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死!」

李烽炎怒喝一聲。

那綿綿不絕的火焰如長河一般洶湧而去,將四周的樹木焚毀,衝擊在遠處,將那岩壁都給燒焦發黑,熱氣滾滾撲向八方。

這李烽炎竟還藏了這麼一手。

裴洛然用元氣護住自己站在遠處,對其有這麼一招術法略感訝異,這一招即使神竅境修士或許也會覺得夠嗆。

可下一刻裴洛然便瞳孔一顫。

在那火焰之中竟有一人疾馳而過,絲毫不懼那高溫的侵襲。

而李烽炎此刻正在準備最後的殺招,他心知對方肉身強悍,這一擊未必能直接將對方擊殺。

可就在他念咒之際,視線中浮現出一道黑影。

李烽炎心中大駭。

怎麼可能!?

只見得那火焰之中衝出了一道身影,正是葉蕭蕭,她即使有元氣護體,但那高溫並非開玩笑的,黑衣各處都有燒卻,露出了白皙的肌膚,有個別位置甚至都被燒傷。

可即便遭遇火燒,她先前也沒有任何躲避的打算,硬生生地沖了過來,而後連續數掌猛擊在李烽炎的身上。

砰砰砰。

連續的衝擊令李烽炎體內的元氣都被擊散,他不斷地咳血。

還不待他喘息,只見得身前之人迴旋一腿鞭擊而來,甩在了右側腦袋上。

砰!

李烽炎橫飛而去,雙耳出血,他大腦疼痛不已,昏昏沉沉,口中不斷地咳血。

此女先前竟還隱藏了實力!

雖只是蛻凡境,但其戰力卻不容小覷。

在一旁未曾插手的裴洛然看的透徹。

雖然李烽炎在她看來算不上什麼天資絕倫之人,但畢竟是火神山莊重點培養的弟子之一,他自然是有實力的。

可眼下竟被一個女子從頭到尾全面壓制,這令裴洛然感到驚訝不已。

出來那麼多日,這是她頭一次如此有興緻。

不知此女是出自哪個勢力。

先前那雷霆術法倒是讓她想到了雷霄庭,但卻是她並未見過的術法。

至於體修這一點,大部分宗門裏都有那麼些體修,也不見其施展些武道招式,倒是看不出什麼。

但培養一位體修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其身後必然有着一個勢力撐腰。

還有對方運轉元氣的法門更是令她難以看透,顯然是一門極其高深的功法。

但最令裴洛然驚艷的是對方那股戰鬥時略顯瘋狂的姿態。

李烽炎此刻已經用心經將狀態穩定下來,而當他視線恢復許些時便看到那黑衣少女忽然而至,一拳往下,朝着他的面門轟來。

他雙臂格擋在身前,再次被震飛了出去,但好在沒一拳擊中面門,否則恐怕會無力再戰。

李烽炎很憤怒,但在這憤怒之下還隱藏着一絲無力。

這個女人簡直是個瘋子。

對方即便是體修也不可能耐得住他那術法的正面衝擊,其身上的燒傷就是證明。

在那等情況下,居然完全不顧自己受傷都要迎着他的術法衝進來,這他自然想不到。

瘋婆娘!

李烽炎想要大罵出口,可對方又殺至眼前。

拳頭化作了手刀,朝着他的脖頸橫切而來。

李烽炎心底大驚,立刻就要做反應。

而這時候忽然有一隻手探來,抓住了葉蕭蕭的手腕,兩隻手都在發力,在空中微微顫動,卻僵持不下。

葉蕭蕭的左手瞬間握拳擊去,但卻被對方另一隻手抓住。

裴洛然多日以來,第一次露出笑容:「姑娘,我雖對其看不順眼,但職責所在,不能讓你殺了他,可否賣我焚天門一個面子?」

焚天門!

這女人搬出了自家宗門的名號。

李烽炎皺眉道:「我還沒輸!」

他的確還有再戰之力,但在裴洛然看來最後結果無二,於是也沒理他,而是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女。

而這時候少女開口了。

「滾。」柳絮兒看着被撞壞的車燈,想到自己剛剛經歷那麼驚恐的一幕,頓時氣上心頭,憤恨地走到肇事車輛旁,拍打着駕駛位的車窗。

聽見有人呼喊和拍打窗戶,陸伯聿把車窗降落下來,與氣洶洶的柳絮兒四目相對。

原本想沖着陸伯聿大罵的柳絮兒,在看到陸伯聿的那張臉時,到了嘴邊的話又忽然咽了下去。

柳絮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抱歉,我剛剛不舒服,一時沒控制好方向盤,撞到了你,車輛的維修費都算我的。」陸伯聿邊說着,邊從車裏的翻找出了……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12章車禍 那些『天使』在離開的時候,她們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了一個方圓大概有七千多方里的巨石陣,這一巨石陣井井有條的羅列,巨石陣中心之處,有一個通體散發着燦金色光芒的法陣。

牛羊豬狗等牲畜來到這個地方,都會齊刷刷的俯首跪地,但只有人類若無其事,老頭子天天能在這個法陣的周圍,碰到一些牛羊,索性就把它們殺了吃肉。

近千年,按理說,人類活個幾十年?一百來年,就已經是高壽了!

這個世界沒有先進的生物改造技術,老頭子竟火了一千多年?

神了!——

不難猜出,是那些牲畜帶給他的壽命,話說回來,他的小娃子是一個菩薩心腸,非常的慈悲,他不吃任何的肉類,就算稍微有點肉腥都不行!

