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有看見歐陽玄嗎?」秦海等著外面的新生全部進來,也沒有看到歐陽玄,氣急敗壞。

「哼!這該死的歐陽玄,居然讓你逃過一劫。反正就在這森林裡,我看你能躲到哪裡去!」

「走!」,他領著身後的一眾小弟,朝森林深處掠去。 隨後的幾天里,白衣等各位學院導師一直在那片被陣法隔離的森林周圍巡邏,探查,以防萬一,順便還在小鎮旁安營紮寨,隨時準備救援拉響信號箭的學生。

「黃衣?你怎麼在這裡。」,藍衣出來巡邏,見到黃衣沒有去休息,便問道。

「沒什麼。」,黃衣嘆了口氣。

「你是在擔心你的小胖子吧?」,藍衣見他憂心忡忡的樣子,說道。

「這回那個秦海集合了我們整個班級的人,要找那個歐陽玄的麻煩,我估計,你那小胖子應該也會遭殃。」

「那你還不阻止他!」黃衣眼睛一瞪。恐嚇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他們是人,又不是動物。」,藍衣也搖搖頭。「對了,告訴青衣,他們班也有弟子插手了。」說完,他便飛到森林上空值崗,準備有學生遇難,出手相救。

「看來,小玄這次有大麻煩啦。」,帳篷后的黑衣對著白衣道。

「是啊,可惜我們什麼都做不了。」白衣無奈的皺了皺眉。

「那個秦海還真有些門道。」,青衣聽到剛才藍衣的話,沉默了半晌,對著黑衣說道。

「只希望小玄的運氣可以好一點吧。」,黑衣點了點頭。

一個多月後……………………

這一個多月來,這片森林裡常常有野獸的嘶吼聲和人類呼喝聲,雖然開頭有許多的人拉響信號箭,但是現在,基本上都沒有人會動用信號箭。

「你給不給!」,秦海提著一個人的領子,眼冒凶光,周圍的人跟著他起鬨:

「快給吧,給了少受皮肉之苦。」

「你不給,你夠我們秦少打幾次啊?」

「是我。我就給了。」

但是那個人並沒有被他們唬住,而是咬緊牙關,因為他知道,如果給了,自己也一樣會挨打,那不如試著守護吧,起碼不會讓自己後悔。

「你做夢,想要積分,自己努力吧!」

「哼!」,秦海冷哼一聲:「還真是死鴨子嘴硬。那我就打到你嘴軟。」說著就直接動起了手。將那個人打到昏迷,然後從他的懷裡拿出了積分牌,在自己的積分牌後面一刷,那上面的積分立刻變成了他的。望著自己的積分牌多了二百分,秦海嘲諷的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影,「真是無謂的頑抗。」





「呼…」,周洪呼了一口氣,心臟還在因為剛才的事情砰砰的跳動著。剛才在他的眼前,就有兩個人在為了積分戰鬥著,而這個地方剛好就是周洪的藏身地。

從比賽一開始,周洪就沒有打算要通過與他人對戰來賺取積分,畢竟打不過人家,但是他忘了,他不去找別人,不代表別人不會找他啊!

