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用我的吧」黑狐走了過來,往趙鈺手中的玉瓶滴入十滴精血。

「門主稍等,我現在就回去煉製,待會兒我們一起去試丹」說完就匆匆離去,妖治等人也追了過去,如果真的可以的話,以後就不用這麼費力去降服妖獸了,更重要的是趙鈺曾說過,可是提高妖獸的戰鬥力,這是妖治最為期待的。

趙鈺進入修鍊室,取出丹鼎,將各種各樣的丹藥提煉融合,然後凝丹,為了保證成丹率趙鈺用了異火,半個時辰的時間,趙鈺煉製出三枚丹藥,不過又等了半個小時趙鈺才走了出去。

妖孽邪王,廢材小姐太兇猛 打開石門,妖治等人在一旁靜靜的等候著,他們都知道煉丹師的丹室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闖入的,要是惹惱了煉丹師,恐怕以後一顆丹藥都沒有了。

「黑狐長老,這是已經煉製好的三枚丹藥」趙鈺將丹藥放入黑狐的手中,不一會兒就帶來了三隻妖獸,黑狐出手,丹藥瞬間投入到三隻妖獸的口中。

「打開囚籠」趙鈺看著三隻妖獸的樣子,現在應該已經是被馴服了,囚籠打開的瞬間妖獸撲了過來,被黑狐一掌打飛。

「黑狐長老,它們只是攻擊我們而已,還需要你給它們發命令」趙鈺看著那只有些倒霉的妖獸。

黑狐半信半疑的走了過去,那三隻妖獸都低著腦袋,往黑狐的身上蹭著,做討好的模樣。

「哈哈,思華大師的丹藥真的很有效果,以後馴獸就容易多了」妖治笑了笑。

「嗯,下一步我就去煉製能提高妖獸戰鬥力的丹藥,讓它們爆發出三倍以上的攻擊力來,斬月長老,這是我為你煉製的解毒丹,一共需要服用十顆才能徹底將你體內的毒素清除,不過因為藥草只夠一份的量,所以現在只有一顆」趙鈺取出封靈丹,自己手上還剩一顆。

斬月拿在手中,感覺沒有什麼異樣后小心翼翼的吞了下去,丹藥融化,一股股靈氣在體內不斷循環流動,臉色也變得有些光澤。

「多謝思華大師」斬月的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難怪自己一直感覺修鍊的速度太慢,原來是被這毒素壓制的原因。

「斬月長老客氣了,等藥草採購回來,我在繼續為斬月長老煉製剩下的丹藥,三個月內肯定能將體內的毒素清除完」趙鈺笑眯眯的看著斬月,妖治的眼中也再次對趙鈺刮目相看,看來這思華還真有那麼點兒本事。

「妖治門主,這猴子已經被我收服,能不能將這個囚籠撤走啊,以後我訓練這隻猴子當我的助手,這樣煉丹會更加容易一些」趙鈺看了看猴子,讓它在囚籠中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

「好吧,不過思華大師還是要多多小心,這隻猴子非比尋常」

斬月走到囚籠前,取出繩索盤在囚籠的上空,猛的一抽,囚籠成為兩半,被斬月收走,趙鈺讓猴子蹲在角落處。

「思華大師,能不能為我煉製一枚契約丹,需要煉製兩道丹紋,不知道思華大師會不會太費力?」妖治眼中透出一抹異色,石門內傳來的震動已經有一段的時間了,如果能在平原大比之前徹底收服那頭巨獸,在半路上就能將其他幾個宗門狠狠的收拾一頓。

「當然沒有問題了,不過妖治門主想必也知道煉製兩道丹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需要的藥草和精血可能要多一些,這一個月藥草消耗的有些多,要不要我放慢一些速度?」趙鈺拍了拍葯架上,原來滿滿當當的藥草,現在已經是所剩無幾了。

