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據說是一名華國神秘高手,而且還得到了九藏仙人洞府的傳承,現在不知道人藏在哪裡。」羅興繼續說道。

宇文劍嵐跟郭姓老者都是有些沉默,一股陰雲在兩人眼中醞釀,滿場俱寂,落針可聞!

就連那邊的混戰,聲音都是小了一些,但是此刻華國武道界已經是損失慘重,武家小輩,已經死了兩人,北海三大教死了一大半,地上被血水鋪滿。

反觀靈劍派、羽化門,只是有個別人被偷襲受了點小傷。

「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朱小雀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氣息籠罩過來,他抬頭看到一雙血絲瀰漫的眼睛。

木然的點了點頭。

「是……真的。」朱小雀精神識海幾乎快要崩潰,神境的壓迫遠不是一般人能夠感受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郭龍渾身氣息爆發出來,朱小雀被撞倒一邊,口吐鮮血。

「朱雀!」青龍三人連忙圍了上去,朱小雀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是誰?是誰殺了我孫兒?」郭姓老者頭髮倒豎,一雙血眸盯著朱小雀,朱小雀渾身僵硬,喘不過氣來。

「前輩何必這麼為難一個女孩,我們也差點被你們靈劍派還有羽化門的人殺死!」青龍說道。

「啪!」青龍話剛說完,一道巴掌抽在他的臉上,頓時半邊臉血肉模糊。

「你們的賤命也能跟我們羽化門的比?」宇文劍嵐目光宛如要噬人,「如果這件事是真的,你們華國武道界所有人,都別想活著離開這黑烏山!」

「給我殺,殺到他們認清楚自己的定位!」宇文劍嵐目光朝著門派弟子那邊望去,聽到這話,那些人殺的更加起勁,血染黑烏山,溝壑石縫之間有著鮮血在流淌。

「我在問你,是誰殺了我孫兒!」郭姓老者臉上已經沒有了任何錶情。

「給你三秒時間考慮,否則我便將你神魂煉到乾屍之中,折磨你生生世世!」

朱小雀咬著嘴唇,一縷鮮血順著嘴唇流了出來。

三秒沉默,如同過去了一個世紀那麼久遠。

隨機附身一位天才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你們便去死吧!」郭姓老者臉上露出陰毒的冷笑,手中冒出一團幽光,大手一揮朝著朱小雀頭頂扣去,朱小雀輕嘆,已然是萌生死志,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人生一世,當有一些堅守。

即便是她現在說出秦毅的名字對於秦毅可能也沒什麼大的影響,可她還是做不出出賣朋友的事情,便是死了,她也對得起本心! 而旁邊半邊臉血肉模糊的青龍卻是神色大變,眼看這一幕發生卻是無力阻止,那種憋屈無人能夠體會。

「擎天撼地!」

就在此刻,一道厚重的大力襲來,如同地面被掀起,昏黃色光罩猛然撐開。

蒼茫、凝實、堅韌。

以至於郭姓老者的攻擊都被彈了出去。

「噗!」

然而玄武卻是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屬於武者的精血。

「玄武!你瘋了!你幹嘛!」白虎驚住了。

他們修行四神功法,形意之中都有了四神獸的意志,凝練這種意志,會使得修鍊進境更快,功法施展出來也會更具神韻、威力更強,這也是焱龍部功法的厲害之處。

而且這個功法還有個神奇的地方,那就是催動本命元氣,可以瞬間爆發出數倍力量。

然而本命元氣也是一名武者的根本,一旦催動,對於整個人的修為、未來成就都有極大影響。

這與秦毅的本命真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剛剛玄武發出的這招,便是配合本命元氣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否則不可能彈開郭姓老者的攻擊,兩者實力差距懸殊太大。

「俺沒瘋!要是不使力氣俺們都會死在這裡!」玄武亂髮飛舞,厚重的身體迸現血絲,雙目赤紅一片。

「除非踏著俺的屍體,否則休想再靠近一步!」

玄武暴喝一聲,渾身被土黃色氣息包裹,讓人看去如同山嶽般厚重,氣息爆發,衝出數丈遠,這是在消耗生命,本命元氣在快速枯竭,一旦本命元氣耗盡,即便是沒有任何攻擊,他也會全身枯竭死亡。

