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不行的,我真的不行的。」栗毓美欲哭無淚,想把身上的龍袍脫掉,可是又不敢。

因為,獸王此刻正眼神冰冷的盯著自己。

栗毓美一個哆嗦!

「有本王給你保駕護航,不行也得行。」獸王酷酷道。

栗毓美都快哭了,他伸出一根手指,顫顫巍巍的指著夏侯欽,弱弱的建議道:「我覺得他比我更合適啊。」 夏侯欽屬於那種天生自帶王者氣場的,栗毓美覺得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來做這個皇帝了。

獸王望了一眼夏侯欽,在看了看他身旁的楚香君,回過神對著栗毓美冷冷道:「他們要做我的廚子。」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所以,皇帝必須你來當。

栗毓美:「……」

天玄國突然的變天,皇宮上下一片嘩然,但對於天玄國的老百姓來講,卻十分平淡。

這是一次沒有流血的政權變更,栗毓美在獸王的保駕護航下,成功的登基成為天玄國的新皇帝。

對於這位新皇帝,不服氣的貴族甚多,但是,在獸王的強權政治下,愣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句「老子不爽你當皇帝,你下來這位置讓我來坐」的。

即便是有,也已經被獸王揍得癱瘓在床或者是直接去閻王爺那裡報到去了。

所以,栗毓美的皇帝當的一帆風順,穩穩噹噹。

因為栗毓美成為皇帝個過程太傳奇了——至少在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看來那是十分傳奇的,以至於後世傳著傳著,就將他說成是天神下凡,從生下來就註定是要當皇帝的,並且,在栗毓美的開明治理下,天玄國空前繁榮,國人的審美也全部恢復了正常。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至少現在的栗毓美,對於皇帝這個職業,內心還相當的排斥,十分十分的不情願。

因為……

獸王、楚香君、夏侯欽、王子殿下都去後花園露天火鍋了,自己卻要端坐在清冷空曠的大殿裡面批閱堆積成山的奏摺。

果然,大家之所以讓自己當皇帝,還是因為自己最弱最好欺負了。

栗毓美欲哭無淚!

後花園。

大樹枝繁葉茂,花園百花盛開,一派欣欣向榮的美好景象。

清新的空氣,濃郁的靈力,撲面而來的火鍋香味……每個人的手上端著小碗拿著筷子涮著香噴噴的火鍋,臉上洋溢著幸福和滿足的微笑。

即使沒有吃到的,光是聞著這味道,臉上也露出滿臉陶醉享受的神情來,所以,如果此刻有人此刻出現在皇宮,定然滿臉震驚。

因為,所有的護衛都逼著眼睛,伸長了脖子,鼻子是使勁的嗅啊嗅,那樣子,十分像吸了大麻一般。

火鍋的香味讓人感慨生活的美好,沒有什麼比吃一頓火鍋更讓人心情愉悅的了,如果有,那就是兩頓。

楚香君和夏侯欽已經在天玄國住了一個月了,可是,還是沒有要穿回去的跡象。

難道這一輩子都要呆在這裡嗎?

楚香君覺得自己這次的任務實在是太對不起夏侯欽了,無緣無故將他給拖累了,天知道在現代的夏侯總裁,每天可都是很忙的。

可是現在,他已經在古代呆了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現代那邊,是不是已經一團亂麻。

相比於楚香君的擔憂,夏侯欽卻渾然覺得無所謂,因為,只要能跟楚香君呆在一起,夏侯欽就覺得很開心啊。

在古代的皇宮後花園吃火鍋,當真別有一番滋味。

夏侯欽眼含笑意,溫柔體貼的將剛燙好的毛肚夾到了楚香君的碗里,然後,他又去夾自己的。

一如既往,獸王和王子殿下兩個二貨,在夏侯欽第二筷子還沒下來呢,就已經風捲殘雲的將鍋里煮好的食材一掃而空。

夏侯欽再也忍不住了。 夏侯欽滿面怒容的瞪著故意的二人,一雙眸子寒光四射。

給楚香君夾每次都是滿滿當當的,輪到自己了就空空無也,這兩隻絕對是故意的。

感覺到夏侯欽身上散發出出來的冷酷氣場,獸王和王子殿下埋頭吃著自己碗里的菜,故意不去看他。

「吃我的,我已經吃飽啦。」

楚香君微笑著將自己前面夏侯欽專門給自己盛放菜品的盤子推到夏侯欽面前,裡面因為夏侯欽的不斷添加早已經堆積如小山了。

聽到楚香君的話,夏侯欽的冰山臉立刻變得溫柔無比,而獸王和王子殿下一聽楚香君這般說,那筷子就向著盤子而來了,夏侯欽眼疾手快,迅速端起盤子護在自己懷中,然後警告的瞪了一眼獸王和王子殿下。

