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都說這麼明白了,你確定還要進去?這可是一片連道祖進去都不一定活著出來的詭異殍地!你進去后,法術及法寶的威能會大幅降低,反正就是九死一生!」老玄難得的嚴肅起來,也讓呂涼明白眼前這片滿是禁制和墳冢的死氣之地是如此的危機重重。

「多謝老玄前輩指點。但就算是死局,我也沒有選擇!」呂涼麵沉似水,但目光卻是一如既往的堅定!

之前指引的紙鶴,在飛臨墳冢附近上空之時,突然周身閃過一片黑光,接著就直直墜落於地,呂涼再過去看時,已經如普通紙鶴一般,絲毫靈力皆無。

殍地,也叫陰窨,一般指埋人多的地方且伴有水,一旦形成大片的規模,就叫殍地。

但此地絕不是一般的殍地,按老玄的說法,其內不但限制了呂涼的戰力,還可能有異常強大的敵人盤踞,反正進去就是九死一生!

老玄此刻不再多說,呂涼則深吸一口氣,直接一個瞬閃就沖了進去。

剛一進去,一股令人窒息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隨後呂涼就感覺自己的修為急速下降,最後直接停在了築基期!

背在身後的昆吾劍,此刻血光大盛,似乎在拚命抵抗著某種未知的侵襲,但即便如此,僅幾個呼吸的功夫,血光逐漸暗淡,最後變成了如凡鐵一般的普通大劍。

呂涼在確定混沌神獸的神通沒怎麼受限制后,倒是稍微鬆了口氣,可老白隨後的傳音,就又讓他繃緊了弦:「小子,招式威力沒問題,但使用次數大幅減少了,因為你的修為降得太厲害了!多用聖體術吧,我們的天賦神通,你可能只能用不超過三次!而且,我有很不好的預感,你小心了!」

正在此時,一個詭異的男聲響起:「呵呵,你真的進來了啊?看來裡面的小丫頭,在你心裡地位不一般啊!」

呂涼麵不改色,回應道:「看來處心積慮把我引到這裡的人就是閣下了!既然來都來了,怎麼就不敢出來相見呢!」

「你是將死之人,見或不見,又有什麼區別?難得找到能如此發揮我技能的絕地,就讓你好好享受下絕望中死亡的痛苦吧!死靈轉生!」隨著男聲爆喝一聲,陸續有令人心悸的死氣自周圍發出。

與此同時,數個墳冢開始土崩瓦解,一隻只乾枯的白骨手臂自泥土內伸出。僅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具具高矮不一的骷髏破土而出,雖然他們身上一絲氣息都無,但老玄的預警,卻早就不停地刺激著呂涼。

「呵呵呵,你能扛到什麼時候呢?真是令人期待啊!」陰惻惻的男聲這回透著濃濃的興奮之意。

呂涼深吸一口氣,雙拳冒出隱隱金光,大喝一聲就朝著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魔墳冢面積很廣,肉眼是望不到邊際的,神識在此已然無用,呂涼則用的是最原始的地毯式搜索。他如同一架推土機一般,只要是在其行進路線之上的骷髏,全部一拳轟飛。

可在滅殺了一陣骷髏后,他就感覺不對勁了!

每個骷髏被呂涼轟碎之際,都會爆出一股灰氣,開始他沒在意,但漸漸的,他突然驚覺,自己眼前的景物隨著滅殺骷髏的增多漸漸變得模糊!

「小子,別殺了,躲著走!那灰氣很詭異! 盲眼睿心 即便是老五的天眼之術都無法讓你恢復視覺!」老白的警告聲,讓呂涼被迫改變了戰術。

可惜想法很簡單,現實很殘酷,骷髏實在是太多了……

「老大,給你石蛋!它似乎對於那些灰氣很有反應!」小胖的聲音傳出,同時一個半人多高的石蛋浮現而出,上來就擋在了呂涼身前。

當呂涼順勢抱住石蛋的時候,一股清涼之氣襲遍全身,原本已經有些模糊的視線瞬間變得清晰無比!

此時,呂涼驚異的發現,石蛋居然正從自己體內吸收之前的灰氣!

這下呂涼心裡有底了,一手抱著石蛋,一手猛轟骷髏,但凡冒出來的灰氣,全部被石蛋吸收一空。

「咦?」神秘男子驚疑的聲音響起,明顯對於眼前所見感到不可思議,但隨後,就狠聲道,「我還真小看你了,既然如此,我就全力以赴吧!死靈轉生,第二轉!」

隨著男子話音落下,原本還對著呂涼圍追堵截的骷髏們突然分成兩類,一類是就地癱落於地,還有一類是跳入了水坑之中!

