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人將魯班七號做出來了?看來我得去找找這個小子。」

長安一家酒肆下方,一個拄著拐杖的老者咳嗽了一聲,帶著斗笠慢悠悠的走了。

「不行了,我時間不多了,臨走之前,一定要將機甲給託付出去。」

老者抬了抬自己的斗笠,看了一眼腦袋之上的天空,嘆道:「也算是為這天下盡一分力氣,發揮最後的餘熱吧。」

他搖了搖頭,給這座大陸上最為繁華的城市留下了一個佝僂的背影,越走越遠。

「人族竟然有這等強者,實在是讓我意外!」

天空中再次出現了三道血色的身影,在半空中化作了三道人影立住,眼神帶著讚賞盯著那道宛如神魔一般的身影。

一腳踏碎了一位血主,大長老似乎毫不在意一般,抬起頭直視這對方。

臉上平靜如水,心中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們積蓄了無數年,躲避在空間之中封印起來,成功的躲過了時光的力量,實力果然雄厚。」

『退卻,要麼戰!」

收斂心神,大長老的口氣無比的堅決,手中的龍槍錚錚作響。

「人類,你當真以為我們怕你嗎!」

那女血主嬌喝一聲,抬起了手中的劍。

「紅塵雪,先不要急著動手了。」

站在最中央一位上了年紀的血主搖了搖頭,他似乎是這裡的說話人。

「是,叔父。」

被稱之為紅塵雪的女血主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竟然是血主的叔父,看來這個傢伙輩分高的可怕,實力應當更為強大。」

露娜和亞瑟暗暗心驚,站到了大長老的背後。

「容我做個介紹,我名天武,是血族八大血主之一!」

中央那人點了點頭,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接著說道。

「人類,我敬佩你的手段,但是你只有一個人,獨木難支,遲早會倒在我們的屠刀之下。」

「你們儘管試試便知道了。」

大長老收了自己的武器,冷著雙眉說道。

天武血主微微一怔,眉頭皺起,他知道對手難纏,但沒有料到竟然如此強硬。

即便是一人面對五位血主,依舊絲毫不懼。

「人類,你也是至尊大成的巔峰強者。我可以告訴你,只有到達了至尊大成中期,也就是被稱之為天聖之後的人物方能成為八大血主!」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一位血主喝道,意在彰顯自己這邊的武力。

露娜和亞瑟王算是長知識了,對於至尊大成這個境界他們所知甚少,這倒也不是他們孤陋寡聞。

而是因為王者大陸之上已經許久不曾見過至尊大成的強者活躍了,各大家族的家主混的不錯的也就是一個大成的王者,如同兩人一般。

而不濟的就是化神之類了,其中還有特別不濟的,比如項正言,就是一個合道。

「那又如何?」

大長老瞥了他一眼,風輕雲淡的揮了揮衣袖,隨後滿不在意地說道:「若是要動手的話,天聖也能照殺不誤!」

天武血主頓時眉頭一緊,而其他血主則是憤怒不已,紛紛要出手。

「口氣不小,就讓我試探試探你的手段吧。」

最終,天武血主微微點頭,沖袖子里探出來一隻手,輕飄飄的沖著前方壓了過去。

頓時風雲變色,天地傾倒,黑色的烏雲遮掩了天空,血色的雷電在其中穿梭來往,瞬間抵達了大長老的面前。

一隻巨大的血色手掌。

「雕蟲小技,班門弄斧!」

一聲不屑的冷哼,他揮起了一點衣袍,一股浩然之力頓時擊打而出,將那巨大的血手粉碎!

天武血主臉色猛地一變,腳步往後退了一步。

眼神緊緊的盯著大長老,半晌之後嘴唇一動:「退!」 「什麼!」

那幾位血主還在愣神的功夫,卻發現天武血主已經開始撤退,頓時傻眼了。

「走!」

另外一位血主大喝了一聲,直接身子一閃,隨著天武血主追了上去。

「人類,你們記住。黑暗即將降臨,光明無法阻擋,這絕對不是我們的所有實力。七天之後,長安谷一會!」

天武血主留下了自己的聲音,接著帶著血族大軍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大長老眼神送著這些黑暗存在離開了目光所及之處,方才微微點頭。

「暫時沒事了。」

「哦! 三國騎砍 我們贏了!」

下方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之聲。

「勝利,來自不易啊。」

亞瑟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低頭看向下方。

山脈陣地之上,即便有了剋制血族的計策,依舊是滿地的鮮血和碎肉。

「終究是贏了。」露娜微微點頭。

亞瑟王抬起頭,沖著大長老拱手道:「項先生神功蓋世,多虧了您今日出手啊。」

亞瑟王身份高貴,但此刻竟然出言用您字,可見他對於大長老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義之所在,亞瑟王何須客氣。」

大長老連忙回了一禮。

「他臨走時說七日後長安谷相見,不知何意。」露娜說道。

「刀兵暫挫,見我人族尚有力量自保,所以才出此計策罷了。」

大長老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說了,理應不會再犯,就是不知其他幾大所在如何。」

亞瑟王沉吟了一會兒,隨後抬頭道:「那幾處目前力量不如血族,但是卻佔了許多地方,短時間應該不會再度冒進。不如我等通知各大家族和大陸勢力,就在長安谷設宴,讓那些黑暗存在來商量商量?」

