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現在我們開始契約。」

白顏閉上了雙眼。

與此同時,玄武的手指已經落在了她的眉心之處,轟的一聲,一道強悍的力量透過她的眉心,直入靈魂,鑲嵌上一個永不磨滅的痕迹……

……

血色的天空之下,白色紗裙的少女立於遍地的曼珠沙華之內,低眸望向躺在面前的少年。

少年一身玄色長衫,容顏尚且稚嫩,他渾身侵染著鮮血的倒在遍地花叢之內……

「你叫什麼名字?」少女的目光頗為憐憫,聲音清脆如鈴,還有著未曾拖去的稚嫩。

少年的眼神倔強:「玄武墨白。」

「墨白?你這名字真奇怪,又是墨色又是白色的,」少女嘴角一撇,緩緩的蹲下了身子,笑意盈盈的看著面前的少年,「我可以救你,以後你跟著我好不好?」

「為什麼?」

「因為你是玄武啊,而且是如今僅存的一隻玄武,你跟著我,我不會再讓你傷害你。」

你跟著我,我不會再讓人傷害你……

少年的心抖了一下,他倔強的目光終於轉移在了少女的臉上。

兩目相對的瞬間,少女那笑吟吟的模樣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中,也讓他不受控制的點了點頭。< 「好,我願追隨你,此生你不棄我,我就不棄你,至死不渝!」

那時候的少年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真的會為了她,至死不棄!

……

白顏默默的站在這兩人的後方,淡定的看著前方的兩名少年少年,她輕輕的抿了抿唇,猶如一個局外人似得。

但是……

場景突然轉變。

眼前還是那血色天空,驕陽勝火,燃燒著整片天際。

玄色長衫的男子立於驕陽之下,他不再是之前那稚氣而倔強的少年,相反變得越漸成熟穩重,氣勢滔天。

他的玄色長衫被鮮紅的血液所染紅,胸口的血如同綻放的玫瑰,在驕陽下更為紅艷。

「我墨白曾許諾過,此生為她,至死不渝!」

從當日她撿到他,且為他療傷之後,他就註定一輩子追隨她,此生不棄。

對面的那些神階之人殺伐滔天,但墨白即使是身負重傷,那些人始終沒能奈何的了他。

他的笑聲狂妄囂張,在這驕陽下回蕩不停,亦是讓白顏的心跟著緊緊的提起,拳頭緊握。

她想知道,玄武到底是如何死的,所以,哪怕再揪心,她都強迫自己繼續看下去。

玄武在四獸之中實力極為強悍,是以,神界之人的攻擊再猛,也頂多讓他受傷,並無法將他擊殺……

可就在這時,一道強勁的力量從後方突襲而來,劃破虛空,等玄武反應過來之際,已經來不及了。

他迅疾的轉身,噗嗤一聲,那一道用空氣所凝聚的長劍刺入了他的心口,鮮血噴射而出,如噴泉般涌動不停。

「你……」

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天空,眼神中極為震撼與不可置信,還有……深沉的痛。

但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玄武的異樣,也沒有看到高空中站著的那個人,唯獨白顏,循著玄武的眼神見到了那全身籠罩在白霧之中的人。

那人看不清是男是女,模樣極為模糊,可從玄武的表情中亦可看出,他們一定是認識的。

而且……關係極好。

否則,斷然不會有如此傷心欲絕的表情。

這一瞬,白顏眼前的情景都消失了,她睜開眼的瞬間,玄武正站在她的面前,尊敬的立於一旁。

「玄武……」白顏定定的看著玄武,說道,「我會查清楚,那個人是誰。」

她從來不接受背叛,如若那人真的是他們的熟人,那她……不可能放過那人!