呂涼借著難得的視線清靜之時,激發天眼掃看四周,終於發現在其右前方十多丈遠,一層蒙蒙青光之下,正是劉嘉雯抱膝坐地的身影。

呂涼大喜,直接抱著石蛋就往那邊跑,隨著他們距離的縮短,劉嘉文也似有所悟,猛然轉頭看了過來。當她看到真的是呂涼來了時,焦急地搖著頭,怎麼看都是示意他不要過來。

呂涼不是沒看見,但如果能這麼聽話,那他也不是呂涼了!

可此時異變突起,三具紅色的骷髏自劉嘉雯前方的三個水坑內跳出,手中均持有一柄冒著黑光的長劍。雖然他們身上也是沒有氣息,但呂涼知道,麻煩來了!

三具骷髏動了,分三個方向攻向呂涼,起手就是凌厲無比的一劍。

呂涼則是本能地伸出一拳,可此時老玄的預警就和瘋了似的,靈覺中一陣死亡來臨的顫慄瞬間襲遍全身,他不得不強行一個側后閃,堪堪躲過了三劍,只不過其拳頭收的稍稍慢了一點,被其中一劍碰了一下。

可隨後,呂涼的眼睛就瞪大了,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的右手手背,因為那裡,正有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這是多少年都不曾發生的事情了!尤其在呂涼聖體大成之際,更顯得不可思議!

可輪不到他繼續驚詫,隨著幾聲悶響,剛才沒入水坑的骷髏們陸續浮出身形,無一例外地手持閃耀詭異黑光的長劍,接著就是如餓虎競食一般撲向呂涼…… 呂涼很久沒有過心慌的情況了,但此時,面對一群毫無生命特徵的骷髏,卻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他吃驚,甚至有一瞬的驚慌,並不是他怕這些敵人,而是自己的聖體術居然被破了,實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可此時顯然輪不到呂涼想別的,面對四面八方劈落的黑色長劍,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舉起原本已經放在劉嘉雯旁邊的石蛋,直接就用來做招架的兵刃了!

在黑色長劍與石蛋觸碰的霎那,原本有些淺紅之色的石蛋表皮,猛然放出一層淡淡的黑光。與此同時,但凡與其觸碰的黑色長劍,全都發出一聲劍鳴,隨後表面黑光瞬間消散,連帶著握劍的那些骷髏,直接原地化為了飛灰!

只可惜,石蛋護得住呂涼的身前,卻顧不及其背後!

雖然石蛋的詭異能力讓呂涼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對抗勝利的希望,但隨著這波攻勢下來,他的後背也出現了數道血痕!

雖然沒有被傷得太深,但呂涼的背後此刻已經被鮮血染紅,且伴有一周痛徹神魂的撕裂感。

聖體術尚在,這是呂涼可以感應到的。但卻無法抵禦這詭異的黑色長劍!另外,天玄聖藤的功效,在此地似乎根本就無法發揮功用!

「哼,就算你有手段做一時的防護,今天也別想生離此地!嘖嘖,真是好可怕的地方,如果不是我……嗯?這、這是什麼!不、不要……啊!!!」原本是神秘男子戲謔的聲音,卻突然變得驚恐至極,似乎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隨著最後一聲「啊」,神秘男子再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可此時,令人驚懼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在周圍分佈的持劍骷髏,突然陸續癱落在地,他們手中長劍附著的黑光則化為數道黑色的氣流,居然一致往石蛋中匯聚而去!

呂涼在震驚的同時,倒是沒忘了干正事。

劉嘉雯體表的那層青光,隨著那名神秘男子發出的驚叫,幾乎同時就消散不見了,但其本人卻依舊無法動彈,甚至連話都無法說。

「小涼,他身上有和之前玄黎邪月一樣的禁制,不是立刻就能解開的!」小黑的傳音,讓呂涼直接一把抄起劉嘉雯,就沖著他來時的地方狂奔而去。

至於石蛋,不是他不要了,而是不敢要了!

因為此時的石蛋,已然變得陌生至極,再也沒有之前的不起眼,而是通體黑氣纏繞,其內還發出了「噼啪」的聲響,似乎隨時都有一個可怕的存在要破蛋而出!

