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覺得自己的努力應該也占很大的一部分功勞吧。」

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楚陽的腦中,原本楚陽滿臉笑容的面孔不由的僵住,臉色慢慢變得陰沉,語氣冷漠的說道:「沒想到你居然還沒有消散?」

楚陽腦中的那個聲音又開始說道:「我為什麼要消散?這是我的身體,你這個外來者應該才是該離開的那一個吧。嗯,薩利爾,這個名字沒錯吧。」

楚陽,不,應該是佔據了楚陽身體的薩利爾說道:「你也看了我的記憶?」

「當然。」楚陽開口說道,是與剛才完全不同的溫和語氣說道:「我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拿回身體的控制權,就是因為要消化掉你的記憶,畢竟有五十幾年的記憶,去掉些無關緊要的,那也是一份不小的工程。」

楚陽並沒有在腦中聽到那個薩利爾的回話,因為他現在的意識已經被自己逼的縮小成了一個球,這樣子自己也不是很簡單就能解決他,但時也叫自己不要解決他,因為他還和命有一絲聯繫,讓自己能不先打草驚蛇就不要打草驚蛇。

而也因為這件事,讓楚陽對命才有的一絲絲好感頓時消失不見。

就在之前命對自己說完后,自己突然感到一陣暈眩,然後就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知道自己被時喚醒,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黑色的,什麼都沒有空間中,但自己卻能感受到,自己正坐在馬車中,手中抱著巧兒,也只能感受到而已。

隨後時就和自己說明了情況,命為了讓自己能變強,塞了一個其他人的靈魂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隨後自己也看過這個人的靈魂,也知道為什麼命會這樣做了。

薩利爾根本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他的世界是一個沒有想自己這樣的靈氣或者其他的超凡力量的世界,人們依靠自己的智商,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不用依靠超凡力量就能飛翔於空中。而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仔,日子過的清苦卻還說的過去,直到有一天。

自己的世界天空突然一道很大的裂口,從中出現一種吃人的怪物,世界從此大亂,好在不知道為什麼,有一些普通人覺醒了力量,各種各樣的都有,在這些人的保護下,人類暫時存活了下來。

而薩利爾在大變的第一天,自己的妻子,父母,孩子就都死了,從此他整個人都變得冷漠,變成了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做的到的人。

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做的到,而他心中長久以來的不安全感也會他不停的催促自己變強,這樣一看,確實很像是命要自己做的那樣。

幸好這次有時的存在,自己才能這麼快的蘇醒,不然的話,自己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奪回自己身體的身體。他從沒想過自己被這個靈魂完全佔據,因為這是自己的身體,最終一定會是自己的。

楚陽站起伸了伸懶腰,然後走到窗前推開窗戶,自己現在很高興,因為時還告訴過自己一件事,那就是從現在開始,命再也不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楚兄,我們下去吃飯怎麼樣?巧兒姑娘也醒了。」苗瑛的聲音從屋外傳來。

楚陽立馬轉身,回應道:「來了。」 晨霧退散,暖日高升。

「老闆,這隻雞再來一隻,不,兩隻。」苗瑛將手上的空碟放下,又對著那邊的老闆大聲喊道。

而從最開始的驚訝到現在的麻木的老闆只是木然的向著廚房的方向叫廚師再做兩盤雞。

楚陽取出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看著還在胡吃海喝的苗瑛,現在四人坐的桌面上已經快要堆滿餐盤碟子了,這些幾乎都是苗瑛一個人吃的。

楚陽也沒有管還在叫菜的苗瑛,對著旁邊的巧兒說道:「巧兒,你說你一點也不記得昏迷之前的事了嗎?」

巧兒皺著眉頭,說道:「是啊。少爺,不管我怎麼想,我都沒有一點印象。」

楚陽隱隱有些感覺,這次巧兒昏迷的原因對自己來說很重要,但既然當事人怎麼都想不起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呼,吃飽了。」那邊的苗瑛終於停了下來,她滿足的伸了個懶腰,明明吃了這麼多的食物,她的腹部卻沒有一點的鼓脹。

