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恩……可以這麼理解,我會把修鍊方法告訴你的,到時候我們一起修鍊成仙,長生不老……」

柯明德心裡暗道:「你未負我,我亦不會負你!」

……

轉眼間,柯明德已經返回地球一年,柯父身體早早康復,不到一周就能正常行走,一個月後健步如飛,健康更勝二十歲的青年,醫院方面對此驚訝不已,百般挽留,希望找到柯父迅速恢復的秘密。

據若蘭所說,自從柯明德失蹤后,他創建的公司里的人就不安分起來,欺上瞞下,中飽私囊,若蘭竭力維持,勉強撐住公司。柯明德返回后,面對種種亂象,毫不留情,大刀闊斧,藉助精神法術,將公司上下掃蕩一新。

不過經歷了托泰世界的種種,他已經對地球的錢財沒有了追求,超級印表機里一萬多點能量,空間鏡里裝滿的黃金珠寶,足夠他用一萬年,維持著公司,只不過作為自己的偽裝罷了。

他通過列印了幾顆鑽石發跡起家,開設了一家珠寶行,逐漸發展成一家不小的企業,藉助這一渠道,以及心靈法術的妙用,將得自波特家族的黃金出手一部分,立刻完成了一個小目標,之後便不再打理這些俗事,在山野郊區購置了一套別墅,白日修習引導術,晚上練習冥想法,家人得他傳授,也都已經初入門徑。

「老闆娘,馬先生打來電話,說下午來見柯先生。」

年輕貌美小秘書放下電話,向若蘭彙報。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若蘭打發走生活秘書,伸了伸懶腰,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覽無餘,小秘書看得羨慕不已,明明都快三十的人了,卻煥發年輕活力。

有柯明德悉心教導,修鍊神授引導術,還有生命之水輔助,若蘭在上個月已經進階大騎士,整個人彷彿年輕了十歲,肌膚滑嫩,身材窈窕,像是脫胎換骨一般。

她推開大門,走到寬敞的院子里,柯明德正手執一柄長劍,與一名中年男子過招。

中年男子出劍如風,迅捷有力,柯明德只守不攻,一柄長劍上下翻飛,叮叮作響,守得百密不疏。

見到若蘭站在一邊,似乎有話要說,柯明德格開對方的利刃,手中寶劍如銀蛇吐信,在中年男子手腕上一點,他立刻用不上力氣,寶劍鏘鋃墜地。

這中年男子,是有名的劍術高手,被柯明德高薪請來過招。

他這一年,修鍊雖比不上在神國空間中刻苦,但也極為勤奮,只是進步甚微,精神力還有些進展,鬥氣方面,已是寸步難行,自從到達黃金騎士的極限,再也沒有一點進步,三部神授引導術,已經起不到任何效果,便開始練習劍法武術。

他的體質與精神力遠超凡人,放在武俠世界也是百年難見的奇才,學起武學一日千里,剛才這名劍術高手可是拿到過許多國際賽事的金牌,單論劍法,柯明德與他已經不分伯仲,更何況他身體素質已經達到非人的地步,神經反射、體力、速度天下第一,認真起來,這名劍術高手不是他一合之敵。

「什麼事?若蘭。」

柯明德把寶劍放在劍架上,洗了洗手,也不擦拭,鬥氣運轉,水珠已經被蒸干。

「馬先生剛剛打電話過來,說下午要來做客。」

若蘭給他披上外套,剛才練習劍法,柯明德與劍術高手均沒有攜帶護具,他有這個自信,不被人傷到,也不會失手傷到對方。

「他怎麼又來了?」柯明德皺皺眉頭。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失蹤近三年,遇到了神仙,這個消息越傳越遠,哪怕他用心靈法術消弭信息,也在一定範圍傳播起來。

上流社會的人向來對這些靈異事件極為關注,不然王林大師也不會興風作浪多年,聽說又出現了柯明德這個高人,紛紛前來拜訪。

柯明德一副飄逸的鬍鬚,仙姿道骨,風度翩翩,看著就讓人心折,更何況一身鬥氣威力無窮,稍一展示,名聲大振。

來人紛紛,柯明德不勝其煩,好在他無欲無求,既不給人運功養生,看相卜卦,也不做法改運,擺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態,達官貴人對他的興趣變小,但都知道他是一個有真本事的人。

