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斷?怎麼可能?你手中難道是神靈兵器?」

【汨羅蛛皇】不可思議地盯著丁浩手中的銹劍,一臉駭然。

他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乃是極品寶器級別的武器,連神靈之軀都可以割碎,在過去數十萬年裡,汨羅蛛族用這件寶貝,不知道切斷過多少玄器寶器,無往不利,乃是【汨羅天蛛洞】的鎮族之寶之一,這次進入【百聖戰場】,他費盡心機才從族長那裡借到這件寶物,想不到居然無法斬斷一柄破爛不堪的銹劍!

「死!」

丁浩欺身再進。

原本他還有些擔心,銹劍難以抵擋那蛛絲,現在心中大定。

「都給我退開,我要將這個人族小子切成肉糜!」

【汨羅蛛皇】大吼。

六個碧綠色的眼睛里胸芒畢露,渾身妖氣滾滾,竟然化作了一隻肥碩的巨大蜘蛛,身高四五米,六足六目,身體表面光滑如同鐵殼,上面布滿了綠色奇異妖族符文,鋒利的骨刺倒生在六足之上,猶如鋼矛一般,腹部是黑色鋼針一般的硬毛,可怖無比!

果然是一隻蜘蛛成妖。

不過這蜘蛛來歷可不一般,乃是上古凶獸異種,體內流淌著遠古先祖堪比神靈的血液,蘊含偉力,具有奇異的天賦神通,簡直就是一頭殺戮怪獸,不容小覷。

【邪心妖皇】和【熊羆妖皇】一擺手,所有人都朝後倒退了數百米,任由【汨羅蛛皇】施展,這兩個曾經在丁浩手中吃過虧的妖族強者,神色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向【汨羅蛛皇】的目光之中,帶著一些陰冷的笑意。

……

叮叮叮叮!

丁浩出劍如風,一劍劍站在蜘蛛殼表層,金光火星亂濺。

蛛殼之上的綠色妖族符文閃爍,一層層綠色光波擴散。

丁浩一時之間,居然無法擊碎這蛛殼。

「【汨羅天網·結】!」

【汨羅蛛皇】怒喝連連。

他有點兒託大,結果很狼狽,被劍身之上傳來的巨大反震之力,震得差點兒五臟移位,劇痛無比,心中大怒,戾喝一聲,六足閃電一般移動,留下一連串幻影,極為靈巧地將之前布置在陷阱周圍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全部都抽取出來,結成了一張無形的蛛網,朝著丁浩覆蓋下去!

「小傢伙,看看你的肉身,是否也如同那柄破劍一般堅韌!」

他操控著蛛網,四面八方朝著丁浩圍攏了過去,像是蜘蛛捕獵一般。

這裡的地形,本來就十分適合他的攻擊,地下天然溶洞,四面石壁無比堅硬,乃是西遊古路的法則之力構築,無法鑿穿,這樣一來,丁浩沒有地方閃避,只能硬接。

嗤嗤!

丁浩左手中的問情刀,被那蛛絲劃過,瞬間斷落成為兩截。

要不是他第一時間後退,只怕連左臂都會被切斷。

「可惜了,這柄刀是一件不錯的玄氣兵刃,也是紀英綺爺爺的遺物……」丁浩嘆息一聲,以銹劍迎敵。

隨著時間流逝。

越來越多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封鎖了閃避的空間,丁浩被逼向最中間的位置,四周到處都布滿了若隱若現的銀色蛛絲,丁浩的青色長袍被切開了裂縫,黑色長發也無聲無息地斷了不少,手臂和肩膀部位,出現殷紅血跡,是被那蛛絲切割所致。

「哈哈哈,可悲的小獵物,絕望吧!」【汨羅蛛皇】陰冷地大笑:「我已經嗅到了你鮮美的血肉味道,我要在你體內注入蛛毒,將你化成鮮美的肉汁,一點一點吞噬乾淨!」

丁浩一言不發,身形高速閃避,錯開切割過來的蛛絲。

實在躲避不開的時候,才以銹劍抵擋。

「你的這柄破劍,居然能夠承受【汨羅天蛛弒神精絲】的切割,看起來是一件寶貝,哈哈,放心吧,小傢伙,等你死後,我一點會好好珍藏它的!」【汨羅蛛皇】嘿嘿怪笑。

他不斷地以言語挑釁騷擾,這樣可以激怒對手,擾亂對手的心神。

丁浩依舊是面無表情地閃避,偶爾發出一道道劍氣反擊。

只是周圍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少。

【汨羅蛛皇】就像是一隻大蜘蛛一樣,不斷地布網,在四周布置下【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在這個地下溶洞之中,結出了一張無形但是絕對恐怖的巨網,可以切割一切,只要丁浩撞上去,就會瞬間被切割成為一堆碎肉。

