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既然如此!」

到現在,傅然也只能搏一搏,當下雙手交錯,掐動奇異的手印,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完成。

「烈焰冥決。」

心中低喝一聲,旋即身體猛然停頓轉身,雙手成掌探出。

轟!

低沉的聲音出現,在傅然雙掌之處有著火幕出現,而且還不斷延伸,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出現,推動著傅然的身形不斷後退。

沒有去理會這一次的攻擊是否取得效果,雙腿猛然發力,向遠處疾馳而去。

傅然沒有注意到,火幕的出現令追擊在身後的黑影如同遇到什麼可怕的事物一般,紛紛停下,不敢上前,甚至一些距離近的已經開始出現融化跡象。

一路疾馳,半響之後傅然這才回頭,當發現身後沒有黑影的時候悄然鬆了一口氣,不過下一刻,雙眼之中卻湧現凝重,在他身前,再次出現了枯樹,而且極為密集。

烈焰冥決乃是地級中等玄決,對於玄力的消耗僅次於流掌,就算是傅然已經是靈玄境,能夠施展的次數也並不多,而且對於這個玄決他並不熟悉,還沒有完全掌握。

「凌然兄弟,這邊!」

一道朗聲突然傳來,傅然別頭望去,正好見到畢秘正在他側面百丈之外,當下面色一喜,若是有同伴聯手的話,就要簡單得多了。

當下傅然連忙向畢秘之處飛奔而去,但是就在即將落身畢秘身旁處時,他突然眉頭微蹙,瞬間之後便是舒展。

此刻的畢秘臉上也出現喜色,或許他與傅然一樣,對著黑影也頗為頭痛,見傅然臨身,就欲開口,面色卻突然頓住。

「砰!」

傅然毫無徵兆的突然出手,一拳直接落在畢秘胸口之處,直接令其胸膛凹陷。

噗!

畢秘突然化為黑影崩散,融入黃沙之中,見此,傅然冷笑不已。

的確,他也差點受騙,但是卻看出了一些端倪之處,在進入沙漠的瞬間,他視線所及之處唯有他一人,這點便說明在這幻境沙漠之中與其他人被隔絕開來,而此刻畢秘突然的出現讓他忍不住懷疑。

雖然無論的氣息還是模樣都與真正的畢秘相差無幾,但是傅然還是打算出手試探,若畢秘是真,以對方的實力必定能夠躲過攻擊。

「光是這幻境恐怕就會讓不少人殞命在此吧!」 ?傅然低嘆一聲,這裡的一切都太過於神秘,僅僅千丈的距離,但是其中卻是極為兇險,甚至這些黑影還能夠化身成人,一些大意之輩恐怕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輕搖頭,將雜念拋在腦後,他差不多已經前行了七百丈左右,還有三百丈的距離便能夠穿過這片幻境沙漠,不過也不會因為只有三百丈的距離就掉以輕心。

………….

望著眼前一片黃色的沙漠,再看看周圍一些身受重傷的人,畢秘忍不住低嘆一聲,從進入幻境到現在已經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他與紅裳早就到達。

而魏貫月與趙游也是通過,雖然這二人多少有些狼狽,但是並未受傷,唯有傅然遲遲沒有出現,這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否看走了眼。

相對於畢秘的疑惑,魏貫月則不露絲毫神色,如同傅然能否通過這幻境對他來說沒有任何關係一般,反觀趙游,卻是露出擔憂,唯有他自己知曉,他擔憂並非傅然的性命,而是擔憂其玄決是否隨著傅然一起永久沉澱在幻境幻境之中。

若是如此,那麼他此生都難得得到那玄決,可讓他無比焦急。

唰!

傅然的身影出現出現在畢秘眼前,令他鬆了一口氣,旋即點了點頭,與趙游魏貫月二人相比,傅然一塵不染,少了許些狼狽,看樣子是為了穩妥這才拖延了時間。

「走吧!」

紅裳招呼一聲率先向遠處疾馳而去,傅然等人連忙跟上,他們必須抓緊時間,四大勢力和兩大帝國的人都向遺迹深處挺近,他們也不能太過落後。

直到此時,傅然這才開始打量周圍,周圍不少參天樹木,其中一些甚至要十餘人才能夠環抱,在樹椏之上有著無法辨別的鳥類。

如同山脈一般,但是其中卻是有著極為濃郁的死氣,當傅然仔細感應之後,駭然發現這些死氣的源頭竟是來自於這些巨樹,不斷散發濃郁的死氣,但是卻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如此怪異的一幕讓他難以理解。

