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明天一早去你府上!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蕭炎莫名其妙,韓東明卻樂不可支!

「我說兄弟,哪有你這樣在大街上問一個姑娘想不想你的!」

「周圍又沒有別人,他們怎麼會聽得到。」蕭炎他們站在城門口的角落,根本沒有其他人。

「我不是別人啊!」韓東明白了蕭炎一眼,「這種閨房趣話以後要留著只有你們兩個人的時候再說!」

原來是因為韓東明,「那你剛才幹嘛不走開!」

韓東明成功的把火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大哥!大哥!算我嘴賤!當我沒說行不行!」

這小祖宗,自己可惹不起。

蕭炎也懶得看韓東明耍寶,徑直往家走去,他還得趕緊回去告訴娘明日李沐沐要來。

蕭夫人聽說李沐沐要來,果然很高興,趕緊吩咐下人去做準備。

「炎兒,明日尼休沐一天,跟娘一起招待沐沐吧!」

蕭夫人忙活了半天,才想起來問蕭炎。

「明日還要練兵!我盡量早些回來。」從那日談完后,蕭舜天逐漸把手中的勢力轉交給蕭炎。

除了那些明面上的軍隊,還有一些暗處的力量。

蕭炎剛剛接手,還沒有完全把控到自己的手裡。

這些人都是靠實力說話的,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力量,即使蕭炎是蕭舜天的繼承人,他也是用不動這些人的。

「那便早些回來吧!」聽到兒子要做事,蕭夫人也不勉強。

……

李沐沐回家后告訴王春桃她明日要去拜訪蕭夫人,王春桃這邊也是一通忙活。

王春桃知道蕭家那樣的富貴人家,什麼樣的東西沒有見過。

她們家現在這樣的條件也沒有什麼可以拿的出手的東西,王春桃乾脆親自下廚,給蕭夫人做了幾樣點心!也算是略表心意。

「噹噹當!」一大早李沐沐她們還在吃早飯,就聽見有人在敲他們家大門。

李沐沐一開門就看到韓東明笑眯眯的站在她家大門外。

「韓參將?你怎麼來了?」

「李姑娘,在皇城你就叫我的名字就好了,什麼參將不參將的!不過就是跟在蕭炎身邊瞎混了個職務。」

「你今天不是要去蕭家嘛!我今天休沐,蕭炎特意交代讓我送你過去。」

「那就多謝韓公子了!我們正在吃早飯,不知韓公子可用了早飯,要不要一起吃點?」

李沐沐跟韓東明並不算熟,她並沒有直接稱呼韓東明的名字,出於禮貌李沐沐邀請他進來一起吃飯。

「太好了,我還真沒有吃早飯!」韓東明邊說邊跨進了李沐沐家的大門,「李姑娘,要我說你可比蕭炎那傢伙強多了,我去他那,他連口水都沒有主動讓我喝過!從來都是我自己討來的。」

李沐沐默默翻了個白眼,蕭炎怎麼把這話嘮給自己派來了,直接派個車夫不好嘛!

自己不過客氣一下,沒想到韓東明真的要在這裡吃早飯,弄得王春桃和元澤又是一頓折騰。

等吃過早飯,李沐沐坐著韓東明趕的馬車往蕭家走去。

「李姑娘!」韓東明在帘子外面喊道。

「嗯?」

「蕭炎讓我轉告你一聲,到了蕭家隨意就好,如果碰到他的大嫂,多加小心!」韓東明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是說…」李沐沐沒有想到蕭家也想其他官家一樣,有那些腌臢事!

「跟你想的不太一樣,不過你盡量不要跟他大嫂獨處!」

「好!」李沐沐點了點頭后才發現韓東明看不到,於是出聲應道。

李沐沐聽明白了韓東明話里的意思,有問題的是蕭炎的大嫂,跟別人無關。

其實蕭炎在蕭家也安排了暗中保護李沐沐的人,他覺得柳依依膽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害人,畢竟娘親和大哥都還在家裡。

李沐沐他們走了大約兩盞茶的時間,終於來到了蕭家。

李沐沐一下車就看到蕭夫人在大門口等著自己,這可把李沐沐嚇了一跳!

她趕緊快步走到蕭夫人的跟前對蕭夫人行禮,「還勞蕭夫人在門口等著我,這怎麼使得!」

「這有什麼使不得的,早就盼著你來家裡玩!今日可把你等到了。」

蕭夫人說著親熱的拉過李沐沐的手。

李沐沐沒有想到蕭炎的母親對自己依然這麼熱情,是真的有些受寵若驚。

宮宴那次李沐沐以為蕭夫人不過是做個天家看的,之後送禮不過是因為蕭炎,不過今日看來她是真的喜歡自己。

「蕭夫人在這裡等了多久?都怪我出門晚了!」

「不晚不晚,是我閑來無事!就溜到門口轉轉!走,我們快進去。」

說著就帶著李沐沐往府里走。

李沐沐邊走邊打量著蕭家,蕭家的大門上掛著鎮國公府的牌匾,兩扇漆紅的大門略顯斑駁!

進入庭院后全部都是綠植,不見一束花叢!

