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懂……我懂……」妖邪雖然已經被李逸晨收回逍遙聖戒,但許雲海那股心悸之意卻依然沒有完全消失,這並不是說許雲海有多膽小,而是這種來自境界上的天下威壓,能以意志完全硬抗過去的,天底下之人實在少之又少!

「那我們應該不用再比了吧?」李逸晨當即又問道,「畢竟若是真的要比,那傢伙出手沒個輕重,雖然不敢傷許盟主,傷到你的風狼那也不好啊!」

屁才不敢傷我!想著妖邪剛才那句,滅了這兩個傢伙嗎?許雲海可不相信妖邪不敢傷自己,而且從妖邪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之氣,許雲海也深知那傢伙身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性命。

他知道李逸晨這般說辭不過是顧全自己的顏面罷了,哪怕他哪裡又還有再戰之意。

「李公子客氣了,你那妖獸從氣獸來看,絕對已經近神階中的高級,這一戰不必再戰,我認輸!」雖然知道自己一認輸也就註定他們天劍盟十二分盟主皆敗於李逸晨之手,但不認輸又能如何?

等李逸晨把妖邪放出來削自己一頓再認輸?那有區別嗎?而且此刻許雲海也的確不願意再去面對妖邪,感受他身上那恐怖的氣息。

「那我們一起出去吧!」李逸晨當即微微一笑道。

「好!」許雲海將風狼收起,隨即與李逸晨兩人心神一動,已然出現在宮殿的陣紋中心。

「李公子果然少年英才,我等佩服佩服!」

「李公子手段非凡,敬佩敬佩!」

李逸晨剛出來,一眾分盟主立刻客氣的恭維起來!

畢竟之前戰鬥的時候是為了他們天劍盟的臉面,但如今敗了,那將來大家也許就是合作關係,而在這份合作關係中,李逸晨的地位極可能僅次於總盟主,還在他們之上,甚至在某種時候,總盟主也得遵從李逸晨的意思來。

如此一來,此刻不拉一下關係,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而且他們都知道,李逸晨的勝利雖然有取巧的成分,但他們在考驗李逸晨的時候,出題之時何嘗又不是都選自己最強的地方?

自己最強的手段仍然被地方化解,無論對方是否取巧,這本身也是對方實力的一種體現。

甚至心態變化之後回顧著李逸晨每一場的勝利,大家都意識到,也許他們看到的並不完全是李逸晨完部的實力。

「大家客氣了,一切還是承蒙諸位盟主承讓!」李逸晨一臉客氣地說道,隨即似乎有些扯動內息,引來一陣乾咳。

「李公子……我這顆鴻蒙回春丹雖然比不過你煉製的那顆,但還是有些功效,你先服下吧!」見狀,秦千炎當即把自己之前與李逸晨比試時煉製那顆丹藥拿了出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親眼目睹了秦千炎煉製鴻蒙回春丹的過程,李逸晨可是清楚,這顆丹藥可比任空給自己的療傷丹效果要好出許多,此刻到也沒有客氣。

畢竟神尊只給了他一年的時間,看起來時間雖多,但李逸晨知道接下來的路並不好走,對於時間還是能省則省!

突然想到什麼的李逸晨當即揮手之間將盤龍鼎拿了出來,「我可沒有那麼多的藥材再煉製一顆鴻蒙回春丹,只有把這盤龍鼎拿給秦盟主用一段時間,充當丹資吧!」

「啊……」秦千炎先是一愣,隨即連忙抱拳道,「多謝李公子,多謝李公子!」

海賊之文虎大將 李逸晨會支付不起一顆鴻蒙回春丹的丹資?誰信?此刻就算傻子都看得出來,李逸晨是打算給他們一些好處罷了。

「好了,那我先去調息了!」雖然最終獲勝,但是之前與趙山河那一戰,李逸晨的確也受傷不輕,哪怕鴻蒙回春丹到手,那也需要好好調息一番。

「好……好……」

「李公子慢走!」

「李公子不送!」

不過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可都是集中了盤龍鼎之上,一個個的回應甚至都充滿著敷衍!

