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獃子,該抽籤了,你上!」劉嘉雯的一聲低呼,將呂涼的注意力從觀望台那邊拽了回來。

「我?那萬一是個下下籤,可不許怪我!」呂涼看另外四人都是這個意思,倒也不推諉。

「各隊伍的隊長上台抽籤!摸出紅簽站東方,綠簽站西方,黃簽站北方,藍簽站南方!」

隨著蒼老聲音再度響起,原本空曠的中央擂台上,瞬間浮現出一個光團,陸續開始有人走上高台,並將手伸入其內。

有樣學樣,呂涼也走到台上,伸手一摸,再掏出時,便有了一枚標有「六」的綠簽。

可就在他想下場回歸本陣之時,一股凌厲的殺意瞬間自背後襲來,但當他下意識準備迎擊時,這股詭異的殺意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好強的殺意……看來,這是已經被人惦記上了啊!」呂涼之前只是頓了下身形,如今危機解除,倒也繼續往下走去,只是神識還停留在擂台上陸續上來和下去的人身上,不過,也再難發現什麼端倪了。

下台後,呂涼一聲招呼,這邊四人也一齊跟上,直接就往西方去了。

當他們到達指定位置時,也正陸續有其他抽到綠簽的隊伍來到此處。

「嗯?他們是……」別的過來隊伍呂涼沒注意,但當其中一隊渾身藍袍,從頭到腳都包裹的異常嚴實的怪異隊伍到來后,他不得不將視線停留在此!

因為這隊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在其唯一露出的雙目中,有著一種令人很不舒服的昏黃精光!

而這種目光,呂涼並不陌生,如果所記不差,這簡直就是當年姬家雙秀中,蟲魔雙眼的翻版!

「是他們……看來從預賽開始,就不會輕鬆了!」林千骨的傳音此時到來,「姬家特殊部隊『黑鋒』中屬王牌戰力的幾人!我之前還納悶兒,突入姬家核心秘境時,無論是當時滅殺還是後來歸順的那幫人里,怎麼都沒見他們的身影……現在,竟然在這裡出現了!」

呂涼此時也注意到,這隊人馬的注意力,除了部分集中在自己身上,剩下更多的,則是聚焦於林千骨身上,而且明顯是充滿了敵視與殺意的感覺!

除了這隊棘手的敵人外,另有一個戰隊也引起了呂涼的注意。不過這次非但沒有敵意,甚至還能產生一定的好感。因為這隊人馬,各色的服飾上,分別紋著「劉」、「柳」、「方」、「祝」、「東煌」的字樣,顯然正是荒古世家的聯軍!

果然,這邊劉嘉雯直接沖著其中某些人就打起了招呼,其中那位劉家青年,還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你知道多少人對咱們的隊伍……哦,不,是對你,有著羨慕嫉妒恨的感覺么?」文小婧則輕輕狡黠一笑。

「是我的福氣,所以,我必須珍惜!你們,一個都不能有事!」呂涼則回以微笑,但眼中的堅定之色,卻是越來越濃。

「本次大比,與往屆規矩一樣!優勝的隊伍,除了擁有進入『混沌虛空』討取機緣的資格外,還可獲得這次由聖祖殿專門提供的兩件奇寶!」隨著蒼老聲音再度響起,擂台上空隱隱浮現出兩陀虛影。

其中一影,顯現的是一枚青色的混沌小珠,另一影,則是一個其內同樣混沌不清的金色瓶子!兩影顯現完畢的同時,猛地光華一閃,便直接消散不見。

「嗯?!」可影像顯現的一剎那,一股狂躁的戾氣直接自呂涼神魂深處湧現而出,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直接就給鎮壓下去了,但其此時腦子裡,那個金色瓶子的影像卻再也揮之不去!

「你感知得似乎沒錯……那裡,有我的同類!」大蘑菇精魂沉重的嗡嗡聲傳來。

「如果我們能取得最終的優勝,在好好探查其中的奧秘吧!」呂涼則重新穩定心神,反而對此次大賽變得更加期待起來。

約一炷香的時間后,所有的隊伍集結完畢。每個方位上,各有十六支隊伍,總共六十四支,這就是所有參加死斗會預賽的隊伍。

與此同時,擂台下各隊處光華驟閃,下一刻全數消失不見!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而在擂台之上,則瞬間化出八處光幕,上面顯現的,另是一處擂台之地,各有八支隊伍環繞其下。

「預賽一共八組!每組第一進入決賽!老規矩,每隊可戰至最後一人,輸的隊伍,死或為奴!現在,按照擂台上顯示的號碼開始比拼!」蒼老聲音一聲令下后,觀望台上的歡呼聲更加熱烈了!