苗瑛站起來,對著楚陽說道:「楚兄,事不宜遲,乘著效力還在,我們快點出發吧。」

楚陽點了點頭,原本他想的是起床之後,隨便吃點什麼就立即出發的,不過苗瑛卻一上來就點了十幾個菜,再吃完后又點了十幾個,就這樣拖到了現在。

四人直接離開了桌子走向門外,那裡早已有準備好的小二牽來的馬車,先是楚陽三人踏著階梯上去,進入車廂中,最後才是苗瑛翻身到駕座上,輕輕的一抖韁繩,整輛馬車頓時緩慢向前移動起來。

楚陽坐在車廂中,從靈器中拿出一個不停的四溢著強大的靈氣波動的晶石出來,對著巧兒說道:「巧兒,以後你修鍊的時候,就拿著這個,會加快你的修鍊速度的。」

巧兒接過這塊極品靈石,立馬感受到一股醇厚的靈氣從中往自己拿的那隻手鑽入身體,這個速度比自己平時主動吸收還要快上不少,不過即便如此,自己也要用精力去梳理進入體內的靈氣。

楚陽說完后,又對著旁邊的小環說道:「小環,你修鍊過後感覺怎麼樣?」

小環聽到后,立馬興奮的說道:「很厲害的,少爺,現在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迷霧範圍更加廣闊了。」

楚陽立馬摸了摸小環的頭以示獎勵,說了幾句誇獎的話,旁邊的巧兒也過來說起自己修鍊的情況,兩個小丫頭就自顧自的聊了起來。

「唉,現在有了玩伴都不像小的時候那樣粘著少爺了嗎?」楚陽不由得想到,轉頭拉開車簾,現在的馬車已經走出了城鎮,而且車速也開始越來越快了。

「對了,小瑛,你剛才吃那麼多是為了什麼?」楚陽問道,畢竟吃那麼多還是有點異常,哪怕武修的消化力很強大,唯一的解釋就是強補,這是武修的戰鬥前的信號,短時間內消化大量食物獲取力量,增加身體活性,這樣做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戰鬥,只有戰鬥才能發泄出身體內的膨脹能量。

苗瑛頭也沒回的說道:「昨天晚上我聽到有人說之後我們要經過的地方有一群土匪,所以我就想去看看,順便活動一下筋骨,畢竟在你們家這幾天我都沒有機會活動,這對武修來說可是大忌。」

「哦,那就請你自己小心了。」楚陽回答道。

「怎麼,楚兄不感興趣嗎?」

楚陽笑道:「我可是一個斯文人,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變強就行了。」

「哈哈,還真是方便,那就請楚兄等下好好欣賞我的英姿了。」

「一定會好好看的。」楚陽想了想,又說道:「對了,小瑛,我還從來沒有問過你,你既然早就有想要離家的心,那麼自然也還有自己想去的目的地吧。」

「當然。」苗瑛臉上露出嚮往的表情,說道:「我想要去往東邊,失靈大陸。」

這個答案倒是讓楚陽沒有想到,不,應該說其實自己應該想到卻沒有去想而已。

曾經的東陸,現在的失靈大陸,遺武之地,在靈修的世界中擠出的一塊武修的聖地。

……

「要我去東陸?」楚衡放下手中的茶杯,現在他正坐在白砂幫後院花園中的圓桌上,在他對面還有白砂幫的副幫主杜昆。

「是的,東陸,那才是現在武修該去,也是最後能去的地方了。」杜昆眼神灼灼的看著楚衡,說道:「當然,我也不是現在就要你去,但你最後是一定要去的。」杜昆知道的,楚衡放不下自己的家人,當初就是因為自己在他面前說了那個叫楚平的人很危險,他並不是真的關心你這句話,就被他怨恨這麼久,連師父都不肯叫自己一句。

