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李志偉,老饕。」個頭有簡志穹兩倍高的胖子,坐在一張放滿料理的餐桌前,胡吃胡喝。

「吳家華,降魔殿有名的帥哥。冷酷沉默,話很少,說話不超過三句,每句不超過三個字。」

「譚健夫,咱們玄魔殿的外交專員,所有交涉的工作也是他包辦。」譚健夫有著很強的親和力,是那種任何人也會對他產生好感的人。

但是不知怎的,簡志穹感到譚健夫對他有種淡淡的憎惡。「也許是錯覺?」簡志穹嘀咕道。

王武陽接下來又向簡志穹介紹了十多位玄魔殿的成員。

「王哥,我們玄魔殿的成員全都在這裡?」簡志穹問道。

「怎可能,玄魔殿的成員大部分時間在外執行任務,也有一些長期閉關修鍊。今天出席迎新派對的成員算是多了。」王武陽笑了一笑道。

純酒吧的環境讓人感到舒適放鬆,鄭小純的調酒技巧高超,簡志穹和王陽武等人喝完一杯又一杯。

幾杯下肚,隨著酒力發作,眾人和簡志穹開始漸漸熟絡起來。簡志穹聽到龐愛娜和薇薇安喚自己作功勛狂魔,不明所以,趁機問了出來。

眾人聽到簡志穹主動提起,都是捧腹大笑。龐愛娜更是誇張得滾地大笑,連冷酷的吳家華也在偷笑。

玄魔殿成員所獲得的功勛點是公開的,成員的實力從他完成任務后獲得的功勛點可略知一二。為了鼓勵成員間的良性競爭,光腦設立了功勛排行榜,計算方法是將累積獲得的功勛點除以加入玄魔殿的時間。

簡志穹自加入玄魔殿,為了死亡點便拚命接任務。偏偏簡志穹在調查學校所得的功勛有點多,而其加入玄魔殿時間很短,導致他在排行榜突然空降,排在前十的位置,瞬間成為了玄魔殿的名人。