所以藏身在草叢下的周洪看著二人就在他的面前開打,嚇得都不敢出氣,一直到其中一個人勝利離開,他才呼了一口氣,鑽出了草叢,大口的喘著氣。

「太危險了,差點就被發現了,看來以後要更加的小心了。」說著,用黃沙步飛奔而去。

「嗤!」。「吼!!」

將倒在地上的角馬的氣管割斷,看著角馬失去了呼吸,歐陽玄拿出了自己的積分牌看了看。

「六百三十分,不行,還要再努力啊。」,歐陽玄看著自己的積分牌上的數字又多了十分,在心中說到。

「你沒有發現嗎,現在這些野獸已經非常少了,你走了半天才碰到一隻角馬。」影悠閑的翹著二郎腿,隊歐陽玄提醒道。

的確,因為這一個多月的比賽,這片森林裡原本比較密集的野獸,現在已經所剩無幾,所以如果想靠擊殺野獸來賺取積分,估計是不可能了。

「是啊,可是如果可以,真的不太想找別人麻煩。」,歐陽玄點了點頭,心中嘆了口氣。

「嘿!現在這個樣子,我估計你不去找別人,別人都會來找你。」,影撇了撇嘴,「要不你去把那兩隻靈獸宰了,那一隻就有一千,兩隻就有兩千,你要不要試試?」

「額,再看看吧。」,說到那兩隻靈獸,歐陽玄不禁汗毛直立。

他之前也想過用這種方式賺取積分,畢竟自己進步了這麼多,在深入這片森林深處的時候剛好看到了那兩隻靈獸中的其中一隻。

那是一隻全身金毛獅子,當時它正在河邊喝水,哪兒知有一隻豹子跑到它的對面,不知道是覺得自己被侮辱了,還是肚子餓了,那隻獅子以驚人的速度跳了過去,前掌一拍,還不等那豹子反應過來,就將豹子拍的沒了氣息。

歐陽玄在遠處,並沒有細看獅子的樣子,而是在獅子殺死豹子后,飛快的逃離。生怕自己的氣味被發現。

自此,他也不敢再想要打那兩隻靈獸的主意,哪怕身上穿有紅玉軟甲,他也不想那一爪子拍在自己身上。

「嘿嘿嘿。」,對於歐陽玄的推辭,影只是嘿嘿笑著。

沙沙………………

一陣風吹過,樹上的枝葉隨風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響。歐陽玄殺了那隻角馬後,並沒有走多遠,在影的提醒下保持著警惕。

「嗯?」,歐陽玄聽著風吹樹葉的沙沙聲,突然,他皺了皺眉,但是他腳下的動作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按照剛才的步伐走著。

「影,你也感覺到了嗎?」,歐陽玄對影問道。

「那當然,我早就感覺到了,只是想看一下你要多久才可以發現。」,影散漫的道。

「什麼時候?」,歐陽玄問到。

「在你把那頭角馬殺了以後,過了半刻鐘。」,影回答說。

「跟了那麼久,他還真夠有耐心的。」,歐陽玄說到。

「嘿嘿,擔心點吧,他要攻擊了。」,影嘿嘿一笑,提醒道。

「放心吧,要是被他打敗了,那我也太弱了。」,歐陽玄顯得自信滿滿。

咻!!!

突然,一個飛鏢出現在歐陽玄背後。如果歐陽玄不知情的話,估計會被這個飛鏢擊中,只可惜,他早就知道了。

「竟然是暗器?!」,他皺了皺眉。

側身一閃,躲過疾馳而來的暗器,歐陽玄轉過身來,對著身後的森林說到:「出來吧,跟了挺久的吧?你不累得慌?」

「你什麼時候發現我的?」,半晌,只見一道身影,隨著歐陽玄的聲音落在地上。「看來你準備好把自己的積分送給了我?」,那個身影舔了舔嘴唇。

然而對於他的話語,歐陽玄卻只是笑了笑:「誰給誰送積分,還不一定呢!」

錯愛成婚 說著,二人便向著對方衝去。。 咻…

歐陽玄側身一躲,再次躲過一枚暗器,心中也是無奈,沒見過這麼難纏的。

可是那個人的心裡更無奈。此人名叫黃海,是金屬性班級的一員,善用暗器,而對於力量和硬拼之類的做法甚為不屑,認為那是匹夫之勇。

自比賽開始以來,黃海跟歐陽玄一樣,開始擊殺野獸來賺取積分,而且憑藉自己的暗器,十分容易得手,可是到了現在,他也碰到了和歐陽玄一樣的情況,那就是野獸不夠殺了。

將手中的野獸殺掉后,黃海耳朵一動,聽到了一聲野獸的嘶吼,心中一動:「只能靠搶奪別人的了嗎。」微微考慮之後沖了過來。

當看到是歐陽玄時,黃海就想退去,畢竟歐陽玄曾經打敗過秦海,他了沒有那個自信自己也可以打敗秦海,可是歐陽玄因為年齡沒有其他的新生那麼大,自然體型也就比較瘦小,這就給了黃海一些僥倖心理,認為自己也許可以贏。但是保守起見,他還是先丟了一個飛鏢試試對手的實力。

