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也要舉報!」

正在這時,一陣聲音響起。

是一個穿職業ol裝的漂亮女人,這個女人正是嚴經緯身邊的殷小星,鳳凰山莊的負責人!

「李將軍!」殷小星從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一份文件,她邁開步子走到李破軍面前,將文件遞給李破軍,說道:「我要舉報齊雲山,這是齊雲山這些 「嘶吼……」隨着凌綠的一陣陣狂笑,帝王蠍以完全復活的姿態,發出了一聲怒吼。

不是完全復活,那可以說是重生了!

洛天能清清楚楚感受到,那帝王蠍的氣勢和邪氣,早以不能用剛剛那被洛天打殘的帝王蠍而語!

那算是真正的姿態,實力直逼瑞獸的邪獸,帝王蠍!

「傳聞邪獸無法自行修鍊,只能通過一次次的蠶食來增強自己的實力。現在看來,果然如此!」洛天臉色嚴峻,看着那咆哮中的帝王蠍喃喃道。

「哈哈哈,龍威,你能戰勝它嗎?」凌綠很是得意的說道:「那可是我最強的僕人,那是我最強的武器,哈哈哈!」

「世上沒有最強,任何東西都有它的缺點!」洛天少有的認真回答了一句。

「哦?是這樣嗎?哈哈哈,別自欺欺人了,有這等邪獸,稱霸天榜也不是什麼問題!」凌綠膨脹了,說的話都無所畏懼了。

「稱霸天榜?天榜第一?呵呵,就你?」洛天一臉不屑,說道:「看來也只不過是個井底之蛙罷了,是我高估你了!」

「嗯?」凌綠不爽道:「你知道什麼,只不過是個天榜第75的嘍啰,對於天榜高階,你懂什麼?」

「傳聞天榜的前列,可是神一般的存在。現在我擁有了此等帝王蠍,與神有何區別?」

「神?呵呵,你還真敢說啊!」洛天挑了挑眉頭,說道:「無知!現在的你,已經忘了修鍊之人的本質了,也忘記了強者該有的風姿了!」

「真正的強者,是不需要依靠別的東西來增加自己的最強戰力的……」

「你現在,只不過是自掘墳墓罷了!」

凌綠自然不爽,吼道:「你懂什麼?戰勝面前的一個個敵人,才是強者所要做的事情,不管用什麼手段,不管有什麼旁物輔佐!」

洛天扯了扯嘴角,淡淡說道:「所以呢?把我打敗了,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帝王蠍?」

凌綠只是神秘一笑,說道:「反正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我不妨告訴你!我所修鍊的邪術,可是可以控制邪獸的……」

洛天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就放了下來,說道:「那我還得謝謝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樣對付你了!」

「也就是說,把你解決了,就可以了吧?」

「呵呵,你有這個本事嗎?有本事攻擊到半空中的我嗎?」凌綠對洛天的話,一臉不屑,說道。

「王,這下該怎麼辦?」噴火象趕來,自然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洛天凝望了一下帝王蠍,思考了幾秒,開口道:「你們拖住帝王蠍,我來對付凌綠,擒賊先擒王!」

「可是他在半空啊!」原林龜也開口道。

「沒事!」洛天呼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感覺變了,軍旅氣息愈濃,不再弔兒郎當的樣子。

既然洛天都這樣說了,異獸們自然相信洛天的話。

全神貫注的盯着帝王蠍,那是它們的對手。

「記住,不要硬拼,拖住它就可以了,你們是敵不過它的!」洛天提醒了一句。

「連我,可能都不是它的對手……」洛天再補充了一句。

可能?就連洛天都這樣說?

在異獸們的眼中,洛天可是無所不能的存在,怎麼可能打不過這帝王蠍呢?

剛剛才把帝王蠍按在地上打,現在說打不過?

難道把天行道和兩隻邪獸吞噬了之後,帝王蠍的變化就如此之大?

