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沒有任何意見,蘇副市長年富力強。我認為文化教育交給他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我支持!」鍾楚山說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難道還有誰敢挑釁不成?黃煒琛和鍾楚山都認可的事情,你們要是有誰還敢反駁的話,那就真的是活膩歪了。就算是李雋,都沒有叫板的資格。

黃煒琛這是想要做什麼?

難道說他不知道我的任務就是很簡單的,就是負責國有企業的改革嗎?為什麼還會這樣做?要知道沒有誰會嫌棄手中的權力大,如果說文化教育真的歸屬蘇沐所管轄的話,這對蘇沐而言,真的是一次大飛躍。

最起碼從現在起商禪市的文化局和教育局,就都要歸屬蘇沐所管。光是沖著教育系統要臣服在蘇沐的領導下。就足以讓蘇沐的實力在無形中變的很強。

難道說黃煒琛其實是想要通過這樣的舉動示弱?

蘇沐是想不明白的。既然如此的話,他也就沒有必要再去琢磨。有些事情不是說非要有個原因才行,如果說真的想要知道的話,大不了稍後動用官榜進行窺探便是。

不過黃煒琛既然送出這樣的一份禮物。蘇沐要是什麼話都不說的話。很顯然是不行的。

「黃市長。既然這樣的話,我是絕對會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讓市政府失望的。對文化教育我是會真正去了解去掌握的。一定做到最好。」

「那就好!」黃煒琛笑道。

會議進行到這裡的話,也就意味著沒有必須繼續開下去,就應該是中午的聚餐了。但偏偏在這時候,蘇沐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隨後臉上便露出釋懷的笑容。

總算是來了。

「黃市長,鍾副市長,我這裡有件事情需要請問下?」蘇沐問道。

「什麼事?」黃煒琛問道。

「我想要問下,我們殷玄縣已經規劃好的建築廠房設計,還算不算數?我們縣規劃局難道說連這樣的最基本執政能力都沒有嗎?我還想要知道,為什麼我們縣委常委已經通過的決議,會被人如此輕易的推翻不說,還公然的給張貼了封條!」蘇沐沉聲道。

變生肘腋!

任誰都沒有想到,會議都快要結束的時候,竟然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蘇沐這麼說絕對不是在說笑的,那肯定是有所指的。而且所指的事情,還絕對不會是小事。

李雋在聽到這些問話的剎那間,神情一震,什麼意思?難道說他這是想要發飆嗎?沒有道理那,他是不應該知道這事情的。確切的說,這事是不可能掀起多大波瀾的。

還是說高修全?

李雋突然想到高修全這個人自己是完全都不熟悉,只是憑藉著自己的身份去命令他做事。難道說他的性格真的是火爆的,真的是在殷玄縣那邊落下什麼把柄嗎?

「這話說的,我剛才就說過蘇沐你是個知道規矩懂得分寸的人,對組織紀律也是很為清楚的。所以說你們縣縣委常委做出的決議,當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別說是一般的機關部門,就算是市委常委,在沒有別的事情發生的情況下,也斷然不能夠對你們過分指手畫腳。」黃煒琛沉聲道。

「沒錯!怎麼說你們也是一級政府。你們縣委常委做出的決議,誰敢輕易的否決?而且我看著你的態度,好像這事還真的是不輕,你說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鍾楚山問道。

「是的!」

蘇沐點點頭,轉身沖著李雋問道:「李副市長,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咱們市的市建委應該是歸屬你分管的對吧?」

「是!」李雋說道。

「那就好,那我就想要知道,為什麼市建委的高修全竟然會帶著人前去我殷玄縣,公然喊停藺氏集團分部的建設,並且還給他們貼上了封條,說市建委有著權力讓他們停工。」蘇沐平靜著道。

轟!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小子真的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主兒,不過這事也真的是不怪他會這麼動怒,怪不得他會如此不留情面的質問著李雋,實在是你李雋做事情有點不靠譜。

你三番兩次的針對著蘇沐,你真的認為人家是什麼好欺負的嗎?現在就等著吧,蘇沐是斷然不會放棄對你的動手。

鍾楚山心底這樣想著。

其餘的副市長心底也都在思索著,怎麼個意思?難道說市建委的人真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要知道那可是殷玄縣縣委常委做出的決議,別說是市建委,就算是他們在座的,都沒有誰有著當場否決的資格。