魔墳冢內,呂涼修為只有築基,劉嘉雯更慘,可能是禁制的緣故,此刻比凡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加上聖體術無故被破,天玄聖藤不起作用,甚至連飛行和神識都受到了限制,呂涼是恨不得即刻就瞬移出這個詭異的地方。

就在呂涼抱著劉嘉雯撒丫子狂奔的時候,一個如悶雷般的炸裂聲響起,接著就是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嘯之聲,整個天地也在剎那間瀰漫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這是呂涼從未經歷過的一種氣息,有些像死氣,但又給人一種極度陰森的感覺。

與此同時,自一些墳冢內陸續爬出數名身影,這回不再是無血無肉的骷髏,而是一個個散發著強大氣息的修仙者!

這群人里,有人族,有魔族,有妖族,甚至還有幾個靈族,但無一例外的,所有人身上都籠罩著一股陰森之氣,配合一副閃耀著青光的無神雙目,帶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凶冥靈殺陣!居然是凶冥靈殺陣!小子,快……」這是呂涼頭一回聽到老白如此驚恐的聲音,但不知為何,話沒說完,就不繼續說了。

「是……陰兵……放下我……你快走……我也……也要變了……」突然,劉嘉雯微弱的聲音響起,身上開始出現若隱若現的黑氣,眼睛也開始泛起青光,此刻面露痛苦之色,緊緊抓著呂涼衣服的手也開始微微顫抖。

「開什麼玩笑!堅持住,只要我們出去,一切就沒事了!」呂涼怎可能聽她的,看著周圍暫時還沒做出什麼攻擊的一眾強大修仙者,便直接運起了次數不多的瞬閃。

可隨後,令他更加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瞬閃沒用出來,這不是關鍵的,呂涼再也感受不到混沌神獸們的氣息,這才是最恐怖的!

雖然他現在已經沒有依賴的感覺了,但明明前一刻還都有聯繫,下一刻居然蹤跡全無的詭異現象,不由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放下我……我要控制……不住了……」劉嘉雯的面孔已經因痛苦而漸漸扭曲,眼中青光更勝,渾身也開始散發一股陰森的大羅金仙期大圓滿氣息!

呂涼對此充耳不聞,依舊抱著劉嘉雯猛跑,可片刻后,他就愣住了,因為明明之前還是入口的地方,此時完全消失不見,轉眼化為了一片與周圍一樣的墳冢之地!

短暫的錯愕后,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居然正是許久沒吭過聲的噬靈子:「東邊,一直跑,如果你能……」

話沒說完,噬靈子的聲音也消失了,而且是明顯被什麼強大的能力給阻隔了!

呂涼凜然,也終於明白,也許不是大家都不見了,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壓制了!

就在呂涼掉轉方向,沖著東邊飛奔而去時,一股巨力襲來,呂涼毫無防備之下狂噴一口鮮血,接著便錯愕的發現,懷中的劉嘉雯,已經徹底變成了如周圍那群修仙者一樣的詭異模樣!正是她剛才的一拳重擊讓呂涼猝不及防之下狠狠地挨了一下!

「啊!」呂涼仰天爆吼一聲,反而把劉嘉雯抱得更緊了,然後不管不顧地繼續往東邊沖了過去。

那些原本還靜止沒動的修仙者,在呂涼掉轉方向後,便突然動了起來,手中各種兵刃齊出,全都籠罩著一層黑光。唯一令呂涼慶幸的時,這些修仙者空俱一身修為,卻不能施展法力,也無人能飛著追來,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可即便如此,呂涼依舊是腹背受敵!

懷中的劉嘉雯,就如瘋了一樣,使勁扭動著身體,似乎想脫離呂涼的懷抱,拳頭也如雨點般地砸在他的胸口。

即便呂涼已經做足了防護,也依舊是吐血不止。

此時,陸續有修仙者撲了上來,由於呂涼的雙手都用在了禁錮劉嘉雯方面,對於來犯的敵人,乾脆抬腳就踹!

雖然聖體在防禦上,明顯被此地的詭異之力限制,但就攻擊力來說,倒是貨真價實的一點沒變!

呂涼也是紅了眼,面對衝上來明顯不像活人的修仙者,全部都是一擊就下死腳!

被他踢中的,基本沒有全著身子被轟飛的,不是缺了胳膊就是胸口有洞,可見呂涼的力道是毫無保留的激發了出來。

一炷香的時間后,呂涼基本變成了血人,前面是被劉嘉雯打的,後面是被時不時就不小心挨一下的黑光兵刃砍的!

