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什麼事兒我就先掛了。」

「那行,就這樣!」

說完,萬家興先一步掛了電話。

齊天從陽台回來后,表情顯得有些複雜。

喬薇見狀,表情不由變得擔憂起來。

難道家裡不同意齊少插手這件事情?

「說吧,洪家遇到了什麼麻煩?」

「其實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洪伯父急需武者來幫忙。」

喬薇無奈的乾笑起來,「我之所以想讓您去,也有一點私心,雖然您當天的手段,可以確保那群人不亂說話,但陳展雄生性多疑,難保不會暗地裡對付我們。」

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但是如果這次我們幫了洪家的忙,到時就算陳展雄發現了真相也拿我們沒辦法。」

需要武者?

和喬薇當初設立生命之水挑戰的目的是一樣的。

但就像萬家興說的那樣,在商都本地根本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撼動洪家的地位,連過江龍在洪老爺子面前也不敢妄動。

這麼看的話,洪家所遇到的麻煩,顯然和喬薇又不是一回事了。

草!

管他什麼事兒!

無論是為了自己那一個億的「風投」,還是蕭婉的安全,自己都必須去洪家一趟!

想到這兒,齊天也不再遲疑,起身道:「走吧!」

這舉動太過突然,喬薇一時竟沒回過神來,「去哪?」

「洪家!」

……

與此同時,洪家大宅內,無論嫡系旁支已經全都趕了回來。

洪四海坐在大廳的龍頭椅上一言不發,以往不怒自威的臉上,此刻寫滿了擔憂。

在他旁邊還坐著一位臉色蒼白的唐裝老人,時不時就會咳嗽兩聲,顯然是有病在身。

至於周圍坐著的那些洪家子弟,則一點聲響都不敢發出,整個大廳顯得沉悶無比。

「老、老爺——大、大少爺回來了——」

直到老管家氣喘吁吁在外開口,這片死寂才得以打破。

「爸!」

話音未落,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便疾步走了進來。

洪四海離開凳子,快步迎了上去,「唐老怎麼說?」

洪明波拿著一張被汗液浸濕的紙,咧嘴笑道:「唐老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說只要找這個人,今天的事兒就一定能夠解決!」

「好!好!好!」

洪四海連道三聲,心中的大石總算是落下了。

其餘人也大鬆了口氣,紛紛開口祝賀起來。

「二伯,放心吧,寂然唐老這麼說,事情就一定能夠解決。」

「是啊二爺爺,表妹一定會沒事的!」

「我一早就說了,婉兒吉人自有天相,是不會有事的!」

「那可不一定!根據楊大師的說法,那人十年前就是一位玄勁初期的高手,現如今恐怕已經達到了玄勁後期,甚至是罡氣境!」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忽然響起,「唐老親自出手,都不一定解決,一張廢紙就想了事兒未免太天真了!」

眾人一看門外來人,全都閉上了嘴巴。

洪家二子,洪明濤!

雖然比老大洪明波要小上幾歲,但洪明濤實力眾人有目共睹。

暗地裡已經有傳言,洪老爺子已經決定將洪明濤定為下一任洪家家主!

未來的洪家當家開口,他們又怎麼敢亂說話。

「老二,你怎麼說話呢!」

洪明波當初就怒了,自己廢了老大的勁,甚至不惜在唐老門前長跪一夜,才換來的號碼。

到了洪明濤嘴裡,卻成了無用的廢紙,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洪明濤絲毫不以為然,「與其為了一個莫須有的存在而慶幸,還不如相信我們自己人。」

「能用自己人,誰願意欠別人人情!」

洪明波沒好氣道:「可楊大師當年損傷了心脈,至今未愈,根本出不了手啊!」

洪明濤走入正廳,冷笑道:「我有說過請楊大師出手嗎?」

「那你——」

洪明濤沒有理會洪明波,而是對著洪四海行禮道:「父親,我之所以這麼晚才回來,正是為了請一位大師!」

「當然,論實力,這位大師可能差了唐老十萬八千里,也比不上擄走蕭婉的惡徒——」

聽到這話,洪明波忍不住諷刺道:「既然打不過對方,你請來又有什麼用!」

「誰說救婉兒一定要有實力了?」

洪明濤表情得意,特地提高聲調道:「我請的這位大師,乃是武道家族中人!」

此言一出,原本還有些溫怒的洪四海,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武道世家!

其他人可能不清楚這四個字在武林中代表著什麼,但洪四海卻非常清楚!