「我相信主人。」

因為契約過後的緣故,玄武連稱呼也發生了改變,不再喚她為王后,而是直接稱呼主人。

「玄武,這段時間你不用跟著我,你去保護晨兒他們,既然我們還有其他的仇人,那人必定不會放過我們……」

她唯一放不下的,也就只有白小晨他們。

「是,主人。」

玄武回頭看了眼白顏,緩步朝著門外走去,順道幫助白顏關上了門。

……

妖界。

一輪血色的月亮高掛在虛空當中。

楚衣衣走在妖界的街頭,總感覺背脊發涼,有些森冷森冷的,她揉搓了下手臂,渾身打著寒顫:「這妖界好像有些恐怖,就和帝小雲他哥身上的氣息差不多,難怪她哥哥這樣嚇人。」< 「可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藍小韻撇了撇嘴,「白寧姑姑說了,我表姐在妖界,所以我才趁他們不注意偷偷跑出來找表姐。◢隨*夢*小◢.1a」

自從當日,白顏消失之後,白寧就回去了大陸,同樣驚喜的白長風瘋子差點瘋了,也是在他們的口中,白寧才知道白顏這些年所受的苦……

唯一可惜的是,她回去大陸之後,並沒有見到聞雲峰,當日白顏離去沒有多久,聞雲峰也出門尋找她的消息,一去就再也不曾歸來。

若是聞雲峰前去了神界,白顏與妖界鬧得動靜如此之大,那他肯定會找來與他們母女團聚,可惜的是,聞雲峰始終沒有出現,也許……他去的地方,並非神界。

也因此,讓白寧憂心忡忡,如果不是她需要等待白顏回來,或許她早就繼續出發,去尋找聞雲峰的下落……

「小韻,我們還是先打探一下妖界王宮怎麼走,我們先去找帝小雲。」

她們是天崩地裂三人組,自然是缺一不可,但自從帝小雲回到妖界之後,這三人組也就被迫暫時解散。

說起來,他們三人組確實已經有許久不曾會面了……

「哦,好,」藍小韻眸光一閃,隨手拉住了一個過路的少女,問道,「這個……我能不能問一下,妖界的王宮怎麼走?」..

好巧不巧的,被藍小韻拉住了的赫然便是一天到晚追著小咪跑的黃小瑩。

自從小咪跟著白顏去了神界之後,黃小瑩被丟在了妖界當中,這讓她的心情頗為不痛快,加上思念夫君,同樣也讓她的表情極為沮喪。

所以,當有人拉住了她之後,黃小瑩的可愛的小臉頓時拉了下來,她剛轉過投去,剎那間,楚衣衣與藍小韻的容顏映入了她的眼瞳之內。

「你們……人類?」

黃小瑩沒有在這兩人身上感受到妖獸的氣息,大眼睛陡然瞪大,驚訝的問道。

「我們是來找帝小雲的,你能不能幫我們指下路?」楚衣衣一改以往高傲的脾氣,很有禮貌的問道。

嗯,畢竟這裡是妖界,她不能像在大陸一樣,仗著有自家老爹與老哥撐腰就為所欲為。

該有的禮貌還是必須有的。

「你們是王后的什麼人?」

藍小韻眨巴了下眼睛:「你是說白顏嗎?她是我的表姐……」

頃刻間,黃小瑩的眼睛都涼了,她的臉上揚著欣喜,激動的說道:「那你們也認識我未來的夫君了?」

「你……未來的夫君?」

楚衣衣與藍小韻面面相覷,她未來的夫君?是誰?

一聽這話,黃小瑩的表情變得很是嬌羞:「我未來的夫君就是小咪。」

猶如天雷滾滾,楚衣衣與藍小韻當場傻眼了。

眼前的這個女人……是小咪的未婚妻?

小咪他年齡才多大?居然就有未婚妻了?

「不過,小咪還沒有接受我,但沒有關係,我是不會放棄的,」黃小瑩笑嘻嘻的湊到了兩人的面前,「你們能不能日後在小咪與王後面前說說我的好話……我……我可以把我爹爹的寶物都偷來給你們。」 為了追夫,黃小瑩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唯一可惜的是,小咪如今並不在妖界內。?隨?夢?.lā

她想見也見不到他……

「可以。」

楚衣衣雙眼發亮,一把握住了黃小瑩的小手;「我很期待小咪娶妻的場景,我一定會幫你的!你能不能先帶我們去見帝小雲。」

「好啊,」黃小瑩的笑容更為燦爛,「不過,你們一定要幫我勸勸小咪,我除了年齡大一點之外,我自我感覺其他都還不錯……」

「年齡大一點?」

楚衣衣錯愕的轉過頭,這黃小瑩明明是個少女模樣,她的年齡能大到什麼地方去?