更別說你市建委喊停的是誰的項目?那可是藺氏集團,誰不知道現在的殷玄縣有著兩大集團,一個是星月集團,一個就是藺氏集團。而嚴格說起來的話,藺氏集團那可是比星月集團還要強勢的經濟大鱷。

高修全真的有著動手的膽量嗎?絕對沒有的,他們又不是不知道高修全是什麼樣的貨色。而要是高修全沒有這個膽量的話,那麼背後授意的就肯定是李雋。

李雋到底想要做什麼?

非要和殷玄縣死磕到底不成?

不過這個蘇沐倒也真的不是吃虧受氣的主兒,這上任的第一天就做出了這樣的動作。這是在說我蘇沐是絕對不會任憑你們隨意欺凌的,我就是我,我是斷然不會屈服任何人的。

「真的是愚蠢之舉的舉動,怪不得你永遠沒有辦法獨立進步,都是靠著黃家提攜才能夠升職。真的要是讓你在基層,沒有黃家的照顧,我說你李雋是斷然沒有進步的機會。」

黃煒琛心底嘆氣著,也沒有多說什麼,他現在想要看的是李雋到底有沒有做出這事?她到底會不會承認?如果說否認的話還還說,真的要是承認了,事情就有點不好說了。

剛才還誇你懂規矩,沒有想到現在就直接推翻了這個,我說蘇沐你也沒有必要這麼公然放肆吧?你還真的認為自己成為了副市長,就能夠和我叫板不成?

李雋心底這麼不屑的想著,但在表面上,卻還是保持著最為冷靜的神情,緩緩說道:「市建委的確是我分管的,但他們做什麼事情,還真的是沒有必要事事都向我請示的。真的要是那樣的話,市建委今後就別想展開工作了。

再說我也是寶華縣的縣委書記,我那邊是有著一攤子事情要做的,哪裡有時間理會市建委的事情。如果說市建委真的要是這樣做了的話,你應該去找市建委的高修全副主任好好的問清楚,而不是在這裡詢問我,因為我是不知道的。」

這就是李雋的態度。

蘇沐像是早就預料到般,繼續著說道:「是嗎?真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倒是有點莽撞了,還請李副市長你不要見怪。不過我現在想要知道的是,你既然知道了這事,是不是應該讓市建委的人離開?而在離開之前,是不是應該讓高修全親自去將所有的封條都給揭開那?」

蘇沐在這裡等著那!

「不行!」李雋斷然拒絕。

笑話,真的要是讓自己下達了這樣的命令,以後自己在市裡面還有什麼樣的威信可言?這事擺明誰都知道是自己吩咐高修全去做的,而現在又讓高修全親自去摘掉封條,這絕對是不能的。

雖然說高修全辦事是有點魯莽,讓他去挑釁,他不去挑釁,卻改成了直接張貼封條,但無論如何他都是自己的人,這點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只要這點在,自己就斷然不會捨棄高修全。

「真的不行嗎?」蘇沐挑眉道。

「真的不行!」李雋果斷道。

「那我知道了。」蘇沐微笑道。

隨著蘇沐的微笑浮現,在其餘人都感到古怪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黃煒琛的秘書楊琅話急匆匆的走進來。 ,法紙競拍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可集聚在風城的人見離開。因為接下來沒就是風城城主風魔蕭寒與歐陽世家少家主歐陽春決鬥爭奪美人的。留下來看熱鬧唄!

風城雖然不禁賭。可對於賭博可是徵收十分高額的賦稅。而且明文規定。在風城參與賭博可以。必須是現金或者物產。但禁絕涉及到任何關於人口或者奴隸。並且參與賭博的最好限注是所有財產的百分之九十。嚴厲打擊高利借貸!

因為地處邊遠。物產不夠豐富。如果不發展一些特色產業。要維持一座龐大的城市的繁榮。這是非常困難的。

前世在地球美國的賭城拉斯維加斯。這可是在沙漠綠洲上建造的一座城市。如果沒有賭業。這座城市頂多只能還是一座小城鎮。哪裡會發展成為舉世聞名的繁華都市呢?

