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蛇哥拍胸脯道,葉青要上百人呢,他還正在考慮去哪找人呢,誰知道這人都送上門了。

「真的?」虎形門掌門人頓時笑了,道:「哎呀,那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還有我家那孩子,小舍,你看能不能給我安排一下?」

「我家那小子,小舍,你也幫個忙唄……」

其他幾個門派的人紛紛開口,這些門派都落魄了,後輩人混的都不行,大部分人都是在家賦閑。雖然都是練武者,事實上,在這個時代,武者的作用也不是很大。而且,他們這些人,以前也算是名門正派的人物,歪門邪道的事情他們也做不出。空有一身武功,但在這個時代,沒有門路,能夠養活自己也不容易。後輩人,更是因為練武而耽誤了大部分的時間,連找工作都成了難題。

畢竟,現在很多工作都需要文憑知識,他們會的東西不多,根本找不到工作。在家閑的時間長了,就逐漸開始往邪路上走,大多都和蛇哥一樣,成了一方地痞什麼的,長輩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一直都想給他們找個比較正規的工作讓他們干。不過,他們又不敢讓這些人遠離自己身邊,怕他們在外面仗著自己會武功而惹是生非,所以一直都留在身邊,那就更難找到工作了。

現在有了這樣的機會,工作正規,而且還都是在長輩的身邊,能隨時看住他們,這些長輩們當然是想把握住了。尤其是這工作還不需要學歷什麼的,工作清閑工資又高,最符合他們的要求了。所以,一時間,眾人都忘了西省的事情了,反而開始讓蛇哥幫忙安排他們的人過來當保安的事情了。

葉青開口給蛇哥說的是要一百多人,而這七個門派賦閑的人,加一起都一百五六十人了。看到這個數字,蛇哥也有些為難了,只怕葉青不會要這麼多人,所以也沒敢給所有人承諾,而是先給葉青打了電話,把這個數字彙報了一下。

葉青他們還未進入市區,聽蛇哥說了這件事,不由笑道:「一百五六十人就一百五六十人,我剛才給你說的一百多人,只是第一批人。以後這邊還要再建別的場地,對人員的需求量非常大。我估計,單是保安,至少都得三百多人。而且,我這邊還有一個地方,也需要一些人員幫忙,一百五六十人還不夠用呢!」

聽到葉青這話,蛇哥頓時長舒了一口氣,他還怕葉青不會接收這麼多人呢。畢竟,這六個門派的人,和蛇形門的關係都很不錯。如果招的人少了,那勢必有一些人的孩子無法進來。到時候,讓誰的孩子進來,不讓誰的孩子進來,這都是個難題了。可是,現在聽說葉青招這麼多人,那就不用擔心了,這七個門派的人完全都可以過來幫忙的嘛!

「那太好了!」蛇哥笑道:「這件事包在我身上,葉兄弟,你儘管放心吧,我一定幫你做好!」

看看,這才多長時間,蛇哥對葉青的稱呼便立刻改變了。之前還一直叫著姓葉的,現在改叫葉兄弟,可見他的心態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葉青不僅救了他的命,救了整個蛇形門,還給了他這樣一個機會,他對葉青自然是感激非常了!

「對了,葉兄弟,你剛才說的別的地方,是什麼地方?」蛇哥道:「方不方便先透漏一下?我這邊也好根據你的需要,給你安排人手。」

葉青這邊微微沉默了一會兒,道:「其實就是我的那個孤兒院了,不過,那邊現在也難說,未必會需要。那邊的人手,等事情定住了,我再跟你聯繫吧!」

孤兒院上次被人放了炸彈,雖然沒有人員死亡,但也讓葉青對那邊的事情高度警惕了起來。雖然那些孩子與世無爭,但是,畢竟牽扯到了葉青,有誰如果想用那些孩子做文章,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這次蛇形門的事情,說明西省的人也盯上了那邊孤兒院,這就讓葉青更是警惕了。無論如何,葉青都要保證孤兒院那邊絕對安全,所以這幾天,他派了他幾乎三分之一的人手守住孤兒院,以免發生意外。

不過,葉青心裡也清楚,這樣做,始終不是個常事。而且,他也不想讓孤兒院牽扯到他的這些事情,所以,他就想找一批身家清白而且有能力的人來保證孤兒院那邊的安全。這次見到蛇形門這七個門派的人,讓葉青心裡突然有了人選,如果能讓這七個門派的人去保護孤兒院的安全,豈不是更好嗎?

