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烈焰七擊!」

抱著同樣想法的兩人同時暴喝出來,接著,焰匪老七手中的巨劍劈出一道巨大的劍影,朝凌傲天劈了過來,凌傲天手中的殘劍同樣幻化出數道劍影,迎了上去。

轟!

兩股強大的力量撞在一起。

焰匪老七的巨大劍影在撞擊中消散。

一擊轟碎了焰匪老七的巨大劍影,凌傲天並沒有變得輕鬆,反而面色更加凝重了,因為,就在那道巨大劍影消散的時候,另一道巨大的劍影再次形成,帶著比先前更強的氣息,繼續朝他劈了過來。

面對著那散法著強大毀滅氣息的巨大劍影,凌傲天不敢大意,繼續控制著自己弄出的幾道劍影,朝那巨大的劍影撞了過去。

轟!

嫡女心計 巨大劍影再次消散,然後又再次形成,同樣的,劍影上的氣息再次增強了幾分。

與那不斷增強的巨大劍影相比,凌傲天釋放出的數道劍影卻因為經過了兩次攻擊,變得有些黯淡起來。

凌傲天的面色凝重無比,從焰匪老七的劍影不斷消散出現,他能感覺到,想要徹底毀掉那道巨大的劍影,恐怕不是簡簡單單幾次攻擊就能成功的。

「小子,去向我死去的兄弟請罪吧!」焰匪老七瘋狂地大吼。

看著那不斷出現的巨大劍影,凌傲天嘆了一口氣,看來,想要不施展血經就取勝,已經不可能了。

不過,凌傲天並沒有打算在此刻動用血經,畢竟,在施展血經后,自己會陷入虛弱期,雖然自己憑藉肉身力量,依舊有戰鬥的能力,可是,在這樣的戰場上,自己那六級戰者初期的肉身力量,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會成為那些瘋狂的焰匪的刀下亡魂。

既然不能施展血經,那唯有動用精神攻擊了,僅僅是瞬間,凌傲天心中便有了決斷。

就在凌傲天思考的瞬間,焰匪老七那巨大的劍影已經到了身前,沒有任何遲疑,凌傲天再次控制著幾道劍影迎了上去去。

轟!

強大的碰撞力下,凌傲天的數道劍影再次擊碎了那道巨大的劍影,而它們自身也因為能量耗盡,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了。

「去死吧!」看到凌傲天的劍影完全消散,焰匪老七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發出了瘋狂的大吼。

「死的,是你!既然你那麼想念你死去的兄弟,那麼,你就下去陪他們吧!」凌傲天的神色平靜,面對著焰匪老七再次凝成的劍影,嘴角微微翹起。

凌傲天的話,焰匪老七全然沒有在意,在他的眼裡,凌傲天早就已經與死人無異了,見凌傲天在劍影消散后並沒有其他舉動,他帶著濃濃的殺機,控制著巨大的劍影朝凌傲天狠狠地劈了過去。

想象中的凌傲天被他巨大劍影劈成碎片的一幕並沒有出現,意識一片恍惚之後,焰匪老七出現在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

「歡迎來到夢神空間!」在他的面前,凌傲天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他。

「意識空間,你會精神攻擊?」焰匪老七一愣,隨即明白過來。

「哈哈哈!」焰匪老七發出了一陣瘋狂的大笑,「小子,不得不說,你很強,憑著六級戰者初期的實力能夠與我抗衡,可是,你做錯了一件事情,你不該把我帶到你的意識空間來。」

「是嗎?」凌傲天平靜地看著焰匪老七,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出現絲毫動搖。

「在外面,憑著你小子的古怪,卻是有了足以與我抗衡的實力,可是,在這意識空間之中,你死定了,忘了告訴你了,我我雖然不會精神攻擊,但是,我的精神力卻異常強大,與我的實力完全一樣。」焰匪老七說出了自己最大的倚仗。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看來,你對自己的精神力很自信了,不過,很快,我便會讓你知道,有再強大的力量,不會用,也是白搭!」在進入夢神空間的一瞬間,凌傲天便發現了焰匪老七的精神力異常強大,不過,對於這,他全然不在意,畢竟,在五級強者巔峰的時候,他便已經收拾掉了焰熾天,如今,實力已達六級戰者初期的他,更不會在意與焰熾天精神修為相差無幾的焰匪老七了。