「從未見過如此瘋狂的新人,也從未見過這個新人。」

「哼,這麼大膽,不先來拜訪眾多前輩?」

「破壞軍隊的和諧,不能不罰!」

簡志穹看著眾人佯怒的表情,明白自己也是有點不地道。

「眾位前輩,請喝下小弟這一杯,當作賠罪。」簡志穹舉起酒杯,向眾人敬酒。

一時觥籌交錯,樂也融融。 「哎唷??頭這麼痛??昨晚喝太多了??」

簡志穹在迎新派對中不知道被人灌了多少杯酒,喝得完全不醒人事,最後由朱朱奧拖回房間。

「主人,你有一條來自純酒吧的視像訊息。」朱朱奧對簡志穹道。

「播放吧。」

「小穹穹,昨晚迎新派對的總消費承惠200功勛點。」鄭小純的俏臉出現在簡志穹眼前。「姐姐已經給了你最大的優惠喔。」

「200功勛點?」簡志穹的聲音頓時提高八度。

「百分之一百的報復,掠奪上進有為青年的勞動成果。」簡志穹痛心疾首地道。

******

簡志穹坐著四驅車,離開降魔軍大本營,前往天京城城區。四驅車由朱朱奧負責駕駛,簡志穹百無聊賴坐在駕駛座打嗑睡。

簡志穹的功勛點早已用來兌換龍象功,沒有足夠的功勛點來結純酒吧的賬單。簡志穹只能替鄭小純打幾日工,償還債務。

「簡志穹!又在睡懶覺?」鄭小純拉著簡志穹右邊的耳朵,大聲地道。

「很痛哩!這是工傷!」簡志穹摸著受傷的耳朵投訴道。

今天鄭小純要到城區辦貨,簡志穹充當保鏢和苦力的角色。

鄭小純穿著一身天藍色的貼身連衣裙,盡展美好的身段。 竹馬纏青梅 配上極高的顏值和及肩的烏黑長發,完全是女神般的存在。

鮮花往往是插在牛糞上,簡志穹無疑就是那陀牛糞,頭髮蓬鬆,不修邊幅,穿著一身凈色優閑服,稱職地扮演著跟班的角色。

簡志穹看著鄭小純手上的辦貨清單,足足有一百多種物品,心裡嘆了一口氣。他肯定殺一千頭惡魔也必定沒有今天累,殺惡魔還有死亡點。

天京城是華夏四大基地之一,整個城區主要劃分為五大區域。正中心為整個天京城的核心區域,政府決策機關、貴族和權貴的集中地。

城東為工廠生產區,所有輕工業、重工業等民用生產設備也集中在城東外圍,內圍則是軍工重地。

城西為農業蓄牧區,種植蔬菜、水果等農作物,以及養殖豬牛羊雞,供應整個天京城。

城北為商貿區,商販在這裡出售貨品和進行交貿,日常用品、材料均可以在此找到。

城南為住宅區,內圍為高級住宅群,居住的全都是有身分有地位的人,外圍則是由木板搭成的簡陃房屋,居住和衛生環境惡劣,住的大部分是流難失所的難民和貧民。

整個天京城由城牆包圍,城內再有一層層的城牆防護著內城,城牆四周挖了一條人工護城河。

天京城僱用了雇兵團負責防務,雇兵簡單來說是民間的戰鬥力量,他們不受降魔軍指揮和管理,靠接受委託賺取酬金,相當上較為自由。很多好戰份子不想受到降魔軍的束縛,選擇了投身雇兵的行列。

朱朱奧按著鄭小純的指示,穿過一層層的城牆后,駕車來了商貿區。四驅車的車身有著降魔軍的標誌,關卡的衛兵見到標誌自動放行,沒有阻撓盤問。

「鄭小姐,歡迎大駕光臨,您要的貨品敝店已經為您準備好。您要檢查一下嗎?」店鋪負責人早已在店鋪門口等候,見到鄭小純下車,馬上恭敬地上前問道。

「陶掌柜,我們合作了這麼久,難道還信不過你?麻煩你的手下把貨品搬運上車。」鄭小純笑道。

「對了,介紹一下,這是我新聘請的雜工,叫簡志穹,這位是陶永,他是萬三店天京城分店的負責人。」鄭小純介紹完后便笑過不停。

簡志穹聽到鄭小純說自己是雜工,十分無語。他現在又的確是賣身還債的雜工,他瞪了瞪鄭小純,再禮貌地和陶永打了聲招呼。

陶永看著鄭小純和簡志穹說話親昵,心道這位小哥哪裡可能是雜工。他從懷中取出一張卡,雙手遞向簡志穹:「簡先生既然是鄭小姐的朋友,亦即是敝店的朋友。這是敝店的貴賓卡,請您收下。」

