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死!」血咒降臨,美麗的流光直接沖入周丹的身體內,最後融入周丹的神魂之中。

魔天郡王見血咒順利降臨到周丹身體內,終於發出哈哈大笑的聲音,這一刻他非常的激動,像似百八十年都沒有如此高興過了,「哈哈,你死了,我看柳葉天那老匹夫還有什麼接班人沒有!」

「該死!」突然,兩聲爆喝聲從天而降,一股可怕的威壓降臨,方圓百里內所有的生靈在此刻都感到莫大的恐懼,只見兩名老者迅速出現,最後停在僵硬在原地的周丹身旁。

「黑龍天,你該死!」

這兩人自然是一直觀看著戰況的天老和木老,只不過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別看血咒成形慢,周丹破來大黑世界領域都只是發生在短暫的瞬間,而且天老和木老當時也被周丹的實力給震撼到了,竟然能夠破開天尊的世界領域,這是何等的妖孽啊?可是就在他們陷入吃驚的時候,魔天郡王早就將血咒凝聚成形了,並且打了出去,這一切都發生在極為短暫的瞬間,縱使他們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也難以出手救下周丹了。

「等下找你算賬!」天老那冰冷如同實質的可怕氣息令魔天郡王的身軀劇顫,可他這時候卻沒有絲毫懼色,身軀顫抖只是來至於慣性罷了。

他知道柳州學院的人出現了他必然會死,可現在他已經沒有絲毫不甘了,因為血咒已經融入周丹的神魂之中,就算柳州學院的人出現了周丹也必死無疑!

至於他自身本人,僅僅只是損失一道靈身罷了。

「不好,沒有脈搏了。」天老對魔天郡王發怒,一旁的木老卻是抓住周丹的手臂,為其把脈,酷似有幾分神醫的樣子。

暗夜盛寵:老公麼麼噠 「什麼?」天老聞言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可怕的殺意從他體內湧現而出,周丹是他所看重的人,原本那顆早已不會動了收徒之心在看到周丹后卻悄然的解封了,可現在他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動的「徒弟」死在他面前,滔天的怒火,驟然攀升。

「給我去死!」天老沒有多餘的言語,伸出手臂直接朝魔天郡王抓去,他的手掌突然變大,遮天蔽日,整個天地在此刻都黯淡了下來。

「不。」魔天郡王心中大驚,此刻他突然升起了一股恐懼感,眼前這老者是誰?為什麼實力這麼強大?這時候魔天郡王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和眼前這老者的巨大差距,就算是他真身降臨都沒有把握抵擋下這道巨掌。

魔天郡王迅速作出了決定,瓦解自身的靈身,逃脫這裡。

「哼,想走?」天老冷哼了一聲,巨大的手掌驟然加快了速度,剎那間便將魔天郡王的靈身給拍入大地之下。

「不……」魔天郡王突然發出一聲驚恐聲,因為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瓦解自己的靈身,就這麼結結實實的挨上了這一擊。

「砰!」

天老的手掌突然翻轉過來,重重的拍了大地,整個大地頓時顫抖不已,而魔天郡王的靈身也在此刻從地底中被彈飛了起來,此時的魔天郡王臉上布滿驚恐,渾身更是顫抖不已,這是來之靈魂的顫抖,如今的他就像一隻剛出生的雛鳥被一個成人大漢抓在手心中,痛苦不堪。

「你真以為靈身降臨我就拿你沒有辦法嗎?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讓你的靈身與真身一同毀滅?」天老雙眸之中暴露出可怕的殺意,令被他抓在手中的魔天郡王面色巨變。

「不,你不能殺我,我是陸亞帝國的諸侯。」臨危之際,魔天郡王發出求饒的聲音,「是我錯了,我不該插手貴院的事。」

「陸亞帝國的諸侯?」天老一陣冷笑,旋即手中微微用力,掌心中的魔天郡王再次發出慘叫聲。

「你擾亂我柳州學院錄取大會,就是你們的帝王親臨都無法改變什麼。」天老似乎鐵了心要殺死魔天郡王,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今天我就破例一次,讓你死在我的手中吧。」

