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的父母早已亡故,所屬的族脈已經沒落,並無世尊級的長輩。」許陽心一橫,編了一個可信度不高,但是卻沒有太大的漏洞的謊言。

「怪不得,你失去族文之後,還要通過靳古來找到我重新繪製,原來是這個原因。」靳泰胥幾乎是立刻就相信了許陽的話。他嘿嘿笑道:「不知你願不願意,加入我們這一族脈?將來你若是有了成就,或許還能重振自己的族脈也說不定。」

許陽心中一動,看了下方的靳古一眼,說道:「多謝泰胥長老,靳陽只要能輔佐靳古兄弟,於願足矣。至於重振自己的族脈,靳陽並無興趣。」

這番話便等於同意了靳泰胥的邀請,頓時靳泰胥大喜,點頭說道:「好,好!你放心,等車遲國戰事結束,我就帶你去見泰隆世尊,他是我們這一族脈的首領,最喜歡你這樣的天才後輩。」

靳泰王在一旁拱手笑道:「祝賀泰胥長老,得了一個良材美質,百年之內,你們這一脈又會多出一位強橫世尊。」

而靳泰坤在一旁,卻是緘口不語,他這一脈與靳泰胥一脈素來不睦,倒也不用假裝熱情。

「這個陰鷙長老,就是靳泰王?」許陽偷眼看去,不由心中微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五更已到!

!! 靳泰王與許陽有殺子之仇,為了報仇,靳泰王還重利誘惑換血境大成的半步世尊靳元,前去龍虎山、青丘擊殺許陽,最終卻被許陽反殺。

許陽偽裝成靳陽,在裝束上有了不小的改變,眉心有了族文,玄力氣息轉換為血玄力,與之前的氣質有很大不同。而靳泰王在一時之間,竟是沒有認出來。再說,靳泰王貴為四劫世尊,本身就不會對「靳陽」這麼一個下等族人後輩多加註意。

許陽心中依舊有些緊張,他有意無意之間,擺出一副垂手肅立的模樣,低頭避過靳泰王的視線。

「今日之事既然已經揭過,那麼……」靳泰胥剛剛說話,卻看到下方的天穹之中,射過來兩道遁光!隨著遁光的到來,一個惶急的聲音叫道:「不好了!」

靳泰胥的話被打斷,他有些不悅地說道:「何事?」若非認出其中一個遁光正是靳古,他早已出言訓斥。

遁光散去,首先露出了靳古的身形,他吸了口氣道:「啟稟各位長老,冥族大舉進犯。」

「什麼?」三名四劫世尊均是一驚,冥族和御獸族的僵持,已經過了半個多月,大家都是相安無事,而且有了和談的徵兆。現在,御獸族有三大四劫世尊坐鎮,實力正是雄厚之時,冥族卻為何再度侵犯?

「靳目,你來稟報!」靳古喝道。

在靳古身後跟著的那人,神色蒼白。正是負責御獸族情報工作的統領,名叫靳目。他緩了緩慌張的情緒,向幾位長老行禮,同時說道:「啟稟長老,冥族此次來勢洶洶,我族聚居的多個城池,都遭到了襲擊,大批族人都被殺害。而且,那些冥族之人。竟是將我族同胞的頭顱砍下,堆成小山,言稱……」他語氣越發緊張,幾乎說不下去了。

「他們口稱什麼,說!」靳泰王喝道。

「是,冥族之人說。這是為了死難的冥太虛公子、冥敖長老報仇雪恨!」

幾名世尊對視,都是大惑不解。

「我族最近收縮防禦,根本就沒有主動出擊。為何冥族將這兩人的死,算在了我們的頭上?」靳泰坤道。

「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冥族在緊逼,每一刻我們都有族人死去。速速返回宮殿。向族主發出急報,請求與冥族再次展開全面激戰!」靳泰胥說道。他同時看向靳古:「古兒,你馬上下令,派出各個統領,組織精銳支援發生戰事的城池,儘可能地搶救出我們的族人。」

