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我,當年饒你一命!」低沉的聲音響起,讓洛天的眼中露出強烈的殺意。

「我要殺了你!」任洪哲身形滔天而起,瘋狂的朝著那道身影沖了過去,手中華光閃動,一把長刀出現在了任洪哲的手中,力劈而下,斬斷了數道雷霆,瞬間出現在了背影的身前。

「你看到我,還想殺我么?」在刀芒即將劈在那人身上的時候,背影猛然轉身,讓任洪哲的身軀停頓了下來。

「李天之!」洛天雙眼閃過陣陣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那轉身的身影,失聲開口。

「嘭……」刀芒碎裂,任洪哲臉上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身軀顫抖起來,雙眼直直的看著眼前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就是我!」李天之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伸手揮,四周的雷霆轟然爆發起來,一雷霆轟鳴而出,化成一把雷霆之劍落在了李天之的手中。

「噗……」下一刻,雷霆之劍便是穿透進了呆愣的站在那裡,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任洪哲的胸口。

「該死!」洛天等人眼中露出詫異之色,飛身出現在了任洪哲的身前,一把將其抓了回來。

「為什麼……為什麼!」任洪哲臉色蒼白的好像一張白紙,鮮血不斷的從胸口之中流淌而下,目光死死的看向李天之。

「為什麼,我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你為什麼要對我們出手!」任洪哲雙眼之中露出瘋狂,沖著李天之大聲開口。

「沒有為什麼!」李天之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了一眼,眼中露出鄙視之色。

「將在冥城之中的東西拿出來吧,我或者會放過你們一馬!」李天之眼中露出一笑意,沖著幾人開口。

「王八蛋!」任洪哲心中憤怒到了極致,提起長刀,就要再次朝著李天之殺去,但是卻是被洛天攔了下來。

「不對勁!」洛天沉聲開口,雙眼盯著李天之,對於李天之,洛天還是比較熟悉的,對方的為人,洛天是知道的,絕對不是眼前這副模樣。

「你到底是誰!」洛天沉聲開口,再次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眼前之人雖然是李天之沒錯,甚至神魂上,都是如此,但是洛天並不認為眼前的李天之是真正的本人,畢竟前後的差距太大了。

「我是李天之啊!」李天之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目光看向洛天。

「你們的身體之中,有著丹藥的氣息!」李天之眼中大喜之色,隨後目光看向洛天幾人,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一絲貪婪。

「將你們這些人煉化,將藥力煉化出來,你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李天之沖著洛天幾人開口,隨後雙手舞動起來,陣陣的波動從李天之手的手中飛出。

「嘩啦啦……」在李天之舞動雙手的一瞬間,四周那散亂無比的雷霆,頓時變的有序起來,環繞在李天之的周身。

「去……」李天之伸手一點,四周的雷霆便是瘋了一般,朝著洛天等人席捲而來。

「千道……萬道……」一道道雷霆匯聚在一起,量變產生了質變一般,恐怖的壓力讓洛天幾人臉色都是變化起來。

「神王九天圖!」洛天雙手催動,九重大陸顯化而出,加持著兩種無雙的大術,聲威滔天,朝著那恐怖的雷海鎮壓而下。

「紫氣東來!」浩蕩的的紫氣從貂得助的身體之中飛出,化成一隻龐大的幽冥鬼貂,朝著雷海轟鳴而去。

萬凌空和孫克念也是相繼出手,狂暴的波動從兩人的手中飛出,與洛天的武技一前一後,同雷海碰撞到了一起。

「轟……轟……轟……」轟鳴之聲不絕,恐怖無比的雷海,在洛天幾人的合力之下,轟然碎裂,隨後化成道道的電流朝著四周流去。

「不錯的實力,可惜,終究不是我的對手!」李天之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飛身衝到了洛天的身前一拳轟出。