「設宴請他們!?」

露娜的眉頭猛地一皺,嫉惡如仇如她,要跟這些黑暗存在妥協,真的是很困難。

「如果他們傾巢而出,我們現在不是對手。」

大長老搖了搖頭,嘆息道:「這也算是緩兵之計,若是妥協在我們的接受範圍之內,不妨可以等上一等,等人世出至尊,竟然橫掃八荒六合!」

說著,大長老的眼前不由得出現了那道漆黑的身影,最為讓他自豪的後輩。

亞瑟王突然笑了,道:「項先生對於項羽期望頗高,他有如此天賦嗎?」

露娜眼神之中流轉著一抹水色,隨後又讓她壓了下去。

大長老抬起了腳,沖著前方一步邁出。

一個巨大的裂縫出現在了他的腳前面。

兩人不解,這就要走?

「亞瑟王,他會是我們所有人的希望,相信我。」

大長老留下了一句話,隨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

看著大長老消失的空間之洞,亞瑟王還是有些沒能回過神來。

「項羽被圍困在了玄牝之門當中,他應是去那了。」露娜說道。

「唔……」

亞瑟王點了點頭,「項先生也贊同我的提議,不如就此下帖,邀請他們七日後在長安谷相會吧。」

「我無意見,到時候自然會去。」露娜點了點頭,化作一道月光離開。

「消息傳來!得項家大長老項玄出手,血族潰退了!」

項成抵達沒多久,消息又從前方傳了回來。

正在研究地圖的韓信猛地一抬頭,盯著前方的斥候問道:「此事可準確?」

「千真萬確!」斥候點頭,道:「現在關中百姓已經高興的要瘋了,他們的國王因為血族退卻才回來的。城內防守加強,大秦軍隊無法擊破。」

一抹喜色在韓信臉上劃過,停留的時間非常短暫,又消失了去。

他點了點頭,一揮手道:「所有人去山谷之中安營紮寨,完成之後退到兩邊山頂,等待敵人過來。」

「為什麼做這種安排?」勾玉夫人有些不解。

「黑暗退卻,秦軍再往前也不可能對西域諸國造成什麼影響,騰出手來的亞瑟王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前進無力,他們必然後退,在後退之路上設下埋伏,可以以逸待勞,一次送他們上天。」

韓信笑著說了一聲,隨後又取了一枚令箭道:「吩咐下去,在兩處斷崖林間放入旗幟,防止他們誤入斷崖之間。」

「韓兄弟,這些人要是去了斷崖不是更好嗎,咱們好推他們一把。」項龍撓了撓頭,有些不明白韓信的想法。

「不。」

韓信搖頭,說道:「人逢絕境,必將死戰。就是三十萬頭豬被逼到了絕路上也會咬人的,更別說是三十萬大軍了。務必讓開死路,生路搏殺!」

「可是我們十萬對三十萬,怎麼打?」

「惶惶而走之軍,在後面打就是了。」韓信笑道。

項猿轉了轉大眼珠子,一鼓掌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攔在前方他們會拚命,但是跟在後面踹屁股就沒事了。」

「是這個道理,到時候軍士爭相逃命,只知道跑的慢的就要沒命,哪裡還敢回頭呢?」

韓信點頭。

「是!」

一名黑甲軍拿了令牌下去安排了。

韓信再取一令,遞給了項龍,說道:「項兄弟,你已是合道境界的高手,待會請你不動聲色的進入了眼前關隘之中,說只要秦軍退卻,見面前大火燒起,便讓他們出軍追擊。」

項龍半信半疑,但還是接了過去,點頭道:「我照你說的辦。」

韓信一把抓住了令箭壺,搖晃了起來,一把抓出了十根,看得其他人眼睛都直了。

「咋的,吃飯發筷子了?」項官頂著個大肚皮說道。

「項官聽令!」韓信大喝一聲。

項官讓他嚇了一個哆嗦,肥肉都差點抖掉了,急忙站了起來。

「你帶一萬軍隊埋伏在山頭左邊,只要人馬入賬,我在山頭上點煙,你立刻放火,不得延誤!」

「是!」

「項猿聽令!」

「在!」

項猿還算聽話,知道到了軍營裡面,吃的是韓信的,做事還是非常麻溜的。

「你帶一萬軍隊埋伏在山頭右邊,只要人馬入賬,我在山頭上點煙,你立刻放火,不得延誤!」

「是!」

「你們兩隻軍隊,看山下大火燒起,再將雷石滾木打下去,隨後從山上掩殺而下!」

「是!」

韓信再出令箭。

「勾玉夫人聽令!」

「在!」勾玉夫人應得很正,但是依舊勾魂奪魄,讓聲音聽得人鳥兒梆硬。

「你在十里之外引一萬軍隊埋伏於左,等到敵人逃到此處,立馬率軍掩殺!」

「是!」

「項成!」

「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