呂涼這方的擂台上,第一撥上場比賽的隊伍,是「一」和「七」。雖然文小婧之前介紹過這都是哪家的隊伍,但他也壓根兒沒往心裡記。反正這倆隊伍,一隊白袍,一隊青衣,倒也算涇渭分明。

只不過,隨著戰鬥的開場,僅僅過了三炷香的工夫,呂涼原本還有些平靜的心,已經不自覺地開始緊繃起來,股股斗者特有的熱血情緒,也已襲遍全身。

因為就這麼個工夫,台上已經進行了兩戰,結果卻是出乎意料的慘烈!

第一場第一戰,兩方之人上來就是沒有任何保留的搏殺,基本都是那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決死架勢!最後的結果也對得起他倆這種殺法,其中一人在不敵落敗之際,直接抱著對方玩了個恐怖的自爆!最終的結果,兩人全死!

第一場第一戰的勝負結果:平!

第一場第二戰,再度上來的倆人比先前一場的激烈程度稍弱一籌。但結果一樣慘烈無比!先不說是不是勢均力敵,不管哪一方,即便差點身死道消,也根本沒有一絲投降的意味。最終的結果,白袍一方死亡判負,青衣一方的人雖然贏了,但傻子都看得出來,此人也根本沒有繼續再戰的能力了!

「這就是『大屆』的死斗會啊……以前我隨爹看過『中屆』的,也沒這麼慘烈啊……」劉嘉文愣愣地嘟囔著,顯然也對這血腥一幕深感驚訝。

「小子,其他地方和這裡半斤八兩,目前粗略一算,剛開始的三百二十人,現在應該已經不到三百了!」老白低沉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其後的比賽,青衣這方最終取得了優勝,但所剩三人,目測之下,能有續戰之力的,撐死了也就只有兩人!

隨後的第二場,依舊不是呂涼的隊伍,不過卻很值得關心,因為這兩支隊伍,正是荒古世家聯軍和姬家的王牌戰隊!

呂涼傾向誰就不必說了,但此戰的結果……如果不是大會規矩所限,他已經恨不得此刻上場滅殺那幫慘無人道的劊子手了!

碾壓+屠戮,是此戰唯一的寫照!

原本被呂涼寄予厚望的世家聯軍,從第一戰開始,就註定了被覆滅的命運!

第一戰緊緊連一炷香的時間都沒用,世家聯軍這邊的人敗北不說,其整個人,竟然是被對方放出來的一條青色蜈蚣吞噬蠶食的!

為何說是「碾壓」呢?因為姬家這邊的傢伙獲勝了並不下場,而是對著世家聯軍那邊勾了勾手指頭,明顯就是繼續第二戰的架勢!

至於第二戰,上場的正是劉家青年,其能力比先前殞命的同伴強了不少。但對方的能力似乎之前也有所保留,咋一爆發下,再次成為了沒有任何懸念的屠戮!

劉嘉雯此刻不但呂涼攔著,還被林千骨死死抱著,要不這丫頭絕對就衝上去了!

之後的戰鬥,姬家確實換人了,但也換上來一個更狠更厲害的!

因為這一個人,連三炷香的時間都沒用,就把世家聯軍的三人全數滅殺!此人完事,還特意沖著林千骨這邊比了個「必殺」的手勢,挑釁之意,可謂是明顯至極!

「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劉嘉雯此時倒是平靜下來了,只是其赤紅的雙目內,已經滿是決絕的殺意!

呂涼沒說話,但也重重點了點頭,同時心中則感概道:看來這預賽,就得拿出決賽的志氣來好好搏殺了!

……

在死滅谷內正進行著激烈死斗會的同時,谷外萬里之地的一處看似尋常的空間裂縫內,卻有三道身影隱蔽其中,其中兩名老者加一名中年大漢,正在沉聲說著什麼。

如果有明眼人在此,定會驚訝地大呼小叫。因為此三人中,兩名老者,一名是已經投降姜家的姬家家主姬發,另一名正是燭龍老祖的虛影,而那名中年漢子,則是已經隱居世外的姚家家主姚若遠!