事實證明,歐陽玄早已發現了他,既然已經被發現,他索性也就不在隱藏,直接下去與歐陽玄對碰。

二人互相試探了一番,卻並沒有探出對方的虛實。黃海開口道:「歐陽玄,名不虛傳…」

「過獎,你也蠻陰險的,居然用暗器,要不是我知道,恐怕已經遭你毒手了。」歐陽玄冷哼道。說完,提拳再次向著黃海攻去。

黃海見他再次沖向自己,心中也是不由得一緊,收腹,躲過歐陽玄這一拳,就想要與歐陽玄拉開距離,歐陽玄哪裡會這麼容易讓他離開。一拳擊空,只見歐陽玄的拳頭收回,用自己的手肘對著黃海閃避過去的腹部用力頂去。

「我讓你躲,看你怎麼躲。」歐陽玄心中說到。

「別太得意了,小心樂極生悲。」影見歐陽玄有點太得意了,出聲提醒。

「是,我會小心的。」歐陽玄應到。

黃海腹部被歐陽玄一肘頂中,難受不已,好在及時用靈力及時在腹部做了一點的防禦,不然恐怕更嚴重。

「你叫什麼名字?」,歐陽玄突然想起來,他認識自己,可是自己還不認識他,便向黃海問道。

「想知道?可以啊。」,黃海撇了撇嘴角,諷刺撇了撇嘴角:「先把你的積分給我,我就告訴你。」

「唉…」,歐陽玄嘆了口氣,「想知道你一個名字,怎麼還這麼麻煩呢。」

說著,不給黃海喘息的機會,抬起右腿,向著黃海的腦門踢去,腿上隱隱有靈力的波動,顯然是用靈力加持過得。

腹部的痛感還未消失,黃海就看到歐陽玄的腿已經提來,而且其上有靈力波動,連忙也調動起自己的靈力,兩隻手臂橫在頭前。

砰!!

受到了歐陽玄的攻擊,黃海雖然用上了靈力做防禦,兩隻小臂不至於受傷,但是歐陽玄的肉體比他強,這一擊還是另得他兩手微麻。順著歐陽玄的攻擊,空中一個翻滾,便與歐陽玄拉開了距離。

「不好!」,歐陽玄心中暗道,黃海善於用暗器,給了他距離,也就給了他攻擊的機會。心中一念閃過,歐陽玄就連忙追了上去,不願意給黃海攻擊的機會。

只不過,他還是晚了一點,黃海見自己與歐陽玄拉開了距離,手中早已準備好了三支手裡劍,在歐陽玄追來的同時,同時對著歐陽玄射去,而且速度極快,角度刁鑽。

歐陽玄見黃海手中三道亮光一閃,已知事情不妙,減慢了自己的速度,只見三個手裡劍,一個對著自己的頭,兩個對著自己的身體飛來。

說時遲那時快,歐陽玄的趕忙側身,一個翻滾,險而又險的沖它們的中間穿了過去,但是衣服的兩邊也下卻被削破了兩條裂口。

「大意了。」,歐陽玄心道,「看來真不能給他機會,不然結局只會是我遭殃。」一落地,歐陽玄再次向著黃海衝去。

「嗯?」

黃海見歐陽玄險險避了過去,而且又向著自己衝來,眉頭一皺,將自己另一隻手中的兩把飛鏢扔了出去,轉身就想要逃跑。

歐陽玄見他又扔東西過來,一陣頭大,剛想躲避,卻見他轉身就逃,也顧不上那兩隻飛鏢飛向哪裡。

「居然只是為了嚇嚇我,看來你是沒東西可以扔啦?嘿嘿。」,歐陽玄見到那兩隻飛鏢並沒有瞄準自己,隨即提速,向著黃海追去。

「哈!」,腳下生風,歐陽玄一把抓住黃海的后衣領,而後轉身背對黃海,腰背一用力一挺,雙手向著身前一揮,黃海就被拋了出去,砰的一聲,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這一下背摔可不輕,黃海被摔在地上。腦袋發懵,動彈不得。

歐陽玄見他自己動彈不得,便慢慢走了過去。

忍著疼痛,黃海扶著自己的腰,緩慢的直起身子,看著眼前的歐陽玄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心中一陣駭然,此時要是歐陽玄要對他做什麼,他已經是完全無法反抗。