「小心一些,這些死氣雖然對我們沒有傷害,但是卻會影響玄力,若是不小心吸入體內太多,會迷失了心智。」疾馳中,紅裳面色凝重,忍不住提醒

「我們現在要前往西北方向,大概數十里的路程,若是一旦遇到玄獸,一定要以最快速度解決,若是被玄獸包圍可就麻煩了,在這遺迹之中不乏一些五階玄獸,甚至還有六階,據說還隱藏著能夠化身成為人形的七階玄獸。」畢秘提醒道。

聞言,傅然心中震驚,這五階玄獸可相當於魂玄境強者,以他們這一行五人的實力,若是遇上一兩頭還能夠應付,但是數量若是多了,恐怕無人能夠逃脫,至於六階與七階,隨便出現一頭都不能他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原本五劫與六階玄獸已經擁有一定靈智,但是因為這此遺迹中的異變,突然出現如此濃郁的死氣,恐怕這些玄獸已經迷失,只知道殺戮,好在大多數都是三階和四階的存在,若是小心一些應該能夠應付,只要抵達我所說的那禁制之處,就安全了。」畢秘說道。

一行五人沒有絲毫的遲疑,不斷在密林之中穿梭,偶爾間傳來獸吼之聲,皆會駐步,然後尋找安全的路線,若能不與這些喪失心智的玄獸廝殺自然是好事。

「你說的那地方,除了四大勢力和烈越帝國之外還有其他人知曉么?」趙游問道。

「應該沒有了,不過也不知他們是否會出現,當初父親等人還發現了一個地方,那裡很有可能是一位輪帝境高手的隕落之地,說不定他們的目標便是那裡,碧蓮門與紫竹峰的人很有可能不會前來,不過加爾藍應該會出現。」畢秘凝重道。

雖說少了碧蓮門與紫竹峰,但是剩下的這四方可都不好對付,說不定還有其他一些人,看來到時候還需要和和其他人聯手一番。

畢秘看似玩世不恭,但是對於這些勢力之間的關係頗為了解,而且心思縝密,此刻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吼!

一道獸吼之聲突然傳來,讓傅然五人忍不住停下身形,那紅裳更是面色微變,沉聲道:「五階玄獸寒冰蜥,大家小心,這畜生髮現我們了。」

傅然忍不住多看了紅裳一眼,此女精神力極為不弱,聽聞剛才這道獸吼應該在數百丈之外,在這遺迹之中精神力被壓制,但是此女卻依然可以發現,足以證明一些東西。

傅然五人的視線緊緊盯著遠處,片刻之後,地面出現顫抖,一尊龐然大物出現在視線之內。

蜥蜴模樣,卻有著數十丈之長的身體,通體白色,猶如寒冰一般,尾部則為藍白相間的環紋,同時藍色環紋上有著褐色斑,四肢強壯,趾上有銳爪,那布滿整個身體的細鱗猶如鎧甲一般,即便是看一眼也知道其防禦恐怖。

此刻這頭寒冰蜥正用如同燈籠般的血紅雙目盯著傅然五人,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出現顫抖,所過之處出現薄冰。

「這畜生的防禦力極為恐怖,別看其身形巨大,但是速度卻是不慢,體內散發出的冰寒之氣也不能小覷,特別是那長尾,若是被掃中,就算是魂玄境也不好受,看這畜生的模樣定然是沒了心智,我們五人聯手,儘快將其抹殺。」畢秘沉聲道。

聞言,傅然等人皆是點頭,這寒冰蜥一看就不簡單,不過他們這邊有著畢秘還有紅裳這兩位宗玄境後期的高手,再加上他三人,對付這寒冰蜥也是足夠。

咚咚咚!

寒冰蜥不斷接近,十餘丈長的尾巴掃動,直接令周圍巨樹倒塌,那等力量足以讓宗玄境身受重傷,丈余長短的紅色舌頭不斷吞吐,一股血腥氣息瀰漫。

「動手!」

紅裳低喝一聲,身形一動便出現在一顆巨樹之上,手印掐動,而畢秘手中出現一把摺扇,閃爍金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而魏貫月手中出現一柄丈長黑色長槍,而趙游也是躍至樹椏之上,手印掐動,而傅然單手一抓,手握銀雷槍,與魏貫月直接衝上去。

咻!

二人直接出現在寒冰蜥頭頂之處,緊握手中長槍刺去。

然而眼看二人即將得手的之後,寒冰蜥竟然直接抬頭,完全不顧兩柄長槍的鋒利。

叮!