「這人是瘋了,就他還想對抗這羽化門長老?不知道實力差距多麼懸殊嗎?」

無數人看到玄武的動作都是吃驚的回不過神來。

真是勇氣可嘉,奈何只是愚勇。

如此做法只會激怒對方,別的毫無用處。

「哈哈哈,竟然還想負隅頑抗,好好好,今天我若是不屠盡你們,我羽化門長老威嚴還往哪放?」郭姓老者猖狂大笑。

而宇文劍嵐則是沒有出手的打算,他在琢磨著對方話語的真實性,就目前他觀察到的華國武道界水平情況,不存在能夠威脅他兒子宇文波的人存在,即便是危險也是九藏洞府給予的危險,而不可能是華國武道界。

https://ptt9.com/85845/ 「郭兄,等會留一條活口,我要用抽魂煉魄之法,提取我需要的信息。」宇文劍嵐說道。

「好!」郭姓老者點頭,他自然知道宇文劍嵐想要做什麼,即便是他不說,他都會留一條活口,用來抽魂煉魂,他要知道他的孫兒跟他們羽化門隊伍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遲遲不來?難不成真像這些螻蟻說的那樣,發生了意外?

一步踏來,威壓倍增。

玄武整個人如同被壓塌,這已經是涉及到了天地自然地力量,控制周圍氣壓,壓的無數人都喘不過氣來,影響範圍之大,即便是幾百米之外都能清楚地感受到。

以至於山腳下的戰局都是緩緩停了下來。

「嘿嘿,長老他們居然也要動手了,這群爬蟲真是末日到了。」隨手捏爆了手中按著的一顆武者頭顱,一名羽化門弟子嘿嘿笑道,目光被吸引過去。

此時此刻,那些華國武道界武者才得到了喘息機會。

然而場面已經是一片悲戚。

「想我華國武道界傳承千年,強者無數,竟被人如屠狗般殘殺,我輩之恥!」一名五十多歲的尊者高手,臉上無數血痕,他抓住身邊一名羽化門弟子,染血的身體纏住了對方素凈的白色衣衫。