妖治也不免有些詫異,難怪丹藥那麼珍貴,且不說煉製過程讓人費神,就是消耗的藥草也是出奇的多啊。

雖然心疼,但是妖治不是那麼一個目光短淺的人,如果能收服了那頭巨獸,付出的這些幾乎可以是忽略不計,就算是沒能練成,解除了斬月身上的毒素和收服普通妖獸也足夠了。

「思華大師不必在意這些藥草,只要你有需要儘管開口就好,等思華大師列出清單,直接交給斬月長老,我還是那句話,萬獸門會盡全力」妖治笑了笑。

趙鈺點點頭,除了斬月被留下外,其他人都回去大殿了,還帶走了三頭妖獸,不過黑狐明顯對這些低階妖獸沒有什麼興趣,又將妖獸關入囚籠中,送回了囚禁室之中。

「斬月長老,你需要什麼丹藥,我可以幫你煉製的,無論是破階丹還是療傷丹,只要有藥草我都能煉製」趙鈺露出一張笑臉。

斬月倒是希望能多得一些丹藥,但是私自利用萬獸門內的資源,他還是有些不敢,所以搖了搖頭,能將體內的毒素除去已經是很好了。

「斬月長老,還需要你的一些精血,我為你煉製一枚破階丹吧,可以幫你在半年之內順利的突破至尊者,藥草有些特殊,不過應該也能尋到。」

趙鈺放出一個玉瓶,然後自顧自的去寫藥草的清單了,這一次需要的藥草是上一次的一倍之多,但是價格卻是近乎三倍的價格,斬月去購買的話肯定不會有絲毫的顧慮,畢竟是給他煉製的。

斬月也在猶豫,但是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半年的時間就能突破到尊者,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自己能成為獸尊一樣的人,且不說在門內受人敬仰,就算是出了萬獸門,在整個趙國也是橫行無阻的。

終於還是受不了誘惑,又從體內抽出一小瓶的精血交給趙鈺,自己拿到藥草清單,辭別之後立刻出萬獸門去購買藥草。

【活動】做初心會員,享超值特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猴子,你現在是什麼修為?」趙鈺看了眼蹲在角落的猴子,妖獸應該有一些比較厲害的招數吧。

「我已經能夠化形」說完猴子直接變成了一個男人,但是身上不著寸縷,趙鈺嘴角有些抽搐。

「思華師傅,斬月長老告訴我你需要一些獸血,我就給你送來了」秦獸看著石門沒有關就走進來了,反正自己差不多已經能夠成為思華大師的弟子了,況且門開著,思華大師肯定沒有煉丹。

秦獸抱著滿滿一盆獸血走了進來,「思華師傅……」剛出口,看見角落處一個赤身**的男人,又看了看趙鈺。

「思華師傅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說完放下血盆,轉身飛一樣的離去,臉上變得無比通紅,不知道是憋的還是……

「秦……」趙鈺只說了一個字,秦獸就已經跑的沒影兒了,趙鈺大為尷尬,看了眼猴子,渾身顫抖了一下,你要是一隻母猴子也就算了,偏偏還是一隻公猴子,你不穿衣服暴露在我面前,就不覺得害羞嗎?

「咳咳,你還是變回猴子吧」趙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猴子倒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合適,有誰見過猴子還需要穿衣服的。

趙鈺開始研究著丹藥,現在自己身上藥草滿滿當當,就算在萬獸門破壞不了什麼,這些藥草也就算是對自己外出三個月的補償了,其中有不少的珍貴藥草,萬獸門還是挺捨得出血的。

跑出去的秦獸在離開煉丹室一段距離之後站住了腳步,以前也聽說過煉丹師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癖好,

就是因為一個人有各種各樣的癖好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煉丹師,只是沒有想到思華大師竟然喜歡男人,讓秦獸有一些措手不及,傳聞中獸尊一生無伴侶,喜愛與妖獸為伍,會不會就是因為獸尊有那樣的癖好。

一連串的猜想在秦獸的腦中浮現,越想身上的雞皮疙瘩越多,但是自己剛才轉身離開對思華大師來說是不是太無禮,這樣思華大師是不是會很生氣,本來決定收自己為弟子的,現在會不會已經改變主意了。

秦獸站在原地糾結了半天,咬了咬牙,為了以後能出人頭地,成為萬獸門的上層人物,就算是有什麼需要犧牲的又能怎麼樣。

打定了主意的秦獸毅然決然的向煉丹室返回,石門依然是開著的,秦獸的臉色已經是紅到發燙,低著腦袋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思華師父,剛才的事情我是不會說出去的,如果您喜歡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說完秦獸便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而且速度極快,他怕自己會改主意。