「不,不要。」

堂堂陸亞帝國的一方諸侯在此刻就如同一隻喪家之犬,痛苦求饒。

他知道,眼前這老者必然已經是至尊層次了,甚至有可能還是中級至尊,想要他死至少有十種方法。

想到這裡,魔天郡王終於感到恐懼了,死了,他竟然會死了。

「死!」因為痛失一個看重的「徒弟」天老已經被激起了內心的怒火了,這就彷彿他被嚇了詛咒般,每一個徒弟都無法順利成長起來,皆都難逃身死道消的下場。

「前輩,別動手,以後他的命我會收的!」就在這緊急關頭,原本失去生命氣息的周丹突然睜開雙眼,旋即話語之中充滿渴望的語氣。

「見鬼,你沒死!」木老突然瞪大了雙眼,眼眸之中充滿不可思議之色。 「你竟然沒死?」木老已經驚訝的差點說不出話來了,之前他可是確確實實的發現了周丹沒有了脈搏,失去了生命氣息,而現今一個大活人就站在他面前。

「前輩。」周丹無奈苦笑了一聲,旋即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洒而出,面色猛然發白,一道金光也在此刻從周丹口中奪口而出,砸在地上。

木老神情錯愕的看著地上那散發著微弱亮光的東西,這是一張失去光輝的符文,符文上寫滿密密麻麻的符咒,而當木老看到這符文上複雜的符咒時,臉上才出現恍然大悟的神色。

這是一張高級替身符,持有者如同多出了一條命出來,只要不是遇到至尊強者,即便是天尊都難以傷到性命。

這替身符正是雷晶虎所贈,畢竟周丹身為小雷晶虎的主人,大雷晶虎自然有必要送一些好東西給他,只是周丹沒有想到這一張寶貴的替身符這麼快就用上了。

擁有替身符就如同擁有第二次生命,即便遇到天大的危機也可以安然脫身,魔天郡王的血咒印卻是太厲害了,就算周丹施展最強的防禦都難以抵擋下來,在危急關頭,周丹只好用上這張寶貴的替身符了。

替身符有高級也有低級,低級的替身符作用其實不大,凡事越高級的替身符作用就越大,而雷晶虎給周丹的這張替身符已經逼近特級層次了,幾乎可以說是罕見的高級替身符,別說是抵擋住三品的天尊攻擊,即便九品天尊的攻擊都可以抵擋的下來,在其眼前可以做到偷天換日。

如果不是及時出現兩名老者,周丹不可能會醒過來,因為魔天郡王的靈身還沒有消散,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後手,可當他看到一名老者突然向魔天郡王發難,他知道這個時候可以活動了。

如今周丹心裡很感激天老,畢竟兩人素未謀面,天老便為了他而大發雷霆。

「小畜生,你竟然沒死!」被天老束縛在手掌內的魔天郡王發出不甘的怒吼聲,他費盡心思就是要周丹死在他的手上,而今反而無事站在他面前,這如何讓他接受?而且他還動用了血咒,就算是有一般的替身符都不行,因為那是直接血咒到神魂深處的,必然不可能逃脫,可魔天郡王萬萬沒想到周丹的替身符是世間還見的高級替身符,是無限接近特級替身符的存在,輕易便襠下了他最毒的一擊了。

可現在魔天郡王心有不甘也沒辦法,因為他根本掙脫不了天老的束縛,兩者實力相差太大了。

天老這時候也微微一笑,周丹給了他太大的驚喜了,原本以為難得看上眼的好苗子竟然死在他眼前,心頭是非常憤怒的,之所以如此才會上演「以大欺小」的局面,現在周丹活過來了,天老對魔天郡王也失去了之前的必殺之心了。

「小傢伙,你確定要放了此人?」天老眯著眼問道,話語中有些疑惑。

「是的。」周丹不卑不亢的對天老抱拳,「晚輩很感謝前輩出手相助,此人是魔天郡的郡王,和晚輩本有著極大的仇恨,今天會出現這一幕也是因為他兒子被我所殺,還請前輩放了他。」

「他兒子那是咎由自取,殺了就殺了,為何還要放過他呢?」天老很疑惑,至始至終黑玄要殺死周丹的一幕他都看在眼裡,對於黑玄的死那是罪有應得,至於放過這老的,天老就顯得無法理解了。

「前輩誤會了。」周丹見天老眉頭微皺,不慌不忙的解釋道:「黑龍天今天殺不了我,來日我必殺他。這種事情就不勞煩前輩出手了,晚輩會靠自己的努力,將來將其斬殺!」

「原來如此。」天老終於笑了,這時刻他更加欣賞周丹了,不藉助外人之手來斬殺自己的敵人,而是要靠著自己的努力獲取力量最後將敵人斬殺。

有絕對的壓力,才有足夠的動力,周丹這是在逼自己!