他們的確不全是煉丹師,但這是盤龍鼎啊,只要有足夠的藥材就能煉製出完美丹藥,煉丹師可以在這個過程觀摩感悟,而其他人則可以享受煉丹成果啊!

當然對於他們的反應李逸晨也不會計較,當即轉身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雖然身上有傷,但基本的行動到也沒什麼影響。

片刻之間李逸晨便回到自己的小院!

「你怎麼了?」李逸晨一回來,元雪立刻有所感應,看著身上傷勢不輕的李逸晨臉色不由一沉。

「李公子……」元雪這一喝,林青山他們也跟了過來,看著李逸晨這番模樣也是臉上一驚,在他們看來,顯然天劍盟並不是那麼好說話。

「沒事,要讓天劍盟給我們合作,自然要亮一些實力,現在雙方已經初步達成合作了!」李逸晨當即說道,「好了,我先去調息一下!」

「你小子有架一個人就打了?下次有架打再不叫上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對著李逸晨的背影,元雪卻十分不滿的說道。

而此刻林青山父子卻直接石化在那裡,李逸晨雖然說得簡單,但他們卻能聽出其中之意!

要合作,要亮一下實力!

如今既然已經合作,那隻能說明天劍盟那邊之人受傷比李逸晨更加嚴重!難道連岑建豐都打不過李逸晨?父子兩人充滿震驚的對視起來!

當然這僅僅只是他們的猜測,若是他們知道事實上李逸晨並非只是對戰岑建豐,而是單挑十二分盟主,不知道他們此刻又會如何去想…… 雖然有混沌之氣傍身,但之前的比試,對方沒有動用混沌之氣,李逸晨到也恪守規矩的並沒有動用。

畢竟被對方發現,李逸晨可不敢保證在外城混跡這麼久的各分盟主,會不會家底比自己還要豐厚。

如今服下秦千炎煉製的九紋鴻蒙回春丹,雖然秦千炎煉製的不如盤龍鼎煉製的那般藥效,但勝在此刻李逸晨可以把藥力全部用於療傷,並且還能催動混沌之氣,如此一來,其實也就兩天的功夫,李逸晨體內的傷勢便已經好的八九不離十了。

不過李逸晨到也沒有急著出去,而是借著這個機會,進一步領悟起之前戰鬥的內容。

雖然嚴格來說,李逸晨真正的戰鬥只有與岑建豐一場和趙山河一場,但是岑建豐的劍道奧義,趙山河對戰鬥節奏的把握,這兩方面都不在李逸晨之下。

回憶著之前戰鬥的每一個細節,不斷的領悟使得李逸晨感覺自己的劍道以及對武道的領悟都有著新的突破,當然更重要的是,李逸晨更是再一次仔細琢磨起仙劍技的第五式。

雖然當初劍靈將第五式直接打入他的腦海,但李逸晨知道,當時能打敗岑建豐,那是因為對方並沒有想到自己還會有如此強勢的反擊,打了對方一個出奇不意,而事實上,自己連第五式一半的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

仙劍技,那是包羅著劍道與武道的精髓,哪怕以李逸晨如今的實力,領悟起來,也是吃力無比,但好在李逸晨對劍道本身就有著非同一般的基礎,五天之後,也算對第五式有了一個真正初步的理解。

不過想到將要面臨的困難,李逸晨仍然不敢有所大意,畢竟這一次雖然獨戰十二分盟主獲勝,但這是在大家都沒有想過要殺死對方的前提,若是生死相拼,李逸晨相信他們還必有其他手段,同時前往神尊洞府之路上自己將要面臨的危險比起他們的實力也肯定是只強不弱。

所以李逸晨又讓劍靈將仙劍技的第六式和第七式傳授於他,雖然這兩式劍靈無法直接打入李逸晨的腦海,但李逸晨藉助著仙劍宮的祖祠投影,再配合著劍靈的指導,哪怕達不到第五式那般的領悟程度,但至少也能勉強實施。

也到了這個時候,李逸晨才真理意識到仙劍技的恐怖之處!

