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好累,好累……」

「自古多情要比無情苦。」

戰寧拍了拍楊秘書的肩膀。

寧婉兒說道「讓你把他撲倒,睡了,他不就是你的了。要是他不對你負責,你就帶球跑,他肯定會生氣,就像里寫的那樣,開始追着你跑。」

「要不,你就帶球跑,躲起來生娃,等娃養到幾歲大,再帶着孩子殺回來。」

戰寧,若晴「……」

寧婉兒這是看了多少?

都是里的梗。

不過,來緣於生活,生活里的事又被寫進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楊秘書苦笑「……我做不出來。」

她還保留着最後一點尊嚴。

「罷了,今晚喝一回酒,醉一回,睡一覺,醒來了,太陽依舊東升,地球依舊自轉,我的人生還要走下去,無他陪伴,我也能走出陽光大道。」

那三個女人齊刷刷地朝她豎起了大拇指。

「楊秘書這樣挺好的,免得落得慕若惜的下場。」戰寧說完后,像是怕若晴生氣,還看了若晴一眼。

楊秘書點頭,「對,不能落得慕若惜那樣的下場。網上大家都在罵慕若惜不要臉,下賤,勾引別人的老公,破壞別人的婚禮,為什麼他們不說男人的錯?」

若晴不接話,不過她認可楊秘書的話。

撇開她和慕若惜的恩怨情仇,在她和唐千浩這件事上,若晴覺得慕若惜雖有錯,但更大的錯在唐千浩身上,是唐千浩混蛋,算計了慕若惜。

所以,寧婉兒支的招兒風險很大,萬一撲倒了,睡了,他穿上褲子轉身就娶別人,那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呀。

「語彤,你這麼優秀,只要放下了,肯定能找到適合你的好男人的。」

若晴安慰著楊秘書。

凌煜再好,不適合楊秘書,強扭在一起,瓜也不會甜。

求而不得,就放手吧。

勉強,不管對誰都不好。

「放下一份不屬於自己的感情,下一站或許便是幸福。」

寧婉兒也說了句。

凌煜和楊秘書不同於她和戰亭,他們是青梅竹馬,彼此都有情,只是戰亭還不肯承認罷了。

她也喜歡這樣逗著戰亭。

這是他們的相處方式。

凌煜對楊秘書的態度,上次在馬場上,大家都看在眼裏。

楊秘書給大家都滿了一杯酒,她舉起酒杯,說道「來,乾杯,為我下一站就得到幸福而乾杯。」

四杯酒碰在一起,除了戰寧不敢一飲而盡,那三個都是一飲而盡,豪氣得很。

樓頂,戰博靠着欄桿而站,秦叔在他身旁。

「大少爺,大少奶奶她們喝了很長時間了,不阻止她們嗎?」

秦叔頗為擔心地道。

「你們大少奶奶酒量好著呢,阿寧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不會放肆的。」

戰博一點都不擔心幼妹和愛妻喝醉。

喝點酒也好。

等會兒,若晴就會熱情如火,他得益,不是嗎?

「那楊秘書喝醉了怎麼辦?」

戰博看着坐在院子裏喝酒吃菜罵男人的四美,好脾氣地吩咐著「等楊秘書爛醉如泥了,你打電話給凌煜,讓他過來接人,他要是不過來,我就把楊秘書扔在酒吧門口,讓人撿屍。」

秦叔恭敬地應着「好。」

心裏腹誹大少爺好狠!

