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類神嗎?」洛茗沉重的說道,強忍住不知來自何方的強烈威壓,讓自己沒有立刻跪伏下去。

這種情況太過糟糕了,讓洛茗的心涼到了極點。才剛剛解決掉王者境的第一部眾,便有更強大的無限接近於神的存在出現,真的是沒有比這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最主要的是,洛茗的修為再度下降,滑落到了天尊三重天,現在,就算是第一部眾再現他都絕非對手!

狂風在呼嘯,此刻,不單單是洛茗所在的區域而已,就連遠方的其他古城,甚至拜月古國的帝都都受到了影響!

無數的黑洞出現,如同異次元的裂痕般,肆虐在整座拜月的各個角落。

世界像是毀壞掉了一般,上至帝王,下至凡人,所有的生靈都惶恐不安,不知所謂。

「太古前失卻的神祭日,吾曾經只差一步就能夠造成的計劃!!這一世必定要有一個結果!」

在原本消失的滄玄脊的上空,一座可怖的黑色漩渦出現,如同自冥界而來,在瞬間便讓方圓千里,甚至萬里變得沒有半分的光彩!

在漩渦的下方,隱約間有一道模糊的虛影出現,如同太古魔神般佇立在那裡。

雖然他的身體較為模糊,讓洛茗無法看清真容,但其猩紅的眼眸卻擁有著一種攝魂的魔力,只是遙遙的對望一眼便讓人如墜冰窟!

「人生在世不稱意,不如自掛東南枝。凡塵界這座彈丸般的世界,根本不需要任何存在的意義了!」

那可怕的存在開口,彷彿在說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他…要做什麼!?」洛茗喃喃,生出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轟隆!」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眼前完全變成了純粹的黑暗世界。因為那尊生靈一招手,這座世界便像是被吞噬掉了一般!

「啊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洛茗低吼,有些聲嘶力竭。他的目光完全被滔天的黑死光所覆蓋,只能看見零星的一點點光亮而已,除此外,再無其他!

「不好了,拜月古國生靈的氣息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銳減!!」耳畔,是兔爺焦急萬分的聲音。

很顯然,雖然它也無法直視這一切,但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這座世界正在發生的變化!

「啊啊啊啊!!」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洛茗終於能夠看清一點眼前的景象。

不止如此,他還能聽到耳畔不斷傳來的聲嘶力竭的哭喊與嘶吼聲。

半空中,成千上萬條血紅色的光束如同百川歸海般向那座巨大的黑色漩渦匯聚了過去,如同在血祭一般,到處都充滿了無數生靈的哭泣聲。他們不甘,痛苦,恐懼,但卻無可奈何,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炸碎成血霧,化成一種詭異的能量,聚集到了那座漩渦中。而下方那尊軀體模糊的生靈卻是面無表情,如同石化了般一動不動,看著眼前的一切。

洛茗驚呆了,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在他的面前,每一秒種竟都有至少上萬拜月的生靈死亡,而後化成血光,被漩渦所吸收了進去。在這當中,不只有武者,甚至還有手無寸鐵的凡人,但卻被一鍋端,沒有任何理由的,無法做出任何反抗的,成為一條條亡魂!

「你這混蛋!!快住手!!!」洛茗大吼,目齜俱裂,險些就要衝上前去,將那座恐怖的漩渦所擊破。看到這麼多條鮮活的生命被慘絕人寰的屠戮殆盡,他再也無法忍受。

「冷靜一點,就算你成為了王者也不可能是那傢伙的對手啊!」兔爺驚慌失措,生怕對方做出什麼傻事來!

「帝召!」洛茗無視了兔爺,直接將體內剩餘的神力全部抽空,施展出他至今為止殺傷力最強的奧義篇來!

現在,就算其他人再怎樣阻攔他都不可能坐視不管,否則的話他便不是洛茗了!

神光沖霄漢,洛茗手持金色的帝劍,化成一輪神電,一躍萬丈,轉瞬間來到了黑色漩渦的近前。緊接著,他低喝一聲,用盡了身體中全部的力量,將所有的一切賭在了這一劍上,而後重重的劈砍了下去!