秦獸已經把上半身的衣服脫完,正準備脫下半身,趙鈺已經是看的愣了,瞪大了眼睛,慌忙向秦獸跑去。

秦獸看著趙鈺跑過來,以為趙鈺已經忍不住了,索性就閉上了眼睛,趙鈺咬著牙跑過去,照著秦獸就是一腳,直接將秦獸踢到了石壁上。

秦獸身上有些疼痛,不過還好,思華師傅竟然還喜歡這種,既然已經來了,秦獸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不就是虐愛么,只要命留著,其他都無所謂了。

秦獸緊閉著眼,等趙鈺向著自己撲來,等了半天都不見動作,睜開眼的時候看見趙鈺的臉都黑了。

「思華師傅,要不我自己脫?」秦獸將手放在自己的褲口上,咽了口口水。

「變態啊,我讓你脫,讓你脫」趙鈺拳腳相加,像無數雨滴落在秦獸的身上,因為煉丹室的門還開著,所以秦獸就一直忍著,畢竟自己還要顧及一下名聲的。

趙鈺打完站在一旁,看著光著上身的秦獸,剛才猴子光不溜秋的已經讓自己尷尬無比了,這秦獸又是在發什麼瘋。

秦獸張著嘴,身上卻是很疼,睜開雙眼,無辜的看著趙鈺,這代價未免有些太大了,但是為了煉丹,忍了。

「穿上你的衣服」趙鈺轉身走向葯架,準備收拾收拾,方便將斬月購買回來的藥草放置。

「思華師傅,是不是我身材不太好啊,我還是處呢」秦獸低下頭,自己長這麼大,一直待在萬獸門,整天和妖獸待在一起,還沒有摸過女人呢。

一句話讓趙鈺兩眼發直,胃裡翻江倒海,跑到石門外面狂吐了起來,嘴裡全是酸味也沒有停下來。

秦獸只好聽話慢慢的走過去,臉上的表情很是失落,將自己的衣服穿好,靜靜的站在煉丹室內。

趙鈺回來是扶著牆回來的,臉色無比蒼白,就像是死過一次,看見秦獸的時候還有些要吐的意思。

「秦獸,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我收徒弟可是不打算收一個神經病的,而且絕對不收一個對我有非分之想的男人」趙鈺說話的語氣很強硬,但是配合自己現在的情況卻顯得有些無力。

「師傅,你不是喜歡男人嗎,我剛才進來的時候不是看見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嗎?」秦獸說完又看了看煉丹室其他的地方,難不成這思華大師那方面不行,速度太快,時間太短,還是因為自己中途打斷,讓思華大師惱羞成怒了?

「我什麼時候喜歡男人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煉丹室藏男人了,而且還不關門就做事!!!」趙鈺心裡雖然有些尷尬,但是配合自己的氣勢,一定可以讓秦獸蒙掉。

事實確實如此,從趙鈺的反應來看,好像不是因為自己的身材,而是因為思華大師根本就不喜歡男人,難不成自己真的看錯了?

秦獸使勁揉著眼睛,仔仔細細的觀察著煉丹室,好像除了一隻猴子外,真的沒有其他的男人了,當下臉就沒有地方放了。

秦獸臉色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嘴角抽搐,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下可是徹底的糟了,一定讓思華大師誤會自己是不是真的發瘋了。

「秦獸,是不是這段時間修鍊靈魂感知力太累了,所以出現幻覺了,要注意適當的休息,你完全達到了成為修鍊師所要具備的資質,我很看好你,你回去休息休息吧」趙鈺看著站在原地,兩眼發獃的秦獸,心裡不免有些覺得不太合適,寬慰他兩句。

趙鈺剛說完,秦獸猛的抬起頭,兩隻眼睛閃著感動的淚花,鼻子一抽一抽的,邁開步子想要給趙鈺一個大大的擁抱。

趙鈺條件反射一般的向後跳了幾步,伸出手,猛的搖著頭,要是被秦獸在抱一下,趙鈺會非常的確定,自己的胃一定吐出來了。

秦獸撓了撓頭,整理好衣服,一臉尷尬「那個思華師傅,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休息一下了,可能也是太累了,所以出現幻覺了,思華師傅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秦獸也感覺自己這段時間太費神了,在馴獸場一直全神貫注的注意著震動,而且震動都很詭異,沒有什麼規矩可以找,所以秦獸都記錄了下來。