「老姬,你確定搏這一把?」姚若遠的臉上還有一絲掙扎之色。

「你覺得我還有什麼怕失去的嗎?自打姜家小賤人殺我兩兒開始,我就一直在等這種機會!如今它來了,我拼上老命又何妨!」姬發沒有任何猶豫地咬牙切齒道。

「姚家主,你的愛子,據我所知,也是死在呂涼手裡的!難道,你還對自家的地位抱有幻想不成?」燭龍老祖斜眼看著對方,捻著鬍子道,「時不我待,失不再來啊!」

「……我明白了!」姚若遠的眼中,也漸漸閃耀出決絕的光輝,隨即沉聲道,「我還有一個疑問:不周山和盤古洞,如此賣力氣幫我們這等過氣之人有何好處?你們可不像是做賠本兒買賣的人!」

「呵呵,閣下太低估你們的能力了!雖然明面上的戰力幾乎損失殆盡,但我也知道,二位還是有足以自保的底蘊在手!」燭龍老祖此時收起微笑,轉而面色陰狠道,「而我們需要二位做的,是把自保的力量變成魚死網破的殺招!反正你們再慘也慘不到哪裡去,而如果成功了……這好處,還用得著我說嗎?我們幫你們,其實正是幫自己!姜家也好,荒古世家也罷,都是橫亘在我們前面的大山,如今有機會把他們擺平,我們自然是絕無懈怠,只剩通力配合的份兒!」

「好!那最後一個問題,按閣下的計劃,可不只是我們外圍努力能成的!莫非在那谷內,也有我們的……」姚若遠的目光中隱隱有精光閃爍。

「哈哈哈!如果沒有,你們以為兩大聖境哪裡來得這種底氣!」一道蒼老但中氣十足的聲音猛然間傳來,同時一道佝僂的身影也浮現而出。

「什麼?!」除了燭龍老祖眼中的精光越來越盛外,其餘兩人同時發出了不敢置信的驚呼!

因為呈現在他們眼前的這個人,正是女媧空間盡人皆知的已死之人:孔家家主,孔無名!

(ps:不是周六,就是周日,肯定有一更,但也肯定休一天!) 死斗會繼續進行,呂涼的隊伍,是第一輪最後一個上場的,而他們的對手,是來自女媧空間名為「星雲派」的一個大勢力。

雖然文小婧已經說過,此門派並不算女媧空間內實力多麼頂尖的存在,但有了前面幾場的血腥刺激,倒也沒人因此而輕敵。

呂涼再度第一個上場,他的對手是一名絡腮鬍大漢,上來爆喝一聲,就掄劍衝殺了上來。

由於擂台大比是眾目睽睽之下的,呂涼雖然不輕敵,但本著保留殺手鐧的目的,上來並沒有動用太狠的戰術。

六隻噬靈蟲外加通了兩竅的神禁狀態,混沌分身激活兩具,呂涼也祭出軒轅劍就對沖而去!

然後……半炷香都沒用,這名絡腮鬍大漢,直接就吼出了「認輸」二字!弄得剛準備好好活動一下筋骨的呂涼,差點一口氣沒倒上來……

「這種實力……也來參加死斗會?!」呂涼倒是沒有打算續戰,只是一愣一愣的疑惑著。

「並不是所有的隊伍都是抱著必死決心來參賽的,起碼這場,看來我們是不用操太多心了!」文小婧微微一笑解釋的同時,臉上也有了一絲憂愁之色,繼續輕喃道,「希望第二輪的運氣不要那麼背……」

第二個上場的是劉嘉雯。

劉大小姐明顯是被之前逼出了一定火氣,對面的人剛站穩了,這邊已經是數百的金色紙鶴翻飛而出,其本人也祭出雙劍就沖了過去!

只看這架勢,呂涼就暗自點了點頭,看來自己這機緣不淺的千多年,這丫頭也並沒有閑著,起碼在對戰姬家部隊的時候,應該也有一戰之力了!

