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有河怕什麼,游過去唄。」

「怕只怕裡面會有鱷魚。」

「鱷魚?大叔你開玩笑的吧?」

鍾小愛說著看向吳飛,吳飛很認真的看了看面前的大河,緩緩地點了點頭。

「啊啊啊!!!這是天要亡我的節奏啊.」

鍾小愛正欲仰天長嘆,一陣轟鳴聲自頭頂傳來。 現今羅陽把魂珠的力量吸收了,就算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願意和平分手,羅陽也沒有魂珠給她們了。

除非能找到其他魂珠。

何況羅陽又是萬魂宗第99代宗主,這個秘密若讓十大聯盟知道了,那他就永遠沒有安寧的日子好過。

要麼是十大聯盟倒下,要麼是羅陽倒下。

這麼一想,羅陽感到壓力山大。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等不及了,若她們做出什麼可怕的事,那羅陽也會被連累。

是以,羅陽只能先穩住她們。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不要急,我很快回來的。到時再說。」

一面說,要出去。

可是谷雪沒有要鬆手的意思,依然緊緊抓住羅陽的手臂。

其實羅陽想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說真心話,可是明知說了會惹她們惱火,那會更麻煩,只好憋在心裡。

不是他不想幫她們,而是她們要做的事太大了,個個都胸懷大志,這讓羅陽倍感壓力。

看著她們那充滿了期待的眼神,羅陽略感歉疚。

畢竟他沒有想過要真正幫她們完成她們的心愿。

萬魂宗跟十大聯盟的恩怨,那不是一句兩句話能說清楚的。

羅陽以前不是萬魂宗的人,無法感受萬魂宗和十大聯盟那不共戴天的大仇。

他可以理解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報仇心切,但他還沒有要跟十大聯盟拚命的打算。

如此一來,若十大聯盟日後不找羅陽的麻煩,或許他不會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報仇。

羅陽只想安安靜靜發展成為世界首富,並不想過這種江湖日子。

在思索間,只聽白蕙說道:「你說吧,你老是說你在下一盤大棋。那你在下什麼棋,怎麼還沒有好消息?」

從白蕙的話語里,可以聽出她也等不及了。

現今有第十塊木炭這個好因素,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自然想利用它來達到目的。

可是羅陽不讓她們隨便接近第十塊木炭。

若沒有羅陽的介紹,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私自去找第十塊木炭,說的話又難以讓第十塊木炭相信。

腦筋轉了好幾圈,羅陽說道:「白妹,既然是下一盤大棋,那是需要時間的。不是一日兩日就能成功的。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魂珠的力量,羅陽已吸收了,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說要回魂珠,羅陽都不知怎樣回答她們。

「噯,你把你的計劃詳細跟我們說說。我們幫你參考參考,看有沒有可行性。」谷雪說道。

這個怎麼能說?

羅陽心裡冷笑,但表面很正經的說道:「雪妹,這個不用你們操心。你們只要聽話,按我說的去做,那就行了。其他事由我來處理。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元尊 冷冷一笑,谷雪說道:「噯!你每次都這樣說!你不讓我們知道你的計劃,那就說明你沒有計劃!」

這話羅陽無法反駁。

但他不能承認,只得硬著頭皮道:「雪妹,現在沒有時間,等有空了,我一定詳細告訴你們。」

谷雪揚起了鄙夷的嘴角,冷笑道:「噯!沒有時間?現在不能告訴我們?」

若什麼都不說,那休想出房間。

羅陽只得半真半假的說道:「雪妹,簡單來說,我就是先幫第十塊木炭找到九個兄弟,再讓木炭十兄弟去對付十大聯盟。明白吧?」

假如羅陽果真按說的去做,那倒合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胃口。

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在認真聽著,羅陽又接著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出夜傀的下落,我得帶第十塊木炭去尋找。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谷雪說道:「噯,要是你騙我們,你就完蛋了!」

