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當時,我沒有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我的心裡是不相信你的話。我覺得太荒謬了。」

「但是,現在,我想告訴你,你是誰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你從哪裡來對我來說也不重要,世界上有這麼多國家,國家裡有這麼多城市,城市中有這麼多河流,你偏偏不早不晚,就在這條河流邊上與我初遇,我知道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戀人,我命中注定會愛上你。」

「沒有我在你身邊的日子,你過得怎麼樣,我再也無法知曉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你也無法知道我過得怎麼樣。為了讓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晚上,我會蓋好被子,那樣,早晨醒來的時候,我就不會頭痛了,因為再也沒有一個人在我頭痛的時候為我買感冒藥為我按摩了。」

「我不會給別人照顧我的機會,因為脆弱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起你。」

「我再也不會貪吃了,我不會為了美味,吃太涼和太辣的東西了,我會好好吃飯。因為你曾經叮囑過我,那對我的胃不好,我記得你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

「我知道,你離開我之後,我雖然會很傷心,但是,傷心總有過去的時候,以後遇到一個合適的人,我也會和他約會,但是,和他約會壓馬路的時候,我再也不會玩手機了,因為那是獨屬於你我之間的事情。哪怕那個人會在我身邊縱容我,牽著我的手壓馬路,我也不會再做這樣的試探了。」

「你知道嗎?我以前走路的時候沒有看手機的習慣,因為我知道那很傷眼睛,可是,遇到你之後,我偶爾會拿出手機看看。那是因為我覺得你護著我的時候很甜蜜。」

「我故意拿出手機,就是想試探一下,我和你約會的時候,你會不會因為我玩其他東西而有些不高興。但是,你一次也沒有。所以,我也沒有試探了你。」

「這樣的試探我不會再用到別人身上了,因為那個試探是獨屬於你我之間的事情。」

「天氣突然變冷的時候,我不會因為嫌煩而不加衣服了,感冒的時候,我也一定會按時吃藥。」

「我不會再熬夜了,因為孤寂的夜晚里沒有你。」

「睡覺的時候,我會把手機關機,放得遠一點,因為我再也不想讓另外一個人提醒我手機沒有關機的時候,輻射會太大了。我不想給其他人關心我的機會。」

「沈霜,遇見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幸運的事情,我本來想和你一輩子在一起的,不論你是從哪裡來,不論你以前是做什麼的,不論你身邊有多少奇異而危險的事情,我都可以接受。可是,我現在才發現,原來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所以,我再也沒有更幸運的機會與你長相廝守了。」

「我能夠在最美好的時候遇見你,已經用掉了我此生最幸運的一次機會。」

「我已今生許生死,唯願來生長相守!」

「再見!」

雲念歡鬆開拿著畫紙的手。

畫紙飄飄蕩蕩地落到河水裡,畫紙上的墨水變得模糊起來,一如雲念歡和沈霜的戀情。

全劇終。

… 「為什麼是這樣一個結局?這是一個什麼狗屁結局?」牧晨看到有情人終究勞燕分飛,他怒了。

寧遲在一旁看了,說道:「悲劇美有悲劇美的好處,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喲!沒有想到,《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還可以這樣演繹,這部戲的編劇安排得挺好的。」

「以前飾演沈霜的男演員們忙著為女主角爭風吃醋,都沒有機會觸發回家的隱藏劇情,這真是太有意思了!女主角只愛沈霜一個人,拒絕了所有的狂蜂浪蝶。第一男主角沈霜也不是為了愛情不要親人和故鄉的傢伙。下部戲我也可以這樣安排。」

「牧晨,飾演沈霜的柳君逸和飾演女主角的林佳宜挺有潛力的,要不,你把他們給簽下了,把他們捧紅!他們有大紅大紫的天分。」

牧晨聽到寧遲的話,皺了皺英俊的眉毛,說道:「柳君逸倒是可以簽下來,但是,林佳宜還是算了。她的心靈很純潔,我不想讓她變成第二個賀雅。」

牧晨出於愛護林佳宜的心理,第一時間否決了簽下林佳宜的提議。

寧遲聽到牧晨的話,好笑道:「那麼,如果林佳宜想加入演藝界呢?那你打算怎麼辦?」

牧晨說道:「我查詢過林佳宜的資料,林佳宜現在還是一個高中生,她只要上了大學才有選擇什麼職業的權利。等她畢業的時候我再去找她。我現在就去找柳君逸簽約,看他願不願意成為我名下的演員。」