而且一個城市的繁榮肯定是離不開一些邊緣產業的。所以蕭寒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徵收高額的稅收也就罷了。

競拍后。蕭寒的日子過的十分滋潤。繁瑣的事情都交由下面的人去處理。自己卻一下子清閑了。雖說與歐陽春一戰在即。卻絲毫沒有一絲臨戰的緊張。

雪影因為是高齡生產。奶水嚴重不足。因此找了三個奶水足的奶媽餵養小蕭雪。

這小雪倒也相當的機靈。除了問一些讓大人瞠目結舌。有時候還下不來台的問題。基本上很安靜。不哭也不鬧。整個一個小大人。

小蕭雪最喜歡的就是蕭寒這個做父親的給她講故事。而且每晚睡覺之前蕭寒若是不講一個故事。她就死活不睡覺。

雪影盼了幾十年。終於有了這麼一個女兒。那是寶貝的不的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眼看女兒眼巴巴的望著蕭寒那可憐樣兒。雪影總是義正詞嚴的站在女兒的一邊。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對蕭寒這個父親進行專政。並且還聯合了統一戰線!

蕭寒自家知道自家事。搜腸刮肚的想好每晚要將的故事。好在他還做過半年的老師。只要這娘倆和一眾姨娘們要求不太苛刻。一兩個月還是能對付過去的。

小蕭雪最愛聽的還是愛情故事。什麼梁祝白娘子之類的。每當聽到女主人公凄慘之時。甚至可以看到這小丫頭眼角悄悄的滾落兩滴晶瑩的淚珠!

這下連蕭寒都有點相信他家這寶貝女兒是不是什麼神明投胎。或者跟自己一樣。別是穿越過來的吧?

不是。蕭寒撇清了穿越這一難度高的離譜的猜測。要穿越也不可能是從地球上過來的。起碼他說的故事在地球上算不上人人都知道。也是傳誦已久的了。古今中外的都有。要是從地球上穿越過來的。這丫頭不奇怪才怪呢!

只不過蕭寒沒有想到的是。二十年後。他這些在小蕭雪童年講述的故事一一的都被天才美少女魔導師蕭雪排成了一部一部曠世難尋的魔法光影。被稱之為光影魔聖。

在蕭寒看來。不僅僅是蕭雪這個還在之中的小魔女。碧落和舒寧等:-晚對他的故事也是殷切相盼。不然的話。怎麼沒晚一到給小蕭雪講故事的時候。不管是已經吃到肚子里。還是有曖昧關係的。甚至有些不相干的女人都跑到雪影的影苑之中。還自帶板凳。跟小學生似的。

漸漸的蕭寒會講故事的名聲算是傳開了。他給小蕭雪講的故事有一小部分傳了出去。成了吟遊詩人們頂禮膜拜的神聖之篇。進而傳唱整個大陸。

尤其是蕭寒對西方基督教的帶有明顯不喜歡的傾向性。這些故事被吟遊詩人曲解誤導。結果都按到光明聖教的頭上。加上兩者的教義實在是太類似了。想不聯繫都不行。潛移默化的影響了許多人。尤其是年輕的一代對光明聖教不好的觀感。

沒有人會預料到這些。歷史就是這樣被無數只看不見的手向前推動著。

漸漸的風城逐漸成為蒼茫大陸上吟遊詩人的聖地。而蕭寒這個沒有做過一天吟遊詩人的人卻被捧上了與吟遊詩人開山鼻祖遊子同樣高的位置!

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魔法紙競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天。人們在見識了大陸上那些世家大勢力們在競拍會上一擲億萬金絲毫面不改色的闊氣。不虛此行的聲音漸漸平息。風城的一切慢慢恢復到以前的和平和喧鬧。

只是風城再也不是大陸西部那座邊陲小城了。而是從今以後。它有了跟像紫金帝國皇城平起平坐的地位。就算現在還不行。將來一定行了!

