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反什麼悔……」

葉靈不自在的轉開身去,陸夏初又挨了過來:「你這隻豬啊……」

「好好說話!」葉靈瞪他。

「呵呵」陸夏初輕笑。

葉靈退開一步,陸夏初就挨近一分。

像在玩你追我逐的遊戲。

葉靈本不想跟他打鬧,可是忍不住還手,你會覺得有些人,就是有本身惹得你平靜不了那種。

「好了,到了豬,別玩了。」陸夏初抓住她的手腕,凝視著她的眼裡都是笑意。

她哪有在玩?!她是在捍衛!

「讓你打回來行了吧?」陸夏初啜著微笑的嘴角,好像莫名讓了她三分一樣。

葉靈一腳踢去,「誰要你讓!」

看自己踢得正實,又擔心力道過重:「傻了,都不躲?」

https://ptt9.com/100003/ 「讓讓你,免得你今晚睡不著。」眉目溫柔,像暖化了的水。

葉靈皺眉,怎麼定位又變了?兄弟會這樣啊?

下意識退開,葉靈轉身走人。

「喂!」某人背後喊。

葉靈以為還有什麼事。

「天涼了,晚上記得蓋被子,別感冒了!」

「……」

少年,你的角色是不是有點多?

一一一

聽說陸夏初真的「改邪歸正」了。

上課認真,作業按時完成。

很多人說是愛情的力量。

「樂星語,不錯哦。」

連同桌都在表揚她。

葉靈有口難辯,學生學習不是本分么?他回歸正途的確是值得開心的事。

若非要歸功於她……也罷,反正這個頭是她起的。

「還好吧。」葉靈揚揚頭,認了。

「嘿嘿,這傢伙,有時還真是一點不謙虛呢,說說,怎麼搞掂人家乖乖聽你話的?」劉秀雅撞撞她的手肘。

「搞掂?沒有呀,他是自願的,不然我哪有辦法?」葉靈攤手,這些東西當然靠自覺了,不然她能拿桶灌進去不成?

「不可能,瞧他那個勁,好像要考清北一樣。」

「清北?」他只是說要考同一間,沒說哪間……

「哈哈,說不定他能考上,那時你的功勞就大大的啦。」

「不過,他要是去了清北,你怎麼辦?」劉秀雅看她的眼神,彷彿都帶著同情。

「我?」葉靈之前已經說過,原主的成績不上不下,要考去清北好像不太正常……

不過,她現在「發奮圖強」,應該還是有機會的吧?

娛樂之最強神豪 所以她又要做一個好學生了嗎?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怎麼辦?

還是先確實一下那邊情況怎麼樣再說吧。

陸夏初欣喜的看著主動約他的葉靈,喜上眉梢應該就是這種感覺。

見到他的時候,葉靈覺得自己不該約,發個信息問就好了。

她為什麼要約?

因為他們好像也好幾天沒見了?

葉靈看著眼前的人,有種莫名的感覺。

但不可否認,看見他這個樣子,好像心情都變好了一些。

「最近書讀的怎麼樣啊?」她裝作關心的問。

「還可以。」陸夏初坐在她旁邊。

葉靈覺得距離有點近,挪了挪位置。

陸夏初當作沒看見,又往她這邊靠了靠。像是為了聽清楚她說話而往前湊了湊一樣。

可葉靈就是感覺他是故意的。

不過搭肩的事情都做了,這樣不算什麼事吧。

葉靈讓自己忍了下來,免得挪來挪去,好幼稚一樣。坐近一點又不會少塊肉。

陸夏初也不說話就那樣注視著她。

葉靈嘆了口氣說:「聽說你挺努力的,準備考清北是嗎?」

「誰說的?」

「聽說。」

「哦。」

「是嗎?」

葉靈直直的看著他,這件事情還是要先確認一下的,免得時間太緊的話,別人會對她產生懷疑。

一個正常的孩子是沒可能突然從成績平平考出個清北來。

但她現在才高一,現在發力的話,別人應該不會有那麼多的懷疑。

「算是吧。」

葉靈認真的把人看了又看,怎麼突然有這麼大的志向了呢?

面對葉靈的疑惑,陸夏初突然嘿嘿的一笑:「如果這樣上大學,我為什麼不上一間名聲響亮的呢?說出去也倍有面子,不是嗎?」

葉靈愕然:「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清北是那麼容易考的嗎?隨隨便便說想去就去,當人家十幾年的寒窗苦讀算什麼?

有理想是好的,但切合實際一點可能更容易實現。

「你不相信我?」陸夏初眯起了眼。

「也不是不信……」凡事都有可能不是嗎?但是時間應該有點短了吧?才一年多一點的時間,真的能夠都補上嗎?不過這人要補的好像也只是高一的課程吧?如果以前的底子還在的話。

葉靈又把人瞧了瞧,雖然她不想小看他,但好像也不適宜高估吧?