「去哪兒做什麼?」楚衡說話一直都是這樣直接。

杜昆臉上閃過一絲哀傷,「東陸現在之所以被叫做失靈大陸,就是在我們武宗覆滅之日,二師兄拼盡最後的全力,將整個東陸的靈之法則擊碎,讓那個地方的人無法吸收到靈氣,成為了我們武修,只屬於我們武修的最後一片聖地。」

楚衡再次開口提醒道:「你還沒有說,我到底要去做什麼?」

杜昆臉上的表情又變了回來,說道:「那裡還有我幾位師兄的一點武道真意,我要你去感受其中的霸道之意,等下我會將那個武道真意的所在位置給你。」

「你不和我一起去嗎?」

杜昆站起來說道:「不用了,你應該知道的,我沒有時間了。」

杜昆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一個白色的虛影從他的身後緩緩浮現。

「就讓我為你做最後的一點事吧。」

杜昆擺出一個架勢,他身後的白影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然後狠狠的出拳,再跨步,再出拳,一拳一腳,一步一劃,都異常迅速,不過在他這樣做的同時,他的面孔卻在慢慢的變老,頭髮開始變的花白,動作也越來越慢,身後的白影越來越淡。

楚衡從杜昆擺出姿勢的時候就已經站起來了,這是基本的尊重,他知道杜昆想要做什麼,最後的教導,用自己的身體來親自示範逆轉九九長春訣,這樣的後果是會耗盡他最後的一點保命的力量吧。但楚衡沒有阻止他,畢竟他早就已經厭煩這樣的生活了吧,再受到昨天看見的那位強大靈修的刺激。

終於,杜昆再也移動不了自己的腳步,揮不動自己的拳頭,直挺挺的倒在早已經走到了自己身邊的楚衡身上。

楚衡抱著已經變得骨瘦嶙峋的杜昆,臉色陰沉的大聲說道:「你們都給我過來。」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楚衡的聲音說完,不一會兒就有四個身影出現在楚衡的身後,正是白砂幫的四個堂主。

楚衡頭也沒有回,就這樣說道:「從現在起幫中掛白綾五日。」

「是。」

……

「前往中陸的空艇就要出發了,請各位乘客有秩序的排隊,自覺的為老人小孩讓座。」一個女聲在巨大的候車室中響起。

「哈哈,師兄,真是太厲害了,剛剛那個鐵塊居然真的可以飛。」

楚振武站在電梯上大聲的對著坤成說道,這個行為立馬讓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然後又轉回頭去,因為這種事很常見,只不過又是兩個不知道哪來的土包子武修而已。

坤成走在前面,一身白色勁裝包裹著自己健壯勻稱的身體,笑著說道:「振武,不要毛毛躁躁的,等下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你完全沒有見過的世界。這次我花光所有積蓄,直接用傳送陣到南陸邊緣,現在我們要找個地方賺點經費才行了。」

身後的楚振武也安靜下來,只是還不停的張望,看著周圍的都是自己沒有見過的東西。他現在的變化和以前很大,原本就高大健壯的身體變得更加龐大,皮膚也比以前要黑一點,並且將頭髮全部剃光,整個人看起來就很兇狠,如果不時不時的發出點傻笑的話。

兩人走出機場來到外面,楚振武正要興奮的大叫起來,卻被坤成直接一個肘擊打斷。

不過楚振武雖然沒有大叫起來,卻還是很興奮,那是什麼,山那麼高的樓房,面前的道路上全是飛奔的鐵塊,還有。

「哇,師兄,這些女子怎麼都穿著這麼短的裙子,還有衣服也是,這不是只遮住了胸部了嗎?」楚振武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卻一點也沒有害羞的意思,反而直挺挺的盯著從旁邊走過的女孩子看。