牧晨消失在寧遲的視線里。

寧遲摸了摸鼻子。他不相信牧晨能夠等到林佳宜畢業了才去找她。

程安然從演藝倉出來的時候,伸了伸懶腰,說道:「演了一場電影,好累!就好像做夢一樣。」

「小姐,你起來了。」程安然從演藝倉出來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了俊美非凡辰溪。真是養眼啊!辛勤工作了許久,第一時間看到了一個美男子,她的疲倦一下子飛走了。

「辰溪,抱我!」程安然坐在演藝倉里,忍不住伸出手向辰溪撒嬌。

辰溪一把程安然從演藝倉里抱了出來,一個正宗的公主抱,他一路把程安然抱到了餐廳。

在辰溪抱著程安然的時候,他們之間很親密,親密得程安然只要微微抬起頭來,她的目光就可以觸到他那從鬆散的衣領中露出的一小塊雪白肌膚和光潔的鎖骨。

這真的是機器人嗎?不是真人假扮的嗎?

辰溪的懷抱與真人無異。雪白的肌膚和光潔的鎖骨彷彿冬日雪山上開的第一朵帶露的雪蓮花,一點也不像程安然想象中冷冰冰的機器人。

程安然坐在餐廳里,餐桌上有一大桌美味。

程安然吃好飯之後,她手腕上的光腦響了。

「叮叮!星娛公司的金牌經紀人牧晨呼叫主人,牧晨的身份已查實,請問主人是否接通牧晨的擬真視頻電話?」光腦精靈從光腦上飄出來,賣著萌向程安然問道。

牧晨,那不是捧紅了柳君逸,未來的無冕經紀人嗎?難道她有機會和柳君逸成為同門師兄妹,來個近水樓台先得月?

「接通!」程安然毫不猶豫道。

一個牧晨的虛擬立體影像出現在程安然的對面,只見他穿著一身正裝,身材挺拔健碩,氣質冷漠嚴肅,整個人顯得十分幹練。這樣的人很容易讓別人忽視他的外貌,只注意到他是一個手腕很強硬的人。

冷漠嚴肅的氣質壓倒了牧晨的俊美出色的外表,讓人最先注意到他是一個不好惹的人,其次才注意到他也是一個俊美的人。

「林小姐,你好!」

牧晨商業化地伸出手來。

被他這麼很正式地對待,程安然下意識地伸出手與牧晨握手。

程安然並沒有真正地握到牧晨的手,但是,從視覺效果來看,程安然的手和牧晨的手握到了一起。

擬真視頻電話真有趣,就好像一個人真的站在她的面前,可以和她握手擁抱一樣。

程安然對牧晨笑了笑。

牧晨的眼睛一亮,他鬆開了程安然的手,用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林小姐,你在《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翻拍電影里表現得很出色,你的潛意識有很大的潛力,我很看好你!我想冒昧地問你一句,你想加入演藝界嗎?你未來想從事什麼職業?」

「我未來想成為一名紫鑽明星!」程安然說出了她的目標。

牧晨聽到程安然的目標,眉頭擰作一團,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好,如果你大學畢業之後,想加入演藝界。你可以隨時隨地來找我。這是我為你準備的簽約條件,你可以找一個信得過的律師來看看。這是我的聯繫方式,如果你願意接受這個簽約條件,你可以來找我。我希望你仔細考慮。就我個人而言,我很好看你。如果你讓我成為你的經紀人,我一定會為你安排最適合你的角色。」

牧晨把他的簽約條件和聯繫方式發到了程安然的光腦里。

程安然聽到了光腦接受到信息的提示音。

「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的。」程安然矜持地點了點頭,雖然她很想痛快地接受牧晨遞過來的橄欖枝,但是,她不能。

星際時代,她身為一個女性雖然很多福利和偏愛,但是,在大學畢業之前,她是無法成為一位正式演員的。這既是對女性的保護也是對她的禁錮。

程安然好羨慕柳君逸,他與她的年齡差不多大,但是,他是一個男性,所以,他可以任意選擇自己成為正式演員的時間。

「牧先生,我能夠問你一個問題嗎?與我搭戲的男演員是一個很出色的人,請問你與他簽約了嗎?你知道他的聯繫方式嗎?你能夠把他的聯繫方式發給我嗎?」程安然大膽道。

牧晨聽到程安然的話一愣,然後,他看到她的眼睛里閃著動人的光芒,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他說道:「我和他簽約了,這是他的聯繫方式。請你收好。再見!」