第二戰的結果也沒有懸念,一炷香的工夫,以劉大小姐的全面勝利而告終。

等作為第三個的林千骨上去后,對面則上來一名大鬍子大漢,手中一柄巨錘舞得是虎虎生風,看上去倒是比前兩個底氣足得多。

只不過,當林大小姐矛尖一挺,渾身爆出森森煞氣之後,對方先是來了個霸氣無比的錘花兒,接著直接跪倒在地,磕了三個響頭后,再抬頭,已是滿臉的諂媚笑意:「林大小姐,您看,我這架勢,可以做您的僕從么?」

……

……

……

不光是全場觀眾有些傻眼,林千骨的矛都差點掉地上,當下柳眉微挑,往場下一指,那意思就是「你趕緊下去吧」!

可大漢估計理解錯了,當下眼神一亮,歡呼雀躍著就跳下台去,好像當了僕從是一件多麼榮幸的事情……

這邊林千骨本來想下場換己方下一個人上,但剛有個要挪步的意圖,對方剩餘兩人也不顧大賽規矩,居然同時閃到台上,有樣學樣地倒地便拜……

所以,當林千骨下場時,身後已然跟上了五名死皮賴臉黏上來的僕從……

大多數人都覺得好笑的時候,有些明眼人卻眉頭微微皺起,比如劉風這邊,就輕聲對著同樣表情的黎雪蓉道:「希望第二輪他們別碰上姬家的人,否則,沒有熱身的死斗,可不是很妙!」

……

想什麼就來什麼!

當第二輪抽籤結果出來的時候,呂涼的隊伍這次變成正數第一個上台的,但他們對手,恰恰就是最不願碰上的姬家隊伍!

「我先上!」林千骨不容分說,一把拉住正要繼續第一個上台的呂涼,直接就躍前而去,「他們的主要目標是我!那就先讓我探探他們的底兒!」言罷,不容分說就已經閃到了台上。

「你竟敢第一個上來……太好了……本來我們還擔心如果你遲遲不上場該怎麼辦……現在,都省了……」台上姬家隊伍這邊,是一名佝僂著身材的藍袍人,其渾濁的昏黃雙目中,此刻卻是前所未有的精光大盛!

「廢話少說!早就聽聞姬家特殊部隊『黑鋒』中有幾名特殊戰力的存在,上次一戰,我還納悶兒怎麼沒碰上……現在,怎麼有膽量出現在這裡了?」林千骨依舊是一貫的霸氣。

「……反正我們的任務已經完事了,剩下的,就是毫無顧忌的置你於死地了!」藍袍人的語氣雖然低沉,但隱隱透出無比興奮的意味!

「任務?」林千骨則捕捉到了其中的關鍵字,但輪不到她多想,對面就先發制人了!

一條渾身閃爍著金光的青色大蜈蚣,在無數漆黑小蟲的伴隨下撲面而來,雖然均無任何修為氣息可感知,但一股濃烈的死亡氣息,卻是即便在擂台下都可以感知到的!

這次大比的擂台,只要上面有人戰鬥,四周就會自動浮現一層若隱若現的光幕。雖然此幕看著弱不禁風,但即便是之前那種恐怖的神祖級自爆,都可將威能全數輕易抵擋而下!現如今,能讓外面感覺到這種濃郁的死氣,可見裡面只能是更勝數籌!

白骨蓮花朵朵盛開,林千骨渾身煞氣爆發而出,挺矛衝上去的同時,身體表層瞬間覆蓋上了一種厚實的白骨戰鎧,整個人看上去都強壯了數倍!

可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之前還在台下靜立的姬家戰隊另外四人,此時瞬間全部站臨台上,揮手之間,四周若現若現的光幕直接具現實體化不說,還閃耀出了一種黑金交織的詭異色彩!

「他們違規!」鞠朝陽一瞪眼,已經大聲吼了出來。

「不好!他們還真是奔著絕殺千骨去的!這屏障……糟了!」文小婧目光一凝,顯然也知道情況的危急。

「姬家戰隊聽著!你們已經被取消了資格!如果不想身死道消,就速速退下等著責罰!」蒼老聲音響起的同時,六名面無表情的魁梧巨漢浮現而出,均是妥妥的聖祖初期修為!

可擂台之上的姬家眾人,仿若沒聽見一樣,此時已經將林千骨團團圍住,也不說話,直接就放出了漫天蟲海!

林千骨也沒想到對方居然不顧大賽規矩,敢以如此方式來滅殺自己!可此時,已經沒時間想別的,因為於她來說,一人對五個這樣的敵人,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

這是五名具有純正半步聖祖修為的大能,除了招式威力強大之外,最關鍵的,是每人都放出了一條巨型長蟲,還有那無數五顏六色的小蟲,那才是最令人驚懼的攻殺大術!

