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錯各位神使大人……」很明顯站在眾神使中間的這個人是個老滑頭並沒有去專門的告訴那個神使自己剛得來的消息而是不偏不倚讓眾神使的心中頗為舒服。

「你可確定……」光明神神使隆迦勒緩緩的站了起來以小股神壓輕輕的且針對**的釋放了出來。

「各位神使大人我可以確定現在正在場中進行比賽並且被眾人稱為神女的小女孩就是曾經在大話事件中出現的人事情是這樣的……」

站在眾神使中間的不是別人正是看了詩雅兒幾眼后匆然離開的靈魂魔法師莫甘!

接下來身為大6頂尖強者之一的靈魂魔法師莫甘對著眾神使說出了這兩天自己的現又恰巧現的詩雅兒與大話事件有關的事情和緣由。

「神女……」終於將莫甘說的事情搞清楚的眾神使齊齊的站了起來他們要去看看眾生口中的神女究竟是何樣子。

不過眾神使並沒有大模大樣的走出去而是通過觀望台上的專業觀看魔法設備對著詩雅兒進行了一番探查。

眾神使之所以這樣做也是有原因的對於他們來說他們身為釣魚者他們是需要隱藏自己的畢竟那個搞出「大話事件」人若是真的在這裡了一定會現他們的即使是那個「光明聖者」恐怕也是有很多手段的。

然而在眾神使中觀看詩雅兒這個剛冒出來的神女究竟是何許人也的時候光明神神使忽然間出了一聲驚異的聲音:

竟然是……即將覺醒的光明聖女體!

光明聖女體是一種相對光明魔法而言的特殊體質怎麼來講呢可以說這個光明聖女體幾乎就是專門為修鍊光明魔法而生的。

尋常天賦極高者修鍊光明魔法比一般人修鍊起來要快得多而光明聖女體不但修鍊度極快當聖女體體內的聖女血脈覺醒之後更是可以極快的接觸到天地規則成為聖級強者幾乎是件小事情了而且面對尋常的聖級強者血脈覺醒后成為聖級強者的聖女體絕對可以力挑數個聖級強者。

這也是詩雅兒為什麼修鍊這麼快的原因也是為什麼眾人突然叫詩雅兒為神女的原因——不久前詩雅兒就察覺到了自己的修鍊方面似乎有種什麼在漸漸滋長著!

詩雅兒蘭斯大6上絕無第二的惟一一個血脈即將覺醒的光明聖女體。

「聖女體……」聽到光明神神使隆迦勒突然間說出這樣一句話眾神使不禁有些愕然。

……

「動手吧……他們都在看著呢!!」看著已經漸漸恢復平靜的詩雅兒紫晴?雅月似乎苦笑了一下再次掃視一遍靜靜的競技場。

「命運真是個讓人捉**不透……」已經恢復過來的詩雅兒聳了聳肩對著紫晴?雅月回之一笑。

「我們沒得選擇……」紫晴?雅月輕輕一活動手挽碧血絲立即變得挺直了起來。

「是啊…我會盡全力的。」詩雅兒同樣的拿出了被掩蓋魔法遮掩住真貌的神器「塵雅」輕輕地說到。

紫晴?雅月值得她拿出這柄叫做「塵雅」的神器!

「我同樣不會讓競技場的所有人失望的……」紫晴?雅月右手拿著碧血絲緩緩而認真的對著詩雅兒走了過去。

「真是一把好武器……」詩雅兒笑了一笑與此同時她的魔法杖已經輕輕的在上空舞動了起來輕靈且唯美。

「你認輸吧!」正在走向詩雅兒的紫晴?雅月忽然間像一隻離弦的箭一樣猛的向詩雅兒竄了過去。

「你可以下台了……」詩雅兒輕輕的一搖魔法杖同樣微笑著說到然而與此同時詩雅兒卻向一個可以御空飛行的武者一樣極向後掠去。

她們心中都壓力——她們實在不願意成為各自的對手!

