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不嚴肅嗎。」千星摸了摸鼻子,「開始吧,速戰速決。」

「哼哼。」幾個傢伙不懷好意的笑著,決定痛揍這小子,給他個下馬威,這小子分明就是不怕嘛。

霎時間風雲突破,整個院子都變了,千星恍惚覺得,前面一動,三十六人已經合一,化作一條巨龍,呼嘯撲來,威勢就讓人頭皮發麻,這已經是超凡巔峰威勢。

千星戰意升騰,踏步而出,拳勢也狂野。

不論是百里雲飛,還是越老他們,他都能感覺到真正關心,讓他好好發揮的。前幾關太普通,極限也有限,他想發揮都沒有門路,大家都是滿分,這怎麼破。

這一關總算像樣些。

那就肆意一回,尤其之前好似有人暗中搞破壞,專門針對他似的,打壓他分數,讓他很不爽,如今發泄出來。

轟隆碰撞,龍威直接破散。

超凡巔峰也是有差距的。

砰砰砰!下一刻,千星身影極速,閃出各方,一個個的人影四處翻飛出去,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這讓無數在後方看視頻的元老都目瞪口呆,那個主持的名宿也是懵住,更不用說宮長老他們幾個了,整個房間內落葉有聲。

「千星,三秒……」那個機械般的聲音都遲鈍一下,有些不知怎麼說。

「三秒?哈哈哈哈……」有人笑了起來,好像還沒有他高。

宮玉一愣,嗤之以鼻,還有些膩歪,還差點當成對手,根本不夠格。

林思佳和羅平也有些不信,轉頭看向千星,這怎麼可能,只憑千星跑出來的速度,就不該只是三秒吧。

「小弟弟,你有些快啊,不會是中看不中用吧。」林思佳走過來,促狹笑著。

餘生漫漫盼君歸 而接著的聲音,讓所有人的反應凝滯住,「三秒,破除青龍大陣,戰敗所有人。」

「不可能。」首先反應過來的是宮玉,臉色難看的很,其餘人反應也差不多,這不可能。

林思佳張著小口,表情精彩,懷疑聽錯了。

然後緩緩打開的房門,驗證了這一切,一群先前一直都在那裡揶揄準備揍新人的師兄們,此刻橫七豎八躺了一地,都在那裡哼唧著,哪裡還有絲毫先前的高手氣質?

「這……這是作弊。」有人喊道。

哪怕真的能勝出,只用三秒,這得多離譜?

不過很快自己就覺得不妥,這是第六關,無數人看著,顯然是不可能作弊的,若這樣,那千星得有多強?他可是聽說,就是一些稍差些的元老,都未必能破除這青龍大陣。

這種人已經是他們仰望,得罪不起的。

「咳咳……」剛剛歡呼還不如自己的那人也是乾笑,「我就是太激動,沒有別的意思。」

殊不知此刻還想哭的就是宮長老了,「不可能,不可能……作弊……他是姦細,抓起來……」這種想法只是一閃,他就放棄了,顯然不可能,他也不敢,這事已經不是他能做主。

之前普通考核,他只是想讓宮玉第一的身份出線,但再做什麼,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他也已經不夠格。

他臉色蒼白,癱軟在座位上,若是一個普通弟子,還沒什麼,心中有愧的話,事後多補償一下就是,但已經不是,這弟子比他都強,那得多受重視。

****** 這種實力,已經堪比厲害的元老們,比他強得多,此刻肯定已經引起無數人關注,身份馬上也會比他更高,不論是實力還是別的,他都得罪不起。

這麼耀眼的人,肯定能查出,怎麼分數還沒有他的孫兒高,他要完了。

「宮老哥,這次你真是害死我們了。」一樣癱坐在那裡的還有另外幾人,他們其實沒有做什麼,只是順手人情,也沒有非要把千星剔除,但顯然都不一樣。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不到二十二歲,實力堪比元老,我們竟然想打壓……」

「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這等高手,怎麼沒有聽說過?看他資料,也不是世家少爺啊。這會更受重視的。」