修鍊一途,沒有壓力,沒有目標就不可能走的遠,踏上修鍊一途的靈者們心中都有一個夢,那就是成為絕世強者,但這一路註定是血腥的,沒有經歷過風雨的洗禮又如何能夠強大起來?

「好,我就放了此人!」天老嘿嘿一笑,旋即手掌猛地用力,黑龍天頓時發出一聲慘叫,靈身頓時支離破碎,徹底消散在世間。

數百萬公里出的一座豪華府邸之中,一名年過半百的老者猛然睜開雙眼,一口鮮血徒然噴出,面色蒼白無比,此人正是魔天郡王黑龍天的真身,本尊!

「該死!」黑龍天面色極為蒼白,回想起之前經歷的一幕,瞳孔猛然一縮,身體頓時忍不住顫抖,在天老面前他連本尊都難以活下來,而現在能夠活下來還是因為周丹的一句話。

「小畜生,我就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可以擊敗我!」黑龍天狠狠丟下一句話后便閉關療傷去了。

毒林之中,一方人馬匯聚一起,細數之下足有一千三百多人,正是周天盟和火鳳門還有黑玄團的三股勢力,他們此刻聚集在一起,面色戰戰兢兢的看著前方兩名老者,而兩名老者身後正站著十多名中年男子,這群男子穿著同樣的白色服裝,背面都刻有一字蒼勁有力的柳字,正是柳州學院的執法隊。

「你小子回頭在跟你算賬!」木老很生氣的對著一名中年男子罵道:「都啥時候了你還遲到,你知不知道就剛才,我們柳州學院就差點損失了一個好苗子啊。」

中年男子被呵斥的不敢說半句話,那原本有些邋遢的樣子此刻卻顯得無比嚴肅。

「好了,你們兩個就不要在我面前做這些沒有實質性的東西了。還是該幹啥都幹啥去吧。」這時候天老突然出聲道,「真以為我老糊塗了嗎,兩師徒還能幹啥,趕快讓你徒弟走開。」

木老乾笑了一聲,確實,之前的訓話也是做給天老看的,畢竟他的徒弟身為這次的執法隊長,竟然在這緊急時刻遲到了,差點就讓周丹面臨死亡,這種事情可是屬於極為嚴重的失誤,如果上報了柳州學院,他徒弟這執法隊隊長的職務可就完全不保了,儘管木老身為柳州學院的四大至尊也沒有臉面為他說什麼。

「是,是是。」這名中年男子叫做木龍,是木老的大弟子,如今是柳州學院的執法隊隊長,地位很高,可面對他老師那一層次的人,木龍身為執法隊的隊長也不敢多說什麼,不然肯定少不了一頓批評。

木龍來到周丹面前,取出一道令牌,這道令牌上刻有木龍兩個字,「小兄弟,實在不好意,因為我的遲到差點讓你丟了小命,這令牌給你,以後誰敢欺負你就直接將這令牌亮出來,到時候我就會過來幫你。」

周丹內心微動,不過他還是拒絕了,正所謂生死由我不由天,如果他被魔天郡王給滅殺了也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何來的遲到這一說法?木龍身為柳州學院的執法隊隊長,權利自然可怕,如果周丹接受了這道令牌,在柳州學院必然沒有人敢在得罪,可周丹卻不會要,因為他需要靠自己,需要通過自身的努力才可以強大起來,藉助木龍的威名反而會讓他產生依賴。

兩世為人的周丹深知依賴兩個字的可怕,這兩個字看似普通卻是可以毀了人一生!