仙劍技前四式雖然也曾經為李逸晨立功不少,但是如今看來,似乎都只是後邊五式的基礎,直到第五式之後,仙劍技才真正展示出其驚人的破壞力。

當然這般領悟加療傷,李逸晨卻足足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這還是李逸晨心裡擔憂著神尊洞府之行,否則若是時間充沛,估計就算再閉關上一年左右,李逸晨肯定也不會嫌時間太多。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中,天劍盟的十二分盟主亦是一個個修為不斷突進,尤其是有著盤龍鼎不斷煉製出各種丹藥,幾乎人人都已經突破到近神境。

畢竟他們原本就都具備著突破的實力,只不過想混跡於外城多撈一些好處,所以才一直壓制著並沒有突破。

如今他們既然已經敗於李逸晨之手,那就註定天劍盟要與李逸晨合作,而既然要與李逸晨合作,那麼他們接下來的戰場也將轉移到通入神尊洞府之路,這條路上,他們有可能隨著李逸晨邁入人生更高的輝煌,但同時也可能因為李逸晨而埋骨其中。

不想死,並且想要更好的未來,他們自然突然更加強大的實力!

原本的壓制加上盤龍鼎煉製的各種丹藥,使得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他們不僅突破到了近神境,更是一個個擁有著非凡的戰鬥力,可以說哪怕是內城那些普通近神境,估計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李逸晨從房間中走出來,元雪便立刻沖了上來。

「你一個人打敗他們十二個分盟主?」元雪一臉震驚的看著李逸晨問道。

李逸晨這段時間在閉關,元雪無聊之餘自然去打聽李逸晨之前的戰鬥情況,得知元雪的身份后,雖然大家覺得有些丟面子,但此事到也沒法隱瞞,畢竟就算他們不說,李逸晨出關之後,元雪肯定也會知道。

得知李逸晨如此生猛的元雪頓時又有一種被李逸晨比下去的感覺,隨即她也提出自己要打十二個!

剛剛被李逸晨拂了面子的一眾分盟主本來就憋著一肚子的火氣,如今想著要與李逸晨共同進退,原本就一個個放開了曾經對修為的壓制,哪怕還沒有突破到近神境,其實也馬上便可突破,再加上元雪要求的時候,已經有人服用過盤龍鼎煉製的丹藥。

隨即元雪悲哀的在連敗三場之後,終於放棄了挑戰,當然元雪的失敗也令一眾分盟主似乎找回了幾分自信。

不過元雪卻是鬱悶至極,原本她覺得自己的實力應該還要略強於李逸晨,至少在武道之上是這樣,可是李逸晨一打十二而勝之,自己卻三戰三敗,甚至元雪有些懷疑,那十二個分盟主是得到李逸晨借盤龍鼎給他們而故意吹捧李逸晨,所以才有此一問。

「一時僥倖,一時僥倖!」並不知道其中細節的李逸晨還是很客氣的。

「僥倖……」無論李逸晨是真實力還是僥倖,但元雪此刻卻不得不承認,也許李逸晨真的比自己要強。

而此刻不遠處的林家父子聽到兩人的對話,更是一陣無語起來!

原本他們以為李逸晨只是打敗岑建豐,但如今看來李逸晨卻比他們相信的還要恐怖得多。

「好了,時間不多了,我們去找他們談談吧!」月余的修鍊,李逸晨雖然沒有直接突破到近神境,但李逸晨也感覺自己距離突破已經不遠,這樣的實力,似乎也可以嘗試去闖一闖神尊洞府之路了。