「我們怎麼辦?」

幽暗主宰 「還能怎麼辦,確實是我們錯了,老實承認,等著懲罰吧。」

「是我連累了諸位,還是那句話,我來承擔。」宮老頭長嘆,彷彿老了很多。

他確實私心,他就這麼一個孫兒,做了很多努力,想讓其以第一的身份出線,這樣關注最多,哪怕千星成績差不多,稍微壓制一下,第一關注度就不一樣,誰知……這成績差距,讓人絕望。

第二未必不能出線,看的是成績和表現,他只是想更好,然而……什麼都晚了。

不僅如此,此人太強,若是覺得孫兒也參與了此事,針對他們,這可是招惹了一個大麻煩。沒有給孫兒帶來好運,弄巧成拙,反而可能是厄運,他無法自已,現在只想著怎麼不連累宮玉就好,是他自作主張。

在外面,大家還在驚嘆,遠處的玄盟弟子也都一傳十十傳百,無數人圍攏過來,包括一些長老導師,竟然破了青龍大陣,破天荒頭一次啊。

「咳咳,這誰呀,哪位大神,這麼猛你來闖關,確定沒走錯地方?」

「我說兄弟,大家馬上都是自家人了,你下手輕點不成嗎?」裡面躺著的人紛紛爬起,都是苦笑鬱悶。

「真是,我還想在師弟師妹面前表現我的無敵風采呢。」

「星哥,我看到是你,一下子還破了陣,我直接都投降了,你還來……」還有一個年輕人,正是上次在龜靈山遇到,和百里雲飛他們一起的,也是苦悶的很,剛剛大陣一破,大家翻飛,他就知道完了,連忙訕笑打招呼,結果還是被揍飛。