當然,這件事暫時也只是一個設想罷了。畢竟,他這個孤兒院能否開下去,還得看省里開會之後的決定。而且,按照劉昌平的說法,這件事估計希望也不大,所以葉青現在也只是提出了一個設想,並沒有徹底決定。

蛇哥卻是非常興奮,道:「那也好,我等你的消息!」

蛇哥剛掛了電話,這邊七個門派的長輩們立刻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詢問他究竟能不能行?

「小舍,在座各位都是你的長輩,他們的事情,你可要盡點心啊!」宋元武道:「實在不行的話,跟葉老闆商量一下,每個人的工資開低一點,關鍵是得讓你那些兄弟們能有個正事干!」

「對對對,說的就是這樣,不能讓他們整天這樣遊手好閒!」

「小舍,葉先生到底怎麼說的啊?」

眾人都很焦急,只怕這件事不成。

蛇哥故作為難的樣子,看得四周眾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便在他們快受不了的時候,蛇哥突然大笑出聲,大聲道:「成了!成了!成了!」

「成了?」眾人先是一愣,而後都是大為興奮,宋元武直接站起身,道:「什麼……什麼成了?葉老闆同意了?」

「爸,人家葉老闆說了,一百五六十人,還不夠呢。他這邊要加大建設,至少需要三百人。而且……」蛇哥頓了一下,道:「他那邊孤兒院也需要有人去保護,那邊以後說不定也要招人呢。別說咱們這一百五六十人,就算再來兩百人,還不夠用呢!」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懸在心上的一塊石頭頓時落地了。接著便是一陣興奮的討論了,李連山這酒店距離他們的門派很近,他們能夠隨時看著自己的孩子,這才是讓他們最放心的地方了。

宋元武也是滿臉的高興,緩緩點頭,道:「葉老闆這個人不錯,小舍,改天有空的話,咱們去店裡拜訪他一下。這次,他也真的幫了咱們蛇形門大忙了啊!」

「我也是這個意思呢。」蛇哥點頭,道:「要不是葉兄弟,這次說不定我都沒命了呢。說起來,他對我還有救命之恩呢!」

宋元武淡笑點頭,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以前為人可是很自負的,從來不會感激別人。這一次,他竟然對葉青如此感激,可見他對葉青是真的很佩服。這樣也好,宋元武覺得葉青很不錯,自己的兒子如果能跟著他學習,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哎,唯一一點美中不足的就是,他走的路不好!」另一個門派掌門嘆息道:「人是個好人,可惜,走上了邪路,混了****,哎!」

「話可不能這麼說,楊叔叔,什麼叫邪路,什麼叫****呢?」蛇哥連忙道:「這什麼****邪路的,其實都是相對的。我覺得,葉青現在雖然開的是娛樂場所,賺的錢看起來不光彩,但是,你也要看他的錢是怎麼用的。我聽說,葉青的錢全部用在了那個孤兒院,那些孤兒,全都是他收養起來,自己賺錢養活那麼多孩子,這件事容易嗎?不管他是不是混****的,他能做到這一點,他就不是個壞人!」

… 其實,這七個門派的長輩們,大部分都是對葉青現在的情況稍微有些不滿。在他們看來,葉青跟李連山廝混在一起,就是一個****人物。蛇哥這話,卻讓不少人的看法有些改變,就連宋元武也連連點頭。