馬老闆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個,與他人不同,馬老闆覺得每個月賺幾百萬最好,掙幾十個億已經十分痛苦了,只好每天練練太極,藉此緩解痛苦,後來見識了柯明德,驚為天人,連太極拳都拋棄了,一心想學習騎士秘籍,當然,他不知道這是騎士秘籍,只以為是「真功夫」。

他對此頗為執著,社會地位又高,柯明德推辭不過,就傳授了他一些基礎的騎士秘籍。

馬先生常常來他這裡請教,已經有十次了,每次都帶來極為貴重的禮品,今天送一些古董,明天送一棟別墅,柯明德推辭不過,便用心教導,如今的馬先生,也是騎士級別的高手啦,放到拳壇,也能打出一番名聲,再非拍電影時的花架子鳥。 「柯師傅您好!」

一名矮瘦的男子走進來,其貌不揚,面容奇古,正是大富豪馬老闆。

馬老闆身邊站著一名老人,已是古稀之年,但保養的極好,臉色紅潤,聲音洪亮,衣著考究。

兩人身後跟著一行保鏢,個個龍精虎猛,侍立一旁。

「馬先生您好,這位老先生是?」

柯明德握了握手,出言詢問。

「老先生姓鍾,去年剛剛退休,仰慕柯師傅的本事,特意前來拜訪。」

「失敬失敬!鍾老先生前來,蓬蓽生輝!」

柯明德略微思考,認出面前的老人,此人是高官的大佬,前兩年還經常在電視台出現,如今響應幹部年輕化的號召,主動退休。

「請用茶!」

小秘書端來一壺茶水,為三人斟滿。

紫砂茶壺形態和諧,妙趣橫生,出自名家之手,是某位大富豪拜訪時贈送的禮品,柯明德不講究這些,拿來待客。

「鍾老,這茶水乃是天下絕品,只有柯師傅這裡有,您可要好好嘗嘗。」

馬老闆向老先生介紹,端起茶杯,細細品味,滿臉沉醉之色。

老人大為好奇,端起茶杯觀看,茶水顏色清亮,聞不到什麼滋味。

「我這人啊,沒什麼別的愛好,年輕時曾經附庸風雅,喝遍了天下名茶,還從沒有見過這樣的。」

馬先生聞言,唯恐柯明德心中芥蒂,開口解釋:「鍾老,別看這茶水其貌不揚,沒什麼滋味,喝下肚去,您就知道妙處了!」

鍾老笑了笑,抬頭看了一眼,見柯明德變色如常,端起茶盞,小抿一口。

「咦!」

他皺起眉頭細細品味,又嘬了一小口,緊接著,將這一小盞茶一飲而盡。

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 只覺得一股熱氣從腹中升起,直頂到太陽穴,又好似一滴冰露從囟門滴入,通體清亮,舒適無比。

睜開眼,天地都清澈了幾分。

「好茶!好茶!」

鍾老者讚不絕口:「這是什麼茶,一杯下肚,神遊物外,像是睡飽一覺。」

「這茶名為醒神茶,能夠提神醒腦,滋潤精神。」

鍾老先生回味一番,見無人把茶杯蓄滿,伸手就要去拿茶壺。

「老先生,這茶每天飲一杯為佳,多喝無益。」柯明德攔住他。

「不錯,我第一次喝這茶的時候,柯師傅也是這麼給我講的,我還以為是他小氣,趁他不注意偷偷倒了兩杯,您猜怎麼著?回到家兩宿睡不著覺,精神無比!」馬先生在一旁解釋。

這茶葉是柯明德從托泰世界帶來的種子栽種而成,原名很長很複雜,他給起了個接地氣的名字「醒神茶」。醒神茶是法師間較為流行的飲料,能夠補充微弱的精神力,緩解精神疲勞,但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大補之物,服用過多,會導致精神亢奮。