元雪雖然心有不服,但也知道如今什麼才是正事,當即也不再糾結於誰強誰弱之事,跟著李逸晨向外走去。

不過之前雖然連敗三場,但那三位分盟主的戰鬥手段也令元雪受到諸多啟發,再加上早已踏入半神境,如今元雪感覺自己似乎也感應到一些突破的契機。

「等著瞧吧,我一定要比你先突破近神境!」跟在李逸晨的身後,元雪小聲的嘰咕著。

「你說什麼?」感覺元雪似乎在說話,但李逸晨卻沒有聽清楚。

「沒……沒什麼!」不過如今在鐵一般的事實打擊下,元雪可沒有從前那般囂張,她決定一切還是等自己先突破之後再說。

「李公子……」

「李公子,你好了啊……」

李逸晨一出現,一眾分盟主便圍了過來熱情的打起招呼,看著李逸晨更是客氣有佳,相反元雪卻有一種之被人無視的感覺。

「見過諸位分盟主!」李逸晨還是客氣的抱拳回禮道。

「李公子,那個……我們還有些丹沒有煉完,不知道那盤龍鼎能不能晚些時間歸還!」隨即一眾分盟主立刻開口道。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盤龍鼎雖然神奇在無比,但如今他們需要的皆是近神階的丹藥,煉製近神階丹藥,哪怕是盤龍鼎,每一爐也需要花費不少時間,所以李逸晨閉關這一個月,其實他們並沒有煉製出多少丹藥,這對於如今剛剛突破不久的他們,明顯是供不應求。

「這個自然沒問題!」他們提升實力,對自己也有好處,李逸晨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只不過我也算是通過了考驗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總盟主!」

「總盟主已經傳來命令,等李公子調息完畢,我們便一同進內城,去見總盟主!」聞言,岑建豐當即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對於總盟主生活在內城,李逸晨並不意外,甚至李逸晨知道,如果自己所猜不錯,總盟主更可能是一位近神境的強者。

畢竟若是半神境,只怕很難令這麼多分盟主完全信服!

「當然,李公子,請!」岑建豐說著當即祭出飛行道器!

內城與外城之間,因為通行需要交納相應的費用,所以是無法通過傳送陣而通行的,雖然天劍盟擁有著直接前往內外城交界處的傳送陣,但想要多用幾天盤龍鼎的這些傢伙卻故意不提此事。

李逸晨不明其中緣由,自然也只得與他們一起登上飛行道器,當然離開之時,李逸晨又岑建豐專門給這邊分盟之人交待一番,善待林青山父子!

畢竟林青山間接也算幫過自己,而且李逸晨也欣賞於林青山的那份孝心,而自己幫他更是一句話的事情。

隨即一行人隨著飛行道器向著內城的方向趕去,一路之上,李逸晨此刻也沒有再修鍊的必要,索性給鐵山講起磐石訣的命門瞬移之法!

隨著兩人的討論,一些涉及到武道的問題,自然也引起其他分盟主的加入,只不過雖然他們的問題大多是李逸晨想都沒有想過的,但架不住李逸晨的逍遙聖戒中有著劍靈的存在。

這些問題被劍靈一解釋,自然大家都明白過來,當然在這個各有所得的情況下,其實李逸晨自己也在領悟著其中的武道精要。

當然看著李逸晨口若懸河的解決著一個又一個自己都不曾想到的難題,元雪此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真沒有什麼必要去給李逸晨再比個什麼高低,因為這根本是沒法比較之事。

而一眾分盟主在目睹著李逸晨武道方面的見識之後,似乎也意識到,他們集體輸給李逸晨並不算冤,畢竟李逸晨對武道的領悟並非他們所能比擬…… 從武道到丹道,再到陣道!

李逸晨講解下來,哪怕原本心有不服的秦千炎此刻也是口服心服,他不得不承認,縱然沒有盤龍鼎,自己的丹道造詣同樣比不過李逸晨。

同時,那四個直接放棄了丹陣兩道比試的分盟主也同樣意識到,就算他們當時上場,也不可能改變最終的結果,李逸晨對同丹陣兩道的領悟似乎比他們相信的更加恐怖。

以至於到了內城與外城的交界處時,大家都還有些意猶未盡,不過最終還是只得從飛行道器中走了出來。

畢竟以天劍盟的勢力,在外城用一下飛行道器沒有誰敢表示太多不滿,但到了內城,若是還這般駕馭著飛行道器肆意飛行,估計不出兩里地就會被內城那些看他們不慣的強者直接給拍下來。