鄭小純提醒簡志穹道:「快收下吧,以後你在萬三店消費有九折呢。」

「多謝陶掌柜。」簡志穹道。

陶永也是十分滿意,能結交簡志穹和投資像簡志穹這樣的潛力股百利無一害,鄭小純的朋友哪會是簡單之人。

鄭小純在萬三店辦完貨后,還陸陸續續去了三十多間小攤擋,精心挑選了很多零食、玩具和童裝。簡志穹左右手拿著大包小包,陪著鄭小純在街上逛了兩個多小時。

拿著大包小包回到車上,簡志穹已累如狗,即使他很享受其他男人投來妒忌他與鄭小純這位大美女逛街的眼神,但還是不能彌補心身的疲憊。

「朱朱奧,去住宅區!」鄭小純指揮道。

「神馬?不是回去嗎?還有我才是朱朱奧的真正主人!」簡志穹大聲抗議道。

朱朱奧果斷地無視簡志穹,徑自駕車來到住宅區,最後他們來到住宅區外圍的一間孤兒院。孤兒院位處難民區附近,外表十分破舊。

「大姐姐,你很久沒來了!」

「對呀對呀,大姐姐很久沒來看小芳了!」

「大姐姐帶了甚麼玩具?」

鄭小純甫一下車便被大群小孩子包圍著。

鄭小純跪了下來,摸著幾個小孩子的頭,歉意地道:「對不起呢,大姐姐最近工作很忙,沒時間來探你們。不過大姐姐這次帶來了雙份的玩具、零食和衣服,人人有份!」

鄭小純示意簡志穹把剛才的玩具、零食和童裝派給小孩子們。

「來來!大家要守秩序,記著排隊!」簡志穹拍著手喊道。

「好的大哥哥!」

「多謝大哥哥!」

簡志穹看著孩子們乖巧可愛的模樣,頓時憐意大生。自己也是孤兒,哪裡會不知道沒有爸媽疼的苦。

「好吃嗎?」簡志穹颳了刮一個小胖子的鼻子,替他抹去了嘴角的薯片碎。

「好吃呀,大哥哥是大姐姐的朋友嗎?」

「是喔。」

「大哥哥不能欺負大姐姐,如果你欺負大姐姐,小剛和你拚命。」

簡志穹笑了一笑道:「那你要快高長大,才能保護大姐姐!」

「你是小純的朋友?我是小純孤兒院的院長,王菲菲。」

「王阿姨你好,我是小純姐的同事。這所孤兒院是小純姐開的吧?」簡志穹問道。

「是的,全靠小純,這些孤兒才不用流落街頭,有了容身之所。這所孤兒院的開支全是靠小純支持,也是辛苦她了。」王菲菲愧疚地道。

「難怪小純姐如此拚命地賺取功勛點。」簡志穹喃喃道。

鄭小純和簡志穹在孤兒院和孩子們玩了一整個下午,才在孩子們依依不捨的目光下離開。

「惡魔降臨奪去了無數的人命,粉碎不少家庭的幸福。我希望成立這間孤兒院,讓孩子們吃少一點苦。」鄭小純笑道。

「小穹穹你一定會支持姐姐的,對嗎?」鄭小純的笑容不懷好意。

「支持支持。」簡志穹沒有察覺到鄭小純的不軌意圖。

「小穹穹以後百分之十的功勛點將自動上繳,以作慈善用途。」

「……」 簡志穹整裝待發,準備執行玄魔殿發布的強制任務。

強制任務可謂玄魔殿的強制召集令,所有身處玄魔殿總部的成員必須遵從召集令,優先執行指派的任務。

玄魔殿成員享受著玄魔殿所提供的資源,自然有義務完成玄魔殿指派的任務。

這趟強制任務帶隊的是副殿主王武陽。簡志穹此刻坐在玄魔殿的運輸機上,飛往田畝關。

田畝關位於天京城東北七百多公里,是人類和惡魔最前線的戰場之一。田畝關依山而建,地勢險要,是天京城的重要屏障和對外門戶,可謂第一道防線。人類憑著田畝關天然地理的優勢,頑強地阻擋著惡魔大軍前進的步伐。

然而情報顯示惡魔已逐漸失去耐性,對久久未能攻克田畝關大為不滿。「煉獄衛」已奉命被調派田畝關,協助惡魔大軍進攻田畝關。

煉獄衛是由精英惡魔所組成,類似降魔軍的玄魔殿,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玄魔殿這趟主要的任務便是狙擊煉獄衛,協助守護田畝關。

簡志穹看著這次隨隊的成員,有兩張陌生面孔,一男一女。其餘的都是曾經出席過他的迎新派對,包括外交專家譚健夫、寒冷少女薇薇安、帥哥吳家華、老饕李志偉和酒鬼陳易。

「簡志穹!你有在專心聽我說話嗎?」王武陽怒吼道。

「副殿長,我有的。」簡志穹心虛地回答道。

王武陽極為震怒,看到簡志穹眼神閃縮,明顯逃避眼神接觸,他非常肯定剛才自己所述的作戰任務簡志穹一句也沒有聽進耳。

其他人向簡志穹投以同情的目光,譚健夫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王武陽雖然是副殿主,但平時待人和和氣氣,沒有架子,經常和玄魔殿的成員打成一片。可是當執行任務時,王武陽完全判若兩人,脾氣暴躁,有強烈掌控欲,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便會開罵,甚至對不順眼的人拳打腳踢。