「轟隆!」虛空塌陷,彷彿加速了世界的毀壞一般,洛茗的攻擊不可謂不強大,讓那黑色的漩渦直接出現了一個大口子。

但,接下來讓洛茗心涼了半截的是,那原本出現缺口的黑色漩渦竟再度恢復原狀,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這時,那尊身形模糊的可怕存在竟轉過身來,看向洛茗這邊。他並沒有任何的表示,也沒有立刻出手,只是用有些森冷的聲音說道,「如何?你還能像五十萬年前拯救天下蒼生嗎!?」

聽到這一句話后,洛茗渾身一震,覺得胸口隱隱作痛。他的後背迅速的有冷汗救下,竟在這種神音的衝擊下差點暈眩了過去。

「不要白費力量了,既然你的記憶還沒有復甦的跡象那我便告訴你好了!」那尊生靈低語,「這是黑死皇所留下的神器-納界的恐鍾所化!就連太古前全盛時期的你也無法將其擊裂。因為這可是無限接近於真神的器啊!」

「你在說些什麼…?」洛茗聲音低沉,忍住威壓,艱難的開口說道。

「現在殺死你未免也太過無趣了,而且吾的計劃還沒有徹底的造成。我要在神祭日前殺光這座大陸的生靈,讓你曾經想要守護的東西全部粉碎掉!」那尊生靈低吼,造成的威壓過於強烈,衝擊到了洛茗的腦海中,竟讓他…直接暈倒在了地面上。

「可恨…他究竟要做什麼事情?但,無論是什麼…我一定要阻止他才行!」在暈倒前的一刻,洛茗呢喃,伸出手來想要抓住什麼。

不知是因為原因,洛茗的神情在那一刻變得恍惚了起來。像是記憶中的一角被一把殘缺的鑰匙打開一樣,有什麼遙遠的東西流進了他的腦海中!

「沙魂冥,冥魂沙…原來是這樣…」 「為了這群只為了私慾而存活的虛偽人類,你即使是付出了生命也要守護這座骯髒的大陸嗎!?」

黑暗的世界中,洛茗只能看到那一張張冷漠無情的面容。

大佬穿成了小炮灰 ……

輪迴仙宮,那一夜,鋪天蓋地的劫火灼傷了那位白衣男子的眉梢。

風,凜冽的如同刀子般,只是一縷而已便讓人感到肌膚生疼。

天地在崩塌,九尊帶著滔天魔威的可怕生靈來襲,將一切都焚成了灰燼,幾乎什麼都沒有剩下。火光中,那白衣男子將右手的兩根手指點在了自己的額頭上,低吟出這一句話來。

「梵音聖羽,蒼夜黑瞳,仙血鑄告,涅槃鎖魔,刻輪迴血印,結無休陵界!」



腦海中的世界開啟變得模糊了起來,包括那聲音到了最後也有些斷斷續續,讓人無法聽的清楚。驕陽已經高照,洛茗的腦海昏昏沉沉,只有少許的清醒而已。

已經過去多長時間了?洛茗並不知曉。但他卻覺得這一睡像是告別了一整座時代,與新的開始所銜接。

「我…昏睡了多長時間?」洛茗睜開了眼睛,小聲的說道。現在的他感到有些口乾舌燥,神力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渾身上下都一陣酸麻。

雖然,這對身為天尊的洛茗來說並無大礙,但依舊讓他有些不舒服。

「三天。」出乎意料的是,耳邊竟傳來了兔爺的聲音。他沒有想到,在自己昏迷的過程中兔爺竟始終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不曾離開過。