組成風城的人幾乎匯聚了大陸各方之人。都是無根的浮萍。雖然風城給了他們安家之所

正把風城當成家的又有多少。多少人夢裡想著的都是的那個故鄉。但是現在。絕大多數人的已經把風城當成他們自己的家。既然是自己的家。那就自覺的維護起家的安定!

凝聚成一顆心的風城才是一座堅不可破的堡壘!

所以。當賭場開出了蕭寒與歐陽春決鬥勝負的盤口之時。當蕭寒的盤口是一比四。歐陽春的盤口是一比一點五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風城人都選擇了買蕭寒贏。儘管他們的那點錢在龐大的賭注面前只能是一片小小的水花。但積少成多。這筆錢也是相當可觀的了。

蕭寒沒有讓人拿錢去買自己贏。在他看來。這點小錢已經讓他提不起興趣了。再說了。自己若是贏了的話。那吃虧的還是自己。為什麼呢。這賭場是在自己的地盤開的。他把賭場整垮了。對自己有什麼好處?

當然了。看好蕭寒的人還不少。那位還待在風城舍不的歷來的艾克家的小姐蓉馨艾克可是一個堅定的挺蕭派。雖然下的賭注不多。只有區區的一百萬金幣。這還是主僕兩個人硬生生的從各方摳出來的。如果輸了。主僕倆可能真的就要睡大街了!

面對小姐的一意孤行。身為老僕兼半個叔叔身份的容叔唉聲嘆氣。哭笑不的。連自己的棺材本都搭進去了。真要輸光了。哭都找不到墳頭了!

要不是偷偷的藏起了幾百個金幣。說不好他這把老骨頭還的去疾風大草原上當一個獨行的賞金獵人!

好寒的人還有很多。蓉馨艾克只是其中之一。但是看好歐陽春的可就更多了。葉家雖然對歐陽春擅自答應將葉珂作為賭注的一部分。但在這個時候卻不的不堅定不移的站在歐陽春這一邊。賭本下的不小。一千萬買歐陽春勝!

司徒世家也不看好蕭寒。也買了五百萬歐陽春。

四大世家。除歐陽世家本身。分裂成兩個陣營。一個看似以歐陽家為首的集團。而另外一個則是孤零零的艾克家族。四大世家向來在對外方面是共同進退的。這一次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艾克家族的做法已經引起了其他三大世家的不滿。矛盾的裂痕已經埋下了。

「蓉馨這個小娘們想靠上風魔蕭寒這顆大樹。可惜呀。人家對他根本就是不理不睬的!」

司徒曉峰。司徒世家家主司徒敏敏的小兒子。也是司徒敏敏最器重的兒子。生身父親不詳。但是肯定不是司徒敏敏現在的那個窩囊丈夫千葉流蘇。面對這樣一位可能接掌司徒世家家主的小公子。身為執事長老的司徒浩南也不敢過分的訓斥!

司徒曉峰喜歡蓉馨艾克這在各大勢力上層之中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不過司徒曉峰想要抱的美人歸卻是困難重重。且不說兩個人的身份。司徒曉峰是個什麼樣的人。蓉馨艾克會不會喜歡這樣一個人都難說。

而且阻力重重。幾乎是一件看起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喜歡蓉馨艾克的男人絕不是司徒曉峰一個。紫金皇室的二皇子成玉第二個。還有第三個。第四個等等。論身份和地位。有資格追求這位艾世家最美麗。最有權勢的公主的男人不下數十位。當然。目前都還是單身的。

「曉峰。不是我倚老賣老。與其把心思放在這位蓉馨小姐身上。還不如多些時間修鍊。歐陽家如今老少兩位神級高手。我們司徒家除了家主之外。就你的天資最優秀。最有可能衝擊神級。一旦你進入神級。那不管你在司徒家。還是司徒家在大陸上的地位就不一樣了!」司徒浩南苦心勸說道。

「南叔。歐陽家雖然歐陽春達到了神級。略壓我們三大家一頭。可也沒有不能把我們三大家怎麼樣。葉家不會聽他的。葉家那個老頭還在一天。我們就不用擔心。」司徒曉峰嘿一笑。絲毫不擔心司徒浩南所說的情況。