「好了振武,快別說了,我們還是先去往目的地吧。」坤成用手按著自己的臉,真是太丟人了,自己有些了解當初杜師伯帶自己來這兒是什麼心情了。

「哦。」楚振武點了點頭,然後跟上向前走的坤成。



突然,一個東西扔到楚振武的頭上,楚振武一愣,轉身一看,一個綠色的圓柱形晶塊掉在地上。

「怎麼了,振武?」坤成也聽到這個聲音,回身問道。

楚振武將這個綠色的晶塊遞給坤成,說道:「師兄,這個東西剛剛落到了我的頭上。」

坤成看了一眼楚振武手上的酒瓶,又看了一下楚振武的身後,說道:「這是有人在向你挑釁。」

楚振武也轉頭看向身後,那裡正有幾個打扮奇特的人向著自己走來。

「喂,小子。」當頭的一個黃髮男子對著楚振武說道:「就是你剛剛你在一直盯著我的女朋友看?」

「你朋友?」楚振武低頭看著面前只到自己肩膀的囂張男子,又看了一下他旁邊表情更囂張的濃妝艷抹的女子,說道:「不是的,我剛剛看的是她旁邊的那位。」

那個女子的表情一變,不過卻什麼也沒說,反而是旁邊的黃毛男子直接狠狠的踢了楚振武一腳。「你這句話是看不起我女朋友嗎?」

楚振武突然被踢了一腳,他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正要還手,卻聽到旁邊的坤成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兄弟,我的朋友只是人笨了點,表達的不清楚而已,其實你的這位女朋友美若天仙,他都不敢正眼看。」

對面的黃毛還有回話,楚振武就很不高興的說道:「師兄,她長成這樣哪美若天仙了,而且他剛剛打了我,我不還手嗎?」

坤成解釋道:「振武,這裡的法律很嚴格的,你又下手沒輕沒重的,出事了怎麼辦,快,道個歉吧。」

「哦。」楚振武聽完后,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恭敬的對著面前的幾人說了句對不起。

倒是對面的幾人聽得一愣一愣的,然後都大笑起來,那個黃毛手中冒出一股透明的內力,說道:「說的好像你們兩個打的過我一樣,又不是光有肉就很強,而且你說的法律,現在如果自衛反擊可以什麼責任都不用負,現在我打了你,問題是你敢……」



坤成直接出手,一拳擊中黃毛的肚子,將他整個人都打飛,在地面上的瓷磚滑行了十幾米才停下。

「這種事你不早說。」 「這就是那個土匪的營寨嗎?」苗瑛看著面前用木樁做的護欄,她的身後跟著楚陽三人。

這是一個位於山坡的平地,整個營寨就處於平地最裡面的地方,在楚陽他們的地方只能看見用木頭做的大門和護欄,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楚陽摸了摸下巴,說道:「現在你想怎麼做?都走到對方家門口了,怎麼也應該被發現了,說不定裡面已經做好了埋伏。」

苗瑛毫不在意背對著幾人揮手說道:「沒關係。這些都不可能難倒我,倒不如說,你們可別被我等下的英姿可迷住哦,小姐們。」

站在楚陽旁邊的巧兒現在也已經習慣了她這個人了,直接語氣冷淡的回答道:「放心,我不會迷戀上你的。」

而旁邊的小環也說道:「巧兒姐姐不會的話,我也不會。」

「哈哈。」苗瑛反而笑道:「真是傷心啊,但我是不會放棄的。」說完后她直接走向營寨的大門,伸手在上面用力一拍大聲說道:「麻煩可以開一下門嗎?」

不過裡面安靜異常,門也沒有打開。

苗瑛又繼續拍了幾下,結果依舊一樣,什麼反應都沒有。

「我不都說了,麻煩開一下門嗎?」



一聲巨大的聲響從楚陽面前楚陽,耐心被耗沒的苗瑛直接一拳揮出,面前的木門就直接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擊的粉碎向裡面飛濺,頓時一陣慘叫聲響起。

絕症女友逃犯情人:血愛 楚陽也看見了裡面的樣子,一大群男子拿著刀棍狠狠的盯著面前的苗瑛,還有一些人倒在地上*起不來,顯然是被剛剛的碎木塊所擊傷。

宅鬥之春閨晚妝 「請問閣下是誰?」一群人之中,有一個拿著朴刀的男子從中走出,對著苗瑛抱拳問道。

「一個路過的好心人而已。」苗瑛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說道:「路過這個地方發現你們這樣一群誤入歧途的人,忍不住想要勸你們回歸正途而已。」

