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是家主我還不能做主了?放心好了」晨堅拍拍胸口,保證道。

交談著,父子二人不知不覺已是來到晨家大門,進入晨家大門,在父親晨堅的帶領下,來到晨家家主院門門口。

即將見到母親晨毅深吸一口氣,邁開腳步踏了進去。

院里寬闊恢弘,裡面坐著一個美婦被僕人們圍繞,那美婦的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容貌極美,雍容華貴,一雙明亮的眼睛和晨毅一般無二,身材比之少女也不逞多讓。

這美婦正是晨毅的母親葉清靈。

「母親,我回來了。」到了這一刻,晨毅自然而然的叩拜下去,彷彿有無形的力量支配著他。

葉清靈看清來人頓時眼中的淚珠止不住地往下掉,走過去扶起晨毅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晨堅見此一幕有些心酸,正要幫母親擦乾眼角的淚水,忽然晨毅的母親似乎想起了什麼,咦的一聲,「毅兒,你並沒有修鍊過的痕迹為何那前輩會讓你回家?」

按道理來說,葉清靈應該很高興,畢竟也是有一年多沒有見到過晨毅,下一次見也應該是年底,而現在毅兒回來了反而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生怕晨毅再次離自己而去。

還沒等晨毅開口在一旁的晨堅便搶著回答,「是那前輩通知我去接毅兒回來的,現在毅兒不僅可以修鍊實力也是不弱,可以一直留在家裡了」

「是真的嗎?太好了,我現在就去叫下人多做幾個好菜,不,今天我親自下廚為毅兒接風洗塵」葉清靈抹了抹眼角的眼淚高興道。

「恩,快去快去,自從毅兒不在你就沒幾次親自下廚過,都快忘了你煮的菜是什麼味道了。」晨堅也是豪氣大笑起來,意氣風發。

晨毅見父母這麼高興,認真道:「我回來了也該好好孝敬你們了,你們放心,從今往後,我晨毅,你們的兒子,不會比任何人差。」

「這是當然,你十年間失去的修鍊資源我一定會找回來。」

葉清靈似乎不想讓晨毅有太多的負擔輕輕推了推晨堅,「我知道你高興,但毅兒苦了十年了,讓他先休息一下,晚飯咱們再聊。」

「說的是,毅兒,你的院子已經收拾好,先去洗個澡去掉疲憊。」

「那我先離開了。」

離開大廳,晨毅循著小時候的記憶,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少爺好。」一名青衣少女早已在院子里守候。

晨毅笑道:「青兒,好久不見,長大了。」

青兒紅著臉道:「少爺不也是長大了。」

「呵,說的是,洗澡水準備好了沒。」

青兒見一年才見一次的晨毅還是對自己那麼親近,松下一口氣,乖巧道:「準備好了,少爺這裡請。」

浴室房間里。

白蒙蒙的水氣瀰漫。

讓青兒出去后,晨毅脫下衣服,赤’裸’身體鑽進木桶里。

「好舒服!」呻’吟’一聲,晨毅仰躺下來,閉上雙眼,不過他並沒有修鍊,他要好好感受一下家的味道,父愛與母愛。

……

晚餐很是豐富,當然,主題並不是吃飯,他們自家三口邊吃飯邊聊著彼此發生的事,好不溫馨。

「毅兒,現在你能夠打敗蘊靈境十變武者,你是有意的也許能夠試一試半年後的陽來學府的考核。」

忽然,吃著飯晨堅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不過話音剛落卻又被一旁的葉清靈扯了扯衣袖。

「毅兒才剛回來就又想他離開嗎?毅兒,別管他,吃飯」顯然是有些不滿,說著,葉清靈連忙夾菜到晨毅的碗里。

「父親,陽來學府半年後會來招生?」不顧母親的打岔,晨毅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興奮,問道。

他早就聽說過陽來學府,乃是東陽國最頂尖的學府也是昇陽城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修鍊聖地,不過陽來學府每三年才到這小小的昇陽城招一次新生,一次只招五個,難度大的可怕,同時還有另一個名叫東荒五國最大的學府元武學府的前來招生,不過得到的卻只是一個考核名額而已。

先前晨毅想都不敢想,而現在能夠修鍊他感覺又是燃起了希望。

影視風華 看自己的兒子有這種願望晨堅也顧不了葉清靈的拉扯,望子成龍畢竟是天下做父母的心愿,既然晨毅有這個心那麼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就有義務告訴他想知道的。

「沒錯,半年後在城中心昇陽廣場,蘊靈境十一變以上都能參加,要是在這半年內你還有突破的話可以試一試,即便進不了元武學府到陽來學府也是不錯的。」

而顯然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的葉清靈道:「這件事不還是有半年時間嗎,最重要的是,目前的年底族會,你哥也會回來,想必你也想念你哥了,到時候一家團圓。」

