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洛天!」而也是在一瞬間,眾人便是感覺到了洛天,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息變的不同。

「來了么?」洛天也是瞬間便反應過來,飛身而起,出現在了星空之下。、

幾乎在洛天出現的一瞬間,那些仙王巔峰們便是瞬息而至,比起洛天來,更像是這玄月界的主人一般。

「好!」補天仙王大笑一聲,身形化成虛影,幾乎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目光中帶著笑意看向眾人。

而幾乎在補天仙王出現的一瞬間,永生仙王同時出手,讓人非常意外,第一個出手的竟然不是十殿閻羅和幻海天宮的人。

綠色的大手看似蘊含著無限的生機,但是卻帶著滅生的力量,朝著洛天狠狠的拍了過去。

「永生!」補天仙王冷哼一聲,同樣一掌拍出,瞬間便是同那翠綠色的大手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整個星空都是隨著兩人震蕩起來,狂暴的威能席捲八方,震耳的碰撞之音,讓整個玄月界震動起來。「這種波動,是仙王巔峰的大能!」呆在玄月界中的人們瞬間便是感覺到了兩人的對抗,身軀一震,朝著洛天眾人的方向飛了過來,眼中帶著激動。 「咳咳...臭小子!把老娘當透明的啊!.....」

老媽殷紅梅其實是個極其美艷的女人,平時打扮都很樸素,生活極其檢點,對於男女之事,那是極其羞澀爾古板的。

殷紅梅這話一一落,激情四溢的兩人,瞬間分開,駱林倒是臉皮夠厚,周曼麗羞得把滾燙的俏面,埋在駱林懷裡當鴕鳥了。

「嘿嘿…下午,我就不去學校了!我的事情多著呢,唉!咱們國家多災多難啊!」

駱林輕撫著周曼麗有點滾熱的柔背,看了眼嬌艷一臉羞意的老媽,淡淡的嘆了口氣說。

老媽殷紅梅有時感覺這個兒子,根本不是她的兒子,但是,她又不好意思去檢查,因為,駱林身上有個胎記,長的不是地方,直接長在火熱頭上,哪裡有顆痣,又不好意思問周曼麗。

她兒子的神奇變化,早就有了懷疑,看來,要想個辦法看看到底還是不是,自己的兒子?

因為自從那次發燒起,她就一直沒有再跟兒子,洗過澡了,想起以前兒子乖乖的樣子,趴在自己雪白柔軟的懷中,撒嬌的樣子,心裡就一片溫暖。

現在卻在另一個女人懷裡,殷紅梅突然心裡,有點不舒服了,甚至有點燥亂的感覺,看了眼,嬌媚明艷的周曼麗,從椅子上站起了起來,說了句累了,去躺會,就離開了客廳。

「寶貝!你也去休息下!懷身子的人,要多睡覺!」

駱林吻了下艷如春水的周曼麗,把她輕輕地抱了起來,周曼麗幸福的靠在駱林的肩頭,恨不得這顆溫馨的纏綿,永遠就這樣下去,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情善感起來,只要跟他在一起,在哪裡都一樣。

現在他每晚都跟周曼麗睡在一起,本來是老媽跟周曼麗睡的,但是周曼麗知道駱林要是一個人睡的話,「危險性」太大了!而且這個四合院內,可還有一個小美女和一個熟透了的秀麗女人,她可是有教訓的,自打懷孕后,那就想得多了。

所以,老媽跟夏丹水睡,小萍一個人睡。

有時,駱林也跟小萍那啥一下,接著又溜回去,跟周曼麗睡。

周曼麗肯定是知道了,駱林身上帶著其他女人身上的味道,每次回來,都嬌嗔的叫他去洗澡,而駱林還沒發現,周曼麗早就發現這個屋子裡面有個女人,跟她同時擁有她的小寶貝,小妖精。

至於是小美女小萍,還是熟婦夏丹,那就不好說了,畢竟夏丹是跟殷紅梅睡,那麼就是小萍了,她也覺得不太可能,小萍才多大啊?

但是,她還是不太了解的男人,男人要是想要干那啥的時候啊,那可就不會管美醜胖瘦了,只要是個柔軟濕熱之處,那就OK了!

