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們可以出發了吧?」毛五六陪著小心問道。

「嗯,可以了。」

「嘻嘻,宰相大人果然出手闊綽。」一眾丫鬟鶯歌燕語,紛紛大著膽子打趣毛五六。

毛五六眼看自己發的大紅包,好處卻被宋孝生佔了,忍不住嘀咕一聲。

「毛大人,您說什麼?」一名丫鬟笑聲問道。

「沒什麼,勞煩諸位跟在公主殿下轎子後面,我們馬上出發。」毛五六連忙說道。

鞭炮齊鳴,迎親隊伍開始返回,龍羽軒一臉溺愛的看著火靈兒的轎子,半晌一揮手,帶領數十名從蒼龍帝國趕來的高手,緩緩跟了上去。

沿途熱鬧更甚,一路吹吹打打進入皇城,百里奚一直在朱雀門守著,見迎親隊伍來到,右手一揮頓時響起震耳欲聾的鞭炮聲。

宮中的侍衛、宮女、太監早已身穿盛裝,做好了準備,引領迎親隊伍穿過各殿、宮,來到泰和殿。

泰和殿是古武帝國祭告天地、宗廟的地方,冷沐風率領文武百官肅立在祭壇之上,待迎親隊伍趕來,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祭拜天地的儀式。

與此同時,武陽城中到處響起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內務府趁機將準備好的一箱箱的碎銀子撒向人群,將氣氛推向了最高潮。

武陽城的狂歡持續到深夜才結束,冷沐風經過一天的忙碌,終於從紛繁複雜的流程中解脫出來,被圖魯、司徒平、臧俊等一批年輕人擁進了洞房。

圖魯今日特別高興,一路走來終於見到他君臨天下,又娶了心愛的女人,一把拉住嚷嚷著還要鬧洞房的臧俊:「今天到此為止,走我們到外面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大將軍,您可不能……」

冷沐風已經說了今天不分君臣,臧俊這一眾年輕人正玩的興起,哪裡肯離去,正要爭辯,被司徒平、圖魯一左一右給架了出去:「外面可準備好了絕世佳釀,不來明天你一定會後悔的。」

其餘人一見,也都識趣的退了出來,洞房中只留下冷沐風、火靈兒兩個人。

「靈兒,我來了……」冷沐風見在燭光映照下,不勝嬌羞的火靈兒,心神激動之下就撲了過來。

哪料,火靈兒一個轉身躲到一旁,冷沐風撲了一個空,跌倒在床上。

「想要洞房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火靈兒這時說道。

「不要說一個,一百個我都答應你。」冷沐風說著,作勢又要撲。

「那你答應我不會傷害我父皇。」

「我自然不會傷害岳父大人。」

「那你能答應我不出兵蒼龍帝國嗎?」

「這個以後再說,總不能你父皇打過來,我們不還手吧。」

火靈兒還想說什麼,被冷沐風一把抱住推倒在床上……

第二日,冷沐風早朝,文武百官朝賀完畢,宋孝生出班奏道:「陛下,原神機帝國的城池已全部納入我國版圖,三分天下,陛下已得其二,但新納入的城池百廢待興,人煙稀少,還請陛下早頒聖旨,遷移百姓,獎勵農耕,早日將東部諸城發展起來。」

此言正合冷沐風心意,冷沐風當即說道:「宰相言之有理,即刻傳諭各城,鬼族已被徹底消滅,願意遷徙到新城池的官府出路費,並每戶獎勵三十兩紋銀,提供耕牛一隻,並且五年之內免除所有賦稅。」

「陛下聖明!」文武百官齊聲說道。

隨著一道道聖旨頒下,古武帝國境內開始了大規模的遷徙,無數居民通過一線天湧入原神機帝國各城池中,在一片廢墟之上開始重建家園。

在古武帝國大規模移民的同時,龍在天突然動了,首先增兵龍沖郡,擺出一副攻擊青龍關的姿態。

駐守青龍關的錢斌、李虎等人立即加強戒備,奔霄騎士團與龍血軍團針鋒相對,剛剛平靜不久的古武大陸一時間再度陷入緊張的氣氛之中,所有人都知道僅剩的兩大帝國必有一戰,但沒人料到會來得這麼快。