「恩,好久也沒見大哥二哥了」晨毅點頭應道。

自從大哥二哥出去外面打拚晨毅便是很少見他們,除了在晨毅小時候呆在一起的時間較長以外,那只有年底才能夠見一面了,因而也是有些想念和期待的。

晚餐結束,晨毅回到自己的院子。

外面月光如水,整個晨家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音。

屋子裡。

晨毅盤坐在床上,呼吸沉穩而有力。

和外界的安靜相反,晨毅的體內氣血卻是風起雲湧,氣血之力在晨毅的經脈之上一周天又一周天地沖刷。

即便他現在的經脈已經強於常人太多但卻也依舊不能承受那靈母入體那種力量的撕裂。

而隨著每一周天循環下來,那經脈便會堅韌穩固一分。

兩個個時辰過後,晨毅睜開雙眼,略帶疲憊的自言自語道:「這樣做果然有效。」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十天後經脈氣血之力突破十一變,也就可以承受那靈母的沖刷了。」

認真來說,很少有人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突破,但晨毅不同,他的神魂已經突破了虛境是同齡人的數倍不止,更何況修鍊了十年之久的《妖神變》,可以準確把握它的效用,因而也是不足為奇。

徐徐吐出一口濁氣,為了不發出太大聲響晨毅翻身下床,來到院子里修行增魂術。

…… 第二日,晨毅從修鍊中醒來已是日上三竿。

剛要去給父母請安晨毅卻在門口聽到父母院落里的憤怒的拍桌聲。

「哼,那些白眼狼,這十幾年來瓜分毅兒的修鍊資源,現在將一枚蘊靈丹給毅兒都要死要活,還驚動了大長老真是氣煞我也。要是以前我說的誰又敢反對,可現在卻用毅兒的事來壓我,唉!」

說著,晨堅手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那一整塊鐵木製作的桌面都是出現了些許的裂縫,桌子上的茶具全被震個稀碎。

「大長老也不同意嗎?晨毅可算的上他半個孫子啊」葉清靈也是有些驚訝。

那大長老是晨堅的大伯,可惜他一生無子無女,視晨堅如同親子對待,按理來說那些不同意之人就算搬出了大長老,他也應站在毅兒這邊的。

「唉,他就是個老頑固,說是就算是毅兒也不能壞了規矩,沒有那個家主能夠以公濟私,過去的就是過去了。」晨堅說著有些不甘心,「本來我動之以情還有些許的希望,可那幾個人他耳邊煽風點火徹底堅定了大長老的決定,真是可惡」

「那該怎麼辦?」

葉清靈聽到此消息也是有些著急,自己的兒子好不容易能夠修鍊卻不能得到屬於他的修鍊資源。

晨堅沒有回答,臉色陰沉,沉默了片刻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定,握拳說道:「我答應過毅兒會給他一枚蘊靈丹用作修鍊,不能食言,更不能讓他失望。現在只有動用這些年我們全部的積蓄去買一枚了」

「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唉」

葉清靈無奈輕嘆一聲點點頭,為了自己在兒子面前的威信,更為了晨毅的前途,自己苦一點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可也就在葉清靈準備去取出積蓄之時,在房門外聽到父母因為自己而受了那麼多委屈的晨毅心裡很不是個滋味,推開了門,兩膝一彎便是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幾個響頭跪地。

「爹,娘,你們受苦了」

「孩子,孩子你這話是怎麼說的,快起來」看到晨毅這副模樣葉清靈連忙上前扶起晨毅,同時也是知曉了晨毅已經聽到了一切。

「還沒吃早飯吧,娘親自給你做」只是一句葉清靈便是扯開了話題,不想讓晨毅因此有太大的壓力。

「娘,我還不餓。剛剛你們說的我全部聽見了你沒有必要動用所有積蓄去買一枚蘊靈丹,既然他們不想給那我便自己去爭取,到時候打了誰的臉還不一定呢」晨毅自信地說道,「讓您們受了那麼多年的非議現在也該讓你們光彩一回了,更何況我也想會一會我晨家的子弟到底有多強。」

「可是,你現在這個樣子……」葉清靈還是有些不放心,晨毅只不過剛踏入修鍊一道又怎麼能和那些使用修鍊資源修鍊多年的武者相比,而又不願打擊晨毅的信心,道。

「娘,你放心,我雖然剛踏入武道不久但實力也是不弱的,之前還打敗過蘊靈境後期的武者,不信你問我爹。」晨毅看出了母親的擔憂,回應道。

而面對葉清靈詢問的目光晨堅也是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是真的,而且是劉家的人,但不知道為何封鎖了消息因而你沒有聽說,以現在毅兒的實力只要這一次會比沒有過多蘊靈境巔峰家族子弟,上去爭上一爭應該是不成問題」