靳古得令,與靳目、許陽一同退下。三名四劫世尊,也帶著靳泰來。回到了高天之上的世尊宮闕。

***

車遲王宮。

原本跟隨靳泰來,耀武揚威的御獸族人。現在都灰溜溜地離去。許陽力抗靳泰來三招,無疑是在靳泰來這世尊長老的臉上扇了一記耳光,估計在御獸族內,會廣為流傳。

不過,靳閣等人這些天所受的折磨與委屈,卻是暫時無法報復了。

看著靳閣等屬下渾身縱橫交錯的傷痕,靳古沉聲說道:「你們受苦了,這次的仇,我會記住!有朝一日,我靳古一定會替各位出這一口惡氣!」

這話固然讓一些人熱血沸騰,但大多數人,也只是作為寬心話聽一聽而已。為了一群部屬得罪靳泰來?沒有哪個統領會這麼蠢。

不過,許陽和靳古卻是認真的。嚴格說來,靳古說這一番話,還是出自許陽的授意。原因很簡單,在許陽趕來的時候,他聽到了靳閣斥責靳狼的那一番發言,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觸產生。

「靳陽兄弟,隨我一同入宮,商談戰事。」靳古的聲音,打斷了許陽的思緒。

許陽點頭,跟隨靳古踏入車遲王宮。

***

高天之上的世尊宮殿。

傳訊光幕之中,靳震霆一臉憤怒之色,雷霆一般的聲音傳遍整個宮闕:「為什麼?為什麼冥族會再度發起大戰,我想知道原因!」

「啟稟族主,據斥候彙報,冥族之人言稱,是為了冥敖、冥太虛兩人復仇。」靳泰胥躬身說道。

「這兩個人,是什麼身份?」靳震霆問道。

「根據情報顯示,冥太虛乃是冥族大長老冥霧的嫡親孫輩,」靳泰胥偷眼看了看靳震霆的臉色,小聲道,「而冥敖,乃是一個二劫世尊,負責保護冥太虛的安全。」

「二劫世尊隨身保護?」靳震霆氣得冷笑,「我是不是該誇獎你們能幹?居然又擊殺了冥族的一個二劫世尊,還饒上了一個大長老的孫子?」

「族主息怒!」靳泰胥趕忙說道,「我們遵照族主的意思,嚴防死守,沒有主動出擊啊。現在,所有身在車遲國境內的世尊長老,都已經被集中在這座殿內了。我也問過,沒有誰去殺冥太虛和冥敖。」

靳震霆的眉頭,鎖成了一個疙瘩。他沉思了一會兒,方才說道:「你的意思是,人不是我們殺的?」

「絕對不是。」靳泰胥說道,「這裡面,肯定有人在搞鬼。」

「擊殺冥太虛、冥敖之人,說不定是想要挑動我們兩族的戰爭,達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靳泰坤猛然說道。

「不過也有可能,是冥族想要發難,所以製造了一個借口。」靳泰王道。

「給我查!」靳震霆說道,「第一,查明冥太虛兩個的生死!第二,查清楚到底是誰在搗鬼。我御獸族雖然不懼戰爭,但也不能無緣無故成為別人手中的棋子!」

「遵命!」三名四劫世尊,一齊躬身下拜。

「族主,現在冥族仍在攻擊,殺害我族同胞,不能坐視啊。」靳泰胥說道。

「這是當然!」靳震霆喝道,「傳令在車遲國境內的全體精銳,救護處於各個城池的族人。必要的時候,世尊高手也可以出戰!」

頓了頓,靳震霆又說道:「我御獸族這一回有三個四劫世尊,實力上處於優勢。如果冥族糾纏不休,沒有談和的意思,那就狠狠地打,將他們徹底打疼,打得他們向我求和!」

三名四劫世尊得令,隨即通訊關閉。(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族主總共交待了三件事情,其一,查明冥太虛兩人是否活著,這是不是冥族的戰爭借口;其二,查明是否有人在暗中搗鬼……注意,上一次冥族的冥尉世尊之死,也透著蹊蹺,這兩次事件,必須放在一起調查;其三,監控與冥族的正面戰場,如有必要,出手痛擊冥族。」

