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爸爸沒聽到小糯米在叫麻麻嗎?」

小傢伙氣鼓鼓的,很是生氣。

生氣自己被無視了!

生氣爸爸竟然沒聽到她的聲音!

「抱歉,爸爸沒聽到。」

小糯米跺了跺腳,「小糯米也要!」

天醫凰后 「要什麼?」慕靖西沒理解她的話,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小糯米已經吭哧吭哧的手腳並用爬上床來了。

她咧嘴一笑,興奮的擠進了他和喬安中間。

慕靖西心猛地一沉,喬喬還沒穿衣服。

不能讓小糯米進來!

小糯米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身子就被人拎在了半空中,下一秒,徑自帶出了卧室。

「麻麻,小糯米要麻麻!」她四肢在空中踢打著空氣,嗷嗷叫。

當著她的面,慕靖西無情的把門關上。

「小糯米,你是大孩子了,不能跟爸爸麻麻一起睡了。」 古木在看到瘴蠻噴出毒素,雖然是以最快速度躲開。但畢竟是作勢而砍,中途後退,撤退就打了折扣,而毒物噴出的速度又快,他持劍右手便沾上了一點。

正在暗暗慶幸及時躲開毒素的古木,頓時感覺右手腕上傳來酥麻之感,而這種感覺剛剛升起,他又感覺自己的右手好像失去了知覺。

古木神色一驚,卻見無芒劍從右手中脫落下去。

「噌!」

無芒劍最後插在了地上。

「這麼猛?」古木嘴角一陣抽搐,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右手已經徹底被毒素麻痹了。

而那右手不僅被麻痹沒了知覺,毒素好像還在繼續蔓延,正有著延伸手臂的打算。古木豈能看下去,急忙運轉體內火之真元,融入右臂之中,試圖將毒素凈化。

「嗖!」

而就在古木施展火之真元打算驅散毒素,站在不遠處的瘴蠻便再次發動攻擊。

古木見狀,臉色又變,當下踩著驚鴻游龍瘋狂的後退。

……

一個人如果面對一條大狼狗,你從它面前慢慢走過,後者肯定不鳥你,而如果在它面前狂奔過去,那結果就是會被瘋狂的追趕。

狗的天性和本能就是追趕,你越跑它越追,而最好的辦法就是站在原地不動,或慢慢走過,並注意狗的反映。

當然,還有一種辦法,就是撿起一塊板磚,大搖大擺走過去,若是敢靠近,那就直接拍倒。

而如今,古木面對的就是這種情況。

他一邊施展著火之真元傳入手臂,一邊腳下抹油逃竄,瘴蠻就仿若一條瘋狗,在後面狂嘯追趕。

而且瘴蠻越是跑,越是追,體內的野性越是被徹底激發出來,於是就見它低吼著,亮著尖角,誓要將古木的小嫩菊給捅破。

古木苦著臉,圍著只有二百多米範圍的小山谷來回狂奔,這個時候他可不會用對付大狼狗的辦法,靜止不動,也不會拿起板磚去拍它,因為這樣無疑是在找死。

於是,瘴蠻越是追的瘋狂,古木越是跑的瘋狂。

一人一獸就在窄小的範圍內,詮釋著什麼叫瘋狂,什麼叫速度。

「他媽的。」

不停狼狽逃竄的古木極為鬱悶,因為他的火之真元凝聚在右臂上,雖然阻止了毒素蔓延,但根本無法將其凈化祛除。

「武師境界的玄獸,怎麼可能有如此強悍的毒素!」古木想不通,最後只能咬著牙,繼續調動溶火,向著手臂各處經脈湧入。

在後面瘋狂咆哮的瘴蠻見遲遲追不上前面可惡的人類,最後長開大嘴,便向著四周噴出一團團黑霧毒素。

既然是圍著山谷跑,那自己就把這裡全都噴上毒素,看你這個人類還怎麼躲避!

這頭瘴蠻不但懂得三十六計,竟然還知道山谷是圓的,圍著這裡打圈轉,遲早要路過。

濃郁的瘴氣籠罩周圍,古木根本看不清後面瘴蠻在做什麼,但根據勁風,以及它『唋唋』的發出古怪聲音,就猜測,這傢伙肯定又在吞吐毒素。

「不能這樣跑下去了!」

古木意識到不對,畢竟這種毒素太強,如果自己大面積沾惹上,肯定會當場麻痹,從而任其宰割。

必須要反擊。

就在古木苦想良策之際,火之真元終於攻破了被毒素麻痹的經脈,而一瞬間,他的右手便恢復了知覺。

「毒素雖強,但我是武王境界,又有火之真元,凈化毒素還是可以的。」古木頗為欣慰,至少他現在可以肯定,自己火之真元能夠對付毒素,只是需要點時間罷了。

右手恢復知覺后,古木並沒有急著停下腳步反擊,因為他知道,這頭三品玄獸很機警,自己如果冒然停下,不能傷之,肯定又要如剛才那般陷入被動。

無限之信仰諸天 必須一擊擊殺!