「爹娘你們放心,年底族會,前三一定有我一席之地。」

見父親也是對自己有信心晨毅也是放出豪言,在外人看來,也許覺得說出這番話的晨毅很狂,但是他自己不覺得,他對自己有信心。

「好,有霸氣,我喜歡,不愧是我兒子,不管你能不能得到第一名我和你娘都會給你買一柄百鍊武器,到時候千萬不要拒絕。」

葉清靈點頭道:「恩,只要你爭氣,要什麼都有,反正我做了這麼多年族長夫人,還是有一點積蓄的。」

晨毅笑了笑,很開心,有這樣的父母,是他的福氣,不過他還是喜歡靠自己的雙手獲得,當然,現在說太多也是無用,他知道父母對他能奪到前三不抱太大的希望,畢竟蘊靈境後期和蘊靈境巔峰是兩個概念,差距極大。

時光緩緩逝去,轉眼已是晨毅回來的第二天了,而這天晨家也是徹底熱鬧起來。

倒不是年底族會已經開始,而是晨家兩大天才回來了。

晨光,晨萱,這兩個人別說晨家,連整個昇陽城都知道他們的天才,一個十八歲以蘊靈境十二變進入陽來學府,一個以十六歲通脈境初期特招進入元武學府,在當時可是名噪一時。

除此之外,還有一人名叫晨陽,名氣也不小,只是和兩人比起來,有些差而已。

而除了這三人,晨家還有不少子弟,有的早幾年拜入了學府內深造,有的沒有資格進入學府而在外歷練,行走江湖,有的跟了師父,雲遊四海。

現在他們也一一返回晨家,準備參加幾天後的年底族會,為的就是那枚蘊靈丹,突破通脈境,成為人上人。

對於晨家下人們來說,除了年底賞錢外預測今年誰奪得第一名是他們目前最大的樂趣,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據說還秘密開設了賭局。

勝率最高的自然是晨陽和晨光,第三是被跟隨師父雲遊陽來國的晨海奪去,第四則是在外歷練的晨夜,而即便他們得到了晨毅會晨家的消息他們也是直接是忽視,沒有人認為晨毅這一個廢材會參加族比,自然也不再賭局之上。

這一切晨毅都不知道,不過即便知道了他也不在乎,畢竟第一名不是說說就能得到的,靠的是實力,況且沒有通脈境的武者前來爭奪勝面也是大了許多。

第二天,晨家中央演武場。

幾個晨家子弟在那裡邊走邊聊著天,為首的是也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一襲黑衣,背負著火紅色戰刀,面容堅毅,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血腥殺伐之氣。

「晨海哥,這次年底族會,估計只有你能和晨陽晨光爭奪第一名了。」說話的少年似乎對黑衣少年很崇拜,恭維道。

晨海淡淡道:「我十五歲拜在行俠義刀門下,三年多來隨著他浪跡天涯,去過陽來國北方大荒漠,西方無盡妖獸森林,沼澤地里與鯊鱷搏鬥,大浪江前與激流勇爭,最艱難時期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沒有吃過任何東西,所以對我來說,區區年底族會第一根本不在話下,至於晨光雖然也在外艱苦歷練過,可惜他的修為也不過是蘊靈境十二變巔峰,不足為慮。」

「哼,沒有進過學府,吃不到葡萄便說葡萄酸?沒有在學府呆過,你永遠不會知道學府到底多麼重要。」不遠處,又有三四人走過來,一身白衣的晨光挑釁的看著晨海。

晨海瞥了一眼晨光,「的確,我因為年齡的原因沒有進入學府,它培養系統很完善,但最完善的系統還是得出來行走江湖,沒有殺過人絕不會知道死亡的氣息。」

「殺人!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晨光笑了起來,手指著晨海道:「的確,學府的重點是修行,但學府的任務可並不是簡簡單單收集所需要的東西,不才,先前接過一個剿滅土匪的任務,死在我手裡的土匪不下十人。」

「你所謂的殺人,是欺負實力比你弱的?那些土匪也不過是蘊靈境十一變以下的垃圾吧!你有挑戰過比你強,足有半步通脈境甚至通脈境的人嗎?你有生死一線的感覺嗎?你有生死一刻反敗為勝的經歷嗎?你什麼都沒有,你只是為了炫耀而殺人。」

晨海一連三個反問讓晨光啞口無言,他反駁道:「現在說什麼也沒用,族會上見高低,我們走。」

等晨光一行人離開,晨海旁邊的少年道:「海哥,我支持你,那晨光沒什麼了不起,要不是上次學府招生你年齡太小修為不夠,而這次又是超出了年齡的限制,恐怕你甚至能夠進入學府,成就比他還要高。」