「對,小咪嫌棄我年齡比它大一點,不肯接納我。」黃小瑩撇著小嘴,那模樣可委屈了。

「我能不能問下,你今年多少歲了?」

黃小瑩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歲?」

一歲也很正常,有些妖獸化人之後便是少女模樣。

黃小瑩搖了搖頭。

「那……十歲?」

這也不是相差很大吧?

黃小瑩繼續搖頭:「我一百歲了……」

轟隆隆!

再次有一道天雷砸下,楚衣衣和黃小瑩又繼續傻眼。

一百歲……這年齡……比他們的爺爺都要大?

難怪小咪如此嫌棄……

「其實,我還很年輕的……像帝小雲,在我印象中她已經好幾百歲了,但大長老又說其實她已經一千歲了,」黃小瑩撅著小嘴,沮喪的低下了頭,「可為什麼小咪就是不肯接受我呢?」

藍小韻尷尬的笑了兩聲。

帝小雲一千歲了!

她居然一千歲了!

而她們……竟是剛知道這一點……

妖界王宮。

帝小雲坐在涼亭邊上,手撐著下巴,抬頭看向虛空中那輪血色月亮。

「王兄都走了幾天了,還沒把嫂子與晨兒帶回來嗎?」..

她都好久沒見到他們了……

「公主殿下,」一名宮女匆匆的跑了過來,恭敬的稟報道,「虎族的小姐黃小瑩前來求見。」

「黃小瑩?她來找我幹什麼?我不見,除了我嫂子和我的侄子侄女,任何人我都不見!」帝小雲哼了一聲,扭過了腦袋,說道。

「可是……黃小瑩帶來了兩個姑娘來見你,那兩個姑娘說你們是什麼天崩地裂三人……」

嘩!

宮女這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面前的少女如同一陣風,快速的沖向了院落之外。

遠遠地,她就看到站在黃小瑩身旁的兩個少年。

這兩個少女之中,其中一人俏麗明媚,如燦爛的陽光,青春活力。

而另一個容貌秀氣,似出水芙蓉,清純如水。

「楚衣衣,藍小韻!」

帝小雲興奮的跑到了兩人面前,給了這兩個人一人一個深深的擁抱。

「你們怎麼來了?是怎麼進來妖界的?也不派人和我說一聲,我好讓人去接你們。」

一開始,帝小雲與楚衣衣相處,通常說不到幾句話就會大打一場。

可俗話說的好,不打不相識,正因為他們打過了很多次架,才有了如今深厚的友誼。

當然,更重要的是,楚衣衣放棄了幫助楚逸風追求嫂子,不然的話,就算她們感情再深厚,她也絕不會再見楚衣衣。 誰都不能搶她的嫂子!

按理說,之前在妖界內,黃小瑩與帝小雲的關係是最好的,現在看到帝小云為了楚衣衣和藍小韻將她拋去腦後,理應吃醋的。

可是……誰讓她滿腦子都是小咪?帝小雲在此之前,就被她給遺忘了。

「帝小雲,白顏呢?」楚衣衣的視線一直往帝小雲身後瞟去,她沒有看到白顏,嘴巴一撇,「為什麼白顏沒有出來?我聽白顏的母親說,她在妖界?」

帝小雲愣了一下:「白顏不再妖界啊,她之前失蹤了。」

什麼?

楚衣衣的心都被狠狠的震了一下,她的表情一瞬間變得煞白:「白顏失蹤了?怎麼會?帝小雲,你是不是把白顏偷偷藏起來了,騙我的?我不信她會失蹤!我不信!」

「小雲,我表姐為什麼會失蹤?」藍小韻的臉色同樣很是慌張,按住了帝小雲的肩膀,緊咬著嘴唇,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你告訴我,我表姐在什麼地方失蹤的,我要去找她,嗚嗚……」

要是爺爺知道了這個消息,一定會崩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