焰匪老七的實力比凌傲天強,卻一直吃癟,本以為如今憑藉強大的精神力能夠震懾住凌傲天,如今聽到凌傲天那不屑的話語,不禁開始暴跳起來:「該死的小子,我會將你的意識之身撕成粉碎,讓你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都是沒有用的。」吼完之後,焰匪老七瘋狂地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看到暴跳的焰匪老七,凌傲天嘴角微微翹起:「過度憤怒,對身體可不好,跳個舞放鬆一下吧!」

伴隨著凌傲天的聲音,一股精神波動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而正憤怒沖向他的焰匪老七,在這股精神波動的衝擊之下,前沖之勢緩了下來,接著,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讓人覺得極其彆扭的笑容,接著,他手手,開始不停地舞動起來。

焰匪老七的的動作,並沒有持續多久,便恢復了正常,畢竟,凌傲天的精神力不如他,即便是施展了夢神無疆,也無法控制焰匪老七太久。

「你跳的舞,可真丑!」凌傲天毫不留情地打擊起焰匪老七。

「臭小子,你找死!」焰匪老七的臉色難看無比,這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剛才在凌傲天面前的丟人舉動,還因為他剛剛說過在絕的實力面前,什麼都沒有用這句話,卻當即被凌傲天狠狠地扇了一記耳光。

看著暴怒地沖向自己的焰匪老七,凌傲天也沒有了戲耍他的意思,默默運轉起夢神經,伴隨著一陣精神被動,他的身前出現了出柄與殘劍一模一樣的精神巨劍。

「去!」隨著一聲低喝,四柄精神巨劍呼嘯著,朝著焰匪老七撞了過去。

「給我滾開!」焰匪老七一聲暴喝,揮動著雙拳,狠狠地砸向射向他的精神巨劍。

當!

在焰匪老七的瘋狂攻擊中,一柄精神巨劍被他直接砸飛。

凌傲天弄出的精神巨劍是四柄,雖被焰匪老七砸飛了一柄,但是其他的三柄卻絲毫沒有停留,到了他的胸前。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滾開!滾開!滾開!」伴隨著三聲大吼,焰匪老七的巨大拳頭瘋狂砸擊,將三柄精神巨劍全部砸飛。

「小子,納命來!」掃除障礙后,焰匪老七再次大吼著,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看著眼中露出瘋狂之色的焰匪老七,凌傲天嘴角微微一翹:「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

隨著凌傲天的話,焰匪老七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危險的感覺,趕緊回頭一看,這一看之下,他不禁亡魂皆冒,原來,就在他沖向凌傲天的時候,那四柄被他砸飛的巨劍,竟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更大的巨劍,快愈閃電般地朝他疾射過來。

沒有任何猶豫,焰匪老七猛地轉身,揮拳朝那柄精神巨劍擊了過去。

焰匪老七的反應已經夠快了,可是,那柄巨大的精神巨劍的速度卻更快,在他揮拳之際,直接洞穿了焰匪老七的身體。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從焰匪老七的口中傳了出來。

若是在外界,被一柄巨劍洞穿身體,那是必死無疑的,不過,這裡是意識空間,焰匪老七雖然被精神巨劍洞穿了身體,卻沒有危及性命,甚至,在他的身上連道傷痕都沒有。

當然,精神巨劍洞穿身體,雖然沒有在焰匪老七身上留下傷痕,卻並不代表著沒有對他造成傷害,精神巨劍入體的一瞬間,那柄精神巨劍已經消耗了焰匪老七的部分精神力,而他發出的那聲慘叫,正是因為體內的精神力被強行割裂所產生的劇痛而產生的。 被精神巨劍刺中,焰匪老七受到的傷害可不小,可以看出,他此刻的身體明顯比先前更加虛浮了。