剛剛恢復編製的暴龍軍團,連夜起拔,迅速趕往盤龍古道方向,擺出一副攻擊蒼龍帝國腹地的姿態。而復仇軍團則在高寨城厲兵秣馬,隨時準備攻佔散關。

在一片風雨欲來中,龍在天突然開始了大規模的徵兵,不僅將狂龍軍團、神龍軍團迅速補滿,還大規模擴招禁軍,開出優厚的條件招募修鍊者到軍中任職。

龍血軍團對奔霄騎士團,神龍軍團對暴龍軍團,狂龍軍團對復仇軍團,近二百萬大軍在古武大陸由東到西,綿延數千公里的長線上對峙,大戰一觸即發。

火靈兒急了,怒氣沖沖的來找冷沐風:「你不是答應我不為難我父皇嗎,怎麼才剛剛過去三個月,你就準備攻打蒼龍帝國了?」 冷沐風看著心急火燎的火靈兒,突然一笑安慰她道:「放心打不起來,這不過是你父皇為自己擴軍找的一個借口。」

「什麼?」火靈兒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你父皇要擴軍,總不能無緣無故吧,那不是讓所有人都看出他的心思?」

「可、可他就不怕萬一局勢失控呢?」

「放心,他知道只要他不主動進攻我們,我是不會進攻他的。」冷沐風略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有這麼好心?」火靈兒不急了,有些狐疑的看著冷沐風問道。

冷沐風苦笑:「他現在處於弱勢,又將一半的神機帝國的城池作為賀禮送給我們,當然,他不作為賀禮一座城池也不會落入蒼龍帝國手中的,但畢竟話已經說出去了,我怎麼能在這時主動挑起戰端,那不會失去所有民心了嗎?」

火靈兒若有所思:「好像是如此,但你怎麼可能會中我父皇的計策,說,你到底準備怎麼樣對付我父皇?」

「我的姑奶奶的,我現在能怎麼對付他,只要他主動進攻,我絕不會出一兵踏入蒼龍帝國境內。」

「當真?」

「當真!」

火靈兒上上下下打量冷沐風,她自然不相信冷沐風會坐等蒼龍帝國恢復元氣:「你記住了,無論怎麼樣,你要答應我不能傷害父皇。」

「好,我答應你。」

「你……」火靈兒還是不放心,還要在叮囑冷沐風什麼,冷沐風一把拉住她:「乾娘在等你煉安胎的葯呢,不要讓她等急了。」

火靈兒臉色一下子紅了,伸手捶了冷沐風一下,轉身離開,她知道冷沐風既然答應她,就必然有辦法化解此事。

「師父您老人家不要見怪,給您弄個超級電燈泡過去了。」冷沐風在火靈兒走後,忍不住雙手合十嘀咕一聲,雲飛揚和歐陽千尋那層窗戶紙已經捅破,兩人正如膠似漆,火靈兒這一去,天知道會給他們惹來什麼麻煩。

果如冷沐風所預料,龍在天在大規模徵兵后,並沒有主動進攻,反而開始日夜操練,並繼續開出優厚的條件招募散修。

冷沐風重兵把守青龍關、盤龍古道、高寨城,然後全力安撫移民,兩人一個整軍備戰一個整頓民生,國庫的銀子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日月穿梭,轉眼三年時間過去了,雙方百萬大軍還是陳列邊境,不同的是古武帝國境內已經安穩下來,賦稅有了起色,國庫中花出去的銀子有了逐漸迴流的趨勢。而蒼龍帝國為了維持龐大的軍備開支,不得不加重賦稅。

龍在天知道不能再拖下去,否則不用開戰,他就會被冷沐風生生拖垮。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來人,宣龍羽軒!」龍在天沉吟良久,終於派人去找龍羽軒。

