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洛叔再等等,現在還不是時候!」

這時候怎麼可能出來啊!

怎麼可能刷足夠多的好感度啊!

救世主永遠是最後出手好嗎。

洛十一雖是有些疑惑,但還是緩緩坐下。.

現在他對洛北敬佩不已!

「哈哈哈哈!蕭若情!本少還以為你多強!在本少爺眼中你就是個賤人!」

「看拳!」

葉子豪見得自己偷襲的一腳竟然真的踢中了蕭若情,滿臉得意!

瘋狂的沖向蕭若情。

「豎子爾敢!」

「住手!」

「蕭家大小姐也是你這廢物能傷的?」

蕭家眾人見得大小姐竟然被葉子豪一腳踹飛,不禁大怒!

一個個跳上演武台,將蕭若情圍在身後。

「區區葉家小兒,竟敢傷我蕭家之人?」

「老夫今日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葉子豪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

面前突然擋住了三四個蕭家之人,氣息皆是深不可測,怕是有先天境界!

葉子豪咬緊牙關,一臉憤怒道:

「蕭若情,你除了背後有一個蕭家,你是什麼?」

「你個賤人!」

「明明是約定的三年之約,你除了仗勢欺人之外還會什麼?」

蕭若情輕輕起身,玉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

目光依舊冷清的看著葉子豪,染血的白裙於風中飄動。

圍觀眾人皆是深吸了一口氣。

沒想到這葉子豪竟然真的打敗了蕭仙子!

蕭家幾個長老環視了一下圍觀眾人,隨即目光鎖定再葉子豪身上。

「螻蟻一樣的東西,也敢囂張!」

整個演武台上颳起了一陣風。

那蕭家長老望著葉子豪,眸光落下!

下一刻,磅礴的威壓瞬間如同潮水一般席捲而下!

葉子豪雙腿一軟竟是整個人半跪在地上!

「哼!傷我蕭家聖女,老夫便廢了你這修為,讓你長長記性!」

說罷,那蕭家長老抬起手帶起罡風便拍向葉子豪!

葉子豪臉色一片慘然!

可惡,我葉子豪今日就要喪命於此了嗎?

突然,遠處同樣一道罡風襲來。

瞬間抵擋住了蕭家長老的罡風!

「區區一個五等蕭家,便是如此的耀武揚威嗎?」

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

「是誰膽敢插足我蕭家之事?」

蕭家長老眯著眼睛望著遠處。

「安家,夠了嗎?」

五個字如落雷般蕭家耳中炸響!

安家!

那可是三等家族啊!

這葉子豪怎麼會認識安家之人?

葉子豪只覺得身上的壓力驟減,一聽熟悉的聲音,大喜!

「逸鴻兄!你怎麼來了!」

隨著幾道身影緩緩落下,眾人看清了來人。

一個年輕人,一個相貌平平的女人,身後跟著四五個中年人。

聽得葉子豪的話,蕭家長老瞬間面色沉重了起來。

看樣子這葉子豪和那安家關係非同一般。

這事情可難辦了!

「子豪哥哥,安然好想你啊!」

那相貌平平的女子一見得葉子豪便是激動的撲了上來。

隨後目光看向蕭家眾人:

「就是爾等打傷了子豪哥哥?」

「蕭家?好大的威風啊!」

「現在,立刻,給我子豪哥哥道歉!」

「那個叫蕭若情的賤人,給本小姐跪下,自己掌嘴!」

蕭若情淡淡地看了一眼這耀武揚威的女人,嘴角血跡未乾。

淡漠的望著一切。

終於是開口,淡淡道:

「蕭長老,不必糾纏,我們走!」

「賤人,本小姐讓你們走了嗎?」

那安然叉著腰望著這風華絕代的女人,只覺得嫉妒心壓不住了!

這女人憑什麼?

憑什麼讓葉哥哥這等優秀的人惦記這麼長時間?

想到這恨不得立刻將那蕭若情的臉撕爛。

「今日你蕭家所有人必須全都下跪,給我葉哥哥道歉!」。 黃昏轟雷,斷絕生路!