「其實我已經下手很輕了,主要是覺得你們大陣太猛,不敢放鬆。」千星笑道,戰了一場,心中爽快很多。

「靠。」院內剛剛站起的幾人很納悶。

顯然他們都認同了千星實力,也很佩服,幾個喜歡說話的,已經湊上來說起來,而考核也暫且中止。

他們都受傷,考核也得換人來了。

「這次真是慘了,回去肯定還要挨收拾。」幾個傢伙打過招呼,紛紛離去,頗為納悶。不過千星的實力夠強,也不算丟人,誰來都一樣。

「你……你究竟什麼實力?我怎麼沒聽說過你。」他們走後,林思佳才能走過來,這次她是沒話說了,此人真是強得沒邊。

「嘻嘻,星哥哥,以後你可要罩著人家哦。」林思佳嬉笑。

「早說過了,我有女朋友的。」千星嘀咕,「做人還是要低調啊,都怪小飛,這是為他姐姐招競爭對手啊,回去得給月兒說說。」

「女朋友又不是老婆,再說我不介意的。」林思佳笑道。

「千星兄,佩服。」羅平走上來,「有時間還請師兄指點一二。」看得出來,這也是一個武痴。

「一起交流。」千星笑道,他對這個使槍的也很好奇。

宮玉在遠處站著,臉色難看的很,也是一句話說不出來,他先前的驕傲像是笑話。心中不服,但剛剛青龍大陣他是見識過的,根本難破。

「只是你境界高而已,同級我不會敗的。」宮玉暗自哼道,「且看下面。」

至於其他人,剛剛沒有站過來,如今也不好意思過來。

氣氛就這麼有些尷尬,遠方則是熱鬧的很,都在看哪個是破除青龍大陣的人,一些導師,長老也很震驚。

這等實力已經壓過他們,將來身份也會超過,一來就這樣的,還真沒有過。

屏幕那頭,一群元老也是久久無言。

「這小子,太暴力了。」越老頭都嘴角抽搐。

「好像是你讓他儘力的,我覺得他還沒有完全儘力呢,不然那些平時驕傲的小子都掛了。」老孫頭笑道,「我喜歡。」

「哦。」越老頭納悶,還真是這樣,剛剛那幾個年輕人中,還有一個是他弟子呢,看著自己的寶貝徒弟被人一下撂倒,別提多鬱悶。

不過轉頭看到另外幾個老頭,他又咧嘴笑了起來,「哈哈,傻眼了吧,看看我這小兄弟怎樣?」

「他就是你們說的那個年輕人,真這麼厲害?不到二十二歲?這是鬼才奇才啊,我玄盟又出一個鬼才。」幾個老頭看過去,沒有在乎被笑話,這太難得。

之前羅平等幾個,他們還搶著收徒,這個反而不搶了,已經和他們同級,他們好像夠不上了。

「現在他把陣都破了,後面怎麼辦?」有人苦笑,他們從沒想過會這樣。

「再派些弟子過去重組青龍陣吧。」門外一個老者,他就是主持第六關的名宿,滿臉欣慰笑容走進來。

……

外面已經鬧翻天,這事驚動整個玄盟,在這裡沒有出去辦事的,一時間都聽說了。

沒有多久,越老頭過去,「千星,哈哈……」老頭很熱情,覺得很給自己長臉,這是他找來的。

獨家蜜寵:總裁爹地矜持點 「越老。」千星笑道。

胖老頭上來一個熱情擁抱,這更是讓林思佳幾個詫異,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玄盟元老都認識。

「你小子下手也忒重,別的就算了,有個可是老夫的傳人呢。」越老小埋怨,「我是讓你等到後面盡全力,這前面普通選拔就不用了吧。」

「哦,你沒說,我又不知道。」千星乾笑,離遠一些,這老頭唾沫星子都噴過來了。他現在也慢慢發現,考核都因為他終止,前面已經沒有大陣,怎麼考核。

「這關不是考核結束,還有嗎?」千星問道。

「這是針對普通有潛力者的,你不是,你是鬼才級的,還有資格。」越老笑道,「走,先跟我進去。」

越老拉著千星,熟絡的很,一起往裡面走去,剩下幾人都頗為尷尬的看著,宮玉神色也更難看。

在眾人好奇,羨慕的目光中,千星和元老前輩說笑著離去。

玄盟中,除了盟主,就是元老最大了。

宮長老等人在另一個方面看著畫面,更是苦楚,這顯然是元老親點的。

千星氣息特殊,之前他們也感應不到,感應不出是超凡境界,不論是百米一秒的速度,還是千鈞力量,普通超凡,甚至擅長這方面的王者都能做到,他們以為是天賦,還是不覺得比宮玉強。

年輕強者天下少有,都是有數的,宮玉已經是接近超凡後期戰力,甚至都能爆發出一些超凡後期威勢,這比很多老輩都強,已經很難得,他們不覺得一個毫無背景和名聲的生面孔能更強。

只要不是,他們這點輕微的打壓,也不算大事,哪知道……想哭都晚。

****** 來到房間內,一群中老年人,都是玄盟的元老,沖這邊點頭示意,頗為溫和,中間有一人,白髮蒼蒼的,沒有顯得老邁,反而仙風道骨。

「千星,小夥子不錯,呵呵,好,好,後生可畏。有沒有興趣進入我星宿洞天?」老者笑呵呵說道。

一群元老暗嘆,這種年輕奇才,果然沒有他們的份,是要加入洞天聖地的。

他們也渴望進入洞天,甚至很多都是從那裡走出來的,因為年紀大了,再進更難,就在這外面守護玄盟,傳道授業。

看到千星疑惑,越老笑著解釋,「現在可以告訴你了,我玄盟只是表面的實力,真正強大的是玄盟深處的星宿洞天,我們這裡明面上最強的就是超凡極致,在星宿洞天,超凡極致可是很正常的,戰神高手都有,那裡才是真正的聖地,能夠進入的個個都是頂級天才。」

「星宿洞天,才是真正守護這片大地,震懾無數宵小的底牌。」老孫頭也輕嘆。

千星很快也弄清,原來玄盟只算是外門,星宿洞天才是內門核心,不過哪怕外門,也不是一般勢力可以小視的。

外門處理普通靈異事件,內門則是震懾,鎮壓更大的非正常事件。

「嗯?你分數還不是第一?」那位洞天出來的名宿前輩皺眉,「怎麼回事?」

「我來看看。」越老接過去,很快臉色也難看起來,「把視頻調出來。」

一群元老看過去,很快臉色都變得不好看,「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公然作假,我玄盟什麼時候也出現這些破事了?」