「簡志穹出列!」王武陽雙目充滿血絲,滿臉通紅,明顯是憤怒到極點。

「是!長官!」簡志穹的軍姿標準得無可挑剔。

「我給你上的第一課,專心聆聽長官的說話!」王武陽鬆了鬆手腳的肌肉,步近簡志穹。

「轟隆轟隆!」運輸機的機尾位置持續傳來巨響,機身劇烈搖晃。

王陽武一時無暇處罰簡志穹,怒吼道:「誰能告訴我發生甚麼事了?」

「長官,運輸機正被大量石像鬼攻擊,怕是快支撐不住。我的建議是全員儘快棄機逃生。」機長回應道。

「媽的!為甚麼我們運輸機的航道會被惡魔知道?」王陽武一拳打在機身,發泄著憤怒。 丫頭,你被算計了! 「沒有其他辦法了,現在所有人立刻穿上降落傘,準備棄機逃生。所有人跳傘后按照原訂計劃執行自己的任務。」

「諾!」

簡志穹在新兵訓練營曾接受過跳降傘的訓練,雖然穿傘的過程中有點手忙腳亂,最後還是成功穿戴好降落傘。

「嗚哇??哇?? 你的餘生,我負責 哇??」簡志穹在毫無心理準備下,突然被推出了運輸機。原來是王武陽見到簡志穹慢條斯理的,隨手便將簡志穹推了出機外。

「副殿主,你這樣做是在報仇嗎?」薇薇安見狀無奈地道。

「這是對新人的磨練!」王武陽搖搖頭咧嘴一笑道。

***

簡志穹突然被人推出機外,在高空中瘋狂掙扎,慌亂之中還差點咬了舌頭。還好簡志穹記得在最後關頭打開降落傘,也沒有發生裝置失靈或是降落傘被卡住打不開的情況,成功地降落在一棵參天大樹的枝幹上。

嫁入豪門:惡魔首席的小逃妻 「朱朱奧,現在我身處何地?」

「主人,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先說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現在我們離田畝關只有大概四十多公里路程。」

「那麼壞消息是甚麼?」

「壞消息是我們剛好降落在惡魔大軍的大本營附近。」

末法殿最近將玄魔殿所有智能管家進行系統升級,朱朱奧現在比以前更人性化,而最重要的是添加了危機分析的模塊。朱朱奧能夠透過收集環境數據,預測惡魔的行蹤和去向,作出分析並提供最合適的意見。

另一個革新的功能是光學模擬功能,通過轉換光頻譜,將使用者長時間偽裝成惡魔或動物等模樣,提高用戶執行滲入任務或是撤退逃生的成功率。

「我建議主人偽裝成一頭麋鹿,這樣會較不引起惡魔的注意。」

「好,對了,我這趟任務是甚麼?」

「抱歉,主人。玄魔殿的強制任務屬於機密,資料庫沒有任何關於任務的數據,強制任務都是由隊長以口述方式發放。」

簡志穹聽完沉默了一會,過了半晌才道:「那現在只能靠你了朱朱奧,就按你的建議。」很快簡志穹變身為一頭棕色麋鹿,外形上絲毫看不出破綻。

「主人你一直往東北方向走。」

「主人你往西面,會見到河流,沿著河流走向下游。」

在朱朱奧的引導下,簡志穹沿途都沒有驚動惡魔大軍,離田畝關只有二十公里距離。

「主人,前方有惡魔高速靠近,請暫時扮作一隻真正的麋鹿,裝作吃草。」

一隊惡魔騎兵急速掠過,明顯是在趕路。

「薇薇安?」簡志穹看到寒冷少女,被惡魔綁著雙手,用長繩系在一匹惡魔戰馬之後。隨著惡魔戰馬奔跑,寒冷少女在地上被拖著前行,遍體鱗傷。

簡志穹看到薇薇安的慘狀,怒髮衝冠,馬上就要衝出去救下薇薇安。

「主人冷靜啊!就算你現在衝上去,也未必能救下寒冷少女,還會暴露偽裝。」朱朱奧勸阻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