「賺有錢人的錢,再去接濟這些窮人,說起來,這個葉青,還真有點古人劫富濟貧的感覺啊!」宋元武道。

「這些孩子的事情,他做的的確不錯!」一個掌門人連連點頭,道:「一個人,收養一個孩子,收養兩個孩子,這都不是什麼難事。可是,一個人收養幾百上千個孤兒,這就不容易了。畢竟,這邊有這麼多張嘴要吃飯,他做這些生意,也是無可厚非的。我看啊,現在這個社會,什麼****白道,純粹都是放屁。那些當官的夠白道了吧,背地裡不知道多少人干著男盜女娼欺男霸女的齷齪事呢。反倒是那些在街頭混飯吃的,比他們更有同情心一些呢!」

其他眾人連連點頭,對這個掌門人的觀點深表贊同。當然,眾人對葉青的看法也是改變了不少,至少對葉青能夠收養這麼多孩子的事情還是非常敬佩的。

接下來,眾人便又商討了人員安排的問題。反正葉青要招近三百人,他們的孩子肯定是都能過來了。不過,為了方便管理,他們就臨時推選蛇哥當這些人的頭目。所有這七個門派的子弟,全都聽蛇哥的命令,這讓蛇哥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不僅是他,連宋元武也是笑得合不攏嘴了。眾人能讓蛇哥出來做這件事,已經說明他們對這個晚輩是非常認可的了。

到了後面,統計結束,蛇哥驚愕的發現,名單上的人數,遠遠超出了之前預計的數字,竟然有了二百多人。後來一問方才知道,其實是這些長輩聽說葉青需要三百來人,就放下心了,一些人不僅把自己的孩子送過來,還把自己的侄子外甥什麼的也都安排了過來,也算是在蛇哥這裡走了個後門。

蛇哥頓時無語了,這些人抓住機會還真是會鑽空子啊。不過,反正葉青讓他招三百來人,來的人當然是越多越好,只要不超出葉青規定的數字,那就沒問題了。

把數字確定了,這些長輩們便立刻回去,把這消息告訴自己的子侄輩了。而蛇形門這邊,則沒有恢復平靜,宋元武把所有門人全部集中一起,把其中大部分人都逐出了蛇形門。而這些人,便是被徐存孝收買的那些人,之前他們可是卯足了勁地想把蛇哥害死呢。

其實,他們看到蛇哥沒死,看到徐存孝等人被發現之後,便知道他們的事情敗露了。所以,宋元武把他們逐出蛇形門,這些人也不敢反駁半句,乖乖地收拾東西離開了。

這麼一來,蛇形門就只剩下二三十人了。不過,能夠留下來的,也都是經受過考驗的,更得宋元武信任了。宋元武之前教徒弟的時候不怎麼盡心,而這一次,他則下定決心,要把剩下的這些徒弟教好,讓蛇形門不會在他手裡斷掉!

同一時間,陳三陳四住的別墅里,陳三已經穿好了衣服,正準備出門呢。

陳四站在門口,她的面容很是難堪。葉青去了蛇形門,一切基本都成了定局,陳三也準備直接出手。這次,他不僅要偷襲王天安,還要拿下整個深川市,把這裡作為據點跟西省的人斗。陳四原本想跟葉青合作的計劃,也徹底泡湯了,這讓她很是鬱悶。

「四妹,還在想奇迹發生啊?」傲慕寒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笑道:「我看,你不用想了。這個時候還沒有消息,說不定那個葉青已經被那七個門派的人聯手殺了呢。那麼多高手,加一起,就算三哥進去,恐怕也別想完整地出來了,更別說那個什麼葉青了。我看啊,咱們還是等著天明,順便去給那個姓葉的收屍得了!」

在傲慕寒心裡,陳三絕對是年輕一代當中的佼佼者。他說這樣的話,可見他對這七個門派的人還是心存忌憚的。事實也正是如此,這七個門派的長輩加一起,差不多四五十人了呢。這四五十人,就算資質魯鈍,但是,練武練了幾十年,也絕對不是弱者了。四五十個人一起出手,除非葉青有逆天的本事,否則怎麼可能逃得出來呢?