「自己燙!」夏侯欽酷酷道,身上的冰冷氣場讓人莫名顫慄。

因為,他已經很生氣了。

「小氣。」

「自私。」

王子殿下和獸王白了一眼夏侯欽,小聲嘀咕道。

楚香君微笑著盯著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好朋友,如此和諧的畫面,莫名暖心,楚香君的內心一陣觸動,忽然,楚香君面色一變,久違的系統提示音,在楚香君的腦海毫無徵兆的響起。

「叮!恭喜主人完成《仙廚典》背誦任務,仙廚等級提升初級A級……」腦海里熟悉的大黃的聲音,讓楚香君覺得陌生且熟悉。

而當聽清楚大黃的話,楚香君整個人都不好了。

自己什麼時候完成了《仙廚典》的背誦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自己就是偶爾的翻了一下,難道就背完了嗎?

楚香君快速翻看了一遍比字典還要厚幾百倍的《仙廚典》,然後目瞪口呆。

妖后很傾城 還真被自己給背完了!

什麼時候,自己的記憶力變得這麼好了?

楚香君的思緒,不由得飄回自己剛穿越過來那天,那枚飛入自己口中的沒什麼用的丹藥。

後來楚香君還專門問過獸王,獸王表示也不知道那枚丹藥是何人煉製,反正從他出生的時候,那枚丹藥就已經被獸族供奉了,聽說好像是千年前的某位智慧大能煉製的,具體作用未知。

因為是獸族的聖品,而且魔獸生性單純,所以沒有獸獸對丹藥動念頭,但是人類就不一樣了,有人類得知了這個秘密后,就將秘密帶回了人族,後來被傳得神乎其神,有說那丹藥能夠起死回生的,也有說服用了丹藥能長生不老,更有人說吃了丹藥可以將實力提升得極高,步入仙境……因為想著用丹藥提升了實力能夠更成功的救出王子殿下,所以栗毓美才想要去偷丹藥,結果哪裡知道這枚丹藥開了靈智,自己會跑。

楚香君思前想後,覺得自己之所以現在有了過目不忘,多半跟那枚智慧大能留下的金丹有關。

也就是說,系統這次任務的「智」,其真實含義,是提升自己的智力?

怪不得,武巾幗都自殺了,自己和夏侯欽也沒有穿越回現代。

原來,系統一直在等待著自己背誦完《仙廚典》才打算將自己傳送回去的啊。 楚香君慶幸自己每天都有背《仙廚典》的習慣,否則,可能真的會在天玄國呆一輩子了呢。

背完了《仙廚典》也就等於完成了自己仙廚生涯的第一個任務,從這一刻,楚香君成功晉陞為一個仙廚,而且等級還是——初級的A級?

楚香君都驚呆了,仙廚等級的升級制度有多漫長,楚香君以為自己起碼要到七老八十才能從入門級的A級別升級到入門級的SS級別呢,誰知道,只是眨眼的功夫,自己現在就已經跨過了入門級,晉陞到了初級。

看來晉級也不是很難的樣子嘛。

楚香君這般想著,鬥志昂揚,信心滿滿。

「恭喜主人完成任務,系統將啟動傳送模式,請主人帶好隨身物品,三分鐘后開始傳送。」

腦海里大黃的聲音落下,隨之響起的是倒計時的聲音。

楚香君有點懵!

只有三分鐘時間?

帶齊自己的隨身物品?

楚香君下意識的就趕緊伸出手去抓住了夏侯欽的手腕。

要回去現代,可得將夏侯欽一起帶回去啊。

夏侯欽正在吃火鍋,忽然被楚香君緊張的抓住自己的手腕,夏侯欽趕緊放下盤子,關切道:「老婆,怎麼了?」

鬥珠 楚香君此刻哪裡來得及跟夏侯欽解釋,就要回現代了,下次還不知道能不能來呢,所以,趕緊先和朋友們告別先,順便帶點這邊的土特產回現代啊。

楚香君抓緊了夏侯欽的手,「蹭」的就從座位上彈跳起來,獸王和王子殿下不明楚香君怎麼跟忽然炸雷一般的竄跳起來。

「你……」

「再……」

沒說出口的「你要幹嘛」,沒說出口的「再見」,楚香君和夏侯欽的身形慢慢變淡,最後消失不見。

天旋地轉,一陣恍惚。

等到楚香君再次回過神,就發現自己已經和夏侯欽一身古裝的出現在了現代社會的電梯里。

楚香君:「……」說好的三分鐘呢,大黃你出來我們談談時間。

在現代的時間,似乎並未因為楚香君和夏侯欽去天玄國呆了一個月而流逝。

叮!