「大道封魔!」面對李天之的一拳,洛天臉色微微一變,同樣強大的一拳轟了出去。

眨眼之間,一道閃電便是在兩者碰撞之下升起,驚天的巨響過後,洛天和李天之的身影同時倒退。

「紀元後期!」洛天眉頭一皺,手臂之上傳出陣陣的裂痕,短暫的觸碰之下,洛天也是感受出了李天之的修為。

「怎麼修鍊的這麼快!」洛天心中一凜沒想到李天之竟然晉級到了紀元後期,若不是在這之前他煉化了仙丹殘渣,增加一具修羅不死身,那麼剛才兩人的碰撞,或許自己會吃大虧。

「不錯,很強,果然是記憶之中的那個洛天!」李天之大步邁出,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去,但是孫克念,貂得助,萬凌空三人卻是同時殺到,任洪哲則是臉上帶著瘋狂的殺意,朝著李天之沖了過去。

面對四人,李天之不慌不忙,不斷的的與四人碰撞,讓洛天驚訝的是,李天之竟然同時將四人壓制。

「雷霆萬鈞!」李天之臉上帶著一絲怪異的笑意,雙手飛動,一道道雷霆再次將李天之圍攏起來,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隨後便是湧進了李天之的身體之中。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彷彿受到了什麼加持一般,李天之每一次揮拳都是帶著爆炸力,強勢無比,足以堪比洛天的梵天攻殺大術。

「這是雷主的攻伐之術,他怎麼會!」洛天臉色一變,忍不住失聲開口,飛身而動,加入到了圍攻李天之的戰團之中,因為洛天發現,貂得助四人已經有些堅持不住了。

「爹爹,這個人好像被侵蝕了!」洛天幾人搏殺間,噬魂蠶的聲音,在幾人的耳中響起。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雷主執念

「什麼?」聽到噬魂蠶的話,洛天幾人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們知道,噬魂蠶能夠看到他們看不到的東西,就好像之前感受到葬仙棺之中那強大的存在一般。

大明虎賁 「天眼通!」孫克念抽身而動,退出了戰圈,伸手點起五張金符,烙印在洛天幾人的眉心之上。

眉心的金色天眼裂開,洛天等人臉上也是變化起來,此時他們也是徹底看到了是李天之的狀況。

此時的李天之雖然還被稱為李天之,甚至神魂也是李天之的神魂,不過神魂卻是彷彿融合了什麼東西,使得洛天等人看不出來,直到現在才看出來。

「雷主的執念!」洛天幾人臉色變化起來,看出與李天之神魂融合在一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來歷。

「難怪,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有著一中面對紀元之主的感覺!」貂得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那麼是二哥被那道執念控制了么!」任洪哲看著眼前的李天之,聽到洛天幾人的話,恢復了理智。

「看出來又如何,如今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你們是朋友吧,你們卻定要擊殺我么?我們兩個如今已經成為一體,我若死去,他也不會活!哈哈!」李天之大笑著,一拳震退任洪哲,使得任洪哲的嘴角流淌出鮮血。

「更何況,就憑你們這些小雜魚,也想要殺我?真是白日做夢!」李天之身泛起無上的氣息,讓貂得助幾人感覺到了龐大的壓力。

「殺……」眼下沒有別的辦法,李天之的棘手程度,遠遠比洛天他們想像的要大,若是不盡全力,甚至他們有著隕落的危險。

李天之畢竟是紀元後期,而且有著雷主的手段,何等的強橫,即使是洛天都是有些支撐不住,更別說是貂得助幾人了。

幾人合力之下,堪堪與李天之戰了個平手,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不過時間一長,洛天卻是發現了不對勁。

幾人足足戰鬥了將近一個時辰,但是李天之卻是依然強勢無比,半天都沒有什麼消耗,彷彿擁有無盡的力量一般,而且身上即使受傷,也瞬間癒合,總的來說,就是一直都沒有什麼變化。

相反洛天幾人就要狼狽無比,甚至洛天身上都是布滿了一道道傷口,雖然不至於要了性命,但是卻是略微的影響了幾人的戰力,隨著時間的推移,幾人甚至有著被李天之壓制的趨勢。

「不能這樣下去了,若是時間再長一點,我們都要死!」貂得助朗聲開口,他知道,他們雖然說是用了全力,但是多少還是有些顧忌對方是李天之。

「殺吧,盡全力吧,否則終究會被他耗死,在這雷海沼澤之中,他能夠無限的補充!」萬凌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殺意。