不管在哪個世界,只有獨當一面,才可以站穩步伐,紮根大地,任你風吹雨打都雷打不動。

「木龍前輩客氣了,這都是因為晚輩運氣不佳才會碰到魔天郡王的靈身,不管前輩的事。」周丹說的很委婉,但不管怎樣,他還是拒絕了。

「這個。」木龍有些驚訝,眼前這少年居然拒絕了他的好意,要知道多少人巴不得得到他手中的令牌啊,有了這個令牌同等於在柳州學院站穩了腳步,很少人敢動他的。

「前輩的好意晚輩理解,但前輩的確不用這樣,晚輩如果沒有活下來也是自己的命不好,和前輩無關的。」周丹淡淡一笑。

「那好吧。」木龍也沒有多說什麼,將自己的令牌給收回,不過這時候他卻突然開口說道:「以後也別叫什麼前輩不前輩的,我看你用不了多久實力就會追上來的,要不就叫我一聲龍哥好了。」

「龍哥。」周丹這一次倒是沒有猶豫,能夠認識一個強者也是一件好事情,畢竟現在對柳州學院了解的不多,或許可以通過木龍那裡得來一些想要的信息。

木龍嘿嘿一笑,拍了拍周丹的肩膀,「沒啥事的話龍哥就先走了,等此次考核結束后我在去新生區看你。」

隨後木龍告辭了木老和天老,最終帶著執法隊的人馬浩浩蕩蕩的離開了這裡。

「今日謝謝兩位前輩出手相助了,晚輩銘記在心。」周丹對著天老和木老道謝。

天老和木老都很似讚賞的看著周丹,之前周丹的確說的在理,生命由我不由天,如果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死了也就死了,怪不了別人。周丹能夠拒絕木龍的好意也出乎了他們的意料,畢竟多少人都想攀上關係以用來在柳州學院站穩腳步。

可周丹卻是直接拒絕了,因為他想靠自己的努力來獲取這一切,同樣的成就,通過自身的努力得來的往往比別人給的還要更令人佩服!

「小傢伙,謝就不用,我看你不如拜天老為師父吧。」這時候木老突然出聲笑道。 拜師?周丹被突如其來的話給驚到了,他一臉疑惑的看著木老,似乎想從他的表情中得到答案。

木老卻是嘿嘿一笑,指著天老道:「難道你認為一個至尊強者會隨便發怒的嗎?又或者是說會隨便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出手?」

周丹心中微動,是啊,現在他才想起似乎之前的天老怒火太過於旺盛了,動不動就要滅殺一名高級天尊,難不成僅僅只是為了維持柳州學院的規則嗎?

很顯然沒有那麼簡單,畢竟魔天郡王是陸亞帝國的諸侯之一,而陸亞帝國的帝王也是出身於柳州學院,多少也要給陸亞帝國帝王一些面子,當然硬要滅殺魔天郡王陸亞帝國的帝王也不會說什麼,畢竟魔天郡王不對在先,並且柳州學院是締造他的一個搖籃,陸亞帝國的帝王又豈會對柳州學院生氣呢?

「行了,別說了。」天老這時候突然說話了,面色有些陰晴不定的看著周丹,「小傢伙,如果我們有緣我會收你為徒的,只不過這一事得等你成為新生冠軍才行。」天老說完這句話后直接招呼木老離開了。

而木老原本還有些不願意,可是天老就是太過於強勢了直接將他架了起來,離開了這裡。

虛空中,兩老看著下方的人群。

「哎,你還是過不了心頭那道坎嗎?」這兩人正是天老和木老,他們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融入虛空之中。

天老沒有回應,算是默認了。

「也罷,難得這麼好的苗子,你不要我就要了。」這時候木老突然說道。

「你敢跟我搶?」就在木老話音一落瞬間,天老頓時「面色不善」的盯著他。

木老同樣盯著天老,但那故作嚴肅的臉龐卻忍不住抽了抽,最後實在按耐不住笑出了聲,「哈哈,我說你急啥,分明就很心動還跟他下了什麼目標,我看你還是儘早下手吧,不然被另外兩個老頭給知道了,我看他們未必會讓給你。」