一想到這裡洛茗便心生感到,覺得非常的溫暖。

但,當目光移向另一側的時候,洛茗的瞳孔卻是凝滯住了。因為,那隻沒節操的粉紅色兔子正舒舒服服的仰躺在一塊岩石上,嘴裡還吧唧吧唧的啃著一根蘿蔔。

似乎是感覺到了洛茗目光的注視,兔爺半回過身來,瞥了一眼洛茗,嘟囔著,「看什麼看,沒見過兔子吃蘿蔔么?」

洛茗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株半神葯是在哪裡弄來的?」

「不必驚訝,這不過是本座的零食罷了。」兔爺滿不在乎的說道。

但是,這句話聽到洛茗的耳中卻是另一回事了。有誰會滿不在乎的將半神葯這種你乾的的寶貝隨隨便便的吃掉,更別說是稱作零食了,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奇葩的兔爺能做到吧?

想必,這隻兔子定是在自己昏迷的幾天中做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洛茗有些狐疑的看著兔爺。

「小子,你這是什麼眼神,哥現在可是靈藥王與半神葯的大戶!」兔爺得意的說道。

接著,讓洛茗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現了。只見兔爺伸出肥胖的手掌在半空中虛點了一下,在那裡,竟有整整五十株的奇異寶葯出現,而後紛紛的砸落在了地面上。

最重要的是這些竟…都是世界罕見,只有在皇室中才會載有很多株的靈藥王與半神葯!

見到這一幕後,洛茗驚呆了。他顫抖的抬起手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來確定自己是否在夢境中。

在此刻,他甚至懷疑,兔爺是不是去洗劫了一座皇宮,不然的話怎會突然間有這麼一大堆逆天的寶葯!

「唉,實話告訴你吧,拜月古國已經完蛋了,他們的帝王都死翹翹了,這些東西自然便成為無主之物了,不拿白不拿啊!」兔爺攤開肉乎乎的手掌,眉頭皺起,輕嘆了一口氣,彷彿有一種心懷蒼生,憂國憂民的情懷。

但接下來,這種大義凜然的形象便瞬間毀於一旦了。只因為它竟再度撿起一根金色的胡蘿蔔,張開嘴咬了一口,而後露出了一臉享受的表情來。

「你說…拜月古國毀了?」洛茗蹙眉,一瞬間便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是滴,在你昏倒后,那傢伙便用黑死皇留下的法器將上千萬的生靈吞噬殆盡,雖然該國的帝王很不簡單,竟動用了兩件神器,但還是被對方給殺掉了。」兔爺說道。

「現在,拜月古國已經成為了一座廢墟,恐怕活下來的人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竟把一整座古國的生靈給…」洛茗喃喃,不禁握緊了拳頭。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眼眸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究竟是要多麼的冷血與鐵石心腸才能做到這一點。那可是整整千萬的生靈啊!竟一個都不放過!而且,在這當中還有數十萬的凡人。他們都是無辜的,手無縛雞之力,甚至什麼都不知道,但卻依然沒有幸免於難,共同葬身在了那位存在的手下。

「小子,你應該慶幸,那傢伙雖然對你抱有很強的殺意,但似乎暫時並不想解決掉你,不然的話你早就嗝屁了,哪裡還有心思在這裡發牢騷。」兔爺說道。

經過兔爺這麼一說,洛茗的軀體顫動了幾下,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快速的起身,而後遙望遠處,目光連閃,看起來非常的不安。

「星隕…會不會也受到波及!?」洛茗呢喃,在這時想到了很多種可能。如果那可怕的傢伙真對星隕古國動手的話,那就算是夜帝出手也如同以卵擊石般,根本就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

「我只能說,那傢伙的氣息已經感應不到了,至於星隕還有其它的國度是否遇到別的危難我就不清楚了。」兔爺蹙眉。

「感應不到氣息…這是什麼意思?」洛茗急忙問道。

「簡單的說,他應該不在這個位面了。」兔爺解釋。

「位面…難道說…!?」

洛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低語出聲,「莫非他去了神葬界嗎?」

「只有這一種可能了!對於類神來說,按照自己的意願隨意的穿梭位面完全只是信手拈來的事情,太過容易了。」兔爺點頭。

「去了神葬界,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對了,他提到過神祭日,那又是什麼東西?」洛茗神色凝重,感到自己的腦海中亂糟糟的一團,一時間竟沒有了半點的頭緒。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保險起見,我們還是先回一趟星隕古界為妙!」兔爺鄭重的說道,「很久前我就聽說過了,那裡被稱為偽神葬界,可能隕落過神祗,亦是一切不穩定動亂起源的地方!!」