交納進入內城的混沌之氣,一行走進入內城,隨即又直接通過傳送陣,進入總盟主的所在之處。

其實內城也同樣有天劍盟的存在,只不過放內城,天劍盟卻就不再那麼拔尖,只能算是內城中等偏上的實力,但即使如此,其總部的修建依舊大氣磅礴。

估計是他們在來的路上便已經通知了總盟主,所以趕到總部之時,總盟主已經在書房候著李逸晨了。

這個級別的談話,其他分盟主知道自己根本插不上嘴,自然也識趣的不再參與,而是各自去領悟著李逸晨一路所講的之奧義。

不僅是他們,哪怕是一直對李逸晨不那麼服氣的元雪,在聽到李逸晨的講述之後,此刻還是準備小閉關一番,畢竟再不服李逸晨,李逸晨所講的那些來自劍靈之口的武道奧義,也遠遠不是她所能想象的。

「李逸晨求見總盟主!」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走到總盟主的書房門口,李逸晨客氣的行禮道。

「請進!」隨著一聲輕喝,房門自開,李逸晨邁入其中。

一排排書貴陳列著各種典籍,一個身著儒衫的中年男子此刻亦在凝視著李逸晨,若非早已知曉總盟主的身份,估計若是只看到這般模樣,絕對無法將眼前之人與天劍盟的總盟主聯繫到一起。

因為眼前之人看上去更是一個書生,哪怕以李逸晨如今的眼力,一時也看不出對方有半點修鍊,但是李逸晨知道,對方能成為天劍盟的總盟主絕對不可能沒有半點修為,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的修為已經高到某種程度,令自己根本看不透而已。

「你很不錯!」片刻之後,總盟主才微微點頭,「當初定下那樣的考驗,其實就是我並不希望與你合作,只是沒想到,你居然真能通過!」

「那這隻能說明我們有緣!」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

雖然對方是天劍盟的總盟主,但大家現在是合作關係,並非上下級,李逸晨到也不用太過卑謙。

「算是吧!」看著李逸晨面對自己居然還能這麼不卑不亢,總盟主再次微微點頭,「我叫凌荊!」

「凌總盟主好!」李逸晨客氣道!

「客套的話我們就跳過吧,先說說你需要我們天劍盟為你做什麼吧!」凌荊到也是乾脆之人。

「很簡單,如今通往神尊洞府之路已經擠滿了各種目的之人,但無論他們是什麼目的,我若進去一旦身份暴露,估計都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我希望天劍盟現在先介入此事,待到時機差不多,我再以天劍盟之人的身份混入其中!」李逸晨當即說道。

「就這麼多?」凌荊不由眉頭微微一揚道。

「這是我需要的基礎,當然天劍盟若是願意做更多的付出,那麼一旦我最終成功,天劍盟能得到的好處,肯定也是不同!」李逸晨當即說道。

「那萬一你失敗了呢?」凌荊可沒有那麼樂觀。

「失敗,我連小命都沒了,我再承諾什麼,那也沒有任何意義了!」李逸晨微微聳肩道。

「你到也比較乾脆,你的基礎要求,天劍盟可以滿足,包括與你同行的十二個分盟主也由你調遣,至於天劍盟還會不會給你其他的支持,這需要我根本到時的局勢,以及你是否能表現出讓我支持你的潛力而定,雖然我這樣做,可能將來你成功的好處會少一點,但對於天劍盟卻也要保險一點!」凌荊顯然不是一個賭徒。

並沒有一想到,萬一李逸晨成功能得到的好處而一下子被這種虛無的利益所沖暈頭腦。

當然他的這種直白也表現出他的誠意,畢竟若是心裡有著其他想法,凌荊也不必說得如此傷感情。

「同意!」李逸晨從一開始也沒有想過天劍盟會不留餘力的支持自己,畢竟大家的關係根本沒有到那個程度。

「你打算什麼時候進去!」凌荊再次開口問道。

「半年後吧!」李逸晨顯然早已有了打算!

不過凌荊卻是微微一笑中滿是讚賞地說道,「你比我想象中還沉得住氣!」

「那是因為我怕死而已!」既然對方懂了自己的意思,李逸晨自然沒有必要再去多作解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