時間不長,龍羽軒趕到宮殿外,與他同來的還有廣善大師,輪值的太監不敢阻攔,連忙將兩人一同引了進來。

「大師也到了!」龍在天見到廣善大師一下子猜出了他的來意。

「我在龍閣主處,恰好聽到陛下宣召,不請自來,還望陛下勿怪。」廣善大師謙遜的說道。

龍在天連忙道:「不敢。」說著朝殿中的太監使了一個眼色,輪值太監輕輕一揮手,伺候在一旁的幾位太監彎腰慢慢退了出去,只留下他們三人。

「大師來,可是勸我不要對古武用兵?」龍在天開門見山的問道。

「陛下有幾成勝算?」

「三成!」

「那為何還要興兵?」

「再等三年,只怕連三成把握也沒有了,到時冷沐風打來,大師有何退兵之策?」

「陛下認為冷沐風會打來?恰恰相反,貧僧認為只要陛下不率先動手,冷沐風是永遠不會搶先動手的。」

龍在天聽到這裡嘴中發苦,這才是讓他最難受的地方,對方不率先動手,卻生生將他拖垮。

「當日陛下率先徵兵,冷沐風並未中計,由此可見他對陛下的打算心知肚明,陛下此時動手怕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廣善大師循循勸道。

「那大師有何良策?」龍在天臉色微變問道。

「冷沐風和火靈兒已有一子,那也是你的親外孫,體內流淌著你的血脈,貧僧願意出面,勸說冷沐風立那孩子為太子,古武、蒼龍合為一家,使天下免遭戰火荼毒,豈不大功德一件?」廣善大師溫和但堅定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我的親外孫!哈哈!」龍在天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聲音中充滿悲涼、落寞。

「若大師和天緣寺肯助我,我龍某也未必會輸!」

廣善大師聽到這裡微微嘆了一口氣:「那也是必輸無疑。」

龍在天愣住了:「為何?」

廣善大師看向龍羽軒,龍羽軒躬身說道:「剛剛收到消息,圖魯已經成功晉級武神了。」

「什麼?」龍在天身體一晃險些摔倒:「這不可能!」

「消息屬實,圖魯已經坐鎮青龍關,趙晉現在十分危險。」龍羽軒無奈的說道。

「好!好!好!」龍在天連說三個好,他終於明白冷沐風拖延時間的真正目的。

看了一眼搖搖欲墜的龍在天,龍羽軒欲言又止,龍在天看了他一眼:「說,還有比這更壞的消息不成。」

龍羽軒看了一眼廣善大師,只好說道:「我們已查出端木瑞、公孫豹是冷沐風的人。」

「什、什麼?」龍在天做夢也沒想到被他委以重任的禁軍統領竟然是冷沐風的人。

「我們也察覺黑冰衛利用我們招募士兵的機會,已經滲透進各軍團。」龍羽軒又說道。

「這點我知道,冷沐風自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我不是已經命令新招募的那批士兵不得升遷,並且戰事一起就派往前線嗎?」龍在天聽到這裡有些擔憂的問道。

「事情比我們想象的嚴重,黑冰衛這次幾乎是傾巢而出,人數太多,我們根本無法一一甄別,而且立功不賞,軍中已經謠言四起。」

「撲通」一聲,龍在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晌才說出一句話來:「卑鄙!」

三天後,廣善大師親臨武陽城,冷沐風、火靈兒、雲飛揚、圖魯和古武帝國的文武百官出城十里相迎,以最隆重的儀式將廣善大師迎入城中。

大宴過後,廣善大師對冷沐風說道:「龍在天陛下已經鬆動,陛下可有誠意來解決兩國的邊境問題?」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暗喜,忍不住和圖魯互相看了一眼,看來主動暴露端木瑞、公孫豹的身份,果然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自然有誠意,請大師轉告岳父大人,兩國合成一家之後,我和他同為攝政王,待霖兒長大繼位之後,我們同時撤出,不再過問政事。」

廣善大師聽到這裡不由肅容,起身深深行了一禮說道:「陛下果然是天選之人,請受貧僧替天下蒼生的一拜!」

冷沐風急忙起身,將廣善大師挽住:「大師不也為天下蒼生奔波嗎,沐風只是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天下霸主,人間榮華豈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貧僧佩服,定全力勸說龍在天陛下兩國歸一。」

心情澎湃的廣善大師第二日便離開了武陽城,數月之間,來回奔波於兩國之間,終於說服龍在天將蒼龍帝國合併於古武帝國。

雖說是龍在天將蒼龍帝國合併於古武帝國,但在儀式上,卻是冷沐風首先喊話,願意將古武帝國歸於蒼龍帝國,擁龍在天為帝。

待古武大陸所有人都震驚於這個突變之時,龍在天瀟瀟洒灑的拒絕了冷沐風的建議,但為了天下蒼生不再受刀兵之苦,自己歸隱山林,飄然離去,將蒼龍帝國歸於古武帝國。

一連串的劇變震碎了所有人的眼睛,在古武大陸民眾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兩國以一種別樣的方式實現了統一。