「截天印!」洛天心中也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雙手舞動,金色的漩渦在雷海之中凝聚起來,開始凝聚起了天道之力。

強大的壓力,讓李天之的臉色都是一頓,沒想到洛天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手段。

「截天之主的手段!」隨後李天之便是認出了洛天的手段,畢竟對方曾經是雷主的執念,見識和手段顯然不是洛天這些人能夠比擬的。

「風雷印!」李天之面對截天印,臉上沒有絲毫的懼色,雙手舞動四周風雷之力浩蕩升騰而起,狂暴的雷霆轟鳴而出,凝聚成一枚大印,朝截取了天道之力的截天印撞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滔天,兩尊帶著滔天之威的大印在恐怖的雷霆海洋之中碰撞在一起。

「蠻神一怒踏九天!」洛天飛身而起,一步踏出,粗壯的大腳,轟鳴之中,朝著李天之狠狠的踏去,被逼急了的洛天終於動用了自己最大的殺招。

「紫鬼刀!」貂得助口中噴出一口紫氣,化成一把紫色的長刀朝著李天之狠狠的劈了過去。

孫克念,萬凌空,還有任洪哲三人也是終於全力爆發起來,手中的武技全部都是帶著滅世之威,朝著李天之轟殺而去。

「很強!」李天之雙眼之中露出一道冷芒,面對五人的最強殺招,終於變的凝重起來,雙手舞動。

「風雷九斬!」舞動間,李天之的手中便是多了一把雷刀,朝著洛天幾人的武技力劈而下。

「風雷九斬!當年雷主便是靠著這個武技揚名天下,鎮壓同代的!」任洪哲開口,顯然對於雷主有著很深的了解。

「嗡……」雷刀凝聚而出,帶著無上的天威,在整個雷海沼澤的加持之下,瞬間同洛天幾人的武技碰撞在了一起。

幾種武技彼此融合碰撞,瞬間便是淹沒了大片的雷海,使得自己人的周圍形成了大片的真空地帶。

「風雷九斬第二斬!」 超級藝術家 李天之面帶威嚴,再次舞動手中的雷刀,朝著洛天幾人劈殺而下。

「蠻神再踏碎星辰……蠻神三踏鬼神驚!」洛天眼中露出凝重之意,大腳不斷的落下,同李天之打出的雷刀碰撞在一起。

貂得助幾人則是退到了一邊,臉上帶著驚嘆看向兩人,根本插不上手。

武技間的搏殺,洛天的大腳不斷的同雷刀碰撞在一起,恐怖的爆炸之力不斷的傳遞在眾人的心神之中。

「真強,洛天竟然能與紀元後期的李天之,拼殺到如此地步!對方可是與紀元之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啊!」貂得助幾人驚嘆,看著不斷踏出大腳的洛天。

「蠻神六踏動乾坤!」洛天口中溢血,在與李天之不斷的對碰之下,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創傷。

「小子,你可以去死了!風雷九斬!第八斬!」萬丈的雷霆,化成一道匹煉帶著無上的紀元之威,朝著洛天力劈而下。

「該死!」洛天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看著那聲威滔天的刀芒,明顯比自己的第六踏還要強。

「以雷霆為熔爐,煉世間大葯!」李天之劈完第八刀想都沒想,直接伸手一抓,道道的雷霆凝聚成一枚鎮壓天地的熔爐,朝著洛天幾人席捲而去。

「嘭……」金色的大腳同雷刀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金色的大腳便是直接被雷霆削斷,朝著洛天斬殺而去。

「擋下來!」洛天雙眼露出瘋狂之色,看著那聲威浩蕩無比的刀芒,伸手一揮,陰魚出現在了自己的頭頂之上,降臨下黑色的結界,將那強大無比的刀芒阻擋在了結界之外。

但是,洛天卻依然感覺到頭腦轟鳴,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一般,腦海轟鳴。

還不等洛天反應過來,那尊雷霆熔爐,便是猛然間將洛天籠罩起來,毀滅一般的雷霆之力,瞬間席捲在了陰魚器靈之上,帶著極致的煉化之力,讓洛天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陰陽合一,天下無敵!」孫克念感覺到洛天的險境,大吼中將陽魚朝著洛天打了過去,同陰魚拼接在了一起。