陳四秀眉微皺,看了傲慕寒一眼,沉聲道:「慕寒,大哥都已經決定要進攻了,你說話不用這麼刻薄吧。葉青也沒招你惹你,你幹嘛處處針對他啊?他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

「哎,你這話說到點上了!」傲慕寒立刻坐起身,笑道:「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葉青這個名字,心裡就非常的不爽。知道他活著,我心裡就很不爽。他死了,那我的心裡就會很爽。你說,這算不算是對我有好處呢?」

陳四面色一寒,道:「神經病!」

「哈哈哈,四妹,你口口聲聲都在為葉青說話。怎麼的,難道你愛上這小子了?」傲慕寒捧腹笑道:「喲,咱們的四妹本身不是個漢子嗎?什麼時候也有喜歡的漢子了?」

「你……」陳四面色大寒,卻要發怒,但被陳三直接伸手攔住了。

「慕寒,你少說兩句吧。」陳三道:「四妹做事很有分寸,之前她在深川市,跟葉青有過幾次交集,還在葉青的南郊狗場殺了西省不少人,所以她心裡覺得對葉青有些虧欠。為葉青說幾句話,也是無可厚非的。不過,四妹,你的確有點太過高估這個葉青了,連這樣的局他都破不了,這場混戰當中,他註定只是個炮灰。或者,死在蛇形門,對他來說還是個更好的事情呢!」

陳四低著頭不說話,其實,她心裡也認定葉青不可能活著走出來了。畢竟,蛇哥是蛇形門掌門人宋元武的親兒子。親兒子死了,宋元武絕對是要血債血償的啊!

「行了,不說了!」傲慕寒站起身,笑道:「三哥,時間差不多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出去吧,你去找那個王天安的事,我去蛇形門看看,說不定能幫四妹把葉青的屍體帶回來。到時候,讓四妹把葉青厚葬了,以後就不用再虧欠人家了。四妹,你覺得這怎麼樣?」

陳四面色又是一冷,陳三無奈地嘆了口氣。他知道陳四和傲慕寒的性格,兩個人都是非常的自傲,所以兩個人向來都很不合,鬥嘴是常有的事情。葉青的事情,他們兩人鬥了好幾天了,看樣子,只有等葉青死了,他們兩個人才不用再鬥了!

「四妹,你怎麼不說話啊?」傲慕寒看著陳四,笑道:「你覺得我的意見怎麼樣?我也是想幫你的啊,你以後可不要說我這個當哥的對你不好哦!」

「你別廢話了!」陳四終於忍不住道:「葉青未必會死,你說這些都太早了!」

「還早啊?」傲慕寒大笑道:「葉青未必會死?四妹,你這話,你自己信嗎?葉青不會死?他憑什麼不會死?你是覺得蛇形門的人會放過他,還是西省那些人會放過他?我告訴你,就算蛇形門的人殺不了他,西省的人也絕對會殺了他的。他不死?他不死,我就跟他姓葉!」

「你……」陳四大怒,剛想說話,這時,門外卻有一人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一進門便立刻急道:「大哥,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屋內三人同時看向他,每個人的表情都緊張了起來。在跟西省的人對峙的情況下,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讓三人不敢怠慢。

「是不是王天安的人攻過來了?」傲慕寒抓起旁邊的衣服,急道:「他們的人到哪裡了?媽的,敢偷襲咱們,我先去殺他們一批人再說!」

「不是王天安的人殺過來……」這人喘了口氣,道:「是蛇形門那邊出事了……」

「蛇形門那邊?」屋內三人互視一眼,傲慕寒頓時冷笑起來。在他看來,肯定是葉青死在了蛇形門。

「那邊……那邊出什麼事了?」陳四急道,她非常擔心那邊的情況。

這人道:「徐存孝那批人被殺門的人尋到,吳先生被殺,西省的其他幾個人全部被葉青抓走了!」

「什麼?」屋內三人同時驚呼出聲,每個人面上都帶著極度的震驚。所有人都以為葉青死定了,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這是怎麼回事?

