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恩,你下去吧,這事不要告訴任何人。」明凡叮囑道。

「是執事大人。」小雨很乖巧的道,執事大人是自己的上級,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坐。」明凡指著旁邊的凳子道。

李翔怯怯的坐下,目光一直盯著明凡,從沒有離開過。

「你叫李翔,我勸你還是實話實說,你從哪裡得到那麼多靈石?」明凡開門見山道。

「大人,我沒什麼靈石的。」李翔馬上道。

「小子,不要逼我,你要是實話實說,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否則的話,不但你要死,你的家人親戚朋友全都得死!」明凡怒道。

「大人,我說,靈石是我撿的,我在天連山脈中撿的,當時兩個修士相鬥,最終兩人同歸於盡,我撿了他們的空間戒指,靈石也是我從他們的空間戒指中搜到的。」李翔定定神道。

咔擦!

明凡直接一腳踹飛李翔。李翔的雙腿也瞬間斷裂。

啊!

「你做什麼,我要殺了你。」

李翔想要站起來殺了明凡,但是奈何他做不到,連戰都站不起來,跟不用說擊殺明凡了。

「小子,你以為我好欺負不成,你真是個傻帽,你以為剛挖出來的靈石,沒有經過處理,就敢堂而皇之的消費,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大人物嗎!真是可悲,你要是買了東西,逃出雲天城到別的地方,或者躲到天連山脈中修行,我還真那你沒法。」

「但是,你狗改布了吃屎的病,還跑去怡紅院顯賣,真以為自己大富大貴!真是愚蠢至極。」

明凡大笑著。

「說,靈石礦脈在哪裡?」明凡半步聖胎境大能的氣勢壓著李翔道。

噗嗤!

李翔直接膨出一口鮮血,目光兇狠的看著明凡,「人們常說雲天拍賣會是最公正、最公平的拍賣會,今天李某才知道都是騙人的。」

「哼,小子,有多大的實力就擁有多大的權力,否則就不要招搖過市,還想被人不知道似的,最後問一句,你說還是不說?」

「呸!做夢!」李翔道。

「是嗎?」明凡拉開帘子,「你看看這是誰?」

李翔目瞪口呆,自己的兩個兒子竟然出現在了這裡。

明凡撤下兩個孩子口上的抹布。

「爹,就我,救我,哇哇哇哇……」兩個孩子直接大哭起來。

李翔的心這一刻碎了,不知道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其實這個世界都沒變,一直都是弱肉強食而已。

「你放了我兒子,我就告訴你。」李翔終於承認了。

「好,你說了,我一定放了你和你兒子。」明凡道。

「雲天拍賣會的執事大人,您說的沒錯,小人卻是知道一處靈礦所在地,小人只知道裡面的靈石非常多,以下品靈石居多,夾雜著中品靈石,甚至可能會有上品靈石。」李翔道。

「在什麼地方?」明凡問道。

「在天連山脈靠西的狼牙山谷的左側山峰的一個山洞中。」李翔道,這個位置非常準確,相信一般人都可以找到。

「好,我就姑且先相信你,等老夫驗證完畢,你所說不差。老夫就放了你們。」明凡道。

明礬說完,便走出房間,安排自己的心腹看好理性和兩個孩子,一人便向著李翔說的位置而去。

明凡作為一個半步聖胎境大能的強者,全速管理非常快,短短兩個小時就來到李翔所描述的地方。

果然,他看到了一個比較隱秘的山洞,他馬上走進山洞,謹慎的他立刻發現這裡有被挖過的痕迹。

哈哈哈哈……

發達了,雲天城要真正崛起了,雲天拍賣場隸屬於雲天城城主的產業,說白了是他們明家的產業,雲天城老城主明剛是他們明家的太上長老。

明凡快速的開始挖掘靈石,他發現這個靈礦至少是個中型靈礦,必須要把事情告訴家主,讓家主決定。

明凡返回雲天城,「李翔,關於靈石礦脈的事情,你有沒有告訴別人?」

「大人,小人絕對沒有告訴任何人,小人敢發誓。」理性毫不猶豫道。

「那就好,那就好。」

明凡念叨著。

噗嗤!