不愧是武將的家庭,處處透露著**肅穆的感覺,就好像她以前去軍區退休幹部療養的地方,也是這種感覺。 蕭夫人看著李沐沐左看右看也沒個表情,以為她不喜歡庭院的布置。

「這院子是單氣了一些,你要是不喜歡,日後讓下面的人在這裡多種一些花草!」

「啊?」李沐沐有些傻眼,「…我感覺很好!沒有不喜歡。」

「那就好!等你們成親的時候,咱們在把大門重新漆一遍,保證紅紅火火的!」

原來蕭夫人說的是這個意思。

這還沒進屋就給李沐沐弄了個大紅臉。

「蕭夫人…我…我跟蕭炎…我們…」李沐沐從來沒有這麼窘迫過。

「娘~人家頭一次來家裡,你就這麼說!也不怕把人家李姑娘嚇跑了!小心小弟回來找你要人!」

李沐沐看見從前廳里走出來一個年輕的女人,氣質溫婉,說話輕聲細語的。

「這是我大兒媳婦,蕭炎的大嫂!」蕭夫人對李沐沐介紹道。

極品小村醫 「少夫人好!」李沐沐對柳依依行了一禮。

原來這就是蕭炎的大嫂,李沐沐不由的多觀察了她兩眼。

這個女人看起來脾氣溫和,溫婉賢淑!可蕭炎居然讓自己小心她,果然後宅的女人全都不容小覷。

「叫什麼少夫人!你也跟著小弟叫我大嫂就好!咱們早晚都是一家人!」柳依依親切的對著李沐沐說道。

「對對對!叫大嫂就好!」蕭夫人也在旁邊點頭。

「大嫂!」李沐沐從善如流

「娘~快別讓李姑娘在外頭站著了!趕緊進來吧!」

不論是真是假,柳依依的熱情都讓李沐沐有些無所適從!

李沐沐是被蕭夫人半拉半拽的請到屋裡坐下的。

「蕭夫人,很感謝你上次送我的那些禮物!我也沒有什麼好回贈給您的!只好給您帶了些不值錢的小玩意,你隨意把玩吧。」

為了防止蕭夫人再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語,李沐沐一落座就趕緊把禮物一一拿出來。

「你這孩子,跟我這麼客氣做什麼!人來了就好!」蕭夫人雖然是這麼說,但到底是李沐沐的一片心意,還是揮揮手讓下人都收下了。

「這幾樣是我娘昨夜做的點心!她說想要感謝您對我的照顧!」

李沐沐把昨天王春桃做的點心也拿了出來。

「是嘛~快拿過來讓我嘗嘗!」蕭夫人表現的很歡喜,讓下人把點心裝盤后每樣都嘗了一些。

「真好吃!還真是辛苦你娘了~怎麼不帶她一起來府里坐坐!」順便也可以商量一下兩個孩子的事情。

蕭夫人心裡這麼想,但還是沒敢把後面一句話說出來,這李沐沐好不容易恢復正常,再逗她只怕是真的要跑了。

「娘親不太習慣出門,就沒有讓她一起來!」

李沐沐又拿出一個虎頭的帽子遞給了柳依依,「這是我娘聽說蕭炎有個侄兒,給他做的一頂棉帽!手藝不好,大嫂別嫌棄!」

「怎麼會!這手藝可真好,娘親你看,這虎頭繡的活靈活現的呢!」柳依依歡喜的接過,「沐沐還真是有心了,沒想到我們辰哥兒還有禮物呢!」

「沐沐,我以後就叫你沐沐好不好~李姑娘顯得咱們怪生分的!」柳依依詢問著李沐沐,生怕她不高興一樣。

「大嫂叫我什麼都好!」對於柳依依,因為蕭炎的關係,她本著不親近不排斥的原則。

不過一個稱呼,李沐沐根本無所謂。

「這是什麼?」蕭夫人看見李沐沐拿過一個荷包,裡面一小粒一小粒的,好像琥珀的樣子。

「這是桃膠!可以用來做甜湯的!我之前給我娘做了一些,她感覺不錯,所以我想拿來讓蕭夫人試一試。」

「這個甜湯有美容養顏的功效,經常喝對身體也好。」

李沐沐說著把做桃膠的方法仔細的告訴了丫鬟。

李沐沐送的東西確實都很普通,但重要的是她的心意,而且家裡的每個人李沐沐都有準備。

「真是個好孩子!」蕭夫人是越看越喜歡。

柳依依本身只是想來看看李沐沐,見過之後覺得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於是便找個借口離開了!

蕭夫人之後一直拉著李沐沐閑話家常,直到午飯後也不肯放李沐沐離開!只說等蕭炎回來再送她回去。

李沐沐沒有辦法,只好在蕭炎院落的客房裡面暫時歇下。

「誰?」原本淺眠的李沐沐突然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的床邊站著的是一個小丫鬟!

「李…李姑娘!」小丫鬟被嚇了一跳,剛剛李沐沐的眼神太過於冰冷!「夫人說…小將軍回來了,請…姑娘到前廳去。」

小丫鬟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哆哆嗦嗦的。

李沐沐因為蕭炎的囑咐,即使在他這裡休息也一直保持著警惕的狀態,生怕著了別人的道!

她知道她剛剛的眼神嚇到了對方,她收回目光,「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