要說此,男孩從小到大一口肉都沒吃過,但他仍舊活了幾百年,仍舊保存着他的童顏……

他這情況很令自己疑惑,老頭子一天除了放羊,就是閑着,閑暇時間,就思考這些問題?

想着想着,他也就習以為常了,覺得大概他經常與牛羊為伴,去過那個地方的牛羊,大概他是粘上了那裏的聖氣了吧?

雲夢心走到了法陣邊緣,忽然間,她的腦海中頓時隱現出了她那爆炸之前的記憶,費克斯的臉在她眼前瞬閃而過,又消失不見。

她咽了一口/口水,她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往法陣中心走去。

裏面似乎有一個人?

她看到裏面有一個人影,像個高挑嬌纖的女人,完美的體線,身上被淡金色的雲霧所掩蓋,她彷彿盲人一般,她迷茫了,她根本找尋不到方向。

她左顧右盼的,她站在原地,任由前面的那個生物向她走進,伴隨着一陣不知道從哪裏吹來的風,煙霧稍微清淡了一些。

「啊——」

看到那個影子的廬山真面目,不禁地大叫一聲,頓時鼻間忽覺痛意,她感覺一股濃濃血味流從她的鼻中流淌而出,擦了擦鼻子,原來流鼻血了!

站在眼前的,是一個足有她三倍高的身材修長的女人,嚴格來說,是怪物,因為她的背後有幾隻不知道幹什麼用的觸角?

只不過,外貌上,她具備了類似於人類的特徵罷了……

她臉上,沒有表情,給人一種冰冷冷的感覺,身後緩然懸浮着一輪巨大的金色光輪,頓時她停在了她眼前,傲慢的俯視着她。

揮舞著身後巨大的羽翼,從她的身後的巨大光輪可以看出,她的至高無上身態,她看了她許久,微微的,她嘴角上揚。

「渴望力量嗎?」

「……」她搖了搖頭。

「女人好金。我能讓你擁有點石成金的超能力,能讓你永保青春,能讓你凝淚為鑽,我可以實現你任何夢想……」

「……」

亦然,她搖了搖頭。

見此,她眉間一皺,眼神中驟然透露出一抹冷厲……

「女人好金?呵呵(冷笑)荒謬絕倫。我不需要點石成金的能力,也不需要永葆青春,更不想讓我的眼淚變成鑽石,我想……」

頃刻間,雲夢心頓時腦海中雷光一閃,浮現出一個人影,她質問的對她說,「你、你可認識多倫克?」

聞言,她宛如見了鬼一樣,剛才微微的冷厲一霎間變得駭然,讓嚇得後退了幾步,口中嘟噥:「多~倫克~多倫克~多倫克~~」

她顫顫了一會兒,她用驚恐的眼色與膽顫的語氣問:「多~多倫克大人與你是什麼關係?」

雲夢心看她這樣子的害怕,她刻意用傲慢的語氣對她說,「你無法與我第七感夠通,你說我是它什麼人?」

人有六感:感視覺、感聽覺、感味覺、感嗅覺、感觸覺和特殊意識,星源者擁有核星源,他們的第六意識達到極致,通過某種特殊方式,來創造一個屬於他們的精神空間,也稱之:亞維時空。

當亞維空間與能量經過長時間的結合與壓縮,達到一定程度之後,人在潛意識中,便會伴生另一種特殊感覺,也就是第七感:超意識:念態感官,又稱:靈魂感應。

佧琦坦俗稱的念力感波、靈魂波動、能量共鳴和異能共震等等……都屬於第七感,也是目前為止,人類的身體的最發達的感知能力!

……

……

她嚇得不敢說話,她的確無法與雲夢心第七感溝通,她看着她,越看她越心忡忡的,索性閉上眼睛,見半空中頓時緩緩地雲壓而下一層雲霧,她忙不迭的揮動羽翼,便飛入了雲霧之中……

她走後,天空赫然變得晴朗,天空中頓時陽光明媚,晴空萬里,空氣非常的清新,天空中還飛舞著蒲公英,轉過頭一看,是那個男孩在玩耍。

雲夢心在這個巨大的法陣之中,她的核星源非常的強大,她運轉體內的每一個能量細胞,讓它們迅速都活躍起來。

至於,拜費斯,她仍舊沒有一點點的線索,如此強大的感應能力,還感應不到,那只有一種情況,就是他被某種力量所封閉,阻礙了她的感應。

她不想浪費這樣優越的地方,與其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裏,無頭蒼蠅一樣亂跑,到頭來一無所獲,還不如,增強自己的能力。

磨刀不誤砍柴工!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雲夢心的身體她感覺非常的輕盈,彷彿身下懸空似的?冷冷的風吹過了她的脖頸,不禁傳來了一陣刺骨的寒痛。

緩緩地,她睜開眼睛,一睜眼,她就看到好多人們在這個龐大的巨石陣周圍徘徊,更為之,還有成百上千的動物,密密麻麻的大小動物,都像大臣一樣的,跪在她的周圍和面前。

它們有個共同點,眼睛都是金色的,它們沒有呼吸,她還特意過去看了看,它們的身體還有溫度,脈象也十分的正常,根本找不出哪裏不對勁?

周圍的人類在火堆旁圍成一圈,看他們興高采烈的樣子,似乎像是在慶祝些什麼?

「請、請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