牧晨把柳君逸的聯繫發給程安然之後,竟然匆匆忙忙地掛斷了他和程安然擬真視頻通話,就好像他的身後有什麼在追一樣。

牧晨掛斷視頻通話之後,狼狽地坐在椅子上,他一想起程安然那雙明亮美麗的眼睛,他就覺得心裡空空落落的慌。

林佳宜問起柳君逸的聯繫方式,是在戲里對柳君逸動了真心嗎?他或許不應該那麼早去找林佳宜的。

… 時間飛逝。

「佳宜,你一次考試考了全班第三十名,你好厲害!我好佩服你。這一定是你努力學習的結果。不過,除了花太多的時間在學習上之外,你是怎麼學習呀?你有沒有不努力就可以獲得好成績的方法呢?」 夫人囂張我慣的 夜雨絡激動地看著程安然,眼睛里有著與有榮焉的驕傲。她是真心為程安然驕傲的。

可是,她也很想找到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好成績的方法。

夜雨絡又懶又想獲得好成績。如果她在墨星辰那個世界,說不定可以實現這個願望。不過,哪怕她注射了基因重組劑,如果不努力,她優化的基因也有可能白白浪費掉。

程安然看著她手裡的試卷,卻不怎麼滿意她的成績,自從她穿越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得過這麼差的成績了。不過,她現在是在星際時代,要學習的知識太深太多了,所以,對於她的進度,程安然還是挺滿意的。程安然相信,只要她繼續努力,她早晚會進入前十名的。

程安然笑看著夜雨絡說道:「我能夠得到全班第三十名是我努力的結果,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可能。」

說這句話的時候,程安然想起了基因重組劑。

基因重組劑雖然能夠優化人類的基因,讓人變得更聰明,體質變得更好,但是,基因重組劑不是一個人能夠製造出來的。

程安然雖然掌握了基因重組劑的製造方法,但是,卻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才能夠把它製造出來。

程安然現在的任務是成為一名紫鑽明星,不是一個科學家。

如果她公布了基因重組劑的秘方,她恐怕只能夠為這個國家的科學事業添磚加瓦了。

程安然打消了發明基因重組劑的方法。她沒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地製造出基因重組劑。

或許,等她完成任務之後,她可以加入帝國的研究所,或者,找到躲過星網的眼睛的方法。

程安然對這個世界的科學技術更感興趣了。

就在程安然思考未來該怎麼做的時候,夜雨絡垮著一個臉,說道:「那怎麼辦?佳宜,你現在的成績好了,以後我是班上的最後一名了,再也沒有人輪流和我坐班上最後一名的寶座了。佳宜,我好難過。」

夜雨絡雖然說著好難過,但是,她的臉上沒有一絲難過。

她並不是很在乎成績。

反正,追求她的男人多得是,她只要找到一個成績好、能力好的男人結婚就是了。

她成績好不好有什麼關係,只要她的未來老公成績好就行了。

雖然夜雨絡也知道,如果她的成績更好,她找到的未來老公只會更加優秀。

但是,夜雨絡是一個胸無大志、得過且過的人,她只要生活得好就行了,幹嘛找事情為難自己。

人各有志嘛!

程安然與夜雨絡討論了成績的事情后,她們分開了。

夜雨絡去學校的馬場騎馬玩去了,程安然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看書去了。

程安然找的地方是李子睿經常看書的地方,這個地方很漂亮,花樹上開著層層疊疊的白色花朵,空氣里有淡淡的草木泥土香氣。

於是,某天,李子睿來這個地方看書的時候遇到了程安然。

這個地方很隱蔽,從來沒有人知道李子睿會在這個地方看書。所以,當李子睿在這個地方看書的時候遇到程安然,他並沒有懷疑程安然是故意來等他的。

當然,程安然會知道這個地方,是因為她開了外掛。

前世李子睿和林佳宜相戀的時候,李子睿曾經把林佳宜帶到了這個地方,並告訴了她,他喜歡在這個地方看書的事情。不過,林佳宜並不喜歡看書,所以,她沒有珍惜和李子睿一起學習的機會。

程安然知道李子睿會來,所以,當她看到李子睿的時候,她開啟影后光環,很真實地表現出驚訝,以證明這絕對是個意外。

她的笑容溫柔,眼睛乾淨純潔,李子睿從來沒有在這個地方看到別人,所以,他第一眼看到程安然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班長,你也是來這裡看書的嗎?」當時,程安然既驚訝又溫柔地說道。

「是啊!我也是來這裡看書的。」李子睿沒有什麼和女人打交道的地方,只好誠實地回答道。

幸好程安然並沒有多說什麼,她只是說道:「正巧,我也是來這裡看書的。看來,我們的眼光都很好啊!」

說完,程安然就在一旁安靜地看起書來。

陽光從花樹的縫隙里零零碎碎地灑在程安然的身上,她的眉目間溫柔安靜,仿若立於青天雲端之上,有一種世事安好,不負一世韶光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