「葉青把西省的人抓走了?」傲慕寒把這話重複了一遍,驚愕地道:「葉青……葉青……葉青沒死嗎?」

「他當然沒死啊!」這人道:「他不僅沒死,現在還跟蛇形門的人成了朋友,蛇形門和那六個門派的人,據說現在正在全力支持他呢!」

「什麼?」屋內三人再次驚呼出聲,陳四面上帶著驚喜,急道:「那邊……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這樣?葉青……葉青他不是跟蛇形門的人結仇了嗎?」

陳三和傲慕寒也同樣看著這人,兩人心中也充滿了疑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了呢?

… 這人把蛇形門那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整件事,屋內三人頓時沉默了。

傲慕寒面色變得蒼白,一雙手骨節都快捏斷了。他做夢也想不到,葉青竟然弄了這樣一個計劃,反而把西省的人套了進去。這一下,他之前譏諷葉青的那些話,完全都變成了是對他自己的譏諷,讓他又是尷尬又是狂怒。

陳四則是滿臉的興奮,連連拍手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被人害到的,這個人,絕對不會看不穿這些小伎倆的。原來,他還留有這麼一手,連徐存孝都被他騙慘了。哈哈哈,大哥,大哥,你看這個人怎麼樣?」

陳三緩緩點頭,看著陳四,道:「看來,你說的沒錯。這個葉青,的確是個人物。難怪皇甫紫玉這麼看重他,沒想到,這個小小的深川市也是如此的卧虎藏龍,能出這樣的人物。智謀無雙,連徐存孝那樣的人物都在他手裡栽了個跟頭。這個人,若是能幫助咱們的話,這次咱們就報仇有望了!」

「大哥,我早就說了,咱們這次幫助李連山是對的。」陳四道:「咱們幫助李連山打退西省的那些人,就等於是給了葉青一個見面禮了。再說了,西省的人也不會放過他的,他必然要跟西省的人對上。這種情況下,咱們既然向他示好了,他除了跟咱們合作,別的還能做什麼? 重生獨寵農家女 你放心,只要咱們好好跟他談一談,他絕對會明白怎麼選擇的!」

陳三點頭,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你……」

「三哥,不要著急!」傲慕寒突然起身打斷了陳三的話,道:「單憑這一件事,就認為葉青有資格跟咱們合作,這未免有點太武斷了吧?」

「這一件事還不夠嗎?」陳四瞟了傲慕寒一眼,道:「就連咱們三個也被他蒙在鼓裡了,可見葉青這個計謀之精妙。要是這還覺得他不夠資格,那慕寒哥,你這個標準也太高了吧?不過,我怎麼記得,剛才誰說的,如果葉青不死,他就要跟葉青一個姓呢?」

「小妹!」陳三立馬喝止陳四,他知道傲慕寒的性格,這話是不能再提的。

傲慕寒面色大紅,他咬了咬牙,憤然看著陳四,道:「四妹,你不要把話說的這麼難聽。姓葉的不過是投機取巧罷了,我看他也沒有什麼本事,對付西省的人,他能有多大的助力啊?再說了,這次的事情,事關重大,外人最好是不要參與其中的。所以,我覺得,咱們還是不要跟這個姓葉的有什麼交集最好。我看,咱們還是按照原計劃,乾脆把他趕出深川市得了,免得他在這裡礙事!」

「慕寒哥,你這也太不像話了吧。之前,你一直說要看葉青的本事。現在,葉青這麼輕鬆地解決了這件事,你反而又說出這樣那樣的借口。說來說去,你就是想把葉青趕出深川市,對不對?」陳四不滿地道:「你跟葉青都沒見過面,不至於跟他有這樣的深仇大恨吧?怎麼的,你是不是看不慣別人比你強啊?」