電梯門打開,楚香君和和夏侯欽的視線落在樓層鍵上,卻正是夏侯欽進入電梯時候按下的按鍵。

正在二人愣神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喧嘩。

「欽少您怎麼樣?」

「欽少您沒事吧?」

「欽少……」

電梯外面,圍滿了人,密密麻麻。

他們的臉上帶著關切和不安,小心翼翼的望著電梯裡面的人。

夏侯欽和楚香君滿眼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說好的只是從樓下到樓上的時間呢,外面這些人是什麼時候來的?

夏侯欽有一瞬間的恍惚,但僅僅只是一瞬間,夏侯欽立刻就恢復了鎮定。

他的面容冷酷,身形坦然、大方的就拉著楚香君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我沒事,大家都去忙吧。」夏侯欽道。

圍著電梯的身著夏侯集團工作服的員工們得了夏侯欽的命令,立刻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逃也似的就各自離開了。

楚香君疑惑的盯著夏侯欽,剛剛自己和他是身穿,人應該是從電梯里消失了,如此詭異的場景絕對會被電梯裡面的監控給錄下來了啊,夏侯欽就不怕這些技術人員傳揚出去嗎。 感覺到楚香君疑惑的目光,夏侯欽低著頭,沖她溫柔一笑,然後對著空氣叫了一聲:「阿元。」

全球諸天時代 阿元如鬼魅的忽然出現在了夏侯欽身旁,然後將剛剛的情形彙報給了夏侯欽。

「剛剛監控畫面一片雪花,電梯經過排查,已經確認是電路出了故障,管理電路的技術人員已經被我開除了……」

聽到阿元一五一十的將各種疑問解答,楚香君的眼裡滿是讚賞。

末了,夏侯欽沖著阿元揮了揮手,阿元恭敬行了一禮,人就退了下去。

臨走之前,阿元沖楚香君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楚香君也笑著對他點點頭。

「老婆,我們繼續約會嗎?」沒有了其他人,冷酷霸道的夏侯總裁立刻化身小忐忑,他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楚香君,眼裡滿是期待。

「好啊!」楚香君微微一笑。

自己和夏侯欽雖然穿越了天玄國一個多月,但是在現代消失的時間不過十幾分鐘而已,所以,時間還長著呢。

「不過我肚子好飽,應該吃不下東西了。」

回來之前才填了一肚子火鍋呢,只可惜沒帶點食材什麼的回來,楚香君有些遺憾。

夏侯欽得到楚香君的回答,眉眼上揚,嘴角笑開了花。

「那我們去頂樓的玻璃花房看星星。」夏侯欽激動道。

楚香君點點頭,二人便從樓梯間上了頂樓的天台。

城市的夜晚,燈火明亮。

車水馬龍,裝點著城市別有的漂亮風景。

月明星稀,夏侯欽和楚香君一襲古裝,宛若墜入凡塵的神仙眷侶。

夜風習習,玻璃房的花盡享開放,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所有的一切宛如夢境一般唯美,浪漫。

「可惜了,連個再見也來不及說。」楚香君略遺憾,如果不是大黃正在修鍊的緊要關頭,包管拎出來妥妥的揍一頓。

夏侯欽卻半點不覺得遺憾,反而覺得十分開心。

沒有了兩個電燈泡,自己和自家乖老婆就可以親密接觸啦。

夏侯欽將正望著城市夜景的楚香君擁入懷中靠著自己的肩膀,他的臉貼著她的額頭,臉上滿是溫柔神情。

他的手握著她的手,大手將小手全部包裹在自己手心。

「楚香君。」夏侯欽的聲音磁性無比。

楚香君的心口小鹿亂撞。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楚香君一直以來對愛情的美好幻想,而這一刻,自己的手就被夏侯欽握著。

「我之前沒有愛過別人,你是第一個,我怕我做得不夠好,讓你覺得愛情不過如此。」夏侯欽的聲音低沉,溫柔,富有穿透力。

楚香君只覺得自己心頭一股暖流劃過,眼眶莫名的就濕潤了。

在浩渺大陸的上一輩子,楚香君沒有感受過親情,沒有感受過愛情,而來到現代社會後,幸福就從天而降了,這種不真實的感覺,卻又真實的存在著,楚香君說不清道不明自己心中所想,但是此刻的美好,楚香君用力的記憶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