男子也看出來面前這人只是純粹來找碴的,沉聲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苗瑛伸手一抓旁邊的木樁,,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說道:「不是你如果說不,而是你必須說不,也只能說不,不然就太無趣了。」

她一用力,整個木樁直接拔地而起,被她當做武器狠狠的向前一扔,而且整個人也直接跟上向著面前的人群衝去。

這下楚陽也算是見識到了苗瑛的戰鬥方式,那就是橫衝直撞,面前的無論是什麼,都不能阻擋她的腳步,沒有人能在承受了她的一擊之後還能站起來。

「還真是一面倒的戰鬥。」楚陽看著裡面已經開始四處逃竄的土匪,當然,也有跪在地上求饒的,苗瑛對於這種人也沒有繼續追趕的心情,她的目標只有那些還能和自己戰鬥的人。

這場碾壓秀只持續了三分鐘不到就結束了,苗瑛就一臉不滿的從裡面出來了,對著一直站在原地的三人說道:「就連通力境的人都只有六個,貫脈境一個都沒有,哦,倒是有一個像是靈修的傢伙,只不過那時我沒收住腳,他身上才閃起電光就被我踢飛了。」

爹地,放開我女人 楚陽看了一下苗瑛現在的樣子,她身上已經沒有了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說道:「不過這樣也應該可以了吧,你身上的氣勢也消散下來了。」

苗瑛也吐出口氣,說道:「還行吧,作為適當的運動,也該算是不錯了。」苗瑛說完后,又對著楚陽身後的兩人說道:「怎麼樣,兩位小姐,可看見了我的英姿?」

巧兒扭過頭不說話,而小環沒那麼多心思,直接興奮的說道:「苗瑛姐姐很厲害呢。我原本還以為單純的只是一個頭腦簡單的變態而已。」

「……」

苗瑛伸手捏了捏小環的臉蛋,說道:「我什麼時候頭腦簡單了?」後者想要躲開卻沒能如願,不如說適當的掙扎還還讓苗瑛更加興奮,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猥瑣。

楚陽雖然很喜歡看她們玩鬧,但這時還說道:「好了,我們也不要鬧了,現在還是快點上路吧,不然晚上就要到不了下一個城鎮了。」

「也是。」苗瑛鬆開小環,從身上拿出一張地圖,說道:「還真要沒什麼時間了,我們現在就下山吧。」

幾人直接轉身向著來時的路走回去,不一會兒就下了山,也發現了自己停在路邊的馬車,幾人就像之前一樣,由苗瑛駕車,以極快的速度向前賓士而去。

……

長壓關,作為元國數量眾多的邊境關口之一,卻在其中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因為這是通往鄰國蒼紅國的唯一道路。

「各位,各位,請靜一靜。」

一個身穿輕甲的將士打扮的人物正站在一個臨時修建的高台上,大聲的對著面前的人說道:「各位,現在外邊很危險,由於之前有一位域王境的妖族路過,造成了前方路段很多猛獸的驚嚇,現在它們都到處亂跑,沒有規律,如果各位現在就去外邊的話,很容易受到襲擊。」

處於人群外圍的楚陽和苗瑛坐在車頂上,這裡正好能看清周圍全部的情況,楚陽看著周圍的人,大都是一些商人打扮的人,應該是去鄰國的商隊,現在他們都在不停的向著高台上的那個將領問話,但是將領似乎也不太了解情況,只是一味的說前面很危險,不能前去。

「你怎麼看?」楚陽轉頭看向旁邊的苗瑛。

苗瑛看著禁閉的大門,說道:「還能怎麼看,應該只有等了吧。」

不過這個時候,卻有一個乾瘦的男子走到高台下面,對著台下的幾個士兵說了幾句,然後幾個士兵就讓開了道路,這個乾瘦男子走上高台,向著那個將領說了幾句,沒想到那個將領居然下令將大門打開,卻依舊讓士兵圍著,沒有讓人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