「轟隆」一聲,半空中的帝王蠍轟然落地,對着洛天和他的異獸們張牙舞爪的。

「行動!」洛天一聲令下,率先跑向帝王蠍!

異獸們自然不會慫,緊跟着洛天的腳步。

半空中的凌綠放聲大笑:「就憑你們?還想打敗我的帝王蠍?痴人說夢!」

洛天沒有理會凌綠,自顧自的呢喃道:「乾坤八卦·艮!」

只見洛天體表愈發泛紅,比起以往的乾坤八卦更恐怖,就好像滿身的鮮血那般鮮紅!

面對帝王蠍不斷噴來的毒液,洛天都一一躲開,只留下一個個被腐蝕的坑洞。

帝王蠍的攻擊速度,比起一開始的狀態,更快上不少。

可洛天,在速度方面完全凌駕帝王蠍!

這就是乾坤八卦·艮帶來的變汰增益,至於後來會有怎麼樣的反噬,這些洛天已經不再考慮了!

只見洛天一躍而起,竟然一下跳上了帝王蠍的後背,那可是高度超過十米的邪獸啊,洛天如此輕而易舉的躍上!

這是何等強大的跳躍力,看來乾坤八卦·艮的增益可不是一星半點。

藉助帝王蠍的後背,洛天一踏借力,再次跳了起來,目的就是半空中的凌綠。

只是在數秒之間,洛天完成了這一連套的動作。

凌綠可沒有料想到洛天的速度竟然增強這麼多,半空中的他還沒來得及反應,被洛天一拳轟中!

洛天真的可以做到,竟然真的可以攻擊到半空的凌綠!

凌綠雖然有格擋動作,但洛天的力道實在太恐怖了!

身體迅速下落,一頭撞進小山丘之上,頓時揚起大片塵埃。

半空中的洛天徑直落地,居然是自由下落,也就是說是狠狠的從半空跌落到地面。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就是洛天的打法,跟凌綠比拼體力!

撞擊地面的洛天根本沒有停留時間,一個標準的軍姿翻身,右腳一踏,往凌綠下落的方向衝去。

他不想給凌綠一絲一毫可以喘息的機會,竟然他已經落地,洛天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途中,一塊塊巨大的岩石向洛天砸來。

這些岩石自然不能阻擋洛天,被洛天一下下擊退左右。

但這也大大拖慢了洛天前行的速度,想來就是凌綠為自己爭取喘息的時間。

瞧准機會,洛天亮出降魔杵,一揮而出。

可惜洛天這下沒有得手!

凌綠在危急之時,身軀飄然而上,再次漂浮到半空。

半空之中,凌綠重重咳了幾下,氣喘吁吁道:「沒想到啊,你竟然還有如此實力,難怪世人對你的評價都是扮豬吃老虎!你龍威,太可怕了!」

「哈哈,可惜了,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是軍體技的奧義吧!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使用這招會對你造成巨大的反噬吧?」

「現在我只要注意一下你的動向就可以了,我就不信飄然在半空的我,你還能威脅到我!」

「到時候,你就是一具因力量枯竭而死的屍體啦,哈哈哈……」。 迦爾納吸收完魂環,已經到了黃昏之時。看來自己要在這裏繼續待上一夜了,深夜的森林過於危險,他還不敢把所有時間都耗費在探究異變的第三武魂上。

迦爾納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自己有點酸麻的身軀。

昨天做的臨時住所已經找不着了,苦逼的迦爾納只好再次尋找合適的枝幹準備搭個小木屋。就在尋找木頭的時候,偶然間他看見了一個隱藏起來的洞穴。

洞穴的門口剛好有兩棵大樹擋着,要不是迦爾納的眼力隨着魂環不斷提升,怕也發現不了這天然的屏障。洞穴很大,光是入口直徑就不止兩米。足以滿足迦爾納的需求。

「運氣真好!大小剛好,周圍也沒有強大魂獸的氣息,看來今天不用辛苦搭房子了。」

迦爾納嘴角微微上揚,一步步走進漆黑的洞穴。

大概走了有三十米,迦爾納遇到了第一個岔路口。他想也沒想朝着左面的岔口走去,倒也不是觀察了到什麼,只是憑着「男左女右」的口訣碰碰運氣。

再次走了一小段,迦爾納眼前出現了點點微弱的光,走近一看,原來是一種發光的孢子植物。在孢子植物最多的地方,地下鋪着一層乾草,有三隻小老虎正在酣睡,呼吸間帶有些微逸散的魂力。