當年的事情發生后,他便從楊大師那裡了解不少武林圈子的事情。

在現如今這個社會,除了幾個名門正宗,早已沒了門派之說。

武道世家形成早期,還會籠統的分一下流派。

到了現代,連流派都沒了。

能夠傳承至今的,且有名望的,皆是家族模式。

即便是同宗同源,但不同家族出身的武者質量,也是完全不同的。

能夠在稱之為世家的,都是武林中的名門。

而且由於都是自家人的緣故,武道世家異常團結。

招惹一個,就等於招惹整個家族!

即便洪明濤請來的這位不是什麼高手,那鍾長鳴也得忌憚三分!

因此,不光是洪四海,就連他身旁坐著的楊大師,精神都不由一震,「如果洪賢侄請的是武道世家中人,的確會令鍾長鳴不敢妄動,只是不知洪賢侄請的是哪一家的族人?」

「說來楊大師或許也認識!」

洪明濤笑了笑,擺出邀請的姿勢,高聲道:「有請嵩南趙家趙山崗大師!」

隨著話音落下,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步入了大廳。

他身上穿著火紅的唐裝,身姿挺拔,雖然不知道功夫如何,但精氣神確實不是常人可比。

楊大師打量了下來人,試探道:「太祖紅趙家?」

趙山崗對於楊大師似乎極為不屑,先是抖了抖身上的灰塵,這才說道:「還算有幾分眼力,沒錯,本大師正是出紅拳趙家!」

「趙大師請坐!」

洪四海先是招呼趙山崗坐下,然後對著楊大師低聲問道:「楊兄,這人可信嗎?」

楊大師搖了搖頭,「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出自嵩南趙家,但看樣子確實像是練過一些本事。」

「那就好……」

洪四海微微鬆了口氣,多一個人就是多一層保障,「趙大師,只要您能夠將婉兒救出來,只要是在下能夠做到的,無論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趙山崗自顧自的端起茶杯,冷笑道:「呵,你們這種世俗家族那點東西,本大師還看不上眼!」

「父親,趙大師是武林中人,說話比較直接,您別介意!」

洪明濤連忙說道:「關於條件,我請趙大師過來的時候已經談妥,您不必擔心!」

「無礙,無礙……」

洪四海心在救人心切,而且他很清楚武道世家的實力,有點傲氣是難免的,此時自然不會計較。

洪明波一看這情況,心中不免有些焦急,「父親,那唐老給的號碼!」

照這麼下去,他花費的那些功夫,可就真的白白浪費了。

「先留著吧。」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洪四海是想給自己留個退路,這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可沒想到,趙山崗卻不樂意了,當即便站起來往外走。

洪明濤連忙將其攔了下來,「趙大師,您這是幹嘛?」

趙山崗一走,只能給唐老留的號碼打電話。

到時候來人把事情解決了,想要繼承家主之位,基本上就是個妄想了。

趙山崗語氣不滿道:「幹嘛?你父親明顯信不過我,本大師還留在這兒幹嘛!」

「不是,我父親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洪明濤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就朝洪明波手裡的紙抓去。

「你幹什麼!」

好在洪明波對著紙條寶貴的緊,及時反應了過來。

「幹什麼?你還不快點把這紙條給撕了,沒看到趙大師都生氣了么!」

「他生氣歸生氣,撕我紙條幹什麼!」

洪明波還不樂意了呢!

武道世家怎麼了?

要不是正好碰到這種事兒,誰用得著你啊!

再說了,嵩南那邊的世家算個鳥!

在商都武林界,唐老才是至高的存在!

他老人家推薦的人,肯定比這個外地佬厲害多了!

「不撕是吧?好,我走!」

趙山崗懶得廢話,抬腿就準備閃人。

「且慢!」

洪四海一看這情況,連忙上前「刺啦」幾下,就把紙條給撕成了碎片,「現在,趙大師可以留下了吧?」

「這還差不多!」

趙山崗這才滿意的坐了回去!

「爸——」

洪明波還想要說什麼,卻被洪四海給瞪了回去!

另一旁的洪明濤則極為得意,「爸,這位趙大師,其實並不是我一個人請回來的,老陳也出了不少的力氣,要不是他我也不會結識這位大師!」

站在他身後的中年人謙虛道:「二公子哪裡的話,為洪家辦事是展雄的本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陳超的父親,商都江湖最大新興勢力陳家的家主——陳展雄!

陳家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就具備和喬家相互抗衡的勢力與地位。

就是因為他傍上了洪明濤這條大腿!

不過,洪明濤已經不能夠滿足他的野心。

所以,陳展鵬才會想辦法求大還丹,來給楊大師治傷,從而得到洪爺的青睞!

這樣不用浪費一兵一卒,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取得商都江湖當家的地位。

只是陳展雄一直在等像今天這樣的機會,畢竟雪中送炭才會顯得他更加有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