他真的有一鳴驚人的能力嗎? 陸夏初一把搭了她的肩,用力一摟,差點與他臉貼臉:「相信我,我想要什麼,不會失敗的!」

妖孽皇妃 葉靈覺得事情真的超乎她想象唉。

她都沒有往這麼大的目標上想,只不過給了他一個小目標,他竟然一步到位直接跨過去了嗎?

要是他換個清北學歷出來的話,以後的路會更順了吧。

想想也不錯,挺好的。

「加油啊。」這種不用他做什麼就可以實現的任務挺好的嘛。

那接下來她是不是可以輕輕鬆鬆的過一段日子了?

這樣想的話,開心很多了。

「豬,你也要加油哦!」

「豬比較笨,可能沒辦法如你所願哦。」如果他自己都這麼上進了,那就不一定要跟著他去了。

「呵呵,你要是考不上的話……」

這滿是威脅的話是什麼意思?

陸夏初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表情。

「呃,我努力……」

「不懂的找我啊,我可以幫你的哦。」

看著膨脹的某人,突然還是想飛起一腳的感覺。

「呵呵,那先謝謝了。」

「走,帶你去個地方!」陸夏初想一出是一出。

「……」

葉靈被他拉到了琴房。

「我給你彈首曲子,最近新學的。」

「怎麼突然想彈琴?」

穿越王者榮耀之空白少女戀愛史 「嗯,就是想學會了彈給一隻豬聽。」陸夏初促狹的笑意蔓延整個身心。

葉靈忍著。

「過來。」

稍微站得有點遠。

葉靈挪了一下。

陸夏初向她伸手。

葉靈不想過去。

陸夏初眼一眯。

葉靈乖乖向前,她知道自己的執著沒有用,他總會想辦法,或者說他有很多種方法,讓她走過去的。

怎麼有種被人家吃的死死的感覺?

她明明是個成人啊,怎麼會被一個猖狂的少年,我壓制住嗎?

悠揚的歌聲如水般流暢,像極了戀人的私語。

彈琴的人目光柔和像沉浸在琴聲裡面,他曾經熱愛著這些琴鍵吧?如今重拾起來,應該滿滿都是回憶。

葉靈沒有打攪。靜靜的聽著,看著。

這個男孩本來的樣子應該是這樣的。是什麼改變了?應該是他的家庭吧。

如今得以和父親和解,家裡恢復了平和,他整個樣貌都開始改變了。

這樣多好,只需要一場深入的談心,這個少年就走回了正道。

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

她這個外人或許推了一把。但真正起作用的,應該是他們自己吧。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放心了。

葉靈長長吁了一口氣,琴聲也剛好在這時候停止。

陸夏初皺眉:「不喜歡?」

「喜歡。很好聽啊。」

「那你為什麼嘆氣?」

葉靈眨眨眼,少年你不是在專心的彈琴嗎?為什麼她小小的一聲嘆息可能發現呢?

葉靈還真一時想不到什麼理由來解釋,又不能直說。

陸夏初抿了嘴,一副不開心的表情。

葉靈扶額,少年,你剛剛那副開心表情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愁眉苦臉的樣子。

她這些芝麻綠豆的事你就當沒看見不行嗎?

但是某人好像,一定要執著的讓她給個理由。

「我是覺得可惜,你彈琴這麼好,如果考音樂專業的話,應該很加分吧?」葉靈總算掰出個理由來。

「音樂專業?」陸夏初的眉更皺了。

她又說錯了什麼?葉靈覺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覺會踩雷耶。

果然陸夏初沉默了好一會兒。

「呃……」要不她把話撤回,不說了?好想現實有這個功能。

「我考慮一下。」陸夏初看著她,好認真的樣子。葉靈發現,她挺怕他認真的模樣,好像認定了就會永不回頭的感覺。

「那個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你可以不當真的。

可是人家當真了。

葉靈淚流滿面,這是什麼時候說話這麼有分量了?!

「我以前就一直想考音樂學院,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葉靈看著人,表示清楚。

「現在也不晚呀,而且音樂學院好像比清北好考一點哦。」葉靈只能順著說了。

「那你呢?」

「我?我對音樂……」也不能說一竅不通吧,只是她還是懂得,畢竟琴棋書畫,不在話下。

可是原主完全沒有這個想法呀。

陸夏初氣鼓鼓:「不行!你不考我也不考!」

「喂,你是三歲小孩嗎?這些事情是鬧著玩的嗎?怎麼可以因為別人就放棄自己的理想呢?」

陸夏初抿唇,一臉倔強。

「你有沒有搞錯呀?你讀大學是自己去讀的,你為什麼要……」跟她拴在一起呀?

「噢,隨便你了。」清北也不錯,她去爭個啥?只要他自己努力去用心的學習,不管考上清北還是音樂學院都很好啊。

陸夏初一咬唇,把她按在牆壁上,狠狠的說:「你去哪我去哪!」

「呃,好……」氣息太近,不宜交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