「姓葉的比我強?」傲慕寒頓時笑了,道:「哼,就這一件事,你就能看出他比我強?四妹,你是太高估他了呢,還是太低估我了呢?這姓葉的算什麼東西,他能跟我相提並論?」

「你……」陳四還要說話,陳三一拍桌子站起身,沉聲道:「你們兩個有完沒完?」

看到陳三發怒,陳四和傲慕寒立馬閉上嘴,不敢再說話。他們都知道陳三的性格,一般不發火,一旦發火,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你們誰都別說了,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陳三沉聲道:「明天中午,請葉青吃飯,我親自會會他!」

「好的,我去安排!」陳四立刻笑了,得意地看了傲慕寒一眼。她知道,陳三這麼說,已經是決定要跟葉青合作了。

傲慕寒滿臉的憤怒,卻又無可奈何。陳三的決定,他根本改變不了,只能同意了。

陳三站起身,轉身便要離開房間,傲慕寒匆忙道:「三哥,那偷襲王天安的事情怎麼辦?」

「這件事暫時先放一放。」陳三擺手,道:「今天晚上,西省的人吃了這麼一個大虧,王天安那邊肯定睡不著覺了。這個時候去偷襲,不太適合。」

「那往什麼時候推遲啊?」傲慕寒急道:「咱們已經到了深川市一個多星期了,還不打,那等到什麼時候啊?」

陳三看了傲慕寒一眼,道:「你很著急嗎?」

「不是!」傲慕寒連忙搖頭,道:「我這不是急著為三哥和四妹你們報仇嗎?再說了,父親說了,如果我能提著王天安的人頭回去,就會獎勵我,這事不能耽誤啊!」

「慕寒,你記住!」陳三看著傲慕寒,道:「你越是著急做一件事,往往越是很難把這件事做好。咱們跟西省的事情,是拚命的事情,著急的人,就容易送命。所以,你最好還是穩住。咱們跟西省這些人,終究要分出個高低,不急於一時半刻!」

「哦。」傲慕寒不情願地點了點頭,其實,他心裡還是很著急的。

看到傲慕寒這樣子,陳三輕輕嘆了口氣。這個傲慕寒,是傲無常的獨子,一直都在傲無常的庇護下長大的,根本沒有什麼本事。如果不改變這性格的話,這輩子終究難成大器!

深川市郊另一邊,一個比較偏僻的山莊裡面,這幾天駐紮了不少人。這些人,都是從西省過來的,正是王天安他們的手下。這個山莊,其實便是西省眾人在深川市的一個據點,五年前他們便已經把這個據點安排好了。這一次,也終於派上了用場,這裡駐紮人還是很方便的。至少,西省的人過來之後,也有個落腳的點。

大廳當中,王天安正坐在主座上,而徐存孝則渾身顫抖地站在大廳中間。他好不容易從殺門眾人的包圍當中逃了出來,但是,死罪能逃,活罪難免。回到這裡,難免還是要受懲罰的。

其實,以前他們還不知道王天安身份的時候,他們一直都是兄弟相稱。就算什麼事情失敗了,或者做錯什麼事的話,王天安也絕對不會懲罰他們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揭穿了王天安的身份,與王天安撕破了臉,之前的兄弟之情就直接不在了。現在,他們都是被王天安用食心蟲控制著,都跟王天安的奴隸差不多,王天安自然也不需要給他們面子了。這次的失敗,徐存孝是難逃一次懲罰的!

王天安端起旁邊一杯茶,慢慢喝了一口,根本不看徐存孝,道:「你是說,葉青很早之前已經看穿了你所有的計劃,然後制定了計劃,反把你給騙了進去?」

徐存孝咽了口唾沫,低聲道:「是……是這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