靳泰胥整理之後,目光掃向殿中諸位世尊長老:「各位,還有什麼遺漏?」

「沒有,」靳泰坤首先表態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將這三件事情分配一下,各自主持一件。」

「各位長老,我有事情要稟報。」靳泰來忽然開口了。

「說吧。」靳泰坤道。

「關於徹查搗鬼之人,我覺得,一個人有很大的嫌疑!」靳泰來道。

「誰?」三大四劫世尊,都是眼睛一亮。

「靳陽!」靳泰來道,「在與他對戰的時候,我感覺到,他似乎有很強的潛在力量,沒有施展出來……如果他施展出那種力量,恐怕我也不是對手。」

「什麼?」

「不可能吧?」

殿中的長老們紛紛議論開來。

今天許陽以無敵玄皇的修為,硬抗靳泰來三招,已經大出這些世尊長老意外了。但他們也看得出,許陽的實力比靳泰來要弱很多,假如靳泰來繼續出手攻殺,許陽必定敗亡。

靳泰坤神色一動:「泰來,你這話當真?」

「千真萬確!」靳泰來從靳泰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鼓勵。當即繼續說道:「所以,我懷疑……他是不是那個,擊殺了冥敖和冥太虛,讓御獸族與我冥族再度開戰的搗鬼之人!」

靳泰胥眯起眼睛,淡淡說道:「靳泰來,你說話可要負責任!靳陽的實力你我都很清楚,只有無敵玄皇境界!雖然他的血玄力異常渾厚,比尋常無敵玄皇強出數倍,但要殺一個二劫世尊。你覺得可能嗎?」

靳泰來猶豫了一番,說道:「如果他體內那種潛藏的力量發揮出來,擊殺二劫世尊,也未必不可能!」

「一派胡言!」靳泰胥怒道,「靳泰來,所謂願賭服輸。你這個世尊長老,三招沒有收拾掉靳陽,那就不要在靳羅受傷的事情上糾纏!」

「靳泰胥長老,靳羅受傷的事情,我的確已經放下,現在只是在討論靳陽是否為挑起兩族大戰的可疑之人。跟靳羅沒有什麼關係。」靳泰來辯解道。

「那你想怎麼樣?」靳泰胥身上的威勢漸漸涌動起來,冷聲問道。

靳泰坤身上。同樣騰起了四劫世尊的氣勢,遙遙抗衡靳泰胥:「靳泰胥長老,你也不用動怒,泰來這麼說,也是為了族群考慮。我看,那靳陽還是要好好調查一番!」

「我不同意!」靳泰胥喝道,「上次同意靳泰來去調查。將我家古兒的部屬,羞辱得還不夠么?我這一脈的人。不是你們想查就查的!」

「靳泰王長老,你怎麼看?」氣氛僵持不下,靳泰坤轉而詢問最後一個四劫世尊。

四劫世尊靳泰王微微一怔,他剛剛一直在沉思之中,聞聽此言,卻是緩緩說道:「查吧。」

「泰王長老?」靳泰胥微微詫異。要知道靳泰王,和他們這一脈的關係,一直都不錯,沒想到如今竟然偏向於靳泰坤那一脈。

靳泰王有些歉然,解釋道:「靳泰胥長老,我同意靳泰坤長老調查,並沒有什麼私心。只不過,我現在想想那靳陽,似乎與我記憶之中的一個人非常相似……所以,必須要調查個清楚。至於你所擔心的,靳泰坤長老是否會借著調查,再度羞辱靳古部屬,這就多慮了。此次調查,就由我來負責吧。」