這話可不是嚇唬人的。

不說別的,單說羅陽是萬魂宗第99代宗主這個秘密,就夠羅陽喝一壺的了。

若再把其他事情抖出去,羅陽肯定會成為十大聯盟的頭號敵人。

眼下羅陽只能先穩住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讓她們聽話,不要鬧出麻煩。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聽我說。就算給個熊膽我做膽,都沒有膽敢騙你們。不用急,你們的願望會成真的。」羅陽說道。

「我們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能不能報仇就看你了。等成功了,我們一輩子會感激你。」白蕙激動道。

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那充滿了希望的眼神,羅陽感到很不安。

哄得了初一,哄不過十五。

日後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見羅陽並不是幫她們報仇,恐怕她們就要跟他火併了。

這個問題怎麼解決,羅陽還沒有頭緒。

只覺腦袋都大了一圈,羅陽說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一日兩日不能成功,過一段時間,應該會有好消息的。」

白蕙忽然說道:「我們不用全部跟在你身邊,讓谷雪跟著你,做你的助手吧。」

若羅陽答應了,那做事很不方便。

「白妹,這樣不好。」羅陽婉拒道。

「噯!有什麼不好?多一個人幫你,那不是更好?」谷雪冷道。

一時之間想要說服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那是不可能的。

羅陽只能動之以情道:「雪妹,我是為了你好。你們只要知道我是為你們好就行了。你們跟著我,那不安全,會分我的心。」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聽了,均冷冷一笑。

「噯,我跟著你。」谷雪說道。

「雪妹,別這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十大聯盟已懷疑你們了。」羅陽說道。

這是事實。

貴妃你又作死了 若非第十塊木炭的出現吸引了十大聯盟的注意力,恐怕十大聯盟早就全力追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了。

跟萬魂宗相比,第十塊木炭更讓人頭痛。

畢竟萬魂宗已被連根拔起,只剩下幾個餘孽,不必太過擔心。

當然,十大聯盟只是懷疑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沒有證據表明她們就是萬魂宗的人。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沉默了一會子,白蕙說道:「當你遇到麻煩的時候,我們不在你身邊,想幫你都幫不了。」

有她們幫忙,倒會越幫越忙。

羅陽說道:「白妹,出於安全的考慮,你們就答應我,不要跟著我。等我需要你們幫忙的時候,我會打電話給你們,那時你們立刻趕來支援我就行了。可不可以?這個要求不算高吧?」 轟鳴聲中夾雜著強勁的風,吹得鍾小愛不由得眯起了眼。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目之所及就是一個高挑的美人款款向她走來,只是周身的氣息有些冰冷。

看清來人,鍾小愛心下一沉,她現在最不想接觸的人之中,一定有一個是她。

上次夜晚在校園附近的警告之聲猶在耳邊,此時不過短短數天,又再一次出現在她面前。

她小聲的嘀咕:「陰魂不散,真是晦氣……」

鍾小愛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看到其他兩人在看到遲舒揚時的反應。吳飛的眸中失了光彩,有種聽天由命的無奈感。黑大叔的俯首而立,眼神卻在晨光中掃視全場。

眾人心思各異,沒有人打破這詭異靜謐的氛圍。遲舒揚走到距鍾小愛一米遠處停了下來,雙目狠厲地看向她。

鍾小愛心下一驚,用力握緊雙手來給自己壯膽。只是……她突然感到另一道灼熱的目光,抬頭微愣。

「東……東方…..東方彧?」

這是什麼日子?

