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盈嬌,你想我們這次去卡瑪山的器神殿,那種陣勢下便有器神留下的煉器寶典,這等寶貝何等珍貴,絕對比一顆神品符神丹來的珍貴!」接著江帆微笑道。

「嗯,這有可能!」李盈嬌想了想應道,接著看了看江帆帶著一絲貪婪光芒的眼神心中一動立刻道:「怎麼,江帆,你不會打這個主意吧,我警告你,最好別有想法,我不會帶你去的!」

「你想想卡瑪山中的器神殿吧,不知道進入的辦法根本進不去,強行硬闖只怕命都不保,父親是符神帝初期時都是靠著母親的犧牲才逃出來的,你可別犯渾!」接著李盈嬌鄭重提醒道。

江帆有些汗顏,還真被李盈嬌說中了心思,他確實動心了,當然也知道李盈嬌阻止的意圖,擔心自己去有危險。

不過江帆可不認為自己毫無希望,至少有信心進入地下宮殿問題不大,李盈嬌的母親皇莉當初不也才符神王境界,都能進去為何自己就進不去?

至於出來這方面,自己有比李神帝和皇莉更有優勢,他們不懂陣法,憑著實力硬闖,那種硬碰硬肯定不行。

而且還有至關重要的符咒世界,相信保命沒問題,唯一的擔心是被困住一時出不來到有可能,其實這也不怕,當初進入孤陰黑煞之地時不也被困了嘛,正因為有符咒世界沒多久便想到破解之法。

孤陰黑煞之地就是符神主都不敢進入,說明在這方面自己的能力超過符神主,難道塔克瑪拉荒漠地下宮殿比孤陰黑煞之地還厲害?江帆絕對不相信。

從前也不知道去過多少兇險詭異的地方都是憑著自己的能力、聰明和符咒世界最終化險為夷,去那裡應該問題不大。

提出要去塔克瑪拉荒漠中的地下宮殿必須有李盈嬌帶路,但她肯定不會同意,看來得說服她才行,江帆想到這腦筋急轉笑道:「呃,盈嬌,你想不想把你母親的屍骨取出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第486章 耿天瑞

“葉城哥哥,你已經做的非常不錯了。”

“如果換做是我們的話,還不會想到用魚刺作爲魚鉤呢!”

張敏跟白峯此刻都連連點頭,示意他們贊同孫嬌嬌的說道,看到他們表現的這麼模樣,葉城也是淡然一笑。

不過現在最關鍵的是,去要主動攻擊!

他們現在要去找孫大洲或者李曼,現在解決掉他們纔是關鍵,尤其是李曼,她還幹掉了白峯的一個手下,葉城答應白峯爲他報仇的。

簡單吃了早餐以後,葉城就跟衆人商量作戰的機會,畢竟他們的人不多,如果遇到孫大洲以及李曼的話,一旦慌亂了,那麼就會遇到危險了。

白峯跟孫嬌嬌的戰鬥力還行,而白峯的手下跟張敏的戰鬥力就稍弱了,所以葉城打算讓白峯跟孫嬌嬌作爲主攻, 掩護自己。

而白峯的那名手下跟張敏,他們可以爲葉城作爲偵查,畢竟在作戰當中,偵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不比白峯跟孫嬌嬌輕鬆。

而葉城就是這個小隊當中的指揮了,雖然是指揮,但是葉城卻是這個小隊當中的核心,也是戰鬥力最強的存在。

尤其他現在還恢復了實力,所以對付孫大洲跟李曼的話,他的存在不容小覷。

制定好作戰計劃以後,葉城就將地面上的火堆給熄滅了, 將釣魚用的“設備”也全部收入揹包當中,接着就帶領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出發了。

他們尋找李曼逃脫的方向走了過去,一路上衆人都十分的小心謹慎,畢竟這座島嶼上不僅有孫大洲跟李曼他們。

孫家這次來了八房勢力,所以這座島嶼上的人,估計這個時候最起碼有幾百人,甚至更多。

一旦遇到其它房勢力的話,如果處理不當也會遭受到攻擊的,由於孫大龍的勢力最大,其它房是不會同意跟孫大龍合作的。

所以葉城他們只能孤軍奮戰!

就在走了一會兒以後,葉城發現了一些蹤跡,他在叢林當中看到有火堆熄滅,而且火堆熄滅的時間不長,到現在還有餘溫呢。

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此刻也來到了葉城的身邊。

“葉城,這裏有火堆!”