原本以為凌傲天無法給自己帶來傷害的焰匪老七又驚又怒,可以說,他這次吃的虧可不小,僅僅就是凌傲天的這一擊,便足以讓他的精神力修為跌落到六級戰者中期的程度。

「臭小子,我要殺了你!」焰匪老七怒吼著,再次朝凌傲天沖了過來,然而,等待他的,依舊是那柄曾帶給他巨大傷害的精神巨劍。

就這樣,在凌傲天的夢神空間之中,一柄巨大的精神巨劍,不斷地盤旋著,攻擊著怒吼連連的焰匪老七,阻擋住了他沖向凌傲天的步伐。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柄精神巨劍一次又一次擊中焰匪老七的身體,使他的身體越來越黯淡。

終於,在被精神巨劍攻擊了數十次后,焰匪老七的身體已經開始變得透明起來。

一直不可以世,瘋狂叫囂著要殺凌傲天的焰匪老七終於怕了,在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一直以來,他都低估了他的對手。

不!他不想死!面臨著生命危險,焰匪老七開始瘋狂地逃避起凌傲天精神巨劍的攻擊,在夢神空間內左衝右突,想要找到離開的辦法。

然而,焰匪老七註定要失望了,凌傲天的夢神空間堅固無比,想要破除,只有憑藉強悍的精神力強行崩碎,焰匪老七的精神力,顯然還達不到那種程度。

在慌亂的逃避中,焰匪老七又被凌傲天的精神巨劍刺中了兩次。

焰匪老七本就消耗過巨的精神力,經過精神巨劍的這兩次攻擊之後,變得更弱了,此刻,他的身形已經變得完全透明了。

「不,不要殺我!」感覺到死神降臨,焰匪老七早已沒了先前的囂張,開始求饒。

放虎歸山,豈是凌傲天會做的,他沒有理會焰匪老求的哀求,再次控制著精神巨劍,朝焰匪老七刺了過去。

「啊!」求生無望,焰匪老七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大吼,接著,他那原本就已經透明的身體竟然開始迅速碰膨脹起來。

自爆!凌傲天的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在與焰熾天戰鬥時多次自爆精神力的他對這可是極其熟悉的。

雖然焰匪老七已經是強弩之末,但凌傲天卻不敢大意,不等焰匪老七精神力自爆發出,身形一閃,迅速地向後退去,而那柄由精神力凝成的巨劍,也在同一時間如閃電般遁向遠方。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從焰匪老七的身體周圍擴散開來。

原本堅固無比的夢神空間,在這股衝擊波的衝擊之下,劇烈地顫抖起來。

好厲害!凌傲天的心中升起了一陣寒意,在焰匪老七最後關頭的自爆中,夢神空間差點便破碎了。

看來,以後得小心點了,不能隨便帶精神力強大的人進入夢神空間。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的身形一閃,離開了夢神空間。