他正在收緊蛛網。

「哈哈,小傢伙,放棄吧,記住下輩子投胎到個好人家,不要在被本皇碰上!」【汨羅蛛皇】不斷地刺激挑釁。

這個時候,丁浩可以閃避的空間,只剩下了不足方圓三四米。

【汨羅蛛皇】得意至極。

雖然他已經將自己手中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快要用完了,但是幸虧地下溶洞的地形,否則還真的困不住這個比猴子還靈巧姦猾的人族小子,再有數十息的時間,就可以收網了。

一想到接下來這位風頭正勁的人族高手,將要在自己的腳下變成一堆碎肉,【汨羅蛛皇】就不由得一陣陣難以抑制的興奮。

【刀狂劍痴】的名號,這段時間威震【百聖戰場】,他早就看不順眼了。

今天真是妖神保佑,被自己逮住了這個機會,可以將其擊殺。

他都可以想象,從此之後,自己在北域妖族之中的名聲,將會迅速傳播開來,就算是【邪心妖皇】甚至【補天厥】妖皇等人的風頭,也會完全被自己壓下去,走出【百聖戰場】,自己就會是妖族天才之中的第一人!

許你一世順風 遠處。

「哈哈,丁浩,你現在還能殺我嗎?你要死了,你知道我們是怎麼找到你的嗎?你知道今天布局殺你的計劃,是誰提議的嗎?」遠處的陸仙兒得意地大笑了起來:「不錯,是我,哈哈,就是我,為了報復你,我仔細研究過你的一切信息,為什麼你沒有察覺到陷阱的存在?那都是因為我提前做出的布置啊!」

丁浩的目光,終於落在這個惡毒的銀髮小妞身上。

就像是看著死人一樣。

濃郁的殺機,讓陸仙兒心頭一顫,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嘴巴。

但是下一瞬間,一股難以遏制的憤怒,在陸仙兒心中爆發。

他都是快要死的人了,我為什麼還要怕他?

惡毒女人瞪了回去,滿眼怨毒地道:「之前被切成碎肉的那個人,是你的朋友吧?我知道你這個虛偽的傢伙,一直都喜歡交朋友,哈哈,現在他死了,就像是當初那個叫做郭怒的傻瓜一樣,慘死在你的面前,可是你又能怎麼樣呢?來啊,找我報仇啊,你能做到嗎?」

她現在完全就像是一隻瘋狂發泄自己怨毒的瘋狗一樣。

一個徹徹底底的變態。

這種女人,真的是很可怕!

就像是瘋狗一樣,咬住就不會撒口。

「殺你?放心,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堆碎肉,就像是我朋友一樣,這一次,就算是方瀟安來了,也救不了你。」丁浩第一次如此恨一個人,第一次有一種將人碎屍萬段的衝動。

「嘿嘿,小傢伙,你都快死了,還在發狠嚇唬誰呢。」【汨羅蛛皇】哈哈冷笑,六足驟然揮動,操控著四面的蛛網,開始收縮,要將丁浩纏在其中,徹底粉碎。

「不知死活的東西,要不是為了這【汨羅天蛛弒神精絲】,我會讓你活到現在?」

丁浩抬頭,眸光如電爆射,冷笑一聲,驟然爆發。

雄渾無比的獄冰玄氣注入銹劍。

這柄看起來像是燒火棍一樣的神秘兵器,瞬間綻放出璀璨的光華,劍身瀰漫的斑斑銹跡突然像是有生命活了一般,自然脫落飛起,繞著劍刃快速飛旋,刺目的銀光之中,一柄完全猶如水晶一般美麗的劍身出現,高速顫動,一道道神龍低吟般的劍嘯,出現在這地下溶洞之中,激起陣陣回聲!