三天,只是三天的時間而已,屹立在乾元大陸千年不倒的拜月古國便化成了一座荒涼的廢墟,很難想象,做到一切的存在其真正的手段究竟是多麼的駭人。雖然並沒有過招,但洛茗還是清楚,對手的神威便如同無底洞般,根本就是無窮無盡的!

而且,因為拜月古國所有的大型傳送陣台被都毀壞掉,洛茗只得靠自己的能力,返回星隕古國。



不知道為什麼,一路上,他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並不是因為自己精神過敏而已,而是身為天尊的一種特殊的第六感!

「一定要沒事!」洛茗暗道,不停的動用神力,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雖然那尊類神已經不在凡塵界,但他還是不放心,生怕星隕古國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火光衝天,每一縷都格外的刺目,灼傷了人的瞳孔。殿宇在崩塌,瓦解,化成劫塵,不復存在,到處都充滿了廝殺了聲音。

洛茗怎麼也沒有想到,在兩日後回到星隕的時候,他所看到的竟是這樣的一幅畫面!

毫無疑問,星隕古國也遭遇了千年罕見的災難!但好在,洛茗在關鍵的時刻趕回了這裡。

「吼!」黑霧澎湃,魔煞洶湧,前方的蒼穹中浮現出一輪血月,讓原本便慘烈的都城變得愈加的暗淡!那是一尊如同山嶽高的黑色魔狼,屹立在一片宮闕的上方,仰頸嘶吼,讓大地都在劇烈的晃動!

它通體漆黑,毛髮濃密但卻如同鋼針般,眼眸中滲人的血紅色,如同一尊冥府而來的餓狼般,將大片的武者吞噬進了自己的腹中。

「看來我猜想的果真沒有錯,那座遺迹到底還是有了變故,當中被封印的陰靈都得到了解放!」兔爺鄭重的說道,「這尊陰靈名為-沙羅的啼眼,在十六部眾中能排到第四位,即使境界被封印了部分也有著准王者,很不好對付。」

「那些該死的東西。」洛茗目光凜冽,心中無比的憤懣!

當初,他只有人尊的境界,但一樣屠戮了四尊陰靈。這一回,已經成為天尊三重天的他,即使面對一位準王者也有著必勝的決心!

「將我的故土變成這般模樣…不可原諒!」洛茗低喝,殺氣四溢!

「吼!」彷彿是被洛茗天尊的神威所影響到,那頭漆黑的魔狼將血紅的目光移動了過來。但下一刻,它的瞳孔卻是凝固了幾分。

只因為,洛茗已經在這瞬間展開了攻擊,手捏日月法印,重重的轟擊在了它碩大的頭顱上!

「吼!!!」魔狼吃痛,它的頭部差點被擊穿,當中有大片的黑血噴濺而出。洛茗的攻擊太過迅速與突然,讓它有些措手不及!

下一刻,如同地獄的冥火出現,焚燒在了整座蒼穹中,魔狼口吐魔炎,進行反擊! 「受死!」神光萬束,虛空炸裂,洛茗的速度快到了似乎能夠超越永恆!他左手托天日,右手托神月,帶著狂暴的天尊神威,狠狠地轟擊了過去!

「唰!」黑色如同風暴洶湧的魔炎直接被分成了兩段,洛茗如同一柄金色的天刀般,摧枯拉朽,破開了重重防禦,再度出現在了魔狼近前!

「斷罪!」緊接著,洛茗低喝一聲,通體都釋放出奪目的黑霞!

那是將要自己體內的神力轉化成另一種能量,作為載體,呼喚出來自遠古時代的黑色審判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