可能是太想成為思華的弟子了,要知道成為一個煉丹師不僅僅是一種榮譽,而且對自己未來有很大的用處,隨便一粒丹藥就能讓重傷的人恢復的完好如初,隨便一粒丹藥就能將妖獸降服。

趙鈺擺擺手,示意秦獸可以回去休息了,等秦獸走後,趙鈺終於鬆了一口氣,蹲在一旁的猴子兩隻眼睛打量著趙鈺。

「你們人類真可怕,竟然是同性之間繁衍後代,我活了兩千年,這還是頭一次見到」

趙鈺猛的回頭,竟然被一隻猴子給嘲笑了,取出幾粒丹藥,直接服下,等藥效在全身散開后,坐在猴子的面前,開始猛吐口水。

「你個死猴子,還不是因為你,活了兩千年,就不知道化形的時候穿衣服,你不知道在別人面前暴露身體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嗎」

「我告訴你,我們人不是這麼繁衍後代的,剛才是一個誤會,誤會,你知不知道什麼叫誤會」

「以後化為人形的時候能不能穿衣服,在人的世界里不穿衣服會挨揍的!!!」

趙鈺蹲在角落,給猴子在不斷的灌輸著人類的思想,活了兩千年的猴子算是白活了。

趙鈺兩隻眼睛快要掉出來了,只不過猴子卻直接將無視了,眼睛閉著,心裡想著這個人到底靠譜還是不靠譜,而且現在的自己已經是自由了,什麼時候找個機會去看一看獸王,爭取在蛻變之時為獸王護法,不被落入這個宗門之中。

趙鈺說的口乾舌燥,將所有的大道理都已經通通的灌輸給了猴子,活了兩千年這麼點兒東西應該能記得住,說累了起身,準備回去休息,今天是不能煉丹了。

起身的瞬間,看見秦獸獃獃的站在石門處,兩隻眼睛已經暗淡無關,猛的拍著腦袋,他看到趙鈺在和一隻猴子喋喋不休的講話,難道真的是最近太累了,所以出現各種各樣的幻覺了嗎?

「額,秦獸,你怎麼又回來了,站著不動在幹嘛?」趙鈺皺了皺眉頭,剛才自己太全神貫注了,竟然連秦獸來了也不知道。

「斬月長老還說,藥草三天後就能買回來,我真的該去休息了,我竟然看到你在和猴子說話」秦獸搖著腦袋,感覺真的要神經了。

趙鈺什麼也沒有說,真是難為秦獸了,誰讓他來的總是那麼不合時宜。

【活動】做初心會員,享超值特權

《人民的名義》周梅森合集

【書單】熱門玄幻大盤點!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力薦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大力丹」趙鈺將煉製好的一枚丹藥放在手心,看了看沒有什麼問題后交給猴子服下。

猴子吃下的瞬間身體開始膨脹,身體上的肌肉不斷的變大,兩隻狗爪握成拳頭,在石壁上猛的捶打,如果不是趙鈺及時阻攔,恐怕這個煉丹室就沒有了。

趙鈺感覺大力丹不錯,花了五天的時間煉製了上百顆,如果讓一百個妖獸同時服下,那場面絕對的壯觀啊。

翻了翻丹書,裡面還真有煉製催情丹的方子,辰樂樂應該把這本書上的丹藥都煉製過一遍了吧,也不知道她煉沒煉過這種催情丹,會不會也躍躍欲試。

趙鈺陷入的無限的yy之中,如果不是被猴子的一聲尖叫打斷,可能趙鈺就淪陷了,咳嗽幾聲,拿起丹書,準備試煉。

「啊,用的藥草都是陽性的,而且效力還很強啊」趙鈺將一株株藥草放在石桌上。

將煉製催情丹的每一個步驟都熟記於心后,趙鈺取出丹鼎,提煉融合凝丹一氣呵成,三枚亮晶晶的丹藥出現在手中,趙鈺吞了口口水,看了眼猴子,將丹藥趕緊的收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