99。99 在神獸麒麟的不斷衝撞下,石壁終於出現了鬆動。

麒麟一頭撞破石壁,半個身子卡在中間。

它像是想到什麼,不再動彈,張開嘴就咬向碎落的石塊;片刻地上的石塊吞沒,它的腦袋頂住石壁,血盆大口啃上。

「吱~~」

鋒利的牙齒在石壁上墾動,一口下去,只有斷壁末端零星的碎礫入口。

不滿意的,麒麟凶口在石壁上狂啃。

「快點,快點!」

心中默念著,古易期盼麒麟能夠快速的將石壁吞沒,它也能夠早一點帶王大寶離開。

麒麟沒有辜負古易的期望,很快從石壁中出來,它回去破壞祭壇的時候,青色的光芒重現。

發狂似的,麒麟不顧祭壇,沖向另一處石壁。

「機會來了。」

眼前一亮,古易背上王大寶,悄沒聲的朝破損的石壁挪去。

回蕩的響聲突然停止,他的腳步也停下來,閉眼微微搖頭,扭頭眯眼瞧去。

停在那裏的麒麟,瞪大着眼珠看來。

臉上堆起幾絲難看的笑容,古易放下王大寶,輕聲:「不走!我不走!」

說着他也盤坐下來。

鼻孔出氣,麒麟這才滿意回首,重重的撞擊聲重新響起。

「你盯着我幹什麼啊!」心中發酸,古易覺得只怕自己和王大寶,已經被麒麟視為盤中餐。

想到這裏他更加的氣惱,他們兩個合起來,也不夠給麒麟塞牙縫的,難道是石頭吃多了,想要最後換個口味?

「不能坐以待斃。」

琢磨著,等麒麟撞向石壁的空隙,古易一把背起王大寶,迅速的飛奔。

「吼!」

一聲怒嘯,古易只覺得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天而降,『嘭』的一聲落在他的面前,狂風襲面。

「不走!我堅決不走!」

舉起雙手,以示誠意,背上的王大寶直接滑落,摔在地上,古易瞥眼,卻不敢動彈。

「嘶!」

腦袋巨疼無比,像是撞在了石頭上,王大寶恢復一絲意識,旋即身體內無數疼痛湧入,讓他倒吸冷氣。

「怎麼這個時候醒了!」

古易頭疼不已,好不容易安撫住麒麟,讓它離開,可是王大寶的清醒,又將麒麟的目光吸引過來。

「咳!」「咳!」

血液聚集在喉嚨中,王大寶忍不住的咳嗽,血腥味蔓延。

古易心中一緊,生怕麒麟聞到血腥味直接撲過來,好在麒麟沒有動手,歪著腦袋疑惑,踱步似有離開之意。

「咳!」

又一聲咳嗽,一絲鮮血從王大寶嘴角溢出。

麒麟瞪大的眼珠中,猩紅加深,死死的盯着王大寶嘴角的鮮血。

稍一眨眼,它迷惑探出腦袋。

碩大的頭顱越過古易,眼珠子都要貼在王大寶的身上。

「呃~~~」

一個聲音響起,古易瞬間汗毛直立,這分明是咳嗽的前奏,若是王大寶再吐出一絲鮮血,在麒麟的眼皮子底下,他可就真的沒辦法了。

沒錯,剛才王大寶嘴角的鮮血,就是他吸引麒麟的注意,趁它眨眼的功夫,給王大寶擦拭的。

直接從衣服扯下一塊布,古易塞在了王大寶嘴裏。

「嗯!」

沉悶一聲,麒麟的腦袋頂了古易一下,回頭沒有從王大寶嘴角看見血液,失望的轉身離開。

不過這次,它沒有走遠,直接在破損的石壁上,啃食石塊。

去路被堵,古易無奈的看着王大寶:「王長老啊,您醒的真是時候。」

「嗚。。。。」王大寶終於清醒一點,睜開眼睛看到古易,感覺到嘴裏的東西,想要開口,卻只有嗚咽聲,用眼神示意古易將嘴裏的布拿出來。

「王長老,您別介意,我還真的不能讓您開口。」

古易回望麒麟一眼,見它沒有注意這邊,急忙低聲解釋:「那頭麒麟嗜血,您身受重傷,開口難免會有血帶出來,讓麒麟看見不得了,您受罪,等出去了,我給您賠罪。」

王大寶哪明白什麼麒麟,他昏迷過去的時候,麒麟還未成型,睜眼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古易。

不過看在古易真誠的模樣,他選擇了相信。

麒麟偌大的身軀入目,被扶起的王大寶詫異,視線中的身影有些眼熟,但是和之前的形態差別太大,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緩了好一會兒,王大寶自己取出布,重重的呼了幾口氣,說道:「傳送陣屏蔽了?」

「嗯,池峰主在最後關頭出手,玉碟屏蔽了傳送陣。」

古易回著,眼睛不時在王大寶和麒麟身上徘徊,生怕他再來一聲咳嗽,吐出那麼一絲鮮血。

「那就好!」安心不少,王大寶觀察周圍的局勢,沉道:「如果有機會,你就先走,不用管我。」

「那哪行呢?」古易拒絕,以他現在的狀態,能夠走,就能帶上王大寶;

帶不走王大寶,說明他也走不了。

他的狀況,也就比王大寶好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