戰場之上,焰匪老七的那巨大的劍影依然在凌傲天的身前,直直地劈向凌傲天。

對於早已沒人控制的巨劍劍影,凌傲天自然不會懼怕,輕輕一揮手中的殘劍,體內的真氣激蕩而出,震碎了那道巨大的劍影。

焰匪老七的身體,在巨大劍影消散的瞬間,緩緩倒了下去。

殺掉了焰匪老七,凌傲天並沒有停下,直接朝著正和兩名傭兵團長斗得不可開交的焰匪老六衝了過去。

焰匪老六的實力確實不簡單,一人獨斗兩人,卻絲豪不露敗象,反倒是將兩名傭兵團長逼得節節敗退。

凌傲天衝到焰匪老六前面,毫不猶豫地一揮手中的殘劍,朝焰匪老六刺了過去,擋住了焰匪老六追擊一名傭兵團長。

「兩位,我們一起殺了他!」凌傲天對兩名有些發獃的傭兵團長喊道。

聽到凌傲天的大喊,兩人如夢初醒,開始發動猛烈的攻擊,朝焰匪老六攻了過去。

焰匪老六確實很強,可是,面對著三名強者的猛攻,他還是有些疲於應付,不過數個回合,便露出了敗象。

趁他病,要他命!凌傲天與兩名傭兵團長都是經驗豐富之人,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趁著焰匪老六呈現敗象之際,朝他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在三人的攻擊之下,焰匪老六最終沒能逃過死神的邀請,發出了一聲慘叫之後,倒在了地上。

六名焰匪頭領,已去其二,剩下的事情,可就好辦得多了,凌傲天與兩名傭兵團長在殺掉焰匪老六之後,兵分三路,分別朝正在與三名傭兵團長激戰的焰匪老二,老三,老四沖了過去。

與三大焰匪頭領交手的三名傭兵團長的實力並不弱,與三大焰匪頭領鬥了個旗鼓相當,此刻,有了凌傲天三人的相助,不過二十餘個回合,三大焰匪相繼喪命。

除掉五名焰匪頭領后,戰場之上,就只剩下焰匪老大與一名年約四旬的傭兵團長仍在激戰了。

「焰熾烈!你大勢已去,乖乖受死吧!」那名傭兵團長將戰場上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見凌傲天他們順利解決掉了另外幾名焰匪頭領,朝焰匪老大喊道。

焰匪老大自然也看見了自刁民的幾名兄弟相繼死去,只是被那名傭兵團長纏得過緊,抽不出手來援救,此刻,聽到那名傭兵團長的話,他的雙目中露出了一絲瘋狂之色。

「仇恨傷,想要我死,沒那麼容易!」焰匪老大焰熾烈大吼著,他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狂暴起來。

不好!看著這似曾相識的一幕,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小心,他要施展提升修為的秘法!」

「烈焰三重天!」就在凌傲天的聲音傳出之際,焰熾烈發出了一聲大吼,接著,他的修為開始瘋狂地攀升起來。

七級戰者巔峰,八級戰者初期,八級戰者中期。

原本只是七級戰者中期的焰熾烈的修為瞬間突破到了八級戰者中期,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在凌傲天的提醒下,那名傭兵團長警慎地後退,當他發現焰熾烈的修為竟然瞬間突破到八級戰者中期時,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憑著秘法提升了修為的焰熾烈太強大了,憑他們在場的幾人,根本就不可能擋得住。

「退!」那名傭兵團長的眼中滿是不甘之色,但礙於實力,卻不得不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他很清楚,他們幾人當中,就只有四人達到了七級戰者層次,不過,這點實力,在八級戰者中期的焰熾烈手上,根本就支撐不了多久,若是真要與焰熾烈斗下去,恐怕他們全都得交待在這裡。

見那名傭兵團長竟然在這個時候發出了撤退的命令,凌傲天的眉頭同樣皺了起來,如今,可是滅掉焰匪的最佳時機,若是錯過了,那可就太可惜了,更何況,若是這些傭兵撤退了,那他的麻煩可就大了。

「閣下,就這樣撤退,你甘心嗎?」凌傲天攔住了仇恨傷。

「小兄弟,我們早已籌劃多時,卻功虧一簣,自然不甘心,可是,現在的焰熾烈太強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仇恨傷一臉無奈地看著凌傲天。