但總體來說,呂涼到目前還能算是半個生龍活虎的人!而且,前方五丈遠的地方,場景終於不再是錯亂的墳冢與水坑,而是一片混沌的迷霧。

此時,天空中無數氣流開始凝聚,漸漸匯成一片漩渦。猛然間,一道無聲的閃電劃過,漩渦中央出現一隻充滿了黑色瞳仁的巨大眼球,其上漸漸浮現出一個通體青光,只有眼白的詭異嬰兒,其身下坐著一物,居然就是呂涼帶進來的石蛋!

嬰兒看到呂涼沖向前方迷霧,眼中青光大盛,口中發出一聲刺耳的啼鳴聲,同時伸出自己細嫩的手臂往前方一指。

猛然間,整個天地一片震動,隨後一聲高昂的龍吟之聲響徹雲霄,無數的墳冢開始上下翻騰。

片刻后,一條充斥著腐爛氣息的巨龍自地下浮現而出,其脊背上遍布各種高矮不一的墳冢。隨著巨眼中嬰兒又一聲嘯叫,巨龍也發出震天一吼,接著渾身居然爆出了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壓,看樣子絕對至少也是天尊以上的修為!

與此同時,呂涼已經衝過了迷霧,正站在面前的萬丈懸崖前發獃。

身前是一片根本望不到底的混沌深淵,身後是那條根本讓人興不起對抗念頭的腐爛巨龍。別說對抗了,呂涼有理由相信,對方隨便碰自己一下,估計就得灰飛煙滅了。

「怎麼辦……」劉嘉雯虛弱的聲音傳來,呂涼下意識地低頭一看,只見小丫頭正淚眼婆娑地摸著被她自己打得淤青的胸膛,神智似乎已經徹底恢復了,只是其修為,又不是很意外的落回到先前的模樣了。

此時,呂涼倒是出奇地平靜了下來,用力緊了緊臂彎,輕笑道:「跟我死在一起,虧得慌么?」

劉嘉雯雖然氣色很不好,但也撲哧一笑,隨即同樣緊緊地抱著呂涼。

片刻后,當那條巨龍呼嘯著穿過迷霧時,它看到的,只有光禿禿的懸崖和已經急墜而下的一個黑點……

……………………………………

遙遠的女媧空間,本來已經是萬籟俱寂的黑夜,但在荒古孔家的一間豪華府邸內,卻傳來各種器具倒地或破碎的吵雜之音……

「廢物!蠢貨!白痴!」一名錦衣玉袍的俊朗公子又抬手砸爛一把座椅,才氣喘吁吁地吼道,「我他娘讓你們去殺呂涼!什麼時候讓你們去動劉嘉雯了!這就是你說的『萬無一失』?!劉嘉雯如果也死了!你們一個都別想好過!」

俊朗公子身前,是一名帶著鬼頭面具,全身都遮擋在一片黑色斗篷之下的男子。在如此雞飛狗跳的環境下,他就如一株盤松一般,動都不帶動的。

看到俊朗公子已經停手,正滿面怒氣地質問他時,居然還悠悠笑道:「你放心,呂涼怎麼樣我不知道,但劉家的丫頭肯定沒事,我們的人剛才報告說,劉家核心子弟的命牌一個都沒少。」

「命牌能說明什麼?!那裡是聖祖殿標明的幾個大世界禁地之一!你們的頂級殺手還真會挑地方啊!如今他是死的透透的,倒留給我一個生死不知的劉嘉雯,你說後面該怎麼辦!」俊朗公子的火氣明顯小了很多,但臉上的神色依舊不善。

面具男子則繼續笑道:「急什麼?我們合作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失敗的時候嗎?我承認,我們嚴重低估了呂涼的實力,所以目前我已經採取了後續措施,你可以繼續等下去,終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我只要呂涼死,劉嘉雯活!就這麼簡單!」俊朗公子砸也砸夠了,罵也罵爽了,又想起面前之人的身份,終於能好好說句話了。

「這次的事,怎麼說你也是背著老爺子做的。如果不想被別人看出破綻,你還是繼續做你溫文爾雅的孔家大少比較好。我雖然不能親自出馬,但這次後續任務的執行者,也是我左膀右臂般的存在,你就不要再多慮了。」面具男子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不卑不亢。

俊朗公子定定地看著面具男子,半晌后,突然詭異一笑道:「我們合作了很多次,你們給我的感覺一次比一次恐怖,我也想藉此看看你們的實力底限到底在哪裡!我是喜歡劉嘉雯,但不是為了她可以否定一切!不如我們打個賭,如果這次你們失敗了,我指的是呂涼未死,我曾經提過的事情,你們無償幫我去辦!如果我輸了,我會追加兩頭古級別的荒獸給你們!如何?」

黑衣人的身形有瞬間的一頓,隨後以歡愉的聲音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如你所願吧!」

(ps:三更完畢!過去的一年裡,多謝各位書友的支持與厚愛!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 「我這是在哪裡……嘉雯!」呂涼於混混沌沌的狀態中醒來,隨後猛然發現,原本在他懷中的劉嘉雯已經消失不見!