晨海搖搖頭,「不,學府的重要性是其他歷練不能比擬的。」

「對了,最近晨家有沒有新的厲害人物。」晨海詢問道。

「前三名就是海哥你,晨明以及晨光,其他人應該入不了你的眼。」

「我表弟晨毅呢?還在鐵匠鋪打鐵?」

「晨毅,還是廢物一個,不過最近好像回到了家族之中,估計是受夠了那種生活吧」

「奇怪,十年時間按理說受夠了的話應該早就夠了,為何要在那待上十年之久,真是奇怪」

「有什麼可奇怪的,先前家主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威信才將他送出去,現在這風頭已經過去了自然就將那廢物帶了回來。」

「說的也有道理,不過這也不關我們的事,既然沒什麼厲害的子弟,那我奪得第一名有八成的勝算。」晨海對自己很有信心,他堅信這三年多來的生死磨練,對他未來的發展有著不可動搖的推動力。 一天的時間一晃即過。

第三天年底族會開始了。

清晨。

晨毅洗漱完畢,整理一下衣服,向父母請安后便獨自前往晨家演武場。

演武場上人頭攢動,熱鬧非凡,幾乎所有的武者以及生活在晨家的下人都來觀看這場蘊靈丹的爭奪比試,除此之外,陽來城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也來到此地,趁機觀摩晨家新生一代實力如何。

四處看了看,晨毅找了一塊比較安靜的選手席走過去。

高高的貴賓席上,晨堅和葉清靈相鄰而坐在正中央,在晨堅右邊,是一位錦衣中年,體形略顯富態,舉手投足帶著無形的威懾力,明顯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左邊的便是劉家和朱家的家主,劉傲,朱天。

「晨家主,不知哪位是你兒子?」錦衣中年一臉微笑道。

以晨堅的實力只是一掃便是發現了晨毅的所在,指過去道:「萬城主,那位就是犬子,讓你見笑了。」

錦衣中年不是別人,正是昇陽城城的城主,掌握一城之兵馬,本身又是一位武將初期武者,只不過任他是誰,在晨堅面前也要矮上一個等級,作為昇陽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晨家,可不是一個區區城主能夠掌控的了的可以,說句不好聽的話,昇陽城是三大家族說的算,城主做什麼重大決定,也要考慮三大家族的意思。

朱家主目光望向晨毅,細細一分辨,疑惑道:「晨家主恕我冒昧,早就聽聞貴子不能修鍊,更何況現在我在他身上沒有感受到任何的靈力波動,難道他也要參加這次的爭奪?」

晨堅聽到也是早有應對,「說實話,讓他在鐵匠鋪磨礪十年雖然修為雖然沒有進步,但自身力量卻遠超常人早已達到十變的程度,就算不能取得好成績也就當是一次磨練罷了。」

「哦?要我等便拭目以待咯。」

萬城主只是雖是這樣回答但打心底里還是無比的輕視,在他看來沒有修為只有一身蠻力根本沒有絲毫的前途可言,只是礙於晨家的實力不明說而已。

而在另一旁劉家家主劉傲看著晨毅卻是眉頭緊皺,怎麼也想不到一個毫無修為的人怎麼會在兩個十變武者的保護下將自己的兒子打成豬頭,差點連自己都沒有認出來,而且還是一個高貴的煉器師,不過看樣子這晨堅應該還不知道他的寶貝兒子是一個煉器師,到時候找個時間把他殺了引起的震動也會小些。

而在選手台上的晨毅,憑藉強大的靈魂力感知到有人在注視他,而且不止一個,其一是父母以及那萬城主和朱家主,其二是三叔和他的兒子晨明,其三是跟隨師父雲遊四海,自己的表哥晨海。

不過感知到那不懷好意的劉家主時晨毅微微皺眉隨後向那劉傲瞥去。

只是一剎,兩人目光相接,劉傲心驚不已,「他怎麼知道我在看他,難道他發現了了我的意圖?這不可能啊」

劉傲還在疑惑中,而晨毅早已在掃視演武場來的眾人,同時心裡也是有了一個底。

在有競爭力的對手中,晨明的修稍微低一點,只是蘊靈境十一變,晨海則要強大許多,已經是十二變後期,或許他沒有什麼厲害的武技和功法,但在外面闖蕩這麼多年,不可小視,何況他這次回來,其師父俠義刀必定傳了他一兩手殺手鐧,以助他奪得第一名以順利得到蘊靈丹突破通脈境。

「果然還只是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晨海看到晨毅的模樣搖了搖頭,神態卻並不重視,在他眼裡,只有晨光才是他的對手。

正當演武場陸陸續續有人進來時,突然間,一股強大的氣勢席捲整個演武場,使得所有人安靜了下來,目光朝著東邊望去。

「哈哈哈哈,年底族會怎麼能少了我晨天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