李翔倒地氣絕,明凡隨後殺掉李翔兩個兒子,向著雲天城城主府走去,殊不知有一雙眼睛一直盯著他。 ?雲天城城主明琪聽完明凡所言,「你說的是真的?一座中型甚至可能是大型靈礦,在整個天涯島都是非常少見。」

明凡道,「家主,我說的都是真的,我親自查看過,那個山洞中卻是有著大量的靈石。」

明琪站起來,「事關者大,你帶我去走一趟,不能親眼所見,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家主。」明凡道。

隨後在明凡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天連山脈狼牙山谷中。

兩人進入山洞中,但是他們沒有發現有一個人一隻跟著他們,看到這裡,那人便靜靜的等待著他們出來,一旦明凡兩人出來,這人一定會進去一看究竟。

「家主,你看。」明凡指著地上自己挖過的痕迹道。

明琪作為聖胎境大能五重天的強者,感應力比起明凡要強很多,他的神識探入地下,整個人瞬間呆住了,自己竟然不能完全探知靈石的分佈,這就說明這座靈礦最差也是中型靈礦,可能是大型靈礦。

「明凡,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明家的長老,雲天拍賣會的副會長。」明琪直接說道。明凡這次確實立下了大功,並且是天大的功勞。

「謝家主,能為家族做事,是我們家族子弟的榮耀。」明凡道。

明琪看著這麼一座靈礦,心思不知不覺中,已經滋生了野心,他聽聞葉昊從一座都江城開始,不到一年時間便建立了大秦侯國,那麼明家得到這座靈礦,絕對有實力建立侯國,雲天城的實力比起當初葉昊都江城的實力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明凡,還有別人知道這裡嗎?」明琪問道。

「家主,知道的人,全被我擊殺了。」明凡道,他想起了自己殺死那個散仙和其兩個兒子,怪就怪懷璧其罪。

明琪點點頭,隨後兩人走出山洞,返回雲天城。

兩人離開五分鐘,從旁邊走出一個黑衣中年人,馬上進入山洞中。

黑衣中年男子突然呼吸加重,因為他看見了自己做夢都沒有想到的。

男子馬上不留痕迹的退出山洞,直接向著大申侯國皇城申陽城出發。

「太子殿下,李明海求見。」

突然一個侍衛打斷了大申侯國太子李江波的深思。

李明海,在李江波的印象中,沒有此人的絲毫記憶,但既然侍衛說了,那就說明他是太子府的人,或者大申侯國某個重要部門的人。

「讓他進來吧。」李江波淡淡道。

「是殿下。」 女扮男裝:國民影帝是女生 侍衛馬上道。

「臣參見太子殿下。」李明海道。

「平身,李愛卿你有什麼事?」李江波作為太子,他的城府還是比較深的。

「太子殿下,臣是大申侯國在雲天城中的密探,只是因為臣要說的事情太過重要,本該直接返回申陽城準備直接向國主稟明,但是臣覺得國主日理萬機,臣還是給你說作為妥當。」李明海道。

李江波這時也來了興趣,同時他覺得眼前之人絕對能給自己帶來意外之喜。

「愛卿請講。」李江波道。

「太子殿下,臣發現了靈石礦脈,並且是大型靈石礦脈。」李明海道,雖然他不知道那座靈礦是否是大型靈礦,但是自主說成大型靈礦,那自己的功勞就會很大,就算事後發現只是中型靈礦,多自己又有什麼影響呢。

李江波突然站起來,非常激動道,「愛卿,你說的可是真的,句句屬實。」

「太子殿下,臣發誓臣說的如有半句隱瞞太子殿下,臣將死無葬生之地。」李明海道。

李江波呼吸加速,整個人處於極度的興奮狀態。

事實上,大申侯國一共五個小型和一座中型靈礦,靈石那個勢力又會嫌少呢。

當下李江波準備進宮,向父皇稟明,一定要吃下這座靈礦。那樣的話,大申侯國的實力絕對可以增加不少。

「兒臣拜見父皇。」李江波看著高高在上的父皇很是恭敬道。

「我兒快起來,今天又有什麼要事。」李浩然道。

「父皇,兒臣的一名手下回稟兒臣,說天連山脈狼牙山谷中有一處大型靈礦,兒臣特來稟告父皇。」李江波道。

騰!