彷彿是一輪昊日驟然出現在了這個空間,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遮住了自己的雙目不敢去看。

丁浩身形如電,流光一般朝著【汨羅蛛皇】逼近。

「你……」【汨羅蛛皇】本能地感覺到了威脅。

嗤嗤嗤嗤!

輕微的細響聲響起。

那一根根可以割裂神靈身體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就像是腐朽不堪的麻繩一樣,在銹劍之前齊刷刷地被斬斷,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鋒銳。

電光石火之間,丁浩已經突進到了【汨羅蛛皇】的身前。

「這不可能……」【汨羅蛛皇】驚恐萬轉地大吼,想要後退已經來不及。

流光如電。

剎那間。

兩個人影交錯而過。

然後風平浪靜。

丁浩收劍而立。

那斑斑銹跡重新回到了銹劍的劍身,彷彿自始至終都沒有脫落過一般,重新變得不起眼的燒火棍樣子,絲毫看不出,剛才那猶如昊日降臨一般的威力,居然是從它的刃身之中爆發出來。

【汨羅蛛皇】艱難地轉身,六隻巨目死死地盯著丁浩:「你……那……到底是……什麼神兵?居然……能夠斬斷我的……」

這個答案不能揭曉,他死不瞑目——

今日三更,第三更是為了新盟主影子加更,同時也感謝小妖版主的支持,謝謝大家。

求紅票和月票。有些急事,處理了一下,所以今天請假一天。

這幾天連著三更,也累得不行了。

順便說一下今後的更新。

身體不太好,可能是這幾天碼字一直都坐著,沒怎麼出去鍛煉過,所以腰背特別疼,坐著超過半個小時就疼的直冒冷汗,醫生說是腰肌勞損,要休息一段時間,所以今後的更新,每天在一到兩更,希望大家理解一下,會視情況爆發,先把身體調理好,多謝。

大家周末愉快。 「一把很普通的宰妖銹劍而已!」丁浩面無表情。

實際上他也內心深處也有點兒詫異。

原本只是想要以銹劍之上那一塊褪掉銹跡的鋒利部位,來斬斷這蛛絲,誰想到在全力注入玄氣之後,銹劍居然發生了如此奇異的變化,在銹跡脫落飛旋的那一瞬間,丁浩覺得自己握住的簡直就是一柄可以斬殺世界上任何至尊的神器,就算是戰神至尊,在自己的面前也會被瞬間劈碎!

果然是一劍來歷恐怖的神兵。

如此銹跡斑斑的情況之下,就具有這樣的威力,那等有朝一日,它褪去了全部的銹跡,會是多麼變態?

只是很可惜,銹劍的這種形態只是一瞬間。

丁浩能夠感覺得出來,自己目前的玄氣修為和神識水準,只能維持銹跡脫落飛旋的現象不足五息時間,時間一到,銹劍就會變回之前普通的樣子。

「這些蛛絲不錯,都歸我了,我會好好利用它們的……」丁浩說完,不再理會【汨羅蛛皇】,轉身去收那些被斬斷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用手當然不行,太過於鋒利,手臂直接會被割碎。

丁浩以銹劍輕輕一纏。

將總共將近一千多米長的蛛絲,全部都纏了起來。

蛛絲繞在銹劍之上。

雖然已經斷成了幾十截,但丁浩一點兒都沒有放過,將近千米長的【汨羅天蛛弒神精絲】全部纏在修建上,也只有薄薄一層,微帶銀色,肉眼根本看不到,需以神識感知。

這可都是寶貝,連神靈軀體都可以割碎——也許這個說法有點兒誇張,但它的鋒利程度不容置疑,以後絕對會用到,是一件不可小覷的超級武器,使用得當的話,連高階武皇乃至於武帝級別的強者,都可以擊殺!

「你……你到底是誰?手中竟然有這樣的神器,你到底是什麼出身?神器有靈,體內沒有神血,絕對無法催動他,你居然……」【汨羅蛛皇】彷彿是傻了一般,身體獃獃地立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鎮族之寶被丁浩取走,卻沒有阻攔。

「一個很普通的人族武者而已……」丁浩將這一團蛛絲纏在劍上,看了看【汨羅蛛皇】,突然想到了什麼,盯著他,道:「這蛛絲可以切割諸神之體,但是你的六肢卻可以操控……如果用你六足的蛛殼,煉製六副手套,應該可以用來操控蛛絲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