白峯激動的衝着葉城說道,他還以爲葉城沒有注意呢,葉城真是想笑,他自己的觀察力恐怕是所有人當中最強的, 他不根本不需要白峯提醒自己。

但葉城還是點頭應了一聲,隨後分析道:“我剛剛試探了一下,這火堆當中的木炭還有些許的餘溫,恐怕他們離開不是很久。”

“不過我們不知道他們是些什麼人,所以我們得趕緊追上去!”

葉城說完以後,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都點了點頭,現在最關鍵的當然是確定對方的身份好做打算,只見葉城快速的走在前面。

而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此刻也不敢落下,緊追不捨。

終於在十分鐘以後,讓葉城發現了那羣人,這些人居然不是李曼跟孫大洲他們,反而是孫家另一房勢力,孫大虎的手下。

這羣人當中帶頭的是孫大虎手下最強的存在,孫大虎是孫家第八房,也是勢力最小的。

不過這次他們帶出來的人可一點不少,這羣人足足有二十幾名,而且他們帶出的食物也非常的多,甚至還帶了不少的水。

葉城一開始還打算搶一些過來,但是畢竟對方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他放棄了這個打算。

張敏激動的說道:“是孫大虎的手下!”

“沒有想到他們居然也出現在了這裏。”

“不過孫大虎好像沒在這些人當中。”

張敏又將孫大虎的事情告訴了葉城,葉城這個時候才知道孫大虎是第八房,而且勢力最小。

不過即使勢力最小,但是面前這些人可是全副武裝,他們身上不但有武器,甚至還有弓弩。

葉城猜測,他們身手還帶有槍,因爲勢力越小,越怕在這座神祕島嶼上遇到危險。

“我們該怎麼辦?”

白峯看着那些人,衝着葉城輕聲的問道,葉城其實一時間也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但是他覺得應該不能跟這些人來硬的。

即使他現在的實力恢復一點了,但是如果跟這些人來硬的,最後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我們還是等等看吧。”

“他們帶了不少的食物跟水,如果我們能拿到一點就好了。”

“不過對方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不好弄啊。”

葉城此刻也是十分的糾結,直接對衆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孫嬌嬌覺得這個時候應該撤退,要不然被這些人發現就完了。

張敏也非常同意表妹孫嬌嬌的看法,既然她們都同意撤退,葉城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了,直接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是,當他剛說出撤退的時候,這些孫大虎手下的人,就直接發現了他們。

“老大,我們後面有人!”

“什麼?”

只見耿天瑞猛地擡頭,然後看向了葉城他們,耿天瑞便是這夥人的頭,也就是孫大虎手下最強的存在。

“你們是什麼人?”

耿天瑞站起來以後,直接衝着葉城他們喊道,然後讓葉城他們趕緊出來,要不然他們就直接攻擊了。

葉城不知道他們的武器有多少,也不知道他們手裏有沒有槍,所以就跟張敏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一瞬間全部走了出來。

只見耿天瑞發現是葉城以後,直接笑了出來,在孫家古堡晚宴的時候,耿天瑞看到過葉城,所以對葉城還是有印象的。

而且他也十分清楚, 葉城是孫大龍請來的幫手,而且是最爲厲害的一個人。

但耿天瑞根本就沒有把葉城放在眼裏,他覺得葉城簡直不堪一擊,孫大龍也傻了,或者不就是腦袋進水了,專門請葉城這個廢物前來。

不過當他看到葉城能在這座神祕島嶼上,生存這麼長時間,一時間對葉城的看法竟有些好轉。

“葉城?”

“還有張敏孫嬌嬌以及白峯?”

“沒有想到啊,你們居然在一起!”

耿天瑞看到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也出來以後,心中更是大喜,因爲孫大虎吩咐過,只要是孫大龍手裏的人呢,就不要放過。

孫大虎想要孫大龍明白,勢力大會引起所有人的反感。

“我們還苦苦找你們呢,沒有想到你們居然送上門了!”