「給我全部拿下,盟規處置。」名宿憤怒,他們守護這片大地,對外征戰,對內吸納人才,多代人無數先輩流血,如今這堂堂公開公正考核,竟然有人違背規則,任人唯親。

本來前幾關都是普通考核,一兩月都會有一次,一些長老把關就可以,元老們事情也多,不需要每次都出面,誰知竟然這樣。

「這個宮玉和此事有關嗎?」名宿淡淡問道。

「應該沒有關係。」很快查出原委,看著到手的資料,一人說道,「都是宮綉錦一人所為,他應該也沒有太大惡意,只是……」

「違規就是違規。」名宿老者哼道,「至於宮玉?千星,是他們算計你,你說給不給他機會?你說了算。」

千星看去,不知道的還以為在演戲呢,不過仔細分辨,還是能夠感應出,這白髮老者很認真,應該只是很少外出,不懂掩飾人情世故,說什麼就是什麼。

「若他沒參與,自然沒問題。」千星說道。

「也好。」老者點頭,「等下跟我去星宿洞天,等你準備好,可以去闖關,根據你能闖過多少,還有你的擅長,給你分配適合的去處。」

「至於別的人,宮玉,嗯,還有那兩個小傢伙,也給他們次機會,他們未必夠格進入,但也可以激勵一下,將來還有機會。」老者說道。

越老孫老幾個熟識的,都為千星開心,讓他這次不用任何留手,儘力爆發極致手段,這次機會非常難得,決定著下一步的機遇。

「小飛也在星宿洞天?」千星問道。

越老點頭,他還沒說,那個名宿老者吩咐完,又欣慰的走了過來,「是啊,那小傢伙進步很快,有著純粹劍心,前段時間已經成功進入星宿洞天,等你進入就知道。」

千星也好奇,之前他還懷疑呢。來了之後他也了解到,玄盟最強的就是一批元老,這些元老很強,但真算起來,這些元老實力也都是超凡圓滿,極致等層次,最多盟主應該更強些,但玄盟號稱天下第一實力,不應該這樣吧。

他才剛剛進入超凡沒多久,就到元老層次了,雖然他很特殊,但也不至於這樣。若真如此,這天下第一也有些普通。

現在看來,果然不是,這只是外門,還有星宿洞天,聽名字就大概能猜出,或許是和之前的龜靈洞天一樣的存在,而且這個還不會消失。

眼前這白髮老者,他能感覺到就比在場的元老們都強,他也更期待。

小飛說的大機緣,或許就在裡面,那便好好闖一闖。

沒多久,宮玉林思佳三人也被帶來,遠遠看到千星周圍一群元老說笑著,都有些納悶,來時他們可是一起的,如今待遇顯然已經不同,他們這邊就沒人過去打招呼。

羅平還沒什麼,宮玉臉色不好看,林思佳也更鬱悶,前面那個傢伙,她原本可是打定注意,過後好好收拾一下的。

幾人跟著白髮老者離開,老者拉著千星,溫和的說著什麼,至於後面三人,顯然還不夠,只是簡單鼓勵幾句。

不是勢利,只是常理。武道世界,達者為先,千星已經幾乎和他同級,他也當成是同級,後面那些還是小輩,一起聊什麼。

至於宮長老等一群考官,已經被控制住了,兩個元老親自帶隊。

盟主在外面帶隊辦事,暫且不在玄盟,這次沒出現。得到之前那位白髮老者示意,等裡面結束再說,還是不影響裡面闖關。

隨著深入玄盟,曲徑通幽,環境更加清新,更自然起來,少了些現代建築,多了些小橋流水,花香鳥語。

相比外面,這裡是修鍊修心的好地方,潛心修行,感悟自我。

最深處是一個小村子,簡單樸素,恬靜優美,千星幾人第一次來,都很詫異。

沒想到玄盟深處神秘的地方竟然是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到某個素雅小村呢。

不過還是能夠感應到,這裡不簡單。

遠處村頭坐著一些老人在閑聊,相比外面的元老,這裡的老人大多都更老邁,看到這邊來人,紛紛笑眯眯的打招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