天老尷尬一笑,他知道自己激動了,確實,周丹是難得一見的好苗子,特別是周丹的性格,堅毅、重情義……

天老看重的不是周丹的修鍊天賦,而是他的性格,這也是為什麼天老會看重周丹讓他動了再次收徒的念頭。

「我看那時候誰敢跟我搶。」天老在自己的好友面前也不在掩飾了,「這小傢伙我要定了,當然了我希望他真的能夠成為這一屆的第一,到時候名正言順的將其收入門下。」

「哈哈,那我就先恭喜你了,喜得佳徒!」兩人對視了一眼后,身子便淡化,最後徹底消失在虛空中。

「周哥,恭喜你。」碧賢小跑過來,臉上堆滿了真誠的笑容,對周丹恭喜道。

「雪兒也恭喜周哥了。」這時候千雪兒也出聲說話了,隨後周天盟的所有人都對周丹道喜了。

誰都不是傻子,他們雖然不知道那兩名老者是誰,但身份必然不簡單,若是周丹可以成為他們其中一個人的徒弟,那將會飛黃騰達,一步登天都不是問題。

「走吧,距離錄取大會也沒有多少時間了,我們現在是時候去會會那排名靠前的幾股勢力了。」周丹倒是沒有在這個話題說下去,他看了眼天色,此時日落西山,已經屬於傍晚了,應該找一個地方休息,而後明天在出發。

「恩。」碧賢重重點頭,旋即和千雪兒整頓了一下周天盟,最後才離開。

而就在他們要離開的時候,火鳳門的門主柳燕卻突然來到周丹身前,「周兄,今日之事多謝了,這是我們火鳳門的一點心意,希望你可以收下來。」說著,柳燕便朝周丹遞過一個靈值牌,裡面靈值點足有三萬之多。

周丹淡淡一笑,將靈值牌給推了回去,「我本身和黑玄還有白天翔就有仇,早晚都需要解決的,今日碰巧也僅僅只是舉手之勞,不用客氣的。」

三萬多的靈值點是一個不菲的數目了,相信很多人都很心動,可這靈值點周丹反而不會要,因為他的確只是舉手之勞罷了,早晚都會和黑玄還有白天翔碰面,三人的矛盾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早晚會解決的。

在周丹看來,舉手之勞並不是幫忙。而在柳燕看來,這舉手之勞恰恰是讓他們火鳳門穩定住的一重大幫助。

可周丹不要,柳燕也無法強行塞給周丹,最後只能無奈道了聲謝帶領著火鳳門的人先行離開了。

「周哥,可否收留我們?」送走火鳳門,黑玄團的成員頓時有人開口,緊接著接連著出言要加入周天盟。

然而對於黑玄團的人要加入周天盟這一事情中,周丹卻極為堅決的拒絕了,因為黑玄和白天翔這兩人為人都不怎麼樣,所招收的團員自然都是貪圖小便宜之人,絕大多數都不可能會忠心於黑玄團,若是讓他們加入周天盟,不說給周天盟帶來壓力,就是他們會不會真心追隨都是一個問題。

加入周天盟可以,可周丹不需要那些打醬油的傢伙,周天盟將來必然會是一股強大的勢力,儘管現在不是,可周丹心裡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了,只有周天盟壯大起來,他將來想要做的事情才會更加輕鬆。

「走!」周丹拒絕黑玄團的人加入周天盟后,旋即便帶著周天盟的人朝傳送陣逼近,而周天盟這一路上同樣收割了不菲的靈值,總計已經超過二十萬了。

也就是說,八十多萬參加柳州學院錄取大會的天才,至少有二十萬的人被周天盟給淘汰了。

周丹不感覺這有什麼問題,錄取大會本來就是一種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把戲,競爭是殘酷的,周天盟不夠強大等待著也是被別人收割的下場,正所謂先下手為強,周天盟迅速壯大起來算是穩定住了。

而這晃便是三天,為期一個月的錄取大會算是真正結束了,而這一刻參加錄取大會的天才少年少女們都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中集合,這廣場正中間有著一個巨大的傳送陣,比起柳郡府手中掌握的巨型傳送陣還要更加巨大,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超級傳送陣了,超級傳送陣是比巨型傳送陣還要更加高級的陣法,傳說構建超級傳送陣的陣法大師實力至少需要高級至尊甚至還要更強大。

僅僅一個超級傳送陣,周丹便知道柳州學院那恐怖的底蘊,強大如陸亞帝國這種帝國霸主,也僅有一個超級傳送陣,可柳州學院單單用來錄取招生的就用上了超級傳送陣,這等手筆可不是任何實力都可以做到的。

巨型傳送陣開啟的代價需要大量的晶石或者是四大天尊級人物強者才可以激活,而超級傳送陣至少需要至尊強者,至尊是什麼?那是凌駕於萬物生靈之上的超級強者,自身早於和整個道融合在一起了,比起天尊要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舉手投足那絕對是毀天滅地的存在。