她們心有之間靈犀——用各自擠兌的語言想要抹去對方心中的無奈!

她們之間次見面便交上了手——這是命運的安排!

碧血絲閃亮!

塵雅輕搖! 像是一道離了弦的箭最終化為一道清風中的柳絮紫晴?雅月輕輕的落下了身影而詩雅兒利用魔法御空向後極退去的身影也像是一個真正的神女一般在賽場的上空戛然而止。

「……」整個競技場所有的目光齊聚第二組賽場紫晴?雅月的身份詩雅兒身上神聖氣息還有紫晴?雅月和詩雅兒那年輕的臉龐與絕的武技魔法。

這一切的一切足以讓眾人對其他的一切不理不睬了!

「看來你真的是一個天才卓絕的人……」停住身子的紫晴?雅月靜靜的看著仍然懸在空中的詩雅兒輕輕一笑。

「羽凡說落寞學院是個變態集中營也沒錯……」詩雅兒懸在空中當真猶如神女下凡一般她同樣的對著紫晴?雅月回之一笑。

第一回合紫晴?雅月與詩雅兒完成了彼此的試探!

「那就開始吧……」猛地一揚碧血絲紫晴?雅月猛地騰空而起。

像是一個浴火中騰飛的鳳凰一般青絲飛揚紫晴?雅月在空中沒有任何停頓的直衝懸在空中的詩雅兒。

「雅兒雖然你已經是九級魔法師了可是恐怕你還不是晴兒的對手啊!」競技場的那個角落羽凡撫著懷中小灰的額頭在心中默默的說到。

影戒是紫晴?雅月最大的殺招了況且紫晴?雅月的潛行暗殺的本領本就是高的。

「看來月兒這些年真的是有些機遇了!」觀望台上布萊茲目光緊緊的盯著賽場上的狀況看到紫晴?雅月那根本抓不住影痕的度心中不禁微微有些高興。

「看來雅兒第一場就碰到了對手啊!」競技場上的雪若琳和妮可兩位導師看著紫晴?雅月那驚人的度心中立即對著詩雅兒的狀況擔心了起來。

「似乎…羽凡這個小並不賴啊!」落寞學院的眾人處亞諾對著諸葛幾人聳了聳肩。

「可是晴兒仍然會勝利的。」諸葛淡淡一笑然後又有些皺眉的對著眾人說到。

「是有些讓人為難了!」旁邊的老圖海也是微微一皺眉。

很顯然對於紫晴?雅月與詩雅兒來說贏與不贏這是個問題!

「紫晴公主好厲害啊!」隨著紫晴?雅月在場中展示出了驚人的度競技場中的眾人立即起了很大的反應。

「神女也很厲害啊!」隨著讚歎紫晴?雅月的聲音傳了出來同樣讚歎詩雅兒的聲音立即也傳了出來。

「紫晴公主……」羽凡化裝隱藏在競技場的觀眾中眾人傳出來的聲音羽凡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神女說的是詩雅兒那麼紫晴公主……紫晴?雅月…紫晴公主晴兒什麼時候成為公主了對於眾人所說羽凡自然明白什麼意思紫晴公主說的不是紫晴?雅月還能是誰只是紫晴公主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畢竟羽凡進入競技場比較晚對於剛開始生的事情並不知道而紫晴?雅月成為公主的事情也只是剛傳出去羽凡並為得知。

然而羽凡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想因為此時的他看到了一個人——老布里!