事實上說,男人是下半身的動物,這句話是正確的。

中南海,三號別墅的院子內,駱林拿著個針灸盒,下了車,進了院子。

白天,天氣很舒服,特別是今天有溫暖的陽光照著。

院子里只有鄧XX正坐在輪椅上看著書,一見駱林進來了,馬上朝他點頭微笑。

「好點了吧!鄧哥!...」

駱林可喊不出,一個只有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做叔叔,他還沒無恥到那種境界。

鄧XX子也習慣了駱林的這種稱呼,其實對於治療鄧XX的腿,不是很難,但是駱林留了個心眼,慢慢給你治,還讓你看到效果,這樣別人也會對你有信心不是。

當然,肯定不會像跟周曼麗治療腿那樣盡心儘力了,一個是美女,一個是男人,區別大了。

「腿上有點感覺了!你的針灸還真神奇啊!以前也針灸過,沒你效果這麼明顯....」

鄧XX心裡,其實很佩服這個小男孩,真不知道他從哪裡學的這手絕技,畢竟以前給他看病的,不是專家,就是啥什麼大醫院的首席顧問,教授啥的,可惜那都沒效果,誰知道這個小孩就搞了幾次,哈!竟然沒一點反應的腿,有了知覺,而且,從沒有反應的那啥地方,都有了抬頭的反應了。這對於一個正常男人來說,簡直是重中之重的事情了。

由此可見駱林的確厲害,當然,駱林也知道男人的「武器」,要是沒用,那就真是杯具了。

所以,他能治好鄧XX腿,其實是給了他一個新生,你說他感激不?

「你是來找我父親的吧?...」

鄧XX看著拿著針灸在自己腿上來回忙碌的駱林,笑著問了句。

「是呀!隨便幫你治下腿,再治療幾次就好了!...當然,希望你不要把我宣揚出去!畢竟,我不想當什麼醫生!呵呵...」

駱林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

鄧XX一點都不介意駱林的這種態度,反而感到親切,因為駱林沒把他當成什麼異類或者殘疾,而是一個普通的人。

「呵呵...你小子!難得啊!主動上門了啊!」

大院門口傳了汽車輕微剎車聲,接著就是關車門的聲音,馬上就是鄧老爺子爽朗的大笑聲。

「嗯!...突然想起點事情,要跟您老彙報下!.....」

駱林收回了體內的靈氣,抹了下頭上的細汗,站起來,轉頭看著到了身前的鄧老爺子,咧了下嘴說。

「哦!...好的!你這好了!我們進屋去談!...」

鄧老爺子也沒把駱林當外人,拍了下他的肩膀,走背著大步進了屋。

「鄧哥!沒事多晒晒太陽!對你有好處!行了!我進去了!...」

駱林抬手拍了下鄧XX的肩膀,朝他陽光的笑了下,拿著針灸小盒,走進了屋內,沒辦法,駱林想起那件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為災難,十幾萬的人命,可不是開玩笑啊!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自打想起了這件事情,駱林這段時間,晚上都睡不好覺。

屋裡很暖和,典型的那種老革命幹部家庭的房間。

木地板,沙發都是淺灰色的木椅布面沙發,都是單人的。

鄧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戴著眼鏡再看內參,看到駱林進來了,放下手中的內參,摘下眼鏡,示意他坐他對面。

「唉!...今天是73年5月28號了吧!....」

駱林笑了下走到鄧老爺子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突兀的開口說了句。

鄧老爺子愣了下。看了眼一臉笑意的駱林,笑呵呵的說。

「是呀!...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呼!…鄧老爺子!在一場千年難遇的大災難中,就因為某些領導的不作為或者說就是瀆職,造成有十幾萬的平民百姓的死亡,而且,這場災難,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有人有知道這場災難即將發生,您說這個人,說出來的話,有沒人信啊?」

駱林一開口就是震撼的大災難啥的,聽得鄧老爺子一陣皺眉,帶著異樣的神色,看著駱林默默無語。

「唉!...本來是一場自然災害的,颱風啊!引起了暴雨那麼自然就會產生了洪水導致某個地方的水庫水位暴漲…當地政府根本沒把這當回事,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水庫嘩的下,塌了…結果引發了十幾處的大小水庫崩堤…下游的老百姓全無倖免啊!十幾萬人啊!就這麼沒了,您說慘不慘啊!」

