起的朝陽深深地洗了一口氣。

「你在幹嘛?」

慕容婉兒走到古葬天的身後,奇怪的想著古葬天問道。

「沒什麼!只是感覺這裡的空氣好清新,想要多吸幾口而已!」

古葬天笑著回頭看了慕容婉兒一眼,緩慢的的說道。

「我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還要去郝天草的地方嗎?」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忐忑的問道,畢竟經過這次和踏天犀牛的戰鬥之後慕容婉兒知道了皇者之境妖獸的厲害了,心中想著還要去和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去戰鬥,不由的感到害怕,那種面臨死亡的感覺真是太不好受了。

「去啊!為什麼不去,我們都已經走到了這裡了,為什麼不去,不就是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嘛!有什麼好怕的,我們不是已經殺過一隻了嗎?再說現在你放棄你覺得不可惜嗎?「

古葬天回頭看著慕容婉兒毫無壓力的說道。

「殺過了一隻!就拿一隻我們差點急死了你知不知道!你還好意思說不就是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鄙視的說道。

「你就不想要郝天草了,你要知道我們現在走到了這裡要回頭很簡單隻要回頭我們就是安全的,但是你以後你會保證你不後悔嗎?」

古葬天突然臉色一轉認真的看著慕容婉兒的眼睛說道。

「我當然想要!但是那是不是有點太冒險了。」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認真的眼神有點膽怯的說道。

「沒事我們現在就去看看要是事不可為的話,我們就快速的撤回,反正我們一心想要逃跑的話還是沒有什麼皇者之境的妖獸可以拖住我們的。」

古葬天看著遠處的森林向著慕容婉兒說道。

「好吧!我聽你的,只要你不把我帶進溝里就行。」

慕容婉兒說著露出了一副無所謂的神情。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要去一下踏天犀牛的洞穴,裡面一定友好東子這些可都是我們的戰利品不能便宜了被人或者別的妖獸。」

「好吧! 多大點事兒 聽你的財迷!」

兩人說著就邁開步伐直接想著踏天犀牛洞穴的方向走了去。兩人七擰八拐的走到了踏天犀牛的洞穴面前,古葬天看著四周的幽靜的環境向著慕容婉兒說道。

「這踏天犀牛也真是會享受啊!照這樣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作為他的洞穴,你看看著一片湖泊,感受感受這裡濃郁的靈氣真是一個好地方,要不是這裡是亘古之森我都想在這裡修一個院子住在這裡了。」

「好了不要感嘆了,還沒有成老不死的了,就已經想著老不死的應該考慮的事情,你一天過的不累嗎?」

慕容婉兒看著還在一旁感嘆的古葬天鄙夷的說了一句之後就要直接想著踏天犀牛的山洞走了進去。

古葬天看著走進山洞的慕容婉兒鄙夷的看了慕容婉兒一眼,心中心中感嘆的說道,真是不懂的欣賞的丫頭,難怪魅惑之力不到家。

「古葬天你快進來看看,我們發財了,不過裡面有好多我不認識的草啊!他們都長在這裡好像不是什麼靈藥,真是奇怪踏天犀牛為什麼不把它們拔了出來。」

就在古葬天心中鄙夷慕容婉兒的時候,山洞之中傳出來了慕容婉兒吃驚的呼喊聲。

「我來看看!你可千萬不要把它們扒出來啊!」

古葬天一聽到慕容婉兒不認識的草還和靈藥長在一起,古葬天連忙跑進去,他可不想讓無知的慕容婉兒毀掉那些有可能是靈藥的草。

山洞之中的慕容婉兒聽到古葬天的話就靜靜的等著古葬天的進來不敢有絲毫的行動,她對於自己的學識還哦是人的很清楚的,知道這個世界上她知道的東西太少了說不定那個這裡面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的話要是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而損壞了那就太吃虧了。

「東西在哪?」

古葬天走進山洞直接想著站在那裡的慕容婉兒問道。

慕容婉兒看著焦急的古葬天直接隨手指著一邊的葯田說道。

「在那!不過真的好奇怪啊!你說只要是靈藥我一般都是認識的,但是這裡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不認識的。」

古葬天隨著慕容婉兒手指的地方看了過去,不過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處於驚喜之中的古葬天直接抱起慕容婉兒狠狠的在慕容婉兒的臉上親了一口。

「流氓!我的初吻啊!」

慕容婉兒直接掙脫古葬天的懷抱,紅著臉向著不遠處的地方跑了過去。

古葬天看著跑到一邊的慕容婉兒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著自己眼前的葯田最終還是選擇了葯田。

葯田之中一顆紫色的人蔘半截露出地面,散發著誘人的葯香,古葬天緩慢的走進葯田顫抖著用雙手一點一點的挖開它周圍的土一點一點的吧紫參去了出來。

就在古葬天小心的把紫參放進準備好的玉盒的時候,慕容婉兒緩慢的走了過來,看著古葬天手中的紫參好奇的問道。

「這是什麼靈藥,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

「這是我自己發現的一種靈藥,他有起死回生之效,當然這是誇大的說法,但是快要死的人吃了一定可以或一段時間的。」

古葬天說著直接把紫參交到了慕容婉兒的手中,然後又再一次開始了自己的採藥打業,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古葬天終於把葯田之中的所有靈藥都收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終於好了!現在我們在看看踏天犀牛的收藏吧!我想我們的收穫一定不會錯的。」