柯明德把它栽倒院子里,用生命之水澆灌,現在茶樹已經長到一人高。

「果然神奇,我常聽人說柯先生是真正的高人,還有些不相信,喝了這碗茶,卻是不得不信服啊!」

「只是不知柯大師能否割愛,喝了這茶水,再喝別的可就沒滋味了。」

鍾先生一改態度,放低格調,用「大師」來稱呼柯明德。

「不是我吝嗇,這茶樹只有一株,就在院子里,產量極少,還不夠我自己喝,讓老先生失望了。」

「不過——」

鍾老滿面失望,聽到不過兩字,立刻打起了精神。

「——如果老先生真的愛喝,可以折一根枝條,自己栽種,過上兩三年就能喝上這醒神茶了。」

「我上次從柯先生這裡折走一枝,特意請專家栽種,養在在溫室里,每天都要看一眼,比養孩子都心焦,估計等到明年,就能嘗上一嘗。」馬老闆搭話。

寒暄片刻,鍾老開口,說明來意。

「我這一輩子,什麼牛鬼蛇神沒有見過,號稱大師的人不知凡幾,唯有柯大師是真本事。」

「小馬呢,跟我很熟,他以前練太極的時候我們就認識了,練了幾年,也沒有練出什麼本事,拍個電影,全靠別人讓著,現在修鍊了大師您傳授的功夫,不到一年,就厲害到沒邊!」

「別看這些保鏢,各個膀大腰圓,都打不過小馬!」

馬老闆呵呵笑道:「這叫秤砣雖小壓千斤,我這人就愛功夫,好不容易學到真本事,自然苦練一番,現在我一頓飯能吃二斤肉,您是沒見過柯師傅出手,這才是驚天動地,真正的世外高人吶!」

「人老了,就怕死。我看小馬現在壯得像一頭牛,便想學學這真功夫,可是小馬說,您的功夫不讓外傳,便特意來拜訪,還望大師成全!」

鍾老說著,站起身,深施一禮。

柯明德意外的看了馬先生一眼,當初傳授給他騎士秘籍時,只是順嘴提了一句,不想他記到了心裡。

「好說好說!」柯明德答應。

傍晚時,送走了兩人,鍾老本想宴請柯明德,被他拒絕,鍾老早在馬老闆處聽說過柯明德的做派,也不強求,留下名片與聯繫電話,帶走一根茶樹的枝條,滿意地離開。

「呼!」

回到家中,長舒一口氣,桌子上晚餐已經備好,若蘭正等著他。

「嘆什麼氣啊?」

「我的修為已經許多天沒有進展了,還總有外人打擾,煩不勝煩!」

「他們各個位高權重,總不好拒絕,況且他們趕著來送錢,總不能打出去吧?或者你收個弟子,自己當個掌門人,開宗立派,讓弟子代你做事。」

說著說著,她撲哧笑了起來:「到時候我也能享享福,當個什麼教主夫人!」

「說的也是!」柯明德應了一句,心裡卻在想別的事情。

「維拉每天只能夜間出現,生活的極不愉快,我想儘早復活她,可以以我現在的修鍊進度,成為神明遙遙無期,而她的靈魂不能與世長存,即使她突破到了灰袍法師的境界,也只有三百年壽命,時間緊迫,時不我待啊!」

「況且,我的壽命也只有三百年,花花世界還沒有享受夠,騎士之道已經走到了頂峰,法師修鍊全靠水磨工夫,一點點繼續精神力,我現在的境界,魔葯還有效用,等到進階到白袍法師,魔葯就徹底失去了效果,托泰世界的高級魔葯早已斷絕傳承,再返回托泰世界也沒有多大用處。」

「還是速速尋找一片新世界探索為佳。」

他把精神沉入超級印表機的界面,一根進度條浮現眼前。

「發現空間坐標,正在解析,已解析85%」

上次穿越傳送門,超級印表機自動捕捉到一處空間坐標,每天消耗一點能量,對其進行解析,已經快要解析完畢。

不過能量點也因此沒了進項,柯明德更加捨不得隨意使用。

「我先去洗澡,不要讓我久等呦!」

吃過飯,若蘭在他臉蛋上親了一口,留下一枚油膩膩的唇印,轉身上了樓梯。

若蘭修鍊騎士之道已經有些遲,又不像柯明德似的,經受過神力的洗禮,錯過了騎士修鍊的最佳年紀,而修鍊有成之後,青春常駐,便不急於要孩子,但兩人精力充沛無比,尤其是柯明德,身體強到變態,沉浸在床笫之間不可自拔,每天都要奮戰到天亮。