古木奔跑中,暗暗想著。同時從空間戒指取出灰炭,匆匆在左手背刻上天罡九演陣的一演禁陣。顯然他打算用對付追命堂武王那樣,以手臂力量直接將這頭瘴蠻轟殺。

原本古木打算把手臂也刻上,形成二演,這樣左手臂上的力量就可以達到極致,但時間緊迫,不容他在做其他。

只能將天罡九演陣一演,古木並沒有自信可以一拳秒殺瘴蠻,畢竟後者皮糙肉厚,單單一演加持恐怕很難重傷它。

於是,他放棄了以拳頭正面攻擊瘴蠻的想法,而是打算以《火溶相合》,配合無芒劍,加上一演禁陣的力量和速度,直接將它斬殺劍下。

「你的皮很硬很厚,能頂得住我六級武功和禁陣加持的無芒劍?」古木心中想到,他就不信,如此也破不開瘴蠻的皮肉!

想好了對策,古木腳步速度故意放慢了些。

既然這妖獸懂得用計謀,那作為將計謀發揮極致的人類,古木當然也會用,而他現在就是故布疑陣,讓後面的三品玄獸以為自己體力透支,從而放鬆警惕。

「到底是你這頭玄獸聰明,還是老子我聰明!」

果然,當古木有意把節奏放慢,那瘋狂追來並噴吐毒素的瘴蠻眼中頓時透出了亢奮。

這個人類終於筋疲力盡了。那就一鼓作氣衝過去,用尖銳牛角穿透他的胸膛!

瘴蠻粗壯的四肢猛地一用力,速度就明顯加快了不少。

「上當了!」

感覺到後方勁風更厲,古木嘴角一抹冷笑,旋即便根據剛才記憶,向著無芒劍的位置奔去。

如此,古木和瘴蠻原本保持著五六米的距離,而隨著前者故意減速,兩者距離不斷拉近。

五米。

四米。

三米。

當瘴蠻距離古木只有兩米距離之際,它便張開巨大的牛嘴,調動體內蘊養多年的毒素,就要向那可惡人類噴去。

對於這個距離,它有自信可以讓人類中招!

不過就此時,它突然發現那個人類猛地彎下腰,旋即身體轉過身來,左手拿著一把利劍,閃爍著火紅赤炎的同時,正向著自己砍來。

速度太快!

瘴蠻眼中映射出火紅劍芒,卻根本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應,最後眼瞳猛地一縮,只感覺那炙熱火焰已經和自己身體接觸在一起。

燙!

無法忍受的灼熱感。

疼!難以言喻的疼痛感!這是它最後所能感覺到的,因為這種燙和疼只是持續了一會兒,它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一聽大孩子三個字,小糯米就不服氣。

捏緊小拳頭,猛地伸出去,要揍他。

扁了扁嘴,抗議,「小糯米不是!」

「你是。」

「小糯米是麻麻的小寶貝!不是大孩子!」

「你已經快三歲了,三歲是大孩子了。不能再跟爸爸麻麻一起睡了。」

小糯米特別委屈,憑什麼不讓她跟麻麻睡,憑什麼!

越想越氣,越氣就越委屈,委屈如泄了閘的洪水,收也收不住。

豆大的淚珠,順著白皙的臉蛋,啪嗒啪嗒往下掉。

「哇嗚……」小嘴巴一張,扯開嗓子嚎啕大哭。

慕靖西傻眼了。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愣在了原地。

這是怎麼回事?

好端端的,怎麼哭得這麼傷心?

是他說錯話了么?

還是……做了什麼,讓她如此傷心?

「小糯米……」

「不要你!壞蛋!走開!」

小糯米胡亂踢打著他,慕靖西立即將她小小的身子揣進懷裡,心肝寶貝似的抱著。

「是爸爸說錯話了,別跟爸爸一般計較,嗯?」

「嗚嗚嗚……」

「喬小諾,不要哭了,好不好?」

「就哭!」

「好,那就再哭一分鐘,好么?」

「不好。」

「那就兩分鐘吧,行么?」

一隻白嫩的爪子攤開在他面前,慕靖西哭笑不得,「三分鐘么?」

「……五分鐘。」瓮聲瓮氣的聲音。

慕靖西沉吟片刻,「好吧,那就五分鐘。再哭五分鐘,就不許哭了,知道么?」

小糯米點了一下腦袋,繼續哭。

哭了一會兒,她抬起被淚水打濕的眼睫,睨了慕靖西一眼。

發現他絲毫沒有要哄她的意思,不免悲從中來,淚水簌簌滾落。

好不委屈!

慕靖西嘆息一聲,「小糯米,爸爸愛你。但是你要知道,麻麻是爸爸的,你不可以霸佔。」

小糯米:「w(?Д?)w」

麻麻為什麼是爸爸的?

「麻麻為什麼不是小糯米的?」

「因為你麻麻是爸爸的妻子,妻子的意思你知道么?」

「不知道。」

「妻子的意思就是,她是屬於爸爸的,也就是說,除了爸爸之外,她不能跟任何人睡。包括你,明白了么?」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小糯米一聽,更委屈了,「哇!」

嚎啕大哭!

慕靖西一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哭吧,哭完就好好的接受現實。」

小糯米:「o(╥﹏╥)o」

說好的小寶貝呢?

爸爸騙人!

她再也不是小寶貝了!

她是沒人疼沒人愛,還沒麻麻抱著睡的沒人要小白菜!

喬安隱隱約約聽到了小糯米的哭聲,聽不真切,轉了個身,又睡了過去。

孕婦嗜睡的癥狀,越來越明顯了。

平日里忙於工作,再累,也要撐著,強打起精神來專心投入工作。

難得周末,她就喜歡賴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覺。

更何況,床上有慕靖西的氣息,男人身上清冽好聞的氣息,就是最好的催眠香。

嗅著他的氣息,喬安睡得很是安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