「話雖然這麼說。可現在大陸上風起雲湧。暗流涌動。我們不能不未雨繆一下的。」

「南叔說的對。是的未雨綢繆一下!」司徒曉峰雖然是一位花花公子。可並不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惡少。起碼一點大局觀和眼力還是有的。不然他母親也不可能會喜歡他。並且還有意的想要將他培養成為家主繼承人了。

一句話。四大世家年輕的一輩雖然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毛病。但沒有一個是善茬。對比普通人來說。他們的心智和能力那是遠遠不能比擬的。

能力有些時候也是相對而言的。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的發生,都真的是讓人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偏偏這樣的措手不及又讓你無可奈何,你是絕對沒有任何能夠反抗的可能。因為你只要敢反抗,就意味著會遭到全面的打壓。

就像是現在。

黃煒琛對李雋的做法是不同意的,但卻也不會在這樣的場合公然進行批評。畢竟李雋和自己是同一派系的,就算整個商禪市其餘人不站在他這隊,李雋都是別想能夠逃過的。

只不過現在隨著楊琅話的走進來,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市長,是呼延副省長的電話,讓你現在就去接聽!」楊琅話低聲道。

「呼延副省長?」黃煒琛神情一緊。

他當然知道這個所謂的呼延副省長是誰?就是呼延蒿,燕北省的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這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這個所謂的常務副省長是親近黃系的。

呼延蒿這時候打過來電話意欲何為?

黃煒琛掃過全場,「我有點事情,你們稍等下,一會咱們接著再開。老鍾,你主持下。」

「好!」鍾楚山點頭道。

等到黃煒琛走出去之後,鍾楚山笑著掃過全場,「咱們稍微等下黃市長,至於現在嗎?我想就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討論吧,說說這個所謂的市建委和殷玄縣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矛盾事情。」

鍾楚山這是生怕這把火燒的不夠旺盛嗎?

繼續討論?

蘇沐嘴角揚起一抹不經意的弧度,鍾楚山雖然是這樣說,但卻並非是真的想要就此討論下。笑話,在黃煒琛沒有在場的情況下,討論這個?討論個屁那。

三分鐘過後。

真的是沒有多長的時間,黃煒琛就回到了會議室中,只不過和之前相比,現在的他神情是相當嚴肅的。坐下之後,他都沒有任何想要進行討論的意思。直接拍板。

「市建委前往殷玄縣的事情,是高修全的不成熟之舉,和市裡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就這件事情而言,是高修全的不對。現在讓高修全馬上結束對殷玄縣的舉動,將藺氏集團的封條給我摘掉,馬上帶著人會來,我要第一時間聽他的彙報!」

怎麼了這是?

變戲法的嗎?

要知道剛才還不是這樣的。現在卻是搖身一變,黃煒琛的態度竟然會是如此的果斷。什麼都不說,二話就是這樣。最為誇張的是,還是讓高修全直接將封條給揭下來。

黃煒琛的態度讓李雋當場愣住!

鍾楚山也愣住了!

蘇沐倒是能夠猜到些許,不過卻也是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所以他的神情也是有點愣神!

恰恰是因為蘇沐的愣神。黃煒琛心底僅有的一點猶豫徹底的消失掉。其實剛才他接到的電話,就已經是能夠說明很大的問題。整件事情和蘇沐是沒有關係的,完全就是藺蘭亭在背後操作著的原因。

具體是京城的誰傳下的話不清楚,但有點卻是能夠肯定的,呼延蒿的態度是相當堅決的。

「將在殷玄縣胡鬧的人給我馬上撤回來!」

這就是呼延蒿的態度。

一直以來呼延蒿對黃煒琛的態度都還算是比較親和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呼延蒿不會居高臨下。能夠讓呼延蒿以這樣的態度說話,很顯然他是受到壓力了。

在天朝之內。做官做到呼延蒿這個級別,可以說是位極人臣。但這卻是相對而言的,不說別的,光是在燕北省內,能夠左右呼延蒿的就大有人在。像是龍震天,像是葉安邦,像是杜康齡。這就是目前為止黃煒琛知道的,是對蘇沐比較青睞的人。

有著這樣的三人罩著。蘇沐還真的是很為輕鬆自在的。難怪會讓呼延蒿做出這樣的決定,看來他是受到壓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