「哈哈哈哈!」就在這時,焰熾烈的瘋狂大笑聲傳了進來,「仇恨傷,你就等著受所有傭兵團的攻擊吧,我焰熾烈在此發誓,從今日起,殺光所有敢進入烈焰谷的傭兵團。「

焰熾烈的話,讓仇恨傷的身體猛地一顫,他知道,焰熾烈不是說著玩的,從今天開始,進入烈焰谷的傭兵團,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而這次圍剿焰匪,是他發起的,到時候,那些無法找焰匪麻煩的傭兵團,肯定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他的身上,那樣一來,他手下的恨天傭兵團可就有大麻煩了。

在一旁的凌傲天將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焰熾烈的話,已經將仇恨傷逼到了絕路上了。

這可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閣下,事已至此,恐怕不可能善了了,如今,唯有殺掉焰熾烈,才能改變一切。」心中有了打算的凌傲天開始遊說起仇恨傷。

聽到凌傲天的話,仇恨傷眼中的光芒一閃,隨即又黯淡了下來:「兄弟說得沒錯,可是,我們根本就不是焰熾烈的對手。」

「閣下是擔心焰熾烈的修為太強,我們無法應付嗎?」凌傲天問出了問題的關鍵。

仇恨傷點了點頭。

「如果我說,我能夠擋住焰熾烈,直到他的秘法失效呢?」凌傲天說道。

仇恨傷身體一震,看向凌傲天,滿眼的不可置信之色。

「放心,我沒說謊,我能拖住焰熾烈一個小時左右。」凌傲天給了仇恨傷肯定的答案。

仇恨傷猶豫了,若是有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他們做很多事情了。

「閣下考慮得如何了?」凌傲天已經準備施展血經,提升修為拖住焰熾烈了,現在,他需要仇恨傷一個肯定的答覆,畢竟,他憑著血經與九絕步,也僅僅只能做到拖住焰熾烈一段時間而已,想要戰勝對方,肯定是不可能的。 經過短暫的猶豫之後,仇恨傷抬起頭來,看向凌傲天:「閣下真的能拖住焰熾烈?」

「應該沒問題,或是我不是他的對手,閣下再離開,對閣下不是也沒有損失嗎?」凌傲天微微一笑。

也許是對自己的實力過於自信,在凌傲天與仇恨傷交談之時,焰熾烈並沒有發動攻擊,反而是悠閑地看著兩人,當聽到凌傲天有辦法對付自己之時,他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

焰熾烈沒有急著動手,給了仇恨傷考慮的時間,許久之後,仇恨傷抬起頭來,看向凌傲天,說道:「既然如此,那便依小兄弟所言,我們姑且與焰熾烈鬥上一斗。」

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仇恨傷身上的氣勢猛然暴長起來。

感覺到仇恨傷身上的氣勢變化,焰熾烈的眼中閃過一道凶光:「仇恨傷,看來,你是打算拿雞蛋碰石頭了?」出於對自己實力的自信,焰熾天完全沒把仇恨傷的戰意看在眼裡。

「焰熾烈,事以至此,你我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即便有心保全自己,但場面話,肯定還是得說的。

「那好,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上路!」焰熾烈可不是什麼善輩,眼露凶光,惡狠狠地說著,朝仇恨傷逼了過來。

就在焰熾烈朝仇傷逼來之時,凌傲天施展出血經,將自身修為提升到七級戰者的層次,然後擋在了仇恨傷的前面。

「你的對手,是我!」凌傲天將充滿戰意的目光投向了焰熾烈。

對於凌傲天這個殺死他數位兄弟之人,焰熾烈自是不會認錯,見凌傲天竟然主動擋在了前面,他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

「小子,好膽,殺我兄弟,我還沒去找你,你反倒找上門來了,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上路!」

「只要你有這本事,儘管來殺便是!」凌傲天全然沒把焰熾烈的威脅放在眼裡,平靜地看著他。

凌傲天的平靜,深深地刺激了焰熾烈,他一聲大吼,身形一閃,朝凌傲天逼了過來,手中那柄造型獨特的大刀帶著狂暴的力量朝凌傲天劈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