「給我滾開,髒東西!」那白衣羽化門弟子本來正被靈劍派長老的威勢吸引,此刻看到有人纏住了他,又驚又怒,如同蛆蟲上了自己的身,噁心的想吐,連忙伸手扯住了後者的脖頸。

然而這個時候他卻看到後者詭異一笑,一道狂暴的能量從他身體中湧出。

「師弟快退,他要自爆!」連忙有其他通門弟子提醒。

然而這個時候已經遲了,自爆便是擠壓身體全部能量,擠壓到極致一瞬間爆發出來,身體會瞬間蕩然無存,然而造成的攻擊與破壞也是十分恐怖。

再加上這人本身就是一名老牌尊者境高手,身體中能量本就是恐怖的,足以媲美一顆小型導彈爆炸。

轟隆一聲,一道巨坑出現,兩人同時身死,在這種能量爆發的核心點,在場沒有誰有把握活下來。

「洪真師叔!」

武當派殘餘弟子嚎啕大哭。

原來自爆之人,是武當派的帶隊,洪真尊者,武當派被如此欺凌,洪真尊者早就做好了赴死準備,只是一直在尋找機會。

「割他一刀不虧,斷他一臂賺了,拉上一條命這輩子無憾!」一名初入尊者的天驕大喊,飛蛾撲火一般,撲到一名靈劍派弟子身邊,轟然爆發。

他們門派弟子也幾乎死傷殆盡,早已沒臉獨活回去。

「這群人瘋了!草他媽的,不要給他拉下水的機會!」從爆炸餘波中衝出,那靈劍派弟子晦氣大叫。

這一幕幕被朱小雀他們看在眼中,然而他們卻無能為力,因為此時此刻就連他們都是面對著生死絕境。

玄武不知道承受著多大的壓力,口中噴血,恐怖的氣壓將他的內臟幾乎都要壓爆。

這巨大的動靜,讓得雲層都散開。

「嗯?」

實際上秦毅距離黑烏山已經非常之近,從九藏洞府一路趕來,花費了幾十分鐘時間,這並不是秦毅極限速度,一邊趕路一變消化從九藏洞府中得到的消息,秦毅有些魂不守舍。

他不知道是不是如同黑大帥說的那樣,那神秘女孩就是湯圓,如果真的如同黑大帥猜測一樣,秦毅感覺自己彷彿陷入一個謎團之中,連他都解不開的謎團。

思考之中忽然一股一股爆發的能量進入秦毅的感知範圍之內。

秦毅的神念可以覆蓋方圓幾十公里範圍,一般來說只要秦毅刻意放出神念,任何能量波動進入這個範圍都會被他感知到。

「這是……自然力量?」秦毅眉頭一挑,說實話到現在為止,秦毅還沒有見識過能夠駕馭控制自然力量的存在,當然……除了他自己,秦毅築基之時便能夠隨意的操縱周圍空氣中遊離的火焰元素,能夠悄無聲息殺人奪命。

當然,修真的進境跟地球武道界的修鍊之法肯定不一樣,獲得的能力也不一樣,並不是說築基境界就等同於華國武道界的人仙或者是神境。

當然……按照秦毅的戰鬥力,築基境還真可能拚死人仙大能。

「有趣,黑烏山不會是打起來了吧?」秦毅嘴角一勾,然而下一刻他的面色就沉了下來。

「對了,朱小雀他們想必是早就趕到了黑烏山,不會是他們出事了吧?」

想到這裡秦毅一刻不敢遲疑,渾身氣息暴漲,一瞬間就是數千米遠,速度眨眼破了音障,如同一道流光。

而黑大帥速度也是一刻不慢,竟然能穩穩追上秦毅。

然而秦毅的速度還是慢了,等到他看到黑烏山輪廓,身影出現在黑烏山上空之時,看到的是滿地血污,屍體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毫無疑問這些全都是華國武道界的武者。

同時秦毅也看到了耀武揚威的靈劍派弟子、羽化門弟子,看到了羽化門的飛天戰船。

「玄武!停下!」

玄武原本厚重的身體此刻快速膨脹起來,在眾人面前形成了一堵厚重的城牆一般。

「師父說過,玄武一脈使命就是守護!如今便是俺履行使命的時候!」

玄武此刻並沒有對死亡的恐懼,戰士,特別是軍區戰士,生來便是為了戰鬥,戰死沙場亦是最好的歸宿,此時此刻他只覺得神聖。

全身能量凝於一點。

「玄武之怒!」 一道無法形容的咆哮,伴隨著龐大的能量爆發出去,比之自爆還要恐怖數倍,本命元氣盡數噴發,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副奇景,土黃色光柱狠狠砸在郭姓老者身上。

郭姓老者驚訝側目,似乎不敢相信對方居然爆發出這種程度的攻擊。

隨即他獰笑出聲,「想要自爆?你問過我了沒有?」

就在玄武全身能量宣洩出來的時候,郭姓老者探出大手,將那能量光柱一扯,隨即狠狠推了回去。

山崩地裂,玄武雙目僵直,五臟六腑被劇烈能量撕裂,殘破的身體直接順著高坡滾了下去,氣息全無。

朱雀、青龍、白虎三人搖搖欲墜,盡皆淚目。

玄武話很少,做事很積極,年齡在幾人之中也最少,然而生死關頭,卻總是第一次衝出來。

不管是勇敢也好,愚蠢也罷,至少今天,他是英雄。

死傷無數,對比之下玄武之死關注的人並不算多,有的門派近乎死絕,要凄慘的多。

「玄武!」

朱小雀站在一處碎石之上,滿臉血污,淚痕滾滾,渾身都在顫抖。

「你不會白死!」青龍聲音低沉。

「呵呵,在我面前,便是自爆也要問問我同意不同意。」郭姓老者嘿嘿一笑,剛剛那一下他硬生生將對方爆發出來的能量給壓了回去,否則這片小山峰都將不復存在,便是他都會受傷。

「這群凡俗武者看起來弱不禁風,沒想到還有些特殊的手段。」宇文劍嵐冷笑著說道,他一步踏前,準備抓來一個人,抽魂煉魄,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到現在為止他們靈劍派跟羽化門先頭的兩支隊伍還沒到,肯定是出了什麼事,他現在希望的就是事情還沒有到最糟糕的那一步。