「嘿嘿,服不服?」,歐陽玄蹲下來,看著黃海的臉問道。

「我…!」

黃海本想說我不服!奈何自己現在已是魚肉,任人宰割。只好喪氣的垂下頭顱,細弱蚊鳴道:「服了。」

「嘿嘿嘿,服了就把積分牌拿過來吧!」,歐陽玄見他服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唉…」,黃海嘆了口氣,只能將自己的記分牌從懷裡掏出,給了歐陽玄。

歐陽玄接過,往自己的記分牌後面一刷,看著自己積分牌上的數字變成了一千一百,心裡樂開了花。

「哈哈哈!現在我也是千分戶啦!」

「把信號箭給我吧,我幫你拉響。」歐陽玄看到黃海坐在一邊,精神萎靡的樣子,心中一嘆,對著黃海說到。

「我還不想離場。」,黃海搖了搖頭,眼圈通紅,「我不甘心。」。

在班級里,他也是班級里極為優秀的學生,只可惜,他碰到了歐陽玄。

「給我吧,你現在這個樣已經沒有辦法再比賽了,萬一遇到靈獸,會很危險。」

歐陽玄搖了搖頭:「不用靈獸,就來一隻普通的野獸,也夠你受的了。生命比較寶貴,不是嗎。」

「嗯!」,聽了他的話,黃海愣了一愣,隨即也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說著將手中的信號箭交給了歐陽玄。

「還有,暗器終究是輔助攻擊的一種手段。」,歐陽玄補充道:「真正的強者,靠的是自身的能力,好好修鍊,努力讓自己變強,才是強者應該做的事。」

吁!!

拉響了黃海的信號箭,歐陽玄繼續向著森林內跑去,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這一番話,成就了一個未來的強者。 森林的另一邊…

「找到了嗎?」

秦海看著自己面前一個個低著頭,或者搖著頭的小弟們,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又沒有? 錯愛鑽石男 你們這群廢物,要你們何用!」

「老大!」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突然有一人開口道:「是因為你一直讓我們在一起找一片地方,如果範圍能更大點,也許就可以找到了。」那個人弱弱的說到。

「合著怪我咯?」,秦海聞言更是來氣,眼睛一瞪那個說話的小弟一個巴掌蓋在了他的腦門上。

「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這樣,我這裡有一些傳訊令牌,你們三個人一組,分頭去找歐陽玄,一找到,立刻給我傳消息。」

「是!」,秦海手下的小弟們整齊的應到,然後每三人一組,分頭向著別的方向跑去。

「嘿,歐陽玄,我看你這回往哪裡躲。」,秦海得意的自語道,說著,也沖著一個方向掠去。

此時,歐陽玄依然不知道秦海正在滿世界的追捕自己,他剛得到了五百多點積分,正高興的繼續搜尋著倖存的野獸。

「嗯?」

突然他看到了前面有一隻狍子,正在前面的小河邊喝水。緊緊的盯著狍子,歐陽玄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動作盡量的輕緩,生怕發出什麼響聲,驚動狍子。

這隻狍子正在休閑的喝水,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了,而且即將有性命之危。這幾天一直有同來的動物被一些人類小孩殺死,而他也躲在自己的窩裡不敢出來,這都過了好久了,周圍終於安靜了些,它覺得那些人類小孩走了,應該已經安全了,這才悄悄地從自己的窩裡面出來,補充水和食物,只可惜,他不知道,自己身後就有一個狡猾的人類小男孩。

看到那隻狍子還在喝水,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歐陽玄加大了步伐,突然「咔嚓」一聲,心中暗道不好,原來他踩到了一根樹枝。

狍子正在喝水,突如其來的咔嚓聲,讓它拔腿來不及多做思考,就嚇得往前跑去,也顧不得這河水深不深,巴不得自己再多長兩條腿,跟著一起跑。

歐陽玄見已經驚動了狍子,索性就不再隱藏,哪知道那傢伙這麼怕死,一聽到聲音,撒丫子就跑,丫的跑的還挺快的,歐陽玄連忙趕了上去。

一人一狍子就這樣一追一趕。

「我就不信我還趕不上你這個普通狍子!」,歐陽玄氣的對那隻狍子說到。然後將靈力注入雙腿,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哈哈哈哈…」,影看到他與這隻狍子糾纏不休,甚至動用靈力的樣子,被逗得哈哈大笑:「打只普通狍子,你居然用了靈力??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