迦爾納倒是沒有向武松學習的想法,相反,他倒是覺得這剛出生不久的小老虎十分可愛,就像小貓一樣。忍不住蹲下擼了擼。

擼完大貓后迦爾納正準備離開,畢竟這裏是有主之地,任何一隻以老虎為原型的魂獸都不會弱到哪去,還是趁着它們的媽媽沒回來趕緊溜吧!

然而沒等迦爾納走兩步,深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傳來一陣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一隻巨大的老虎出現在迦爾納的視野里。

赫然是一隻四千年魂獸,金剛虎!

迦爾納沒有作戰的心思,將雙手舉起露出一副和善的表情。表示自己沒有惡意。腳步挪動着向洞口移去。

然而虎媽媽卻並不打算放過他,她從這個人類的身上聞到了自己孩紙的氣息。

虎媽媽心中十分憤怒,該死的人類,天天惦記着我這兩個崽兒,我都從森林外部搬進內環區域了,怎麼還能追上來。真當我這隻母老虎是好欺負的呀!

虎媽媽二話不說,哦不對,是吼都不吼,直接朝着迦爾納撲過來。此時的迦爾納在吸收完六千年魂環后已經是一名四十二級的魂宗了。他的魂力總量要比正常的同級魂師超出四成多,所以這個年限的魂環並沒有給他提升多少魂力等級。

迦爾納並不懼怕這隻才剛到四千年的金剛虎,他三十多級就可以輕鬆打過四五千年的魂獸,更別說現在。他只是不希望橫生事端罷了。

畢竟這一天又是逃命、又是戰鬥,還得吸收魂環,幾番折騰下來,自己也覺得累了,只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可是這蠢老虎非得和自己杠上,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迦爾納渾身燃起火焰,黃金之鎧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華貴無比,一股兇悍的氣勢瀰漫在整個洞穴。

「嘭嘭嘭~%&@*#~」

「嗷嗚——」

在一番修整過後,迦爾納一把抬起這隻兩米長的母虎,直接將它扔到洞外。

「別過來打擾我睡覺!」

母金剛虎躺在地上,一身明亮的虎毛此時變得亂七八糟,一些地方還有燒焦的痕迹。迦爾納下手很有輕重,並沒有給它帶來真正的傷害。

它眼中淚汪汪的,看了眼自己的洞穴,在門口猶豫了半天,還是選擇趴在門口。

對面那個傢伙太厲害了,打的真疼!小崽子們,媽媽對不起你們啊!你們要是死了,媽媽一定、一定在明年爭取再生一窩!

……

夢境中,迦爾納已經來習慣了。

但今天卻並不是他想的那樣,跟隨持斧摩羅修行武技。而是久違的像過遊戲劇情那樣,自己處於固定視角,不能隨意活動。

「不過這次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迦爾納像是站在一座星球外,能夠俯視着整片大陸「怎麼感覺這是上帝視野呢……雖然還是不能動。」

還沒等迦爾納繼續思考,一段對話突然傳入迦爾納耳中。

他視線一轉,就到達了一條小河邊。

「上仙啊!您能夠教給我一個能夠召喚神明的術法嗎?」一位一身白衣,頭上裹着白色紗巾的年輕女子對着一位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人祈求道。

「看在你跟在我身邊照顧了這麼多年的份上,我可以教你一道召喚神明的法術。但是你要注意,這道法術只能用來向神明求子。你要慎重使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