駱林靠在沙發上,似乎在想象那場史無前例的洪水,淹沒了一切的恐怖。

烏黑的眸子中內帶著不符合年齡的滄桑和沉痛的深思神采,自言自語的在那緩緩的說著。

客廳一時間寂靜一片,只有外面清脆的鳥鳴聲,和屋內人腳步走動的沙沙聲。

「呼!...你是...怎麼知道的?做夢嗎?...」

鄧老爺子眼中精光一閃,目光灼灼的看著駱林,閃爍著一眨都不眨的低聲問。

「不是!…我看到的!我也不好怎麼說!但是就是知道,就要快發生了!很可怕啊!我相信我的預感.哦!差點忘了!上次拿了您的5萬塊!這次連本帶利的還給您啊,哈哈...」

駱林平靜的看著鄧老爺子,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張存摺,遞給了鄧老爺子。

鄧老爺子下意識的接過來,打開一看,差點沒把手裡的存摺給扔掉。

嘶!我的天啊!這麼多錢啊!有點發熱的腦子,清醒了下,看了下存摺,是香港花旗銀行的摺子,心裡暗自鬆了口氣。

「哈!...您的本錢,翻了200倍而已!…知道我為什麼去香港了吧!嘿嘿…股票那就是來錢快!這也是我的預感告訴我的,港股會跌的很慘!年底前,我還要去趟香港!老爺子那通行證啊!哈!…」

駱林手裡拿著針灸盒,上下搖晃著,看著鄧老爺子之樂。

「呼!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你這個大資本家!老實交代你賺了多少?不然不給你辦!嘿嘿...」

老爺子眼裡明顯透著興奮的神色,從桌上煙盒拿了根煙,點上深深地吸了口,緩緩吐了出來,深深地看了眼駱林眯了下眼睛,笑著說。

「呵呵…我嘛!也不多…幾百億而已!」

駱林這小子很狡詐,肯定不能說我賺了幾千億,那還不把鄧老爺子給嚇暈過去啊,幾千億美元,那是什麼概念啊?

那都不知道,是這個年代的國民生產總值的多少倍了,這個年代光吹牛,開會整人,批鬥,造反啥的,大家反正餓不死,有紅薯大家一起吃嘛! 玄月界,所有人都是紛紛起身,朝著洛天眾人的方向飛去,在玄月界中被困了這麼久,現在能夠出去,眾人自然興奮。而此時洛天的心情卻是不那麼美好,站在補天仙王身旁,看著那一個個大佬,近距離的站著,洛天呼吸都有些艱難,實在是這些人身上的氣勢太盛了,之前若不是補天仙王護著,洛天此時已經被剛才的碰

撞震到吐血。

「參見補天仙王,這是我在玄月界獲得的世界之心!」洛天想都沒想,伸手一揮,一顆金色的心臟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瞬間將眾多仙王巔峰的強者視線轉移到了金色的心臟之上。

「嗯……」補天仙王雙眼微微一動,略有深意的看了洛天一眼,將金色的心臟收了起來。

這顆世界之心自然不是玄月界的世界之心,而是當初星辰界的世界之心,被江玉澤借給了洛天,現在洛天送回給了補天仙王。

「沒事……」洛天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他最怕的是補天仙王說什麼,那樣自己就真的危險了。

顯然洛天賭對了,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補天仙王收起了星辰界的世界之心,目光看向其他眾多仙王巔峰。

「剩下的沒你什麼事了!」補天仙王輕聲開口,伸手一撕,星空撕裂,示意洛天進去。

「仙王老祖,我藥王山的強者被洛天殺了!」就在洛天打算進入到虛空裂痕的時候,一道道身影也是隨之出現。

「東皇大人,我東皇山的伏天魁還有伏半山也被洛天殺了!」又有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悲意。

「永生仙王,您的弟子聶雲天也被洛天殺了……」不止一人開口,其他幾座仙山還有中三天的宗門強者也是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帶著仇恨。

「什麼……」聽到眾人的話,幾個巔峰仙王微微一愣,他們以為是眾人爭搶世界之心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卻沒想到,這麼多人全都是洛天所殺。

而當眾人看到完好無損的補天山人們的時候,就知道,這事情並不是誣陷,而是真實存在。

絕斬之帝 「補天,你補天山什麼時候強勢到如此地步了?」永生仙王大步邁出,目光看向補天仙王。

「補天,此事你若是不給我們個交代,今天我天魂山便要與你宣戰!」天魂仙王冷聲開口。

其他幾大仙王除了,瑤池的那個美婦還有阿彌陀佛兩人沒有開口之外,全部都是看向補天仙王,眼中露出憤怒。

「世界之心,還在那小子身上!」十殿閻羅冷眼看著這幾大仙王,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開口,雙眼閃過幽綠之色,目光看向洛天沖著黑白無常等人傳音。