作者愛吃蘋果的猴子說:因為工作和生活原因,耽擱了這麼久,非常抱歉,再多的道歉都是蒼白的,但猴子絕不會太監,會再接再厲寫出更好的作品來感謝大家,後面猴子會調整好狀態、節奏,寫自己擅長的,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猴子,感激不盡,再次鞠躬道歉! 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歡迎關注《東方神犬》這部書,首先得向您道個歉,當您翻開這本書的時候,對不起,您已經上當了,您現在唯一可做的就是堅持把這本書讀完,否則的話……恐怕您……,哼哼,至於為什麼,當您讀完本書第三個故事「魔書」的時候,您就全明白了!好了,現在先讓我來為您講述第一個故事——

我叫晨歌,沒什麼特殊愛好,日子過得平平淡淡!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爸爸媽媽都比較能幹,在我比較小的時候就帶著我搬到了市區。爸爸媽媽對我都特別寵,更主要是我的外婆對我也特別好。我真的感覺我很幸福。

我愛看,穿越的,或言情的。

我的生活就這麼平平淡淡,歲月靜好!

怎麼也忘不了那天夜裡,記不清具體是哪天,總之荒唐的沒人相信……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聽見後院似乎傳來詭異的琴聲,若有若無,忽隱忽現,倒是有幾份悅耳動人,又感覺與現實的環境格格不入!

僅憑著好奇心,我一個人來到後院看看究竟,當我推開後院大門——

裡面停止了琴聲,不過令我目瞪口呆的是院中端端正正地坐著一個東西,說是「東西」,是因為我沒敢走近,夜裡也沒看清那是什麼。

稍過一會,看得清些了(可能是眼睛開始適應了黑夜的環境吧),那像是一隻狼,它的目光咄咄逼人,眉宇間暗藏一股英氣,它的整個臉部卻是黑色的,可以用「黑面」來形容它——

我還沒看的太仔細,它已經訊速的跑到我跟前,靠近我身體,它伸伸舌頭,舔舔嘴吧,近看樣子是挺可愛。其實我是比較膽大的女生,我常夢見自己是女俠,總是在夢裡救了一個陌生人……所以,只要弄清這東西它對我沒惡意,我當然不太會怕了! 我叫楚江!

有人說,時間會淡化一切,多少年後,終究會各有各的歡喜!

「此時此刻,願你想起我;此時此刻,願你忘記我!」

前世?今生!

我的職責,就是將「小寶」(犬名)帶回她的身邊!

前世,她是天庭帶犬女護衛,負責三界一切治安和平。

飼養全人類 她的容顏、身鍛、步姿和行事風格,我清晰記得!一切總是那麼熟悉。

一次眾神對妖王的戰役中,她命犬追擊妖王,且將妖王封於一幅古畫中,但與此同時,她也丟失了她的隨行愛犬,於是無法回天庭交差……

其實當時她是為了救我,一切只有我知道內幕——她的隨行愛犬並未丟失,當時與她共戰妖王的是二郎神楊戩,楊戩親眼目睹此犬追擊妖王時的神威,於是動了歪心,乘亂將此犬私自帶走,並用法術將它變得全黑,告天下人,這是它楊戩的哮天犬!

正是她救我之際,令她走丟了護衛愛犬,我無論如何也要把楊戩身邊的哮天犬偷回來還給她。

天上一日,人間一年,當我找到她時,卻發現……

其實那天夜裡是我在她後院彈琴,我只想把她引出來,只要它能看到那隻神犬,我就放心了……

我沒多逗留,因為我看到了她的生活非常幸福,他有很完整很溫馨的家和愛她的親人們!

她很幸福,有一種愛叫不打擾!

那天夜裡,當她推開後院大門時,我已停止琴弦。() 妓,

露裸;

吾,

裸魂!

楚江之魂——?無拘無束,無門無派,潑墨塗龍,灑露成淵!似鬆了脖圈和牽引的神獸,自由、豪放、瘋狂,且肆無忌憚——

…………

楚江單膝跪地,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抱著她的肩,就這樣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