威能掃蕩,兩隻陰魚跳動之下散發出極道之威,黑白太極圖瞬間凝聚出,朝著雷霆熔爐,狠狠的碰撞而去。

「兩件紀元之寶殘件!」李天之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凝重,看著強大無比的雷霆熔爐,被陰陽雙魚砸碎,繼續朝著他轟鳴而來。

「兩件紀元之寶殘件而已,在真正的紀元之寶面前,都是垃圾!」李天之輕笑開口,聲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震天輪!」李天伸手一揮,陣陣的嗡鳴之聲響起,一道金色的齒輪一般的東西,從李天之的手中飛出,飛速的旋轉,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強大的威壓,讓洛天幾人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草,真正的紀元之寶!雷主當年煉製的震天輪,怎麼會在他的手中!」貂得助三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嗚……」震天輪飛速的旋轉起來,隨後轟然暴漲,朝著陰陽雙魚狠狠的切割而去。

「我了個草!你們兩個怎麼總是遇到這樣難纏的人,動不動就是紀元之寶,還讓不讓我們兄弟兩個活了!」陰陽雙魚的聲音在洛天和孫克念兩人的腦海之中響起,帶著強大的不滿。

「幫幫忙啦!」洛天和孫克念也是有些無語,最近碰到的人的確都是強大無比,都有著紀元之寶,的確有些超出洛天和孫克念兩人的承受範圍。

「哈哈……兩個老夥計,你們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了么?」就在洛天兩人震撼李天之動用的震天輪的時候,一聲輕笑之聲在雷海之中響起,讓洛天和孫克念兩人的臉色,募然變化起來。

「轟隆隆……」轟鳴中,一張黑色的道圖,帶著無上的天威,朝著洛天等人轟鳴而來。

「神魔道圖!」洛天看到那張黑白相間的道圖之後,臉色瞬間變的難看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

「哈哈,老東西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了,還愣著幹嘛,快來幫忙!」陰陽雙魚的器靈,跳了出來,臉上帶著激動之色,看著那已經到了他們近前的神魔道圖。

「神魔道圖不是在鎮守星月神族的封印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洛天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目光看向神魔道圖之上,一道臉上帶著玩味的俊美無比的青年。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萬族降臨

「什麼情況!」洛天整個人有些發矇的看著神魔道圖,以及什麼道圖之上的青年,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洛天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雷海沼澤之中遇到他。

伏星月,太古王族,星月神族的皇子,洛天在星月神族之時,最好的朋友,曾經幫助過洛天數次。

「好久不見啊,洛天!」伏星月站在神魔道圖之上,沖著洛天打著招呼,同樣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洛天。

「需要幫忙么?」伏星月輕聲開口,從神魔道圖之上跳下,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目光之中帶著凝重看向朝著他們斬來的震天輪,伸手一揮,將神魔道圖打入到了空中。

「哈哈……」陰陽雙魚之中傳出大笑之聲,陰陽雙魚轟鳴中鑲嵌在了神魔道圖之中,強大的波動頓時從完整的神魔道圖之中散發而出。

「媽的,區區雷主的紀元之寶,又算的了什麼!你剛才說他媽誰是垃圾!」神魔道圖之中,傳出三聲清脆的響聲,龐大的神魔道圖轟然暴漲,黑白二氣環繞,散發著無上的氣息,朝著震天輪狠狠的撞去。

極道碰撞,頓時在漫天的雷霆之中響起,轟鳴之聲滔天,無量的雷霆海洋頓時成片的湮滅起來,無形的波動,瞬間掃蕩而出,席捲在洛天幾人的身上,帶著幾人的身形轟然爆退,口中噴血,眼中露出虛弱之色。

另外一邊,李天之同樣也是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在神魔道圖與震天輪的碰撞之下,身軀終於傳出陣陣的裂痕,鮮血染紅了身軀。