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傅然與魏貫月二人面色同時巨變,面對五階玄獸,他二人可沒有絲毫留手,手中長槍也是不凡,但是與寒冰蜥腦袋撞擊在一起,僅僅留下兩條血痕而已,根本沒有造成致命傷。

不但如此,長槍上傳來的力量直接將二人掀飛,那魏貫月的雙手虎口之處,甚至出現裂口,即便是傅然,也是手臂發麻。

「不愧是五階玄獸,果然不凡。」

傅然雙腳落至樹榦之上,直接留下兩個腳印,就欲再度衝上,卻見紅裳與趙游的攻擊正呼嘯而來,當下也連忙穩住身形。

一道道罡風不斷向寒冰蜥飛射而去,而在紅裳頭頂之處,一柄巨大彎刀正在破空而來,聲勢浩大。

轟轟轟!

二人的攻擊同時落在寒冰蜥身上,令其發出令人膽寒的獸吼之聲,卻並未傷及要害,即便是紅裳極為不弱的攻擊,也僅僅是劃出一條兩丈的傷口而已,但是僅憑這一點還是難以擊殺。

「去!」

就在紅裳與趙游攻擊落下之時,畢秘低喝一聲,出現在周身的數百把摺扇不斷旋轉,其上金光閃爍,飛速向寒冰蜥掠去。

吼!

寒冰蜥雙目通紅,長尾不斷掃動,一時間周圍的巨樹不斷倒塌,而傅然等人連忙後退,同時這些倒塌的巨樹也將畢秘的攻擊阻擋。

咻!

一道白光突然激射而來,直撲紅裳,那畢秘見此面色微變,身形一動便出現在紅裳身前,手中摺扇擺動,一道道金光溢出,將二人護住。

白光襲來,當距離近了這才發現,這哪是什麼白光,而是一根冰柱,由寒冰蜥口中噴出。

金光將冰柱抵擋,不過也僅僅抵擋了兩三息的時間而已,那冰柱便開始蔓延,連金光都是凍住,見此,畢秘連忙拉著紅裳爆退。

咻咻咻!

一道道冰柱再次出現,而且直指五人,原本五人圍獵寒冰蜥,現在卻反過來,但是此刻卻沒有人去想這些,若是被這冰柱攻擊中,將有身亡的危險。

一時間,再也不敢留手,各種強大手段施展而出。 ?各種強大的手段,然而卻並未取得顯著的效果,對此,傅然也是心悸不已,這等攻擊就算是宗玄境也早就身亡,奈何這寒冰蜥防禦太過恐怖,難以造成致命傷。

「一些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傢伙!」

畢秘知道,五人都沒有盡全力,無非是想觀察自己這一方的實力,這寒冰蜥雖然難纏,但是他和紅裳二人都能夠獨自擊殺,還有以傅然的肉體,也應該能夠破開其防禦,至於魏貫月與趙游二人,既然能夠與傅然走在一起,那麼手段也不會弱。

但是現在卻落得這般僵持局面,自然是沒有人想做出頭鳥,這一點在場的五人都是明白。

「看來不拿點手段出來,這後面可是要出大問題的啊!」

一念至此,別頭望向紅裳,微微點頭,紅裳立即會意,身形倒退,同時喝道:「都退開。」

聞言,傅然心底冷笑一聲,看來終於有人忍不住了,打算拿出真本事了,對於他來說自然樂得自在。

咻咻咻!

傅然等人皆是退後,唯有畢秘站在樹椏之上,手中的摺扇不知何時消失,望著掠來的冰柱,面露冷笑之色。

並非綏年 砰!

一拳轟在虛空之中,拳頭之上徒然湧現無數金光,而且還不斷向四周蔓延,最後化為一張極為龐大的蛛網,將冰柱擋在外面,再難進絲毫。

下一刻,金色蛛網便向寒冰蜥籠罩而去,所遇冰柱皆是融化,如同有著恐怖的溫度一般,這等手段讓傅然等人心悸不已,對於這冰柱的堅硬,他們可是深有體會,但是此刻在金色蛛網面前卻如同豆腐一般。

「不愧是宗玄境後期的強者啊!」

傅然雙手環抱,既然畢秘拿出了這樣的實力,那麼對付這寒冰蜥自然不成問題。

「月舞!」

金色蛛網將寒冰蜥籠罩,任其如何掙扎都難以擺脫,而紅裳身前突然出現一輪彎月,透著銀白色的光芒,連周圍的天空都暗淡下來,而那寒冰蜥的掙扎也越加兇猛,似乎明白這輪彎月將會落在它身上一般。

「去!」

紅裳低喝一聲,銀色彎月不斷旋轉,與此同時百丈範圍內出現十餘輪一模一樣的銀月,絲絲銀光散出連接在一起,向寒冰蜥撲去。

呲呲!