他們靈劍派經受不起那種損失,特別他的兒子宇文波還在裡面,宇文波是他邁入下一個階段的希望。

而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忽然從面前掠過。

「大帥,看看他還有沒有救。」聲音傳來,並未看到人影。

「誰?」

「裝神弄鬼,滾出來!」郭姓老者目光朝著四方望去。

「基本上救不回來了,五臟破損的太嚴重,體內元氣盡數潰散,除非你現在是金丹大能,以金丹之氣為他養傷。」黑大帥走到玄武旁邊,淡淡說道。

秦毅點頭。

以黑大帥的見識,他說救不過來基本上便沒有什麼希望。

「不過我倒是有個法子……」黑大帥略一猶豫說道。

「嗯?」秦毅側目。

「他還沒有死透,將他靈魂引出,為他煉製一具軀體,或者是直接抹掉一具軀體的靈魂,讓他入主,倒是可以繼續修鍊,此法類似奪舍,比較邪惡。」黑大帥說道。

「邪惡?」秦毅咧嘴一笑,邪惡不邪惡有什麼關係呢?

「要用這種辦法?」黑大帥望著秦毅。

秦毅點了點頭,「他的靈魂交給你了,軀體之事我來解決。」

這人跟朱小雀關係很好,秦毅總不能見死不救。

若是一個毫不相干的人,秦毅也懶得管這個閑事。

「你是誰?」看到一人一狗忽然出現,宇文劍嵐跟郭姓老者都是一愣,眼中露出警惕。

以他們的敏銳感知,竟然不知道這一人一狗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即便是羅興,都沒有察覺什麼時候有人接近。

「秦毅!」

朱小雀身體如同篩糠般顫慄起來。

白虎與青龍穩住身形,也是看到了秦毅跟那條大黑狗,眼神深處一抹激動之色躍然而出。

「秦尊者!」

山腳下,無數激戰中的武者停手,朝著這邊望來。

「秦尊者是誰?」聽到有人面色激動的呼喊,有好奇者詢問,然而並沒有人回答他。

「他居然趕來了!果然是天不亡我華國武道界!」武龍武虎大叫,從來沒有這時候期盼過一名絕世強者出現。

不管是敵人也還朋友也罷,這種局勢面前他們所有華國武道界之人都是連為一體的存在。

四象門弘一弘玉躲在戰局之外,看到秦毅出現微微皺眉。

「他居然來了?他覺得他能翻出什麼浪花?」弘一眼中閃過一抹仇恨,這斷臂之仇,他必然要報。

「呵呵,在這種七星勢力面前,這些人反抗純粹就是送死,一群莽夫!」弘玉笑道,他們四象門在兩人帶領之下,倒是獨善其身,並沒有多大損失。

「秦兄……你來的可真是及時啊,再慢一些……我們華國武道界有生力量怕是十不存一了……」林天宇渾身浴血,他本就是一個熱血之人,自然也是戰鬥在最前線,憑藉著林家獨有的咒術活到現在。

「哈哈哈,痛快!上一次我做了縮頭烏龜,這一次讓我好好會會你們這些所謂天驕!」林霸天費儘力氣斬殺一名弟子,豪氣雲天!

驀然間他順著林天宇的目光看到了秦毅,頓時眼中神光大放,「好好好,我們華國武道界能不能翻盤,就看這個殺神了!」

「少爺!你是我們華國武道界的希望啊!」焰姬雙目落淚,他們七玄閣折損了一半人馬,若不是下面弟子拚命保護,她現在怕是都要香消玉殞。

壓根沒有搭理宇文劍嵐跟郭姓老者的話,秦毅一閃到了朱雀旁邊。

「發生了什麼?」秦毅眉頭擰在一起,他放眼望去,光是屍體就有二百多具,場面血腥嚇人。

華國武道界三分之一的人馬折損在這裡。

「秦毅……這些是羽化門跟靈劍派的人……」朱小雀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

秦毅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一抹釋然,原來如此,原來是那群高高在上的古東方修道者!

「秦尊者,請為我華國武道界武者兄弟們報仇!」

「秦尊者,請證我華國武道界武者之名!」

「秦毅……」

「少爺!」

「閣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