柯明德失笑,獨自進入地下室。

一座機床散發著機油味,一副已經完成大半的皮甲放在工作台上。

「這些事情你都不打算告訴若蘭嗎?」

維拉從星靈寶鑽中鑽出來。

「面對發達的人類文明,我的力量還很弱小,這些事情不說出去,即是對我好,也是對她好,她聰明的很,我不說的事情,她也不追問。」

柯明德發動車床,將一塊鞣製好的龍皮放了上去。

「你今天怎麼不和托爾一起看電視?」

「它太幼稚了,成天只知道看貓和老鼠海綿寶寶!」

維多利亞撇撇嘴。

「你已經學會了漢字,可以看字幕呀!」

「那多沒意思,唉,要是我能和你們神話故事中的女鬼一樣就好了,能說話、能吃飯、能聽到聲音,還能和你睡覺!」

柯明德大囧,以前那個嬌羞可人的法師小姐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說道神話故事,柯明德特意尋訪名山,求佛問道,最終發現,地球上的確不存在修鍊文明,正如鍾老今日所說,那些所謂的「修鍊者」,都是牛鬼蛇神,招搖撞騙,沒幾分真本事。 柯明德居住的別墅在郊區,獨門獨棟,環境清幽,面積廣大。

在距離主體建築不遠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地下室,堅固隱蔽,此刻,地下室中正停放著一輛越野車。

這輛車經過了改裝,外殼更加堅固,更能適應多種地形。

柯明德正在檢查車廂里的東西。

一箱易於儲存易於存放的食物,高熱量高營養;一箱礦泉水;春夏秋冬四季服飾,內衣內褲;野外使用的繩索、鍋、鏟各種工具,充氣艇、帳篷等物全部準備齊全,把車廂塞得滿滿當當。

此時柯明德身穿一身皮甲,正是使用巨龍的皮膚剪裁而成,貼合身材,從脖頸到腳跟全部護住,皮甲表面綴滿龍鱗,藍色的鱗片被染成啞光的黑色,極具威嚴,關節部位經過特殊處理,毫不影響活動。

這一身皮甲,乃是柯明德所見過的最優秀的皮甲,龍皮堅韌,耐腐蝕耐切割,能夠擋住五十米外的步槍子彈,再配合上外層的鱗片,防護效果驚人。

除了一身黑鱗皮甲,他穿的鞋子也是用龍皮製成,模樣雖然難看,但十分合腳,鞋底嵌入鋼板,鞋尖也是金屬外殼,踢到人身上,極為致命。

除了黑鱗甲與鐵鞋,他還將龍皮揭出薄薄的幾層,製成了內甲,保暖又透氣,內甲上縫了數個口袋,空間鏡就在一個口袋中。

他拿起桌子上的步槍,檢查一番,經典槍形,有效射程八百米,上面還配備了瞄準鏡,經過專業人員調試安裝。

檢查過槍械子彈,他把步槍裝進空間鏡,空間鏡里還有許多零零散散的黃金白銀,用於異界的消費,可以節省列印貨幣的能量點。

一切準備完畢,他把一支手槍插到腿邊的口袋,登上改裝車。

這一輛車就是他穿越的所有家當,傳送門不大,每次只能開放兩三秒鐘,實在攜帶不了更多的資源

托爾早就在副座上坐好,頭上還頂了一件特製的頭盔。

小熊貓在這一年裡,身高大約只長了一厘米,活潑可愛,但心智進步不斐,相當於人類七八歲的小孩,已經能和別人順利的溝通,還學會了寫漢字。

「維拉、托爾,這又將是一段未知的旅程,你們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嗎?」

柯明德戴上頭盔,最後一次確認。

「嗷嗷!」

小熊貓興奮地活蹦亂跳,不知從哪裡扯出一柄長劍,乒乓亂揮,把真皮的座椅割出一道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