隨著兩件無上的紀元之兵的碰撞,強烈的轟鳴之聲,響徹九域,讓九域再次震動起來。

「又是紀元之寶的碰撞!」所有人都是心驚的看著雷域的方向,眼中露出顫抖之色。

「雷域,沒有聖地的存在,又怎會有紀元之寶,看方向是雷海沼澤,是誰在雷海沼澤之中大戰!」人們顫聲開口,目光掃雷海沼澤,但是卻不敢前往,生怕受到波及。

不只是九域全部嘩然,雷海沼澤的另外一邊,星月神族之中,原本看著封印破除,打算進入到九域之中的星月神族的人們眼中也是露出震撼之色。

「這就是九域么?還沒進入,就傳出了王者之兵的碰撞!」伏文斌雙眼閃過陣陣的光芒,阻止了人們進入到九域,與另外兩個紀元巔峰的大能商量了一喜,延遲了進入到九域的時間。

「星月已經提前進入到了九域,一切等他將消息帶回來再說!」三個老祖發聲,讓躁動無比的星月神族的人們安靜了下來。

九域,太古王族一直想要回到的地方,一雪當年的恥辱,最近不知道為什麼雷霆之力大片的削弱,導致封印被打開,伏星月更是收服了那個封印之上的神魔道圖,怎麼能不讓星月神族激動,但是這一聲紀元之寶的碰撞,卻是讓星月神族,徹底延遲了進入九域的時間。

「該死!」李天之臉色難看,看著震天輪迴到了自己的頭頂之上,發出陣陣的嗚咽之聲。

李天之知道,不能再用震天輪與神魔道圖硬捍了,若是再碰撞下去,那樣的波動,他們誰都不會好過。

「風雷九斬第九斬!」李天之低吼一聲,雷刀再聚,整個雷海再次翻騰起來,大片的雷霆朝著李天之匯聚而去。

整個雷海沼澤,彷彿消失了一成,匯聚在李天之的手中,強大的壓力讓洛天幾人臉色狂變。

「我草,你們九域的人族竟然這麼強大么!」伏星月英俊無比的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看著李天之頭頂之上那驚天的雷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太古王族!」孫克念和貂得助幾人,看著伏星月,在伏星月的身上感受到了與人族不一樣的氣息,眼中露出陣陣的冷芒。

太古王族仇視人族,但是人族又何嘗不仇視太古王族,此時看到了太古王族,甚至對於李天之那裡,幾人更加仇視伏星月。

「不要緊張,他是我朋友!」洛天看到了幾人眼中的敵意,沖著孫克念幾人開口。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敘舊吧!」伏星月雙手舞動,一輪皓月在伏星月的手中升騰而起,朝著李天之鎮壓而去。

「去!」李天之眼中露出不屑之色,伸手一點,身後升起了一道龐大的虛影,身上帶著浩然正氣,握住了那把千丈大小的雷刀,朝著伏星月的祭出的武技斬去。

「嘭……」潔白的皓月,在散發著無上氣息的雷刀之下直接被一分為二,隨後泯滅,消失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擋不住!」洛天幾人心中一抖,李天之的手段實在是太強大了,縱然洛天邁出蠻七踏的第六步也抵擋不住,除非是邁出第七步,但是現在洛天第七步還沒有學會。

「怎麼辦,我特么還沒降臨九域,九域還沒有因為我伏星月的大名而顫抖,就特么陪你們死在這裡了,我真冤!」伏星月大聲開口。

「別吵!」洛天雙眼之中露出瘋狂之色,隨後目光看向李天之,身體之中的一尊輪迴不死身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

「呵呵,太古王族,沒有我的幫助,你們能夠進入到九域?那道封印正是本尊為你們開啟的,不但不感恩,反而對我出手!」李天之臉上帶著不屑,沖著伏星月開口。

「你竟然放太古王族進入到九域!」洛天幾人聽到李天之的話,臉色頓時陰沉起來。

「對不起了,天之!」洛天心中長長嘆息一聲,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李天之,眼中露出一絲狠戾。

「你不是要我們在極陰之地的造化嗎,我給你就是!」洛天終於動了強大的殺意,身體之中一尊輪迴不死身轟然爆炸,化成澎湃的紀元之力,湧出洛天的身體之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