耿天瑞的話音剛落,葉城就知道耿天瑞這幫人不對勁,看來他們跟孫大洲以及李曼他們一樣,也是想要攻擊自己。

“不好,我們可能遇到危險了。”

葉城看了一眼耿天瑞以後,就衝着身邊的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輕聲說道。 「當然想了,這是我多少年的夢想呢!」李盈嬌下意識地答道。

「你認為你父親什麼時候能把你母親的屍骨取回來?」江帆又問道。

「不知道,符神界中一個級別中層次的提升可不容易,符神帝境界這個層次更難,按常理推算,沒有外力幫助下,至少也得十萬年以上!」李盈嬌沮喪地嘆息道。

「除非再來一顆神品符神丹還差不多,其他品味的符神丹作用不大,頂多能縮短個上萬年就不錯了!」接著李盈嬌又道。

「嗯,那就是說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你父親是不可能達到符神帝後期了,其實就是達到了估計也別指望了!」江帆笑道。

「達到了怎麼也別指望,你什麼意思?」李盈嬌一愣不解望著江帆道。

「盈嬌,說了你別生氣,我覺得你父親那種說法應該是敷衍你,你想,符神帝初期進去的,僥倖的狼狽出來,符神帝中期境界了再去進都不敢進,這後期了就能行?」江帆質疑道。

「還有就算進去了,要是出不來怎麼辦?被困在裡面,或者說那個啥,出現危險也說不定,你總不希望這種情況出現吧!」接著江帆分析道。

「這?這麼看來豈不是永遠都別指望了!」李盈嬌眉頭緊鎖一時語塞,半晌沮喪道。

這倒是被提醒了,一直以來都沒去深究父親的話,是父親說的達到後期境界再去的,現在看來還真是說不準,別弄得進去沒取出屍骨,再把人也搭進去了,這種後果自然不願意。

「總之你父親那基本沒得指望的,不過我這倒是很有指望!」江帆見出效果了立刻拋出誘餌笑道。

「你?江帆,我知道你在打那個主意,你才符神王境界,去了更不成,何況我不想你有事,你要是有事我怎麼活?」李盈嬌驚愕,盯著江帆看了半晌才幽幽道,已是看出江帆的意圖了。

「盈嬌,我的實力是不怎麼樣,但論起自保的本領別說你父親,符神主都拿我沒辦法,這個就不用我多說了吧,至少我不會有性命危險,你想誰有我去更合適呢?」江帆笑道。

李盈嬌怔了怔倒是不否認,雖然跟著江帆時間不長,但聽說了不少,尤其是雅姿妹妹那裡,那時才符神靈境界,面對司空符神主的追殺都是有驚無險逃脫,特別是在重重包圍依舊溜之大吉。

尤其是那符咒世界太神奇了,躲進去任何人都沒辦法,絕對的避風港,保命的最後殺手鐧,這也是江帆敢抵抗符神主能活到現在的保障。

「就算你去了不會有性命危險也不成,要是你被困在裡面出不來怎麼辦?」李盈嬌想了想還是擔心道。

「呵呵,盈嬌,你說的情況是有可能發生,但這時候靠的不是修為境界了,而是綜合本領,什麼情況才能困住我?不就是符陣嘛,你忘了我可是陣法高手!」江帆不以為然地笑道。

「當然符陣可能很高明,但那沒關係,我可以想辦法研究破解,那只是時間問題,但時間對我來說卻是一大優勢,我有符咒世界,總會想出辦法出來的!」江帆接著又分析道。

「我想你一定會和我一起去的,退一萬步說,就算被困在裡面出不來也沒啥,咱們不一樣的可以好好生活,生他個十個八個的寶寶養著,也是樂趣逍遙無窮嘛!」最後江帆十分看得的開笑道。

「鬼才和你生十個八個寶寶呢,你當我是母豬啊!」李盈嬌撲哧一笑,啐了口羞羞的嬌嗔地道。

也是,江帆的實力卻是算不得什麼,但符咒世界自保沒問題,而且又有裡面的大時空差,一小時五百年,被困住出不來也不用急躁。

傻蛋修鍊個十幾萬年,或者幾十萬年,肯定達到符魔神主境界,江帆也研究那麼長時間符陣一定大有長進,兩人聯手應該能出來。

即使還是出不來其實也無所謂,正好避開紛爭躲在符咒世界中安逸的生活也蠻不錯的,李盈嬌其實要求不高,只要能和江帆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其他無所謂。

「怎麼樣,我去不要說危險的事,只考慮被困的事,你要是不在意其他的,願意與我待在符咒世界中生活,那就沒什麼需要擔心的了吧!」江帆感到李盈嬌態度大為鬆動了,立刻趁熱打鐵道。

「好吧,那就依你吧!」李盈嬌已是被說動了,想了想應下。

「什麼時候去?」李盈嬌接著問道。

「怎麼,你很急嗎?」江帆一愣笑問道。

「當然嘍,我希望早些去找到母親的屍骨好正式安葬,這麼多年了都是一座空墓呢!」李盈嬌點點頭嘆道,看到了希望,她竟是真的有些急切了。

Leave a Comment