然而一個超級傳送陣的激活與運用卻需要一名至尊的渾厚天力才支撐才行。

至尊強者的力量已經不是魂力了,而是天力,代表著天地之威的巨大威能,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距離考核結束還有一個小時,你們現在人數還是太多了,自己決定吧。」就在周丹驚訝柳州學院的實力時,一道突闕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周丹順著聲源望去,那說話之人正是不久前要給他令牌的木龍,木老的大弟子。

「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本屆的執法隊隊長,也是這一次的主考官之一,我的名字叫木龍,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木龍考官也可以叫我龍哥。」木龍掃了眼廣場的天才少年少女,不由的侃侃道:「沒想到你們這一屆會這麼團結,都知道組建勢力了。確實不錯,不過這樣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會讓一些渾水摸魚的人實力一般的人進入柳州學院,柳州學院可不需要廢物。」

眾人面面相窺,不明白木龍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不過他們這時候也不敢多說什麼,因為木龍的話肯定還沒有說完。

「好了,我也不和你們糾葛了,這一屆新生只會錄取五萬名,而你們現在至少還有十萬人,請那些沒有加入任何勢力,靈值點沒有超過一千的人出列。」了、木龍淡淡的笑道,旋即天空上便浮現出一個靈值排行榜,這靈值排行榜和勢力排行榜不同,這是個人的排行榜,只見排行榜第一之上寫著一個耀眼的名字,華飛雲,靈值點十五萬!

而周丹也在這個人排行榜之中看到了自己,他排行第三,周丹,靈值點十萬。

而第二名的靈值點也有十二萬之多,三者加起來已經無限接近四十萬了,總計三十七萬多,也就是說遭受淘汰的絕大部分都出自這三人之手。

大婚晚成:律師大人惹不得 周丹聳了聳肩,他無所謂,這些靈值點要麼是被人主動送來的,要麼就是周天盟成員貢獻的,其實嚴格來說周丹出力並不多,除了之前收割了黑玄團,其餘的收穫並不大。

「恩?」木龍看了眼個人靈值榜單,隨後冷笑道:「從第七萬名開始,後面的人盡數淘汰。」

周丹凝視,只見密密麻麻的名字出現在他的眼中,而這些人名字後面只有寥寥無幾的數點靈值點。

僅僅一句話,就淘汰了三萬多餘少年天才,木龍的手段太過於兇猛了,這讓眾人在此刻才認清這位終極考官才是最鐵面無私的。

而接下來還有兩萬人,這兩萬人仍舊會遭受淘汰,可會是誰?所有人心中都充滿疑惑。

PS:我的天,新年就是不一樣,熱鬧非凡啊,昨晚寫一更用了三個多鐘頭,白天一大早就起來了,竟然花了整整四個鐘頭才搞定這一章,從早上起來到現在還沒吃來著,恩,我先去吃飯了,這是三更的第二更,還有一更了,第三更將會是周丹順利成為柳州學院的新生,他的人生將會從此發生改變。不過第三更估計會到晚上,所以大家就別等了,新年快樂,過個吉祥年。 許多人在此時都心驚膽戰,如今還有七萬之人,這七萬之中兩萬人需要遭受殘酷的淘汰。

走到這裡,誰都不想輸!

這一個月的時間裡,絕大部分的人都付出了慘烈的代價,而今怎麼甘願被淘汰呢。

只有幾股勢力面色平靜,周丹在這人群之中也見到了許多認識的人,陸亞帝國的十二大皇子盡數都在,他們手中掌握這大量的靈值點,個人靈值榜單他們就佔據了十二個席位。

而柳燕身為火鳳門的門主也有著大量靈值,已經屬於絕對能夠成為柳州學院的新生了。

周丹密切的關注著個人靈值榜單,發現周天盟的成員們也全都在五萬名之內,也就是說沒喲任何意外的話,如今的周天盟所有人都可以順利成為柳州學院的新生!

「五萬名後面的你們,有兩個選擇,第一挑戰別人,擊敗別人,將對方的靈值點奪來。第二將你們的靈值點貢獻出來,柳州學院將給予豐厚的補償,來年定給你們一個參加錄取的名額。」木龍微微笑道,宣布了這兩萬人的最終命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