跌落懸崖就夠悲劇的了,還遇到惡女遲舒揚,現在連惡魔東方彧也出現在這裡……

鍾小愛向東方彧投去疑問的目光,後者卻只是一動不動的盯著她。直到她覺得她的身上都被看出骷髏眼了,才顫聲問道:「東方?」

「放手。」

突然的兩個字,讓她一頭霧水。

「放手。」

東方彧重複第二遍,鍾小愛還是不明覺厲。

鍾小愛看著東方彧走近,不悅地繼續說:「我叫你放手。」

「……」

在鍾小愛完全沒有意會之前,她被扯進了東方彧的懷抱。

頭頂傳來充滿怒意的聲音:「你是我東方彧的女人,誰允許你牽其他男人的手。」

「……」

原來是因為她和吳飛握在一起的手,鍾小愛心中鬆了一口氣。如果是其他事情,她都不知道從何說起。

「我…….」

鍾小愛剛想向東方彧解釋原因,後者卻打斷了她:「回去再說。」

也對,在迷霧森林裡膽戰心驚的跋涉一夜,她早就精疲力竭了。不過有些不放心地看向吳飛。

遲舒揚挽著吳飛的胳膊,但卻少了幾分當初在辦公室里的幸福之情。兩人對著黑大叔在說著什麼。因為距離的關係,她聽不清楚,不過應該算不得好事。

鍾小愛還想看出個所以然來,人就被東方彧打橫抱起,走向了不知何時出現的另一架直升機上。

鍾小愛再次醒來已經是晚上,身上的傷口已經被細心的處理過了,除了摩擦時會有些微的痛感,並無其他不適。

飢腸轆轆的她一口氣吃了三大碗米飯,吃飽喝足之後,她走出房門,看到三樓的書房泄出几絲燈光,她便拾級而上。

她小心翼翼地推開虛掩的門,東方彧的聲音傳來:「進來吧。」

「你知道是我?」

「這個時間點能醒來的,也只有你。」

「呃……那個你怎麼還不睡?」

東方彧看了看一旁的椅子,鍾小愛從善如流的坐到上面。她出口說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你管我?」

東方彧帶著幾分揶揄的聲音說道。

啊咧?

這個惡魔,以為他會溫柔點,看來全是她的錯覺。

「不敢。」

「不敢?」東方彧說著起身向她走來,鍾小愛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只是在她還沒來得及採取行動之前,就被東方彧困在他的臂彎和書桌之間。

鍾小愛頓覺坐如針氈,東方彧惑人的呼吸在噴洒在耳邊,質問地聲音說著:「你有什麼不敢的?你不是都已經和你的男神私奔了?」

東方彧話語中的信息量太大,鍾小愛一時半會沒有明白。不過這「私奔」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不過是恰好都去了金螺寺,又恰好遇見,又恰好同時滾落懸崖,又恰好……」

鍾小愛頹然發現:這麼多個恰好加起來,連她自己都不相信是偶然,東方彧又怎麼會相信呢。

「繼續說啊。」

「我……我…….」

在東方彧的淫威之下,鍾小愛只得來來回回將事情解釋了個遍。她本來可以保持沉默的,但是卻突然不想東方彧誤會,便說了個徹徹底底。他不知道對方到底信了幾分,幸而終於放開了禁錮的雙臂。

鍾小愛一看機會來了,猛地從椅子上起來,卻被桌腳絆了一下,整個人向前傾倒。

在兩人還未來得及反應之前,鍾小愛就把東方彧壓倒在地。一上一下,這尷尬的姿勢讓鍾小愛立刻羞赧起來。

東方彧卻似乎不知道她此時的窘境,而是悶笑著說道:「這麼著急投懷送抱?」

「才不是!」

「那是……急不可耐?」

鍾小愛鬱卒,這個惡魔大少爺,抓住了你的尾巴,絕對會讓你逃無可逃。

鍾小愛急於從東方彧身上起來,奈何手上用不上勁,幾次起身都重重的落回到東方彧身上。

東方彧也被鍾小愛這起起落落壓得七葷八素的。眸中溢出不悅的光。

鍾小愛自知理虧,想要趕緊起身。既然不能站起來,那就從邊上滾起來吧。雖然姿勢會很難看,但是一定比被東方惡魔折磨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