李浩然直接站起來,「吾兒,你說的可是真的?」

「父皇,此事千真萬確。」李江波道。

「好啊,你帶領十萬禁衛軍出發,務必要拿下這座大型靈礦。」李浩然道。

「兒臣遵旨。」李江波恭敬的眼神中帶著無比激動的心,這次的事情一旦自己辦成,肯定能得到父皇的獎賞,按阿莫自己突破聖胎境大能指日可待。

「朕會讓大將軍財芳陪你一起去。」李浩然道。

「兒臣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大申侯國大將軍財芳。那可是比起梁親王更加強大的存在,尤其是在領軍打仗上,在大申侯國恐怕只有國主能穩壓一頭。

「臣見過太子殿下。」財芳道。

「大將軍客氣了。」李江波不敢有絲毫怠慢。

隨後李江波和大申侯國財芳在李明海的帶領下向著天連山脈狼牙山谷而去。

此時的天連山脈狼牙山谷可以說是熱鬧無比,當然全是雲天城的修士,足有數萬人,他們聚在這裡準備開採靈石,為明家的崛起而奮鬥。

明琪站在高處大聲道,「眾位家族子弟,我明家崛起的時間就要到了,每開採百塊靈石,你們可以得到一塊,任何人不得私囊,否則株連三族。」

「是家主。」中熱你高呼道。

隨後,明琪在周圍布下地級陣法,防止外界之人看到,或者走進來。

兩日後,李江波和財芳帶領十萬大軍進入狼牙山脈,便發現了陣法。

「殿下,看來被人捷足先登了,哼,什麼人竟然敢吞併我們大申侯國的東西,真是豈有此理。」財芳大怒,這座靈礦已經被他們內定為大申侯國之物,豈容他人破壞。

「殿下,我們直接破了這座大陣,進入其中,本將到底要看看究竟是何人敢侵佔我們大申侯國的靈礦。」財芳道。

「好。」李江波也想知道是何人已經在開擦起靈礦。 ?「全軍聽令,羽翼箭陣。」財芳下令道。

「諾!」眾軍大聲吼道,他們是大申侯國的最精銳的戰士。

嘩啦啦!

眾軍快速轉變陣型,一陣功夫就完成羽翼箭陣的布置,真是雷厲風行,速度極快。

「攻擊陣法。」財芳繼續下令道。

轟隆隆!

雲天城明家的地級陣法在大申侯國的地級戰陣前轟然倒塌,連一秒鐘都沒有堅持住,這絕對大多數原因是因為沒有人主持的陣法終究發揮不了多少戰鬥力。

明琪臉色突變,地級陣法消失,他第一時間便感覺到了,不好,有強敵入侵,這是明琪的直覺。

其餘人也都感覺到了,他們心中更是發怒,到底是誰敢破除他們雲天城的陣法,難道活的不耐煩了。

踏踏踏踏阿踏踏……

突然眾人聽見一陣整齊的剛勁有力的步伐由遠及近而來,這是一支大軍隊伍,就是不知道是大申侯國的軍隊,還是戰龍侯國的大軍,眾人臉色全都變得極其難看。

「大申」兩個字高高揚起,立於一桿大旗之上。

眾人算是明白了,這是大申侯國的軍隊,只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知道這裡有靈礦的,眾人心中有個大大的疑問,難道他們中間出現了叛徒,並且地位不低。

「哈哈哈哈,這裡果然有靈礦,太好了,我大申侯國崛起指日可待。」財芳大笑著。

「大申侯國大將軍財芳,這裡的靈礦是我們明家發現的,已經開採兩天了,你們還是速速退去為好,免得傷了兩家的和氣。」明琪站出來道。

明琪和明凡此時心中卻是鬱悶無比,大申侯國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看樣子他們也是有備而來,準備的非常充分,這下恐怕要遭,雖然雲天城不懼大申侯國,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因為大申侯國和戰龍侯國只見相互牽制,雲天城才得以獨善其身。

「從現在起,這裡屬於我們大申侯國的領土,這座靈礦也是我大申侯國的,你們速速離開,否則休怪本將軍無情。」財芳不耐煩道。

「做夢,這裡我們雲天城先到,當先到先得,難道你們要恃強凌弱不成?」明琪大怒道。

「放肆!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本將軍了。」

「全軍聽令,殺光所有人!」財芳直接下令出擊。

「遵大將軍令。」

殺啊!

大申侯國的戰士們全都向著雲天城的修士衝去,他們必須要殺死這些修士,當然其中以明家的修士最多。

明凡看著衝過來的大申戰士,第一次發現,難道世上真有因果報應,自己殺死散仙李翔得到靈礦,難道轉眼之間就會成為大申侯國的靈礦,還真是可悲。

弱肉強食。

這一刻只能用這四個字解釋,要是雲天城足夠強大,大申侯國敢動手?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明琪馬上指揮著明家的修士奮起反擊,誓死要阻擋,甚至擊殺大申侯國戰士,守護他們的靈礦。

雙方瞬間戰做一團,明琪發現自己一方明顯處於劣勢,擒賊先擒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