「一起出手,將他小子抓到!」其他幾個地獄來的強者低聲商議,不過卻是被黑白無常拒絕。

「我勸你們別打這小子的主意,否則吃不了兜著走!」黑白無常回應,讓幾人疑惑起來。

「你他么一開始就護著這小子,你倒是說說為什麼,不會就是因為這小子是你們輪轉殿的聖子吧?這分明是個仙界修士!」黃天殿的殿主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輪迴!」黑白無常只說了兩個字,便是不再開口,卻是讓其他幾個殿主沉默下來,眼中露出疑惑看了洛天一眼,打消了對洛天出手的念頭。

「這小子,早晚都得回地獄去,他註定是地獄的人!」黑白無常對幾人的反應很是滿意。

「經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信了,這小子一人殺了仙界所有勢力的仙王,這根本沒法繼續呆下去了!」黃天殿主看著氣勢洶洶的幾大仙王將補天仙王圍攏起來,咧了咧嘴。

「難怪黑白這傢伙之前一直都護著這小子,王八蛋,你早就知道這小子的身份,對不對!」隨後幾個殿主便是有些憤怒。

「你們誰想動手,老夫奉陪就是!」補天仙王冷笑一聲,霸道開口,目光掃向永生仙王等人。

一個美婦站到了補天仙王的身旁,目光之中帶著冰冷看向永生仙王等人,美婦臉上有著些許皺紋,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驚人無比。

瑤池聖母,姬天荷,九大仙山之中唯一一個女仙王巔峰的強者,在場之人沒人敢小瞧這麼一個婦人。

洛天看著補天仙王,明顯的感覺到姬天荷站到他身旁的時候,補天仙王有些不太自然。

「阿彌陀佛!各位還是不要傷了和氣比較好!」阿彌陀佛目光看了看十殿閻羅,沖著已經開始用界域碰撞的補天仙王等人。

「哈哈,你們打,你們打,打死一個我們肯定不會趁機打你們,你們打死一個地獄保證一千年不范仙界!」一名殿主大笑一聲。

「那個,我沒有殺他們啊!」就在氣氛有些緊張之時,洛天的聲音響起。

「什麼?」補天仙王聽到洛天的話,臉上露出大喜之色,目光看向洛天,若是沒殺人,那麼一切就都好辦了。

「沒有殺人!」洛天伸手一揮,將一道道神魂放了出來,強悍的神魂飄蕩在洛天的頭頂,足足二十七道,是洛天這些天洛天抓到的那些人。

「這……」人們看到洛天頭頂上懸浮著的二十七道神魂,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哈哈,好!」補天仙王大笑一聲,實在是若是真的對上這幾個傢伙,他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但是洛天將這些人並沒有殺死,留下了神魂,那就好辦多了,以他們的手段,將這些人活過來還是能夠辦到的。

「怎麼樣?你們還要與我們殊死一搏么?」

「沒有殺人,我補天山已經做的夠多了吧!」補天仙王冷哼一聲,目光看向眾人。

「江兄,此事是個誤會!」藥王山的老者連忙變成了笑臉,沖著補天仙王開口。

「拿回去吧!」補天仙王沒有為難藥王山的老者,畢竟人家之前為他們說過好話。

不過其他人,想要拿回去,補天仙王可不會輕易答應,現在主動權在他們手上。

「不對勁,我們鬼王宗怎麼少了一個人!」不過就在補天仙王剛剛將主動權把握在自己手上的時候,鬼王宗的段白宏卻是開口了,聲音之中帶著疑惑,森冷的目光看向洛天。

「我們也少人了!」聽到段白宏的話,其他幾大仙王目光也是看向洛天頭頂上的神魂。

「少了?」聽到眾人的話,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的確一個都沒有藏起來,甚至就是伏天魁和聶雲天兩人的神魂都放了出來,為的就是不給補天仙王找麻煩。

「怎麼可能!」洛天心中頓時一驚,不管如何,不管是誰將人殺的,這屎盆子卻是肯定要扣在他洛天的頭上了。

「姓江的,你還想管我們要條件么?」永生仙王冷笑一聲,他們永生山也是少了兩個人。

「此事沒完,血債血償,將這小子交給我,我便可以既往不咎!」永生仙王大聲開口。

「對,補天,此事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其他幾大仙王也是紛紛開口,場面再次陷入到凝重。

「你們想怎麼樣?」補天仙王開口,站在洛天的身旁,氣勢卻是將洛天抓到的那些神魂籠罩。

「他們肯定知道,失蹤的那些人,不是我殺的!」洛天看著幾大仙王的語氣,瞬間明白過來。

這些人都是老怪物級別,眼毛都是空的,自然能夠猜出人不是洛天殺,畢竟若是洛天殺的,全殺了就好了,何必要留下這麼多談條件,自己打自己的臉,這幾人不過是想讓補天仙王付出點代價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