古葬天說著兩眼發光的想著踏天犀牛洞穴的裡面走了進去。慕容婉兒看著一臉財迷樣子的古葬天搖了搖頭跟在古葬天身後。

就在古葬天兩人走進踏天犀牛洞穴深處的時候,一隊黑衣人出現在了踏天犀牛洞穴的外面。

「老大!就是這裡前今天我來到這裡之後,觀察了好幾天一直都不見踏天犀牛的出現,看來是踏天犀牛要麼有事,要麼就是死在外面了,裡面的寶藏了一定不會少,這踏天犀牛可是這一帶最強的皇者之境的妖獸了。」

一個看上去瘦小的黑衣人向著自己前面的黑衣人說道。

「小隱!這次你立功了,到時候首領一定不會忘記你的,現在我們就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寶物吧!」

那黑衣頭領一揮手所有的黑衣人悄悄的摸進了踏天犀牛的洞穴之中。小隱看著進去的眾人卻緩慢的停在了洞穴口遲疑了一會兒並沒有進去。

山洞的深處,古葬天看著眼前的一堆東西,眼神之中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因為他發現了一把方天畫戟,現在的他已經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方天畫戟已經不是自己所能長時間的使用的。

古葬天一揮手直接把所有的東西都收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了,回頭想著慕容婉兒說道。

「我們走吧!」

古葬天拉著慕容婉兒緩慢的想著洞外走了去,但是走了兩步之後古葬天停了下來。

「怎麼不走了?」

慕容婉兒看著停下來的古葬天吃驚的問道。

「噓!有人進來,現在我們在暗處,他們在明處,要是我們這樣的走出去一定會被他們堵住的,我們還是先看看他們的實力吧!再作打算。」

古葬天說著直接把慕容婉兒一拉走進了一個幽暗的通道靜靜地觀察著山洞之中的動靜。

「頭領這裡的葯田之中的靈藥都消失不見了,我們現在怎麼辦?這一次可是想著會長做過保證的,要是我們到時候拿不出東西的話,我們一定會沒有命的。」

一個和一人走到和一人頭領面前想著自家的老大說道。

「我們先到裡面看看,要是還沒有收穫的話,就只能算我們倒霉了,不過我們還有機會,你們看這些土還都是新的說明他們還都沒有走遠,要麼就還在山洞之中,大家好事小心一點吧!」

黑衣人頭領說著直接換慢的向著山洞的深處走了進去,其他的黑衣人也緩慢地跟在他的後面走進了山洞的深處。

山洞之中古葬天緊緊的握著手中的長劍,靜靜的觀察著出現在自己事業之中的黑衣人,終於常常的除了一口氣。

「他們的實力怎麼樣?」

慕容婉兒看著長出了一口氣的古葬天悄聲的問道。

「知識一群實力達到王者級別的人,我們現在起碼沒有生命的危險了,接下來就看他們的命運了,要是他們是運氣好的就會躲過死亡的命運,但是要是運氣不好的就等待著死亡吧!」

求收藏!每增加五十個收藏加一更啊!沒上限啊!兄弟們真是沒辦法了求支持了! 和古葬天預想的一樣這群黑衣人並沒有過多的探查山洞,而是看到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快速的撤出了山洞。

古葬天和慕容婉兒看著已經走出去的才從幽暗的通道之中緩慢的走了來。

「為什麼不殺掉他們,這樣不是更加的保險嗎?誰也不知道我們出現在過這裡,不然要是我們出去之後在遇見他們的話,他們或許會為了推脫自己的責任說我們拿走這裡的寶藏的。」

慕容婉兒看著沉思的古葬天緩慢的說道。

「不!現在不是時候!你發現了沒有以他們的實力是根本到不了這裡的,但是他們卻詭異的出現在了這裡,看來他們也是沖著郝天草去的,看來我們要加快最速度了。」

古葬天搖了搖頭緩慢的向著慕容婉兒說道。

「我們再快也沒有辦法啊!畢竟現在我們的面前還有一隻皇者之境的妖獸啊!我們必須殺掉它才可以達到郝天草生長的地方啊!」

慕容婉兒臉上帶著沮喪的神情向著古葬天說道。

「沒事的!我相信現在已經有人幫我們解決了那隻皇者之境的妖獸了,你要知道他們也是沖著郝天草去的,所以他們一定會經過這片地域,不過我們比較早一點在他們的前面殺掉了踏天犀牛而已。」

古葬天向著慕容婉兒說著,臉上露出了一副相信我的神色。

「按照你這樣說的話,我們是可以完好無損的道道郝天草生長的地方的,那我們快走吧!」

慕容婉兒說著就直接向著山洞外面走了去。古葬天看著急急忙忙的慕容婉兒搖了搖頭還是快速的跟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