當銀月落在寒冰蜥身上的時候,那堅硬如鋼的細鱗卻是難以抵擋,出現融化跡象,黑色腥味的液體流出,混在濃郁的死氣之中,令人作嘔。

「走!」

見紅裳的攻擊起到作用,畢秘低喝一聲,不再理會寒冰蜥,向遠處疾馳而去,其後紅裳緊隨,而傅然三人看了一眼寒冰蜥之後也是離去,有著惋惜之色,這可是一頭五階玄獸,身上的一切都是寶,放在外面足以賣出上百萬的金幣。

「這烈越遺迹之內的玄獸與外界不同,體內不會出現玄晶,而且一旦死亡,肉身便會在短時間內腐爛,而且那寒冰蜥並未死亡,紅裳的銀毒不足以殺死,不過這頭寒冰蜥再無危險,而且永遠無法恢復。」畢秘道。

「畢秘,你話太多了!」紅裳低喝一句,聞言,畢秘不再言語。

?????????? 不過傅然三人卻是從這話中聽出了一些東西,當下對著紅裳也不敢有絲毫輕視。

唰唰唰!

五人在密林中疾馳,半柱香後來到一處空曠之地,地面上儘是玄獸屍體,而且應該是才被獵殺不久,看樣子是有人走在他們前面。

「走吧!」

繼續前行,不過多時,十餘道氣息出現,傅然雙目一凝,應該是到了,不然加爾藍等人不會停滯不前。

落至畢秘身旁,望著身前一個凹陷之地,傅然駭然,這分明是被人一拳轟出的坑洞,卻有著近千丈大小,這等實力恐怕唯有輪帝境以上的強者才能夠做到吧。

「畢秘,來得有點晚哦。」一位青年沉聲道。

傅然的視線落在開口的青年身上,這位青年正是蒼狼派的領頭人,名為段嘯,而此刻,蒼狼派與寒月宗還有兩大帝國的人都到了,算上傅然一行人,足足有著二十三人之多。

「怎麼?你們不進去?」

畢秘輕笑一聲,視線落在凹陷的的中心,那裡存在著一片廢墟,距離三百丈左右的距離,在廢墟的旁邊還有一個通道,似乎是通向地面之下。

「這裡有禁止,並非符紋,應該是陣法,而陣眼在那通道之處,唯有用強悍肉身硬抗過去,才能夠破壞掉陣眼,不知誰願意前往?」段嘯問道。

聲音落下,卻沒有人站出來,畢竟這都是段嘯的一面之詞,不足為信。

畢秘別過頭望向傅然,點頭道:「段嘯所說不錯,這裡便是當初家父與數位前輩探查到的地方,但是這禁制卻是十分厲害,如同山嶽壓身,一般宗玄境都難以在其內動彈,不知以凌然兄弟的手段…….」

傅然點頭,上前數步來到邊緣,單手探出越過,下一刻,恐怖到壓力傳來,連忙收回,這突如其來的壓力險些將他拉入凹陷之地。

沉思片刻,這才道:「這壓力很是恐怖,若是沒有修習煉體玄決,恐怕進入之中便會被壓得粉身碎骨,我也只能儘力試一試。」

「到時候我們也會派人一起,無論是誰最終通過,都必須將陣眼破壞。」另一位青年開口。

此人乃是寒月宗弟子,實力極其強大,雖然表面上只有宗玄境中期的實力,但是就算是段嘯看向此人的時候,也會面露忌憚。

「我也與凌然一同前往吧!」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這個時候趙游突然站了出來,看了一眼段嘯等人,那意思在明顯不過。

畢秘點了點頭,這一點不得不防,若是在途中他人突然出手,在如此恐怖的壓力向,就算想要支援也來不及,論實力,傅然還是弱了一些。

「終於打算動手了么!」

傅然心底冷笑,這趙游看似相助於他,但是其心思卻另有打算,若是在此地動手,畢秘等人難以出手救援,而一旦趙游通過這片區域,那麼畢秘等人皆會有求與他,自然不會再理會他對傅然出手之事,畢竟相識不過兩三日時間而已。

就算是換個角度,傅然也會選擇這個地方。

心中雖然明白趙游的打算,但是傅然卻是不動神色,身體一躍便進入凹陷之處,一股恐怖壓力傳來,令他直接墜落。

而同時,趙游緊隨,手印掐動,一道高達三丈手握長槍的身影將其籠罩在內,身穿墨色鎧甲,流露出極為兇悍的氣息,雖然他沒有修習過煉體玄決,但是這道人影便能夠給予他恐怖的防禦力,足以應付這凹陷之地的壓力。

段嘯身旁的一位青年也是跨步而出,隨後跟在加爾藍身旁的一位中年跨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