「也好。」靳泰胥忍著怒氣說道。現在三大四劫世尊,其中兩個表態調查靳陽,他自己也是孤掌難鳴。靳泰王去調查,總比讓靳泰坤一脈的人去好一些。

「既然靳泰王長老負責調查搗鬼之人,那麼我就負責去查冥太虛、冥敖兩人的生死,看一看這次進攻,冥族到底是真的師出有名,還是找了個拙劣的借口,」靳泰坤有些得意,臉上卻絲毫不動聲色,「靳泰胥長老,監控戰場的責任,可就由你扛起了。」

靳泰胥冷冷說道:「我沒有問題。不過,一旦需要出手抗衡敵方世尊,你們也不得推託。」

靳泰王道:「這是自然。」

***

車遲國王宮,一處暖閣之中,許陽和靳古相對而坐。

「命令已經全部下達,這次戰爭的規模,甚至會超過上一次,恐怕有不止一個世尊長老隕落。」靳古說道。

許陽道:「隕落的世尊越多越好。」

「主人下一步有什麼打算?」靳古詢問道。

許陽想了想,說道:「我現在已經是無敵玄皇,而且感覺到了換皮境的界限。所以接下來,我要收集大量蘊含生命能量的寶葯珍奇,做好晉入換皮境的準備。」

「主人要不要尋一個地方閉關,安安穩穩地渡過半步世尊境界?」靳古問道。

許陽搖頭:「不行。閉關潛修固然安穩,但進境太慢,哪怕我再努力,想要靠著閉關突破三換境界,至少也要數十年!而當今瀛洲的局勢,仍然非常嚴峻,我哪裡有時間,去閉關數十載?」

「那麼主人需要謹慎,如果在半步世尊境界受傷,將會造成一生的遺憾。」靳古勸誡道。

「放心,我沒那麼容易受傷。」許陽說道。

「說起靈材寶葯,主人身上應該有存貨吧?不知儲存了多少,配上靳古身上的寶葯,看看是否足夠。」靳古提議道。

許陽最近連續擊殺了冥族世尊長老,的確搜颳了不少藥材。他將這些藥材從儲物戒中傾倒而出,形成了一座三尺高的藥材堆,一股股濃郁的生命能量波動,從藥材堆中散發而出。

「這麼多?」靳古目瞪口呆。他隨即有些尷尬地從儲物戒中取出了約莫十來株寶葯:「和主人比起來,我簡直就是一個乞丐。這些寶葯,都是從黑羽國王室之中搜刮到的藥材,族規命令所有藥材都要上交,不過我私自截留了幾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許陽沒有接靳古手中的藥材,搖頭說道:「就算加上你的,也遠遠不夠,還是要想其他的辦法。」

靳古看著許陽身前那三尺高的藥材堆,有些無語地說道:「主人,這麼多的寶葯,還不夠你晉入換皮境么?這其中蘊含的生命能量,甚至足夠讓一個換血境的強者,晉入換骨境!」

「我和一般的半步世尊不同,所需要的生命能量,是他們的十倍、百倍!」許陽說道,「因為我的肉身,比同階高手要強橫百倍。」

早在許陽幫助洛白水進入換皮境的時候,他就對換皮境所需的生命能量,有了清晰的認識,並對自己晉入換皮境所需消耗的藥材,也作了一個估計。目前這三尺高的葯堆,大概只到許陽總共需求的四分之一。

「主人,我有一個辦法,」靳古說道,「我也將要晉入換皮境,可以向族主請求,賜下足夠的藥材,然後轉交給主人修鍊!」

許陽一開始聽到的時候,頗為意動,不過很快就否定了這一想法。<

「如果族群知道你要晉入三換境界,必定會讓你返回御獸族秘境閉關!」許陽說道,「尤其是靳厲作為前車之鑒,不管是御獸族主,還是靳泰隆,都不可能坐視你在戰場前線,經歷三換境界這一關鍵期。而你如果被召回,我在瀛洲就失去了一個絕好的庇護傘,行事將有很大的掣肘。」

靳古明白了,他點頭苦思,但沒有其他的好方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