林千骨不傻,瞬間化攻勢為守勢,層層疊疊的白骨蓮花和盾牆浮現周身,死死擋住外侵的蟲群和對方五人的聯手猛攻!

此時,擂台之外,不光是那六名巨漢在攻擊著結界,以姜無煥為首的姜家眾人也早已圍攻而上,但所有人都是攻擊了幾下,就不得不停下手,眉頭擰成疙瘩的同時,眼中則有著無盡的擔憂!

「糟了……是命之結界!」文小婧此時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沉聲道,「不知裡面哪個姬家人是這種特殊體質,除非此人死了,否則,任你有通天之能,也休想從外破壞結界分毫……你幹什麼!」

這邊文小婧話未說完,就感覺身邊風聲一陣,下一刻再看時,呂涼已經半個身子進入了結界之內!

「卑鄙無恥!」呂涼咬牙切齒吼出這句話的同時,五具混沌分身全數散出,通著雙竅盡往五名姬家人那邊就去了!

其本尊,則幾步跨到受攻擊最密集的區域,渾身金光及死氣肆意,無數陰兵和噬靈蟲激發的同時,先把本命分魂分出來護住白骨屏障已經被啃噬得嚴重殘缺的林千骨,自己本尊則朝著威脅最大的五條大長蟲就去了!

之後的戰鬥,由於呂涼的強勢介入,倒是有了一種力挽狂瀾的意味。

五名姬家之人,面對五名混沌分身,除了基本的招架之力,已經完全沒有了像樣的攻勢,似乎馭蟲就已經是他們最壓箱底的秘術了。

呂涼本尊對陣五條長蟲這邊,反倒是最棘手的!

雖然救助林千骨,呂涼基本是招式全開,但本著留點底牌的原則,目前的他,只通了神禁三竅,噬靈蟲中威能最大的胖蟲子也還未出手。

好在即便這樣,一炷香的時間后,隨著一條長蟲被其斬殺,場面上瞬間就好過了許多。

而林千骨得以喘息后的第一時間,直接破開屏障,周身再度蒙上白骨戰鎧,重新反守為攻,隨本命分魂一同殺入陣中!

「多謝……」呂涼這邊正殺得起勁兒,耳邊猛然傳來一聲輕語,待其微微側頭,正看見英姿颯爽的林千骨在身邊接手了兩條長蟲。

呂涼也不多說,只是心中別提多樂了:能讓這麼高傲的霸王花道一聲謝……千古難遇啊!

此時此刻,不光核心戰團處開始佔據優勢,隨著外圍一名姬家隊員被滅殺,外圈的形式也開始變得明朗多了。

連鎖反應下,又過了兩炷香的時間,當有三名姬家隊員授首之際,不光場內的蟲群大幅度減少,籠罩擂台的障壁也直接破碎瓦解!

之後,就是瞬間的圍剿與滅殺!

剩餘的兩名姬家人,連帶著剩餘的長蟲和小蟲,幾息的工夫都沒到,也不用呂涼和林千骨再出手,就被明顯是執法者的六名巨漢以雷霆般的瞬殺手段撲滅一空!

「此戰,文家戰隊獲勝!其餘諸位,都散去吧!」蒼老聲音此時響起,除了依舊留在擂台上的林千骨和一眾呂涼外,其餘人倒是直接各回各處,同時也都小聲議論著姬家戰隊的這種大不韙之舉。

「呼!你沒事吧?」呂涼此時才算長出一口氣,扭頭問著同樣放鬆下來的林千骨。

「沒、沒事……笨蛋!」林千骨則小聲嘟囔了一句,便頭也不回的率先下台而去。

「她剛才……是不是有點臉紅了?」呂涼憨傻一樂,先把本命分魂納入己身,再一揮手,混沌分身也陸續貼了上來。

可就在此時,老玄的預警機制卻前所未有的瘋狂鳴響起來!

長久以來對混沌神獸們無條件的信任基礎下,呂涼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就要瞬閃著躲開!

可就算再快,一股撕裂之痛的感覺還是瞬間襲遍全身,在其躲閃開來后的眼角餘光下,是兩名混沌分身,一左一右已經刺穿其兩肋的仗劍一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