身體的傷痛依舊還在,唯一令他稍感欣喜的是,天玄聖藤似乎有了一絲恢復的跡象,起碼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傷勢正在好轉。當然,速度是極慢的,顯然還是受到了一些奇怪力量的壓制。至於混沌神獸和噬靈蟲們的氣息,則依舊感覺不到。

此時,呂涼站起身,開始觀察起周圍的狀況來。

此地看上去也是一片墓地,但相比之前的殍地,倒是正常了很多。

數個錯落有致的墓碑排成了一列列,一行行,其上篆刻著不同的人名。放眼望去,竟然足足有千數之多!

當呂涼看向這些墓碑上的刻字時,漸漸發現,這所有的墓碑,似乎都屬於一個「趙」姓家族之人。

比如最前排為首最大的一座墓碑,上面刻有「家主,趙玄宮」,這個周圍還有諸如「正妻趙劉氏」、「長子趙有成」、「次子趙清霜」等等。

「莫非,此地的詭異,和這趙氏一族有關?」呂涼的頭腦中不自覺地閃過一絲疑惑,隨即便順著看了下去。

墓碑很多,基本上每五十個左右一排,順序上,應該是按死者生前在趙家的地位高低排列的。

幾炷香的功夫后,呂涼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排,那上面刻著的名字,幾乎都沒有身份,基本就是「張王氏」、「呂劉氏」等不知道是啥輩分的旁眷之人了。

可當呂涼走完這最後一排墓碑時,驚訝地發現,在這本來是最後一排的墓碑后,還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墳,其上也立著一碑,但不知為何,此碑之上竟然一字皆無!

就在呂涼頭腦中剛剛產生疑問的瞬間,一股不可抗拒的眩暈感襲遍全身,隨後,在他徹底失去清明前,似乎聽到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女子聲音,其中透著無盡的凄苦與悲涼:「娘做錯了嗎……」

………………………………

「呱!」隨著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之聲,在一間大宅院外等待的數名身著華麗服飾之人,原本焦急的臉孔先是一僵,接著便都露出驚喜的神色。

「生了!是個大胖小子!而且居然是四屬性靈根!恭喜趙老祖和大少爺!」隨著一名產婆模樣的婦人衝出院門,並滿臉喜色地吼出這一嗓子后,整個院子外面都隨之沸騰起來。

無數的「恭喜」之聲發出,目標都是離院門最近的一名鶴髮童顏老者和身邊一名電眉星目的中年漢子。

隨後,這兩人一馬當先疾步走入院中,下一刻,已然進入了一座奢華的房間之中。

「好!好!好!上天待我趙家不薄!此子根骨驚奇,靈根不俗!將來定然不是池中之物!我看,就叫他趙天奇吧!哈哈哈!」老者滿面紅光,手中飄出一道金光,輕輕地將襁褓中的嬰兒托起。

老者身邊的男子,面目雖然沉穩,但看其微微抖動的肩膀,顯然也對於這個孩子的降生感到無比激動。隨後,男子走到面色雖然有些蒼白,但也帶著欣慰笑意的卧床女子身邊,輕輕握住她的手,柔聲道:「靈兒,辛苦了!」

床上的女子則展顏一笑道:「夫君哪裡話,能有奇兒這般聰慧的孩子降生,我又何苦之有呢?」

就在屋裡院外無數人為這個孩子的降生感到歡愉之時,只有這個已經止住了哭聲的嬰兒,眼中露出了驚詫的目光!

因為,呂涼的神魂此刻就在嬰兒的體內,而且完全可以支配嬰兒的思想和行動,簡直就如同一次掌握著前世記憶的投胎轉世!

隨後的一年中,呂涼經過最初的錯亂心情,已經重新變得平靜,也慢慢了解了自己降生的趙氏一族的具體情況。

此處是混沌大世界人魔交界處一個人族小城,其內有修仙者,也有凡人。

呂涼所在的趙家,無論在修仙者的實力方面,還是佔有資源方面,都是無可挑剔的居於首位,也就順理成章的當上了此城的城主一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