在紫晴?雅月上場比賽的時候老布里已經開始尋找羽凡了雖然他並不確定羽凡究竟在不在此甚至身為聖級強者的老布里也知道羽凡的隱匿功夫絕對不是尋常人可比就是聖級強者的他也未必可以將故意藏起來的羽凡找到。

但是不管怎樣總是要找的。

羽凡將小灰的頭塞進懷中神色不變的兩眼緊盯著賽場就好象沒有看到老布里更不認識老不理布里一樣。

老布里終究是走了過去。

……

「水幕天華……」看著紫晴?雅月在自己的瞳孔中化為一道黑影逐漸的放大仍舊騰在空中的詩雅兒顏色不變不慌不忙的輕搖魔法杖八級防禦魔法瞬息形成她早已經準備好了。

「光明聖刃……」先給自己一個守護魔法的詩雅兒並沒有停止魔法的召喚畢竟她不能看著紫晴?雅月究竟能不能破自己的水系魔法八級單體光明魔法隨著水幕天華的完成瞬息出。

「啵……」就在紫晴?雅月的身影徹底出現在詩雅兒的眼前時她手中的碧血絲穿進了詩雅兒面前的水幕天華那層層不斷水波中水幕天華像是一波透明的湖鏡隨著碧血絲的傳入一股股纏綿不斷的水波力量立即開始排擠碧血絲想要將之趕出水波中。

然而紫晴?雅月並沒有繼續強攻水系防禦魔法水幕天華因為詩雅兒施展出來的光明系單體攻擊魔法光明聖刃已經帶著耀眼的光芒向著紫晴?雅月划來了。

「啵……」將碧血絲狠狠的在水幕天華中一劃接著水幕天華魔法中那纏綿不斷的排擠之力紫晴?雅月的身體在空中做出了優美的弧度。

單體攻擊魔法光明聖刃那一個一米長的刃波在紫晴?雅月身體做出的弧度下一絲不差的劃了過去。

一擊不成紫晴?雅月極掠退。

「雙系魔法師……」像是剛剛從驚愕中反應過來一般紫晴?雅月剛停下幾乎全競技場的觀眾都站了起來。

「竟然是雙系魔法師……」這句相同的話從不同的口中傳出觀眾布萊茲使者亦或者是眾神使。

「光明系與水系的雙系魔法師…看來你也是個變態!」詩雅兒沒有乘勝追擊紫晴?雅月也是神清氣閑的站著不過紫晴?雅月的話中卻難掩一分驚異。

「我們一招定勝負吧!」聳了聳肩水幕天華后的詩雅兒對著紫晴?雅月可愛的伸了伸舌頭轉而卻堅定的對著紫晴?雅月說到。

「好吧!我也不想打…可是你可不要認為我真的攻不破你的防禦哦!睜大你的眼睛吧!」沒有任何的猶豫紫晴?雅月立即笑著回答道。

然而當紫晴?雅月說完這句話后在詩雅兒驚愕的眼神中和競技場上萬個張開的口中紫晴?雅月的身影便消失了。

徹底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紫晴公主呢!」看著紫晴?雅月的身影非常突然的消失了整個競技場的眾人立即傳出了驚呼。()

紫晴?雅月的身影就這樣突然的消失在了賽場中是度極快讓眾人的眼睛抓不住影跡還是因為別的原因致使紫晴雅月徹底消失了比如說場上的「神女」或許有這樣的能力。

額!不管怎樣這賽場上生的事情足以讓眾人震驚了!

畢竟如果是紫晴?雅月的度達到了消失的境界這足以讓全場起立了而如果是詩雅兒使用某種魔法將整個紫晴?雅月變得消失了這更是讓眾人瞠目結舌的事情。

「晴兒終於使用了影戒看來她想快的結束戰鬥……不過雅兒應該不會有事的!」競技場中羽凡再次將小灰的小額頭露了出來看著在場中消失的紫晴?雅月默默地在心中說到。

「月兒怎麼會消失了呢!」觀望台上的布萊茲?羅斯關注著場中的變化雖然他心中有些擔心但是他身為一國之王自是沒有生任何的表情變化可心中卻也是當真有些不安。

「……」看著面無表情的布萊茲旁邊的兩國神使輕輕的互相看了一眼而後他們的眼神中不禁浮現了一絲一閃而過的笑意。

「雅兒會不會有危險……」看著忽然間消失的紫晴?雅月雪若琳與妮可兩位導師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她們可以確定這並不是詩雅兒所能做到的所以看著此時的狀況她們的心中也微微不安了起來。