白澤聽聞身後傳來的冷漠宣言,怒然轉身,預知能力受情緒波動,無法正常運使,但在看到唐晟的瞬間,他便明白了一切。

「是你下的殺手!!」

「是又如何?」唐晟語帶嘲諷地反問道。

白澤氣得牙根直顫,他邁進半步,怒斥道:「起因不過是商業的競爭,為什麼非要殺人?那一架飛機里百餘條人命,你說殺就殺了,憑什麼?」

唐晟不為所動,冷然應道:「我輩修仙人士,超脫世俗之外,世俗凡夫不過螻蟻一般的存在,碾死一隻螻蟻與踩死一群螻蟻有什麼差別?且不說你們暗中給本尊的女人使絆的事情,本尊便是隨心興起,隨手滅了這一城生靈,你又能如何?」

「本尊若不出手,你們還真以為帝尊之名是擺設嗎?」

白澤氣急而笑,他指著唐晟直搖頭,笑罵道:「帝尊?需要通過殺凡人來正名的帝尊算個屁?你枉稱三世帝尊,修道一萬七千載,卻仍是這等浮躁心境!」

「你那第一世不過運氣稍好,得了普法雷尊的傳承,修了個破爛五雷天道霸體!自以為超凡脫俗,橫行世間諸國,為一女子滅一十九族,禍害一方!致使那女子被你因果所牽絆,雙雙隕於人皇之下,何等凄慘!」

「第二世,你未得教訓,以重生者之姿霸道入世,自以為風流倜儻,招惹萬般桃色,又與那月神在地月亭重逢定情,地月三族何辜?只因你二人重逢,便要被滅族,任你強佔地月亭!」

「地月三族殘存兩人苦修萬載,以雙聖之能,滅你偽帝神通!紅顏血骨陪葬,你卻說天地不公!秉著一股怨念,耗盡月神兩世善因,讓你得以遁入第三世,本想着前兩世的經歷該讓你看清一些東西了,沒想到啊沒想到!」

「你還是這副自以為是的姿態!」

唐晟眉頭越皺越緊,眼前之人竟然能將他前兩世的經歷說得分毫不差,顯然不是凡俗。

「還帝尊之怒?你好大的威風!你以為我窺不破你心中的邪念嗎?」

「狗屁的三世情緣!」

「你帝尊之所以執著於月神,不過是前兩世皆未能破月神完璧之身,因而成了你心中不散的怨念!」

「殺了這麼多的凡人,造了這麼多的罪孽,仍不知悔改……還敢以帝尊自稱,視凡人為螻蟻,這等傲慢是誰給你的?」

「你真以為自己是天命選定的主角嗎?真以為天地萬物皆要給你予取予求?」

「我來告訴你!自太古以來,若無天限,先天人生下來便是尊者修為!便是不作為,亦可百歲為王、千年入聖、萬載稱帝!和太古先天人相比,你帝尊連屁都算不上!」

「還自以為是天地寵兒?當世能滅你者不知凡幾!那些真正的狠人都在避世苦修,不願意入世,倒是你這類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樑小丑,沒多大點本事便自以為天下無敵!」

「你也算半個修真人,卻在凡人世界作威作福,習慣了對凡人生殺予奪,隨口給自己冠一個『帝尊之怒』的借口便以為有使不盡的生殺權……呵,怎麼不見你去殺八大修真圈之主呢?」

白澤此時頭腦漲熱,想到什麼話就一股腦傾吐出來,根本不管其中邏輯,再上前半步,對着唐晟指指點點,怒道:「說到底,你唐晟,只不過是一個恃強凌弱的可憐凡人罷了!那一萬七千載的修道經歷,你增長的只有半吊子的道術修為,心思卻從未捨得遁出世俗,你的怒火出於自私,你殺人後的冷漠源於傲慢,你沉浸美色、貪圖物慾、高調追權逐利,做的全都是凡人的那一套!」

「可笑的是,你還在心裏自以為灑脫地暗示自己:這一切只是修道者隨心隨性的行為!這就是你修的道?用來給自己的慾望、錯誤做借口?好啊!好得很!!」

唐晟眼角微微一顫,一股怒意已經在眉梢之上轉為殺意。

「擾我帝尊道心,你該死!」

唐晟夾住四枚靈氣符,準備格殺白澤……

「狗屁道心!你那是黑心、魔心!散發着惡臭的罪人之心!!想殺我白澤?你不配!!」

白澤罵着,雙眼透出湛金光澤,隨即一股妖氛激蕩而出,竟是在這一刻的怒意催化中,衍生了第一道妖氣,也是這一道妖氣,意味着他步入《妖孽功》第二層境界·妖氣。

白澤棄車而逃,速度迅如疾風,那唐晟眉頭微微一緊,祭出一枚疾風符,追捕而出,兩道身影一前一後,朝着荒野遠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