「那把綠光盈盈的應該是失蹤已久的暗黑精靈王子成名武器碧血絲而這位紫晴公主突然間消失很有可能與暗黑精靈王子的一枚戒指有關——影戒!」神使的包間中在他們的旁邊自然不乏大6強者所以看著賽場上的狀況不禁有人得出了結論。

「很有可能……」靈魂魔法師莫甘也是甚為凝重的說到。

「哦……」旁邊的眾神使頗為玩味的看著賽場中的狀況。

消失的紫晴?雅月連他們這群降臨下來的神使也觀察不出來究竟在哪裡。

……

「嗯!」詩雅兒看著面前消失的紫晴?雅月不禁出了一聲驚疑的聲音然而她臉上的神色也慢慢的凝重了起來。

她根本就不知道紫晴?雅月究竟消失在了哪裡現在又在了那裡她的背後她的頭頂還是她的左右兩邊——這讓詩雅兒有些慌亂!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詩雅兒很快將心中的慌亂平穩了下去而後詩雅兒毫不遲疑的搖擺起了魔法杖。

好吧!一招決輸贏既然我找不出你那麼我也有我的笨辦法在心中略微一思考詩雅兒便施展出了自己想出的應對之策。

詩雅兒可以確定紫晴?雅月肯定還在這片賽場她只是用某種技能將自己徹底隱藏了起來甚至是氣息那麼她要是想將自己打敗肯定還是要現出身影的。

所以詩雅兒用出了一個最笨的辦法也是最笨的的辦法她是水系魔法師而水元素在這片空間里是無處不在的詩雅兒便用強大的精神力將周圍所有的水元素凝成霧珠狀——凝水元素成細小的霧珠讓霧珠遍布在這片賽場的空間內。

只要紫晴?雅月出現那一刻遍布賽場空間中的霧珠水元素肯定會生變化那麼詩雅兒就可以將第一時間知道紫晴?雅月究竟身處何地。

魔法杖輕搖詩雅兒的身影在賽場中在所有人的視線中快的朦朧了起來凝成的霧珠讓詩雅兒所在的賽場變成了一個獨有的空間——水元素凝成的霧珠空間。

「凝水成霧以霧覺人神女果然聰明……」競技場中不乏強者所以結合一切的情況來看很多人已經明白了究竟生了什麼自然是少不了一番讚歎。

競技場中各人神色不依不過就連羽凡與雪若琳兩位導師以及落寞學院的眾人甚至是布萊茲等人也是情不自禁的對詩雅兒的做法大為欣賞畢竟在這麼極短暫的時間內做出如此對策足以證明詩雅兒是多麼聰明的女孩子了。

「怎麼看不見了……」然而在競技場中仍有人看不懂這其中的秘密被濃濃的霧珠籠住的那片賽場已經徹底讓眾人看不清裡面的任何生的任何變化了。

「呼呼……」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這場比賽已經吸引住了所有人。

一個頗顯詭異的新生紫晴公主一個全身附著神聖氣息的雙系魔法師「神女」這場對決究竟是誰輸誰贏。

「水龍護體……」就在眾人伸長了脖子豎起了耳朵的時候只聽在第二組賽場的慢慢迷霧中傳出了詩雅兒一聲輕吒。

水霧中一條完全由水素形成的水龍在詩雅兒的控制下完完整整的在詩雅兒的身上纏繞了起來一絲隙縫都不漏就連一直沒有散去的水系魔法水幕天華也被詩雅兒控制著懸浮在了詩雅兒的頭上部。

詩雅兒採取了絕對的防禦這是她唯一能做的!

「啵……」就在詩雅兒剛剛控制著水幕天華附著在自己的頭上部即將將自己完全防禦起來的時候她的忽然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在她的脖子間的水龍頭部的一個微小的細縫處水元素極變化而一道綠芒直直的穿向了她的脖間。

「收……」在這關鍵